第341章 不想有交集

小说: 一日情深 作者: 天晴 更新时间:2019-09-11 05:53:24 字数:3314 阅读进度:341/341

第341章不想有交集

“我会的养好身体的!您放心吧!如果您觉得我抽了点血就让您过意不去的话,我已经知道了您的心意。您真的不需要专门为此跑一趟,营养师和补品真的不需要,你带回去给郝倩用吧,我想她比我更需要。我知道您很忙,尤其郝倩现在也需要您,您还是去医院陪她吧。补品和营养师,请您带回去吧。如果没有别的事,也请您回去吧!您看起来很累的样子!”她的语气不卑不亢,却很客气疏离。

听到女儿的话,她赶自己走,不接受自己的心意,郝向东的心一下子像是被掏空了一般。双手紧紧攒住,从心里叫了声“孩子,我是爸爸啊”。可是,此刻还是不认的好,一来她身体不好,不宜激动。二来他还需要处理一些事,处理干净了,他会让女儿认祖归宗。

“郝倩那里也有的!”郝向东说道。

“可我真的不需要这些!”温语客气的拒绝。不喜欢这样的好心,因为他跟许以清有关。“您请回吧!”

“咳咳咳——”郝向东一下咳嗽了几声,有点微喘。“孩子,对不起!”

“郝书记,您不用这样,真的,谢谢您的心意了!”温语依然坚持。

“小语,既然郝叔一片心意,你不用推辞了!”裴少北在一旁说道。郝向东派来的营养师,必然是顶级的,能给小语调理身体,最好不过。

“裴少北?”温语一下转头,皱眉,有点不解裴少北的反应。

见身边的人黛眉轻皱,裴少北忙道:“小语,身体要紧。你若不喜欢,咱们就让郝叔带走!”

他的声音无比温柔,且略带紧张。他手伸过来,一触碰到她,她竟躲开了,她有点不解裴少北会接受郝向东的心意,可是她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说。只是下意识的躲开了裴少北。

许以清是郝向东的妻子,她此刻在隐忍着,没有质问郝向东,为什么省委书记的妻子就可以为所欲为,视别人生命如草芥?

因为她怕会影响到裴少北,如若只是自己,她真的不在乎,不管他是省委书记还是再大的官,她都不惧怕!可是,这关系到裴少北的前程,她一个字没问,只是希望息事宁人,希望许以清收敛,她已经失去了孩子,就算许以清再想郝倩嫁给裴少北,就算她面子过不去,可是她失去了孩子,不再追究她,也该抵消这份恨意了吧?

“孩子,这是我的一片心意!我真的希望你快点好起来!”郝向东见她似乎格外排斥,完全不是那天跟克林斯曼他们三人一起游览皇家花园时的惬意和温馨。不知道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谢谢您的好意,我真的不需要!如果可以,我只希望平静地过日子。郝书记,您的营养师,我真的用不起,对不起!”温语别过脸去,不想自己再说的更淡漠。

郝向东眸光一暗,手垂了下来,只怅然轻叹,“孩子,你就这样讨厌我吗?”

这样一句话,不该是从一个省委书记口中说出的,说出来,却又是那样的苍凉而无奈。

“不是讨厌,只是不想有交集,不想有任何的交集。无论是跟您,还是您的夫人,以及您的家人!我是小老百姓,高攀不起您,请您以后不要再来看我了!一点血真的不足一提!”温语十分肯定的给他答案,面容冷漠,真的是不想跟官家有任何交集,尤其是跟许以清有关的一切。

郝向东面色蓦地一白,冰灰色的眸子里透出一片死寂,猛地咳嗽起来。那咳嗽之声,一阵比一阵急剧,带着沉重的喘息,听在她耳中,仿佛一个将死之人要将心肺都一并咳出来的感觉。

“郝叔?你怎么了?怎么咳嗽的这样厉害?”裴少北听出他的咳嗽声,很是严重。

“没事!”郝向东摇头。

“郝书记,药!”一听到咳嗽声,外面立刻跑来人,像是郝书记的秘书和护理人员,手里一个瓶子,那应该是止咳药之类的。

“您这是怎么了?”裴少北还是忍不住关心了一句。

“没事,感冒了而已!”郝向东摆摆手,含了一粒药,咳嗽声渐止。

温语看着郝书记,有点担心,连自己都觉得奇怪,自己这样担心做什么?可是,莫名,还是担心的看向他,或许是因为他的目光从自己见到他时就一直很温暖吧!她在心里这样想。

郝向东的秘书看向裴少北和温语,目光复杂,语气似是恳求又似埋怨,“书记一早就出来亲自挑选补品,这几日基本没休息,大量抽血导致免疫力下降,又没有得到有效休息,一下感冒了。裴主任,您帮着劝劝,让他去住院吧!我实在劝不住,后勤部都急死了!”

“住口!咳、咳、咳--谁准你多嘴,出去。”郝向东不悦,极少有的动怒。

李秘书不甘的叫了声:“书记……”

“我叫你出去。咳咳……”见书记动怒,又是一阵咳嗽不止,李秘书忙住了口,叹着气退出。

温语听到他如同撕裂心肺般的咳嗽和喘息,她微微皱眉,不知怎么了,心中不自觉的多了一丝隐隐的不安。

咳嗽声渐停,郝向东没有再开口,只是靠在沙发上,目光温柔而又复杂,一直看着她的脸。她感觉到他的视线,别过脸去,有些不自在。总觉得这样的视线,诡异得让人心里发颤。

“郝叔,去住院吧!”裴少北开口。“你不是普通人,您还要以全省工作为重!”

温语终究是善良的,不忍心地,良久,开口:“郝书记,您还是去住院吧!咳嗽的似乎很严重。”

她叫自己郝书记,郝向东心底无比的酸楚,这该是他万般宠爱的孩子,却一天都没有在自己身边长大,他从来不曾尽过对她一天做父亲的责任。可是,孩子却是善良的,他很欣慰,更多的是自责。

郝向东大概意识到什么,有些话,不能说。有些事,急不得。

他缓缓地站了起来,看向他们:“营养师留下来,补品按时吃,不要意气用事。也不要因为任何原因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我这就回去,还会来看你!”

“您为什么要来看我?”温语不知怎么就问出了这句话,似乎不在她意识之内。“请不要再来了,一点血真的不足挂齿!”

他是省委书记,她是平凡的小老百姓,她不愿意跟这个大官有任何的联系,即使他感激她给他女儿输过血,她也不愿意成为书记大人关心的对象。

郝向东微微一震,眸光忽然暗沉下去,像是十分难过的样子。

温语一下子有点手足无措,不懂郝向东怎么这样的神情,而对于自己奇怪的心情和言语有些懊恼,她这是怎么了?低下头,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

裴少北怕温语情绪激动,她的身体现在根本经不起折腾,看向郝向东,“郝叔,请回吧,小语需要休息了!”

终究没有再说什么,郝向东再度看了眼小语,开门离开。

“我去送一下!”裴少北拍拍温语的肩膀,出去追郝向东。

几个大步追上郝向东,裴少北低声道:“郝叔,她什么都不知道!但她知道车祸那件事。她猜了,我没隐瞒过去。小语是个很敏感的女孩子,也很聪慧,您今天的一些行为她可能会多想!”

郝向东视线悠远,微微点头。“我短时间不会再过来了,你照顾好她!”

“我自然会!”裴少北沉声道,眸光中闪过什么,若有所思,像是在犹豫,要不要说,半天,他下定决心又道:“郝叔,上次郝卿生孩子,也是小语输血给她。那时她输了400cc,可是却不急着走,她说如果血不够还可以再抽点!”

郝向东一下怔忪,脸色瞬间白了白,他一天不曾关心过的女儿,救了她的另外两个妹妹,郝向东心底的自责更加的浓烈起来,拳头在身侧握紧,神情纠结了下,瞬间又恢复了平静。他不是那种在外面轻易暴露自己情绪的人。可是裴少北还是扑捉到了他的神情。

他承认自己有点卑鄙了,说这些话,就是要郝向东自责,就是要激起他的怒气,他不能放过许以清,郝向东不出手,但起码不能站在许以清那边。所以,他要他愧疚,即使这样做,很卑鄙,可他顾不得了,他只要小语平安!

“可能是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她抽完血不多久就晕倒了!那时我们还不曾在一起,可我发现她就是个小傻瓜。自己明明贫血,却还要抽血给别人!当时她妹妹也住院,她妈妈陪着,小语抽血后,连个营养餐都舍不得吃!母女两人在病房里肯馒头,最好的给住院的温霜吃。启航给他们加餐,可是基本都是被拒绝的!她和她妈妈都是不愿意欠人人情的人.....”

裴少北的话,成功的让郝向东再度脸色大变,他直起身子后退两步,缓缓转过身去,胸膛微微起伏,眼睛盯着裴少北,轻声问道:“少北,你见过她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