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小说: 一世为臣 作者: 楚云暮 更新时间:2015-06-01 21:52:07 字数:5626 阅读进度:17/62

第十七章拼死战索若木全军殉节克金川福康安终成大业阿桂与海兰察血战经月,终于攻下刷经寺,守寨的三千金川藏兵全数阵亡。之后又併力合兵前攻刮耳崖,将士苦战多年,好容易此番打进了大金川心腹之地更是各个奋勇善战,十二月初,官兵四面围攻刮耳崖,呼声动地,抛掷火弹,有如流星闪电,耀满了刮耳崖整个夜空,不少官兵乘势攀援上登,奉命死守刮耳崖碉堡的藏兵以滚木雷石枪药阻击上山的敌人,可清军一反当初的贪生怕死一败即退一有人被滚木击中摔下山来,立即有人扑上前去补了位置继续向上爬,竟如蜂拥蚁聚一般,满山遍野都是清军的号褂子。“先别放炮!让他们再上来点,一轰就要轰死一大片!”索若木也在碉内指挥,他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过了,双眼里都是暴突的血丝,眼见着清兵密密麻麻地涌上来,攀登最前的几个人甚至已经快摸到了碉堡的墙角——“放炮!”从木果木军营里缴获的三门劈山炮齐齐掉转炮膛,登时轰隆数声巨响,火光烈焰冲天而起,清军中顿时有如风吹芦苇,呼啦拉倒下一大片来,鲜血将刮耳崖前的山路灌木都涂地淋漓一片。“炮弹省着点!上滚油!不要让这些狗娘养的近前一步!”索若木已然是红了眼,他苦心经营十数年的大金川防线如今岌岌可危,清兵还如杀不光轰不死般地冲上来——是天亡金川么?!“大土司,您喝口水歇会吧。”手下送上水来,索若木不耐烦地摆手推开:“乌鲁木克塔尔——”他陡然住了嘴,他几乎忘了,手下悍将乌鲁木克塔尔已在刷经寺力战不屈直至被乱刀砍成肉酱,三千子弟兵负死顽抗无一生还。。。“拿酒来!”索若木抢过酒袋骨碌碌地全喝光直觉得喉头一辣神志才清明数分,把酒袋一抛抹着嘴命令道,“把死伤的人拖后面去,把哨位填满,火力加大,和他们拼了!”靠着数门火炮的密集攻击,清军的猛烈攻势暂时被压缓下来,此刻天交末时,夕阳斜斜地挂在幽暗的山林外,为眼前的厮杀镀上一层惨淡的光。刮耳崖仅余的数千兵力几乎都被调到前线与阿桂大军作战,官寨是沿着崖后峭壁建造的,地势陡险,除非飞檐走壁否则人莫能近,因此周围只有数十散兵护卫。此刻,护卫队长则旺正拧紧了眉听着不远处沉闷的炮火喊杀声。“死了那么多兄弟,我们却只能巴巴地坐在这守官寨——要是被清军攻上山了,我们还守个屁啊!”他是乌鲁木克塔尔的亲信,听着主将阵亡差点就要单枪匹马杀出去找清军报仇,还是索若木喝令拦下了,怕他蛮撞,调到后方守护官寨。身边早有手下道:“大土司的吩咐一定错不了,咱还是小心谨慎些,后院一旦着火,大土司在前方就再也维持不住了。”“放你吗的屁!这官寨建在这后头就是九仞悬崖,清军他吗的除非是猿猴,否则能想的到从悬崖上上来?!”则旺骂骂咧咧地吼完,一挥手,“老子不想再这白等死,都给我过来,咱们也到前面杀鞑子去!”正说着话,忽然觉得不远处冷清清死矗矗的树影间突然唰地一动,则旺心里一惊,骂了句娘,不会这么邪吧?真有人会绕过刮耳崖从后面悬崖上来?!他狐疑地眯了眯眼,拉过一只火枪朝那已然平静的树影间“砰——”地一声巨响,却只听见铁砂子打在树干间沙沙地一阵响动。而此时躲在矮木从中的正是福康安等人!他们百余人于昨夜杀光了战马吃饱喝足后开始攀崖,于万难容足之地,攀附而行,行军间灭了一切的火烛,神人不知地接踵而至,一个昼夜的时间就抄近路登上了刮耳崖。金川兵正在四面迎战各队官兵,根本无暇顾此,他们一路小心摸黑前进竟是一路顺畅,不料方才一个小兵爬动的动静大了些,竟引起了则旺的怀疑,一发子弹打来,他急一压手,百名士兵齐齐地伏下身子。他望了望趴在他身边的和珅,和珅探了探周围的形式,无声地对福康安点了点头。福康安不再迟疑,双指卡口一声呼哨,这些身经百战从鬼门关抢回一条命的勇士们立时如伏地猛虎一般窜跃而起,踩着石头跳出树影,直奔而上,各个“刷”地抽出倭刀飞也似地扑了过来!——则旺本以为无事发生,正想撤走,一偏脸见忽然从天而降这么多清人,忙急叫道:“清军偷袭!放枪!打打打——”吓傻了的金川兵这才惊悟过来,再要开膛装药哪里还来得及?早被哈巴思领着几个兵,手舞长刀杀了进去,一转眼就砍翻十余个人,福康安则提刀在手,几个回合就把则旺卸去了半个臂膀,虎着脸问他:“索若木在哪?”则旺捧着血流如注的胳膊冷笑道:“去你吗的清狗!老子死也不告诉你!”话没说完就丢开断臂膀又朝福康安扑来,福康安侧身一避,则旺挟一股子蛮力正撞在向上的刀口上,福康安眼疾手快地顺势一拉,被削飞的人脑袋顿时飞出了数米,瓢泼而出的血兜头兜脸地淋了福康安一身。“瑶——”和珅刚要说话,福康安伸手抹了下脸,唇边却带出一丝冰冷而兴奋的笑——久违的战场与死亡,将他的嗜血与报复之心完全地重燃起来,他冷冷地偏过头:“哈巴思,给我攻进官寨,凡有抵抗,一个不留!”官寨中还有数十个藏兵,却毫无准备,连相帮都给吓忘了,如今又没了领头人,没了指挥没了建制连出去给索若木通风报信的人都没有,就被哈巴思一众枪击刀剁,砍瓜切菜地恣意收拾,不过一盏茶工夫,前后寨搜过去,竟都被宰割殆尽,哈巴思血人一般地提着刀将寨中还在向喇嘛祈祷的索若木的母亲姐妹押解出来,缚在福康安面前:“将军,这些娘么怎么处理?都是从逆人犯,我看一刀杀了痛快!”福康安还在沉吟,和珅忙道:“妇孺无辜,何况我们还要用他们来要挟索若木投降——别杀罢。”他还指望那个男人会投降?福康安心里有些不痛快,嘴里却道:“听你的——哈巴思,对空鸣枪,咱们也该给索若木的后院点点火了!”一声枪响,方才还有些偃旗息鼓的清军听见登时又似活过来一般,重又争先恐后地奋勇齐登,索若木调集的五百名弓弩手在哨卡上居高临下地轮番放箭,清兵一个个掩面惨叫着倒栽葱般接连摔落,但身后更多人中邪了似地有如蝗虫般密集扑上——“杀呀!”海兰察拔刀在后压阵,他已知道福康安抄敌后路得手,更知道如此一举成歼的机会再不会有第二次了,“第一个攻上崖的赏顶戴花翎!是男人就给我冲!”索若木见势危急,也顾不上爱惜最后的弹药了,一把甩开炮手,调转炮口,将整个炮身推出碉堡外,点然火线——只听地轰然巨响,清军被炸翻一大圈人,残肢断体血雨一般地簌簌落了下来,可仅仅在短暂的踯躅后,更多的清军象潮水一样地再次涌上——索若木反被巨大的反作力冲开数米,跌坐在地,只觉得胸腹间一阵巨痛,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忽然身后又是一阵喧哗,索若木急回头去看,只见官寨方向腾地燃起滚烟烈火——他两眼一黑,刮耳崖官寨竟神不知鬼不觉地被人一把火烧了?!是,是谁——心中隐约有了一个可怕的预感,还在怔忪间,第一个清军已经冲进碉堡怪叫着扬着明晃晃的大刀杀来,之后从缺口中又跳出一个又一个清兵,索若木无暇再想,咬紧牙抽出拉孜宝刀冲上前去。。。正当金川兵与清兵咬在一起厮杀肉搏之时,福康安率队也由后呼拥杀来,都是逃亡许久憋着股闷气一意想复仇的汉子,对上已经杀得精疲力竭的藏兵,优势立分,藏兵渐渐招架不住向后退去,偏偏海兰察已经带人攻进堡垒,两头路堵,将藏兵团团围截,但金川兵不同于中原汉兵,都是好勇斗狠的孤胆英雄,从不轻易认输的,几千个藏兵虽然被打乱了部署,但在初时的昏头后,各个都醒过神来单个地拼死相斗,有即便被削去了半个脑袋还扑过来死咬住清兵大腿的,有血肉之躯阻拦清军火枪的,不知凡几。刹时间,人群刀簇,惨叫呼救,血流成河,将这个不寻常的月夜化作一场人间地狱。福康安扬刀在手,砍翻眼前挡路的一名金川兵,刀锋过处,活生生的肉体被肆意切割,一股股温热的人血喷溅出来,鼻端都是新鲜人血的腥气,福康安却杀红了眼地愈加兴奋——这才是快意恩仇男儿本色!他龟缩忍耐地太久太久了!和珅一直跟在他身后不敢稍离,但此刻血流劈面的福康安,陌生地叫他有些心悸——他已经全然褪去了初战时的青涩气弱,如今是真地在享受这场血腥的战争,而不仅仅是为了争什么功名!福康安杀地性起,干脆甩下头盔四下打量起来——他不想与这些喽罗多做纠缠,他要找的人只有一个!“三爷!”横下里忽然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挡住他的去路,福康安一回头,才见海兰察攥着他的手臂,要哭不哭的古怪神情:“三,三爷,可找到您了,您当时出事的时候,末将差点没自责到抹了脖子,还好您后来总算有了道信儿,否则——我,我怎么对的起皇上,对的起老公爷呀!”海兰察早也是杀的如血人一般,此刻龇牙咧嘴地深情款款,倒更显得可怖,福康安笑又不敢笑,只得拍拍他的肩:“别这样,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话是如此说,海兰察却死活不肯再让福康安入阵杀敌了,福康安拿他没办法,只得重新穿戴好了盔甲,阵后观战。金川兵四面迎战,腹背受敌,又是早没了建制地混战一团,就是再精锐勇猛却哪里还能久恃?清军眼看着胜利在望,各个效死拼命越战越勇,闯进敌阵中一路发了疯似地见人就砍,逐渐地将藏兵分割成几块,包围起来肆意歼戮——这是一场空前激烈的白刃肉搏,直杀到天将黎明,被切割成块的藏兵兵团越缩越小,到处都是一汪汪的血泊和被践踏的乱七八糟的尸体。福康安坐在马上,一面吩咐人将下山各个路口尽皆封死——阿桂依然在山下压阵,他如今就等于统帅——一面看着清军如人潮一般喊杀着涌向西北角的一处碉堡——如不出所料,那就是大金川最后一个据点了,索若木也必在其中。他唇边浮现出一丝深刻的笑意来,纵马前驰,几下里冲到阵前,喊道:“别望里冲了,火枪队上——开火给我打!”看他们在死地里还能守多久!海兰察是依着福康安的吩咐带上了火枪队的,攻山时没用上,如今正是各个摩拳擦掌群情涌动也想立攻,极快地列队站好,装药上膛,一排排不间断地轮番开火,堡垒墙头上依稀仍有人射箭还击,但却再也遏止不住猛烈的火力攻击——金川兵,早已经弹尽粮绝了。。。如此狂轰滥炸了有一顿饭工夫,那堡垒里静矗矗地已经再没有一丝人声,福康安舒了口气,还刀入鞘,下令哈巴思带兵从前门冲杀进去。眼见着一队官兵呼啸着蜂拥而上,那门却忽然开了。福康安眼一眯正要说话,却自己先愣住了:索若木带着十余个人,慢慢地走出了碉堡。但是阵地上没有一个人欢呼,都是死一般的岑静——那是十五个血人,战袍盔甲早已经染成殷红一片,黏糊糊地还没来得及凝结,随着他们的脚步一路淋淋漓漓地淌过来。除了索若木,身后的藏兵没有一个还是完整的,或缺胳膊断腿或肠穿肚烂,只能相互扶持着艰难挪动到福康安阵前。福康安一个悸颤回过神来——这真是一群好汉!“咱们,又见面了。。。”索若木面对着福康安,眼却看向他身边的和珅,语气平静地开口,满脸的鲜血掩住了他一切神情。福康安突如其来地气闷——他看不到他此刻完败后惨白的脸色,他应该愤怒应该恐惧应该跪地投降——而不能够如此平静!还没回过神来,身边已有一骑掠出——和珅跳下马来,呼吸不稳地看向眼前这个致使大小金川动荡十年的男人,仿佛又想到了当年在河边的初遇,以及之后的兵戎相见,围追,厮杀,放生,报仇——究竟是谁亏欠谁更多?“投降吧。。。索若木。。。”他面白气弱地开口,“你的家眷都已扣押,何必还要顽抗——你,已经输了。。。”“三爷。。。”海兰察变了脸色,朝福康安耳语了一声,谁都知道乾隆对大金川的反复叛乱深恶痛绝,多次面谕绝不受降,务必斩草除根的,这和珅以什么身份叫人投降?!福康安此刻的脸色也是阴沉地可怕,却仍是抿着唇一语不发。索若木抹了一把脸,竟然微微地笑了:“成者王侯败者寇,我无话可说——可若势均力敌,你们大清不是我金川对手!”福康安冷冷地答道:“一个跳梁小丑,也想与我煌煌大清势均力敌?”索若木猛地转身,双目炯炯,如利箭般直身过来:“福康安,我索若木一生没后悔过什么,就是当年放走了你,是我最大的遗憾!但我认了——我是输了,但对的起跟我浴血奋战的三万将士——你若还是个说话算话的汉子,答应我最后三件事!”福康安生平最恨就是有人落他的面子,不料这索若木竟当众将他曾经败在他手下还靠着和珅求情才能逃生的事捅了出来,顿时面色铁青,僵硬地应了句:“。。。你说。”“金川全境不过七万之众,经此一役亡者过半,我要你答应攻下金川后绝不与民为难!”“这个自然。若非你负恩肆逆,连这场兵灾都能避免——我皇上又岂是桀纣之君!”索若木没理他,自顾自道:“第二,我的母亲姐妹已是降了你们的,又是无知妇孺——男人们的事,与她们无关,盼你不要杀降!”福康安还没答话,和珅已经忍不住道:“你放心,大清官军绝不杀俘虏的——”索若木偏过脸看他,冷厉的神色在瞬间和缓了几分:“我信你——所以最后一件事,我只能求你。”和珅一怔,索若木已经伸手抱住他的肩头,伏在他耳边轻声道:“。。。给我一个全尸。”什么?和珅还没回过神来,索若木已经猛地推开他,仰天惨笑道:“我索若木俯仰天地间,何曾投降过任何一个人?!”他“噌”地拔出拉孜宝刀,空中孤光如电闪一耀,他已经横刀就颈,猛地一拉——和珅看地目瞪口呆,只能眼睁睁看着索若木血流如注地缓缓倒地,还余下的十来个藏兵全都双膝跪下,对着尸体磕上三个响头,再站起来之时都纷纷拔刀在手,或互刺或自刎,一个接一个悄没声息地倒在他们征战一生的土地上。。。好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福康安忽然觉得一阵眩晕,良久才能从那一地尸体上移开目光,看着和珅徨然失措的神情,他心里一抽,登时醒觉回来,看了哈巴思一眼,点了点头。哈巴思领命就要上前去割索若木的首级,和珅一惊,挡在尸体面前:“福。。。将军!我答应过给他一个全尸!”“和珅!”海兰察实在忍不住了,在马上发话道,“索若木是叛首,最是罪大恶极的,让他自尽就是天大的恩了——他的首级是皇上要传首九边的,你凭什么拦?!”和珅没理会他,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福康安身上——他知道他的要求荒谬过分,可人都已经死了,金川也平了为什么还非得要屠戮一个死人来炫耀武功?!福康安至此是第一次与他四目交接,却也是仅仅一瞬,他偏过脸,挥了下手——几个军士上前押住了和珅——“哈巴思,动手。”福康安目光里是和珅全然陌生的冷峻与狠毒,和珅不可置信地瞪着福康安,福康安却是一眼都没看他,语气平稳,清晰有力地下了最后一个命令:“索若木一干家眷皆是从逆叛国,法无免死之理——全部就地斩首明正典型。”“福康安——!!!”和珅忍不住狂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