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龙卷】 第五十三章【真情】(上)

小说: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II 作者: 石章鱼 更新时间:2015-02-03 00:45:51 字数:3954 阅读进度:122/489

如果喜欢请收藏(upu小说网)www.upu.jrxs.com,提供更多精彩小说阅读。

翰良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梁轩宇却率先沉不住气了,“完颜兀赤在你们萧氏的地盘上被人杀死,跟我们有何关系……”

虚翰良慌忙在他腰间捣了一下,阻止梁轩宇继续胡说下去。UPU小说网

萧牧远仍然是那幅笑眯眯的样子:“梁公子,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要改口叫你一声妹夫了,这句话岂不是太过见外?什么你们我们的?咱们三家今天坐在这里为了什么?”

蓝洛淡然道:“王爷以为咱们坐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萧牧远敏锐地觉察到,因为完颜兀赤的突然死亡,让这次会谈开始变得扑朔迷离,两家都已经看出萧氏陷入困境之中,在自己的面前表现的底气十足,萧牧远禁不住感到一阵愤怒,现在他算是体会到局势瞬息万变的滋味了,看来想让他们两家跟自己共度难关很难,能保证他们不落井下石已经不容易了。

萧牧远抛出第一个试探性的议题:“大家对立显王为帝有什么看法?”

蓝洛斩钉截铁道:“我方绝不同意立显王为帝”。

萧牧远微微一怔,想不到会谈伊始,蓝循一方便旗帜鲜明的提出反对拥立显王为帝,而在此之前他们却表现出同意拥立显王为帝的意思,这突然的改变是不是因为完颜兀赤的死亡?萧牧远平静道:“蓝将军,国不可一日无君,显王是正宗的皇室血脉,放眼大康境内。唯有他才有资格登上帝位。”他地目光转向虚翰良,此前萧氏与梁氏在显王称帝以上已然达成默契,这种时候需要梁氏一方站出来支持自己的提议。

虚翰良低声道:“我此次前来东都之前,平南王特地交代,显王称帝之事还请王爷稍后再议”

萧牧远呵呵笑了起来,他边笑边点头,心中暗骂梁靖那个老畜生出尔反尔,这次的会谈本来就是以显王登基为主题,现在他们两家竟然一致反对显王登基。看来彼此想要顺利结盟没有那么容易。他转向蓝落道:“蓝洛军既然不同意立显王为帝,是不是心中还有更好的人选?”

蓝洛摇了摇头,反问道:“王爷以为这大康还是过去的大康吗?”

萧牧远静静望着蓝洛,两人从对方的目光中似乎都已经猜到了对方的心思。彼此却都沉默了下去。

梁轩宇却突然叫道:“哪里还有什么大康?大康已经亡了,一个灭亡的大康自然不需要什么皇帝”

虚翰良暗自叹息,这梁轩宇当真不成气候,这件事虽然大家心知肚明。可是却没有人主动点破,想不到仍然被他说了出来。

蓝洛叹了口气,轻声道:“梁公子,咱们都是大康的臣子。你这样说话是不是有对大康不敬之嫌?”

梁轩宇瞪大双眼道:“听蓝将军地意思,你才是忠心不贰的臣子,既然如此。当初那些乱贼攻入康都之时。你们蓝大将军为何拒不兵?眼睁睁看着康都沦陷。皇上最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

蓝洛目光一凛,他冷冷道:“平南王也未见有任何动作”

梁轩宇道:“我仍然记得。当初皇上下诏调遣蓝大将军前往平乱,蓝大将军反而将前往接管雁门关的司马雄杀了,这件事却不知又为了什么?”

蓝洛拍案怒起,双目冷冷看了看梁轩宇,向萧牧远抱拳道:“话不投机半句多,蓝洛还有要事,今日先告辞了”他大步向永和殿外走去,任凭身后萧牧远如何呼唤终未回头,周龙山向萧牧远歉然一笑,也随着蓝洛走出。

两人走出永和殿外,彼此目光相遇,都流露出一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地笑容。周龙山悄然向蓝洛竖起了拇指,选择这个时候离开的确是一招妙棋,东都的形势变得对他们越来越有利,开始他们前来是为了解决禁盐令之事,可是随后龙渊的出现,已经让禁盐令变得并不是那么重要,而后又生女真国三王子被杀地事情,他们从会谈之前的被动已经悄然转为主动。

萧牧远心中实则愤怒到了极点,可是当着梁轩宇和虚翰良的面又不好作。

虚翰良也站起身来:“王爷,我们也回去了”

萧牧远慌忙道:“两位留步,咱们商量一下舍妹和梁公子的婚事”

虚翰良微笑道:“王爷一直还没有给我回复呢”

梁轩宇对这桩婚事显得并不是那么热心,他也清楚自己和纵雪联姻只不过是双方政治上地需要,不过既然爷爷让他做好这件事,他也只能遵从。

萧牧远道:“我问过娘亲和妹子的意思,她们都答应了。”

虚翰良笑道:“如此甚好,日后我们双方更是亲上加亲”他用手肘捣了梁轩宇一下,小声道:“轩宇还不快见过你未来的大舅”

梁轩宇勉为其难地向萧牧远拱了拱手。

萧牧远热情地拍着他地肩膀道:“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不必那么客气”

虚翰良道:“王爷,有几句话我想单独对你说。”

萧牧远点了点头,梁轩宇早已呆得气闷,他倒也识趣,向二人道:“你们聊着,我出去在你这新宫内随处走一走转一转。”

萧牧远微笑道:“梁兄弟请自便”因为两家地姻亲关系初步定了下来,他对梁轩宇的称呼也亲近了许多。

虚翰良看到梁轩宇走后,方才向萧牧远道:“王爷勿怪,平南王让我转告你,他已经作出决定,不会拥立显王为帝。”

萧牧远没有说话。

虚翰良又道:“梁公子虽然年轻气盛一些,不过他有句话没有说错。大康已经亡了

地天下已经不需要什么皇帝。”

萧牧远过去和虚翰良同朝为官,对此人有着相当地了解,知道虚翰良还算得上一个厚道人,微笑道:“若然我坚持要拥立显王为帝呢?”

虚翰良道:“相信王爷不会做出如此不智的事情,在我临行之前,平南王还说过一句话,天下大势已然注定,王爷若是真有诚意。便要面对眼前的现实。”

萧牧远低声道:“平南王的意思是大康已经亡了?”

虚翰良叹了口气道:“王爷认为大康还在吗?”

萧牧远抿了抿嘴唇,向前走了一步,许久方才低声道:“虚大人,这件事容我考虑考虑再说”

虚翰良道:“在王爷做出最后决定以前。有句话我还是先说出来,平南王对于这次的和谈相当看重,需知当务之急并不是我们三家之间的内斗,而是共同联手稳定局势。争取早日将乱贼肃清。”

纵雪独自站在龙岩溪前,默默望着那澄澈的溪水,眼前却浮现出龙渊的面庞,她轻轻咬了咬下唇。用力闭上了美眸,短短的几天之内,无忧无虑地时光已经离她远去。就在她刚刚决定接受未来的命运之时。龙渊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向她表白。一颗芳心已然陷入混乱之中,她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被龙渊强吻之后,甚至没有感到生气,所感到的只是羞涩和心跳,难道自己当真喜欢上了龙渊?

美眸凝望水中地倩影,纵雪俏脸之上流露出一丝羞涩。

身后忽然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小姐,请问你可是纵雪姑娘?”

纵雪有些惊慌的向后望去,却见一名相貌英俊的男子站在那里,脸上带着淡淡地笑意,这男子正是在新宫内无聊游荡的梁轩宇,他看到这美貌少女一个人形单影只的站在龙岩溪前,忍不住走了过来,从纵雪的穿着打扮来看已经猜出她地身份定然不凡,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纵雪轻轻点了点头,有些迷惘的看着梁轩宇道:“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梁轩宇心中大喜,想不到误打误撞当真遇到了自己的未婚妻,看到纵雪清丽绝伦,单纯可爱,一颗心喜不自胜,能够娶到如此美貌地小佳人,这次地东都之行没有白费,他脸上地表情愈见开心,向前走了一步道:“纵雪,你连我都不认识吗?我叫梁轩宇,是你未来的夫君……”他看到纵雪美貌,恨不能将她现在便拥入怀中恣意爱怜一番,眉眼之中不由得流露出一股轻佻地味道。

纵雪芳心一震,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颤声道:“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梁轩宇笑道:“我只是在宫中随便转转,却想不到遇到了你,看来我们真的有缘”

他的目光让纵雪感到有些不安,她轻声道:“对不起,我还有事,先告辞了”转身匆匆想要离开这里。

梁轩宇看她要走,还以为是女孩儿家初次见到未婚夫而感到害羞,大步追了上去,微笑道:“纵雪,咱们很快就是夫妻了,趁着这次机会,说说话也好”

纵雪看他追来,心中越感到惊慌,快步向前跑去。

梁轩宇笑道:“你不用害羞嘛我只是和你说说话,没有其他的意思……”

冷不防从假山后一个身影冲了上来,手中的木棍狠狠打在梁轩宇的后脑勺上。“你这混……混帐……竟然敢……欺……欺负……纵雪……”,突然动袭击的乃是显王龙玄骄。

梁轩宇正在意乱情迷的时候根本没有留意到周围变化,再加上龙玄骄是突施袭击,这一棍打了个正着。梁轩宇痛得惨叫了一声,捂住后脑勺,鲜血沿着他的手指缝缓缓流了出来。

龙玄骄又是一棍砸在他的手臂之上,梁轩宇从开始的惊慌之中迅镇定了下来,当他看清眼前是个穿着华服的胖子,不禁勃然大怒,一把抓住棍稍,抬起右脚狠狠踹在龙玄骄的小腹之上,将龙玄骄踹得仰面倒在地上。

梁轩宇扬起木棍劈头盖脸地向龙玄骄砸去,那龙玄骄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勇敢和强悍,从地上爬起来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搂住梁轩宇的双腿。

梁轩宇怒吼道:“死肥猪,给我放开”他一肘向下击中龙玄骄多肉的后背,他动了真怒,出手毫不留情,打得龙玄骄脸色都变了。

纵雪觉察到后方的变化,转身一看,花容失色,拼命向他们两人跑了过来,尖叫道:“快快住手”

梁轩宇被打得火起,在纵雪面前更不想丢半分面子,他扬起木棍砸在龙玄骄的后背之上,木棍在全力挥击之下从中断成两截,龙玄骄剧痛之下,张开大嘴一口咬在梁轩宇的手臂之上,痛得梁轩宇也是大声嚎叫,两人此时满脸是血,死命纠缠在一起好不吓人。

纵雪哭喊着想要分开他们,龙玄骄反反复复道:“谁都不……不可以欺负……纵雪……”

梁轩宇摸向腰间的匕,他心中杀机已起,要不顾一切的夺去这胖子的性命。

匕刺向龙玄骄肋间的时候,却被一只强劲有力的手掌牢牢握住,梁轩宇愤然抬起头来,却见一位身穿玄色武士服的年轻将领来到了他们的身边,冷冷道:“想在这里行凶吗?”

纵雪美眸含泪,惊喜万分的叫道:“二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