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龙卷】 第一百三十一章【天灾】(中)

小说: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II 作者: 石章鱼 更新时间:2015-02-03 00:45:57 字数:3693 阅读进度:289/489

如果喜欢请收藏(upu小说网)www.upu.jrxs.com,提供更多精彩小说阅读。

时间和生命第一次如此接近,人在生死关头果然会有片刻的清醒,昏迷了多日的妙婵竟然在这一刻清醒,她睁开双目,瞬间就已经明白生了什么:“放开我”她竭尽全力的尖叫着。www.upu.jrxs.com

“不”龙渊的声音充满了悲怆和倔强,假如妙婵始终无法违逆命运的安排而死去,他绝不可以接受她以眼前的方式离去。

龙渊的手掌在冰层之上摩擦的鲜血淋漓,他试图停下担架下滑的趋势,然而一切似乎都是徒劳。

雪流掀起的气浪将武士们和耶律峰抛向空中,担架冲出悬崖的那一刻,龙渊一把抓住了妙婵的手臂,与此同时在身后冲来的梅朵也紧紧抱住了他的右腿,梅朵的动作并没有止住他们下坠的趋势,反而她也被带的向悬崖下冲去。

龙渊并不缺乏死里逃生的经验,当初他和妙婵在兵武库的地下墓穴之中便经历了近乎同样惊心动魄的情景,那时他可以化险为夷,现在一样可以龙渊的人之处便在于他越是在危险的情况下,越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在他追逐妙婵的同时,早已判断出前方的形势,抓紧妙婵手臂的刹那,龙渊抽出腰间的弯刀,全力刺入身下的冰层之中。

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冰层迅从中开裂,他下冲的势头虽然有所减缓,但是仍然不足以让他的身体停下,梅朵在后方抱住他的右腿,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气浪从后方冲来,他们的身体被这股气浪掀入半空之中,然后在漫天弥漫的雪狼之中宛如落叶般翻腾飞舞。

龙渊手中的波斯弯刀也不知扔向何处,虚空之中,他一手抱住妙婵。一手拥住梅朵,三人宛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孤舟,命运已经完全掌握在上天地手中。

龙渊从心底爆出一声大吼:“我不会死”他历经无数凶险总能化险为夷,这一次他相信仍然能够渡过难关,他不会轻易死去他们的身体坠落入厚厚的雪层之中。

松软的积雪起到了极大的缓冲作用,避免他们三人坠落时受到撞击。妙婵又已经昏厥了过去。龙渊和梅朵在整个雪崩的过程中始终保持着清醒,他们确信自己安然无恙地落地之后,彼此相望地目光中都流露出欣喜无比的神情,飞散的雪花很快将他们的身体覆盖起来。

他们拨开蒙在身上的积雪,现彼此仍然手牵手紧紧相连,梅朵羞涩的咬了咬樱唇。

龙渊惊魂未定的舒了一口气,两人同时望了望上方地高崖。内心中想着同样一件事,从这么高的山崖上摔下来居然都没有事,看来他们果然命大。

龙渊探了探妙婵的鼻息,确信她没事,这才彻底放下心来,梅朵放开了龙渊的手掌,拨开积雪站起身来。测试文字水印8。轻声道:“我去看看,其他人是不是躲过了雪崩”她刚刚向前走了一步,脚下却忽然一空,身体倏然向下方沉去。

龙渊反应神。他第一时间冲了过去,一把抓住梅朵的手腕,试图将她拉住,可是那掩在雪下的洞口竟然极大,龙渊落地的地方也是一空,他大叫一声,和梅朵一起坠入这黑暗地冰窟。

两人先是落在积雪之上。然后身体顺着雪坡向下滑行。过了好半天方才先后坠落在一块巨大的冰面之上。

仰望上方洞口只剩下碗口般大小,阳光从洞口中投射下来经过雪层冰面的折射。洞底好在仍有微光。

龙渊的表情充满了恐惧,他并非因为自己地处境而害怕,而是因为妙婵还在外面,一个处在昏迷中的少女,能够在冰天雪地之中支持多少时候,他不敢想,可却又不能不去想。

梅朵默默从冰面上爬起,虽然龙渊连一句关切的话都没有说,可是梅朵却没有任何怪罪他的意思,刚才正是龙渊不顾一切的来救自己,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和自己一起陷入了这幽深的冰洞之中,从龙渊的表情上,她已经猜到龙渊内心地惶恐与不安,而这一切正是自己造成地。

龙渊沿着冰洞行走,寻找着可以攀爬的地方,在他选定了位置之后,手足并用向上攀爬,可是冰壁陡峭溜滑,刚刚爬升了一丈地距离便失手坠落下来,一次……两次……三次……龙渊仍然顽强的尝试着,他的面孔已经冻得铁青,嘴唇也变得乌黑紫,四肢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僵硬。

这一次,龙渊是四仰八叉的摔了下来,许久没有从冰面上爬起,他听到梅朵的哭声,梅朵不顾一切的扑了上来,紧紧拥抱着他的身体,用自己的娇躯试图温暖着龙渊已经冰冷的身躯,含泪道:“是我害了你……”

龙渊生硬的笑着,他甚至连摇头这个简单的动作都已经做不出来,梅朵抱着他,将他拖到角落之中,用力搓着他的手掌,搓着他的面颊。

龙渊终于缓过一口气来,他黯然望着碗口大的天空,低声道:“难道我爬不上去了?”

梅朵望着光滑的冰壁,单凭徒手攀爬,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龙渊的唇角泛起苦涩的微笑,命运竟然如此捉弄于他,刚刚让他幸运的逃脱了一场雪崩之劫,转眼之间又将他们送入这深深的冰洞之中,而且更无情的是妙婵还在外面。

外面忽然响起野兽的嚎叫声,龙渊的神经顿时绷紧,他嘶声吼叫道:“妙婵”

冰洞之中只有他的声音在回荡,梅朵抱住他的身躯,含泪劝道:“你一定要保留体力,等到其他人来就我们”

龙渊的虎目之中闪烁着泪光:“会有人救我们?”

梅朵用力点了点头:“我分明听到你说。你不会死,我信你”

龙渊内心中涌起一股莫名地激动,他不可以丧失斗志,无论任何时候,他绝不可以丧失斗志,丧失斗志就意味着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他不可以死。因为他的身上承载了太多人的希望。

洞口的阳光渐渐黯淡,冰洞内的气温迅下降着,龙渊和梅朵宛如恋人般紧紧相拥在一起,他们为地只是彼此取暖,相互支撑。

梅朵美眸中地光芒也随着阳光而开始黯淡下去,她苍白的俏脸靠在龙渊的颈前,无力道:“若是我死了。你会不会永远……记得我?”

龙渊摇了摇头道:“你……不会死……”他感到梅朵的肌肤冰冷异常,不由得又用力搂紧了她的娇躯。

梅朵喘了口气道:“你一定不会记得我……”

龙渊道:“所以你更要活下去,让我好看清你,记得你,甚至喜欢上你”他看出梅朵正在丧失活下去的勇气,正在开始放弃她美丽的生命。

梅朵听到龙渊地话,美眸忽然出现了一丝亮色:“你会……喜欢我……”

龙渊点了点头:“难道你没有现自己的可爱?从我第一眼见到你。就对你生出好感”龙渊原本意在鼓起梅朵的勇气,可说着说着,甚至连自己都觉得他对梅朵的确有着非同一般的好感。

梅朵的俏脸流露出一丝羞涩,一路之上目睹龙渊对妙婵的深情。不知不觉她对龙渊从注意到产生好感,进而悄然产生了爱慕之心,然而这一切她都不得不藏在心里,无法当面向龙渊表达,现在天意弄人,他们落入冰洞之中,梅朵地意志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她就要放弃自己生命的时候。方才大胆向龙渊说出了这番话,龙渊的表白让她地内心不禁产生了对爱的憧憬。进而生出对生命的渴望,原本就要放弃的内心顿时变得坚强起来。

龙渊握住梅朵的纤手,轻声道:“记得我的话,我不会死,你也一样,上天绝不会对我如此残忍,他曾经剥夺走我的一切,不可以再夺走我地女人,我地朋友,他敢那么做的话,我绝不会放过他”

梅朵轻轻点了点头:“我信你”

这是一个漫长地夜晚,他们相互支撑,相互鼓励,虽然体力和精力都已经达到了极限,可是却始终不敢睡去,生恐就此睡去,永远不会醒来,陪伴他们的只有天空中微弱清冷的星光。

“其实我……的真名……叫龙渊……”龙渊仍然在不停的说话,他说起过康都,说起过回龙沟,说起了自己的名字,在他无力继续诉说的时候,现梅朵已经在他的怀中毫无动静了。

“梅……”龙渊想要说话,却说不出口,想要流泪却无泪可流,一种英雄末路的感觉涌上心头,他的血液即将凝固,在他的思想也就要冰结凝固的时候,他用力说出了两个字:“大……康……”

“三叔你在下面吗?”石娃子的声音从洞口传了出来,龙渊宛如梦醒般睁大了双眼,他用力挥舞了一下手臂。

“主人”那是耶律峰嘶哑的声音。

龙渊却不出任何的声音,他呆呆看着那碗口大的天空,他坚信上天不会如此残忍,绝不会让生的机会从自己的身边再次溜走。石娃子和耶律峰并没有就此放弃,他们放下了绳索,沿着绳索向下滑入冰洞之中,当他们看到冰洞之中,相偎相依的两个冰人儿,热泪顿时涌出了双目。

“主人”

“三叔……”

龙渊想笑却笑不出来,他知道自己获救了。

帐篷内火盆熊熊燃烧,龙渊和梅朵相拥裹在羊皮被褥之中,他们的身躯在瑟瑟抖,并非是石娃子他们不想将他们两个分开,而是因为他们仿佛连成了一体,硬要分开肯定会伤到他们的肢体。

龙渊的四肢终于随着温度而软化,他的体质强健,恢复的度也是极其惊人,在石娃子的搀扶下坐起,凑在水碗中喝了几大口融化的雪水,长长舒了一口气道:“妙婵呢?”

石娃子和耶律峰对望了一眼,耶律峰低声道:“我们并没有在周围找到妙婵姑娘”

龙渊内心一沉,他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石娃子慌忙将他搀住,大声道:“三叔,就算要找她,也要等你恢复一些再说”

龙渊嘶声道:“她就在冰洞外面,她就躺在雪地之上……”

耶律峰道:“主人,你不要着急,我这就去带人仔仔细细的搜查一遍”

龙渊整个人宛如被突然抽空了一般,静静坐在那里,双目之中充满了悲怆和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