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龙卷】第一百四十八章【唇枪】(下)

小说: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II 作者: 石章鱼 更新时间:2015-02-03 00:46:02 字数:4739 阅读进度:340/489

如果喜欢请收藏(upu小说网)www.upu.jrxs.com,提供更多精彩小说阅读。

完颜兀都望着周围投来的不忿目光,忽然醒悟到泰尔图的受伤只不过是一个引,完颜兀鲁手下的八虎全都是军方的人物,乌蒙丸虽然强势获胜,可是他挫伤的不仅仅是完颜兀鲁的颜面,还有整个军方,白面虎越吉挑战,接下来还不知又有谁上来挑战。upu小说网今日的局面已经演化到势如骑虎,不好下台了。不过完颜兀都仍然坚信,大哥就算再大的胆,他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下手。

金尧道的目光望着完颜兀都,他在等待着主人的肯。

完颜兀都思量再三仍然选择退让,微笑道:“刀剑无眼,我看大家还是适可而止。”

白面虎越吉冷笑道:“金兄怕了吗?”他似乎根本没有将完颜兀都这个二王放在眼里。

完颜兀都暗骂这奴才放肆,金尧道看到越吉如此猖狂,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气,上前一步道:“好,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斤两”

完颜兀鲁抚掌大赞道:“好,好,好我们女真国就是不缺少血性男儿,上兵器”

声音刚刚落下,便有奴仆端着托盘走了上来,上方放着两柄木制长刀。完颜兀都看到兵刃乃是木刀,心中稍稍安定,看来完颜兀鲁也有所顾忌,并不敢当真掀起血腥。

金尧道握刀在手,只觉得那木刀入手极沉,和金属无异,通体乌黑油亮,唯一的区别就是刀锋稍钝,可是这样的木刀在他们这种级数的高手使来,也能够产生极大的杀伤力。

白面虎越吉也拿了另一柄长刀在手中。微笑道:“有一点我须得事先声明,我是一个上惯了沙场的莽夫,出手没有轻重,任何比试都会将对方视为敌人,若是有什么损伤,金兄不要怪我。”

金尧道向来自负,在他看来所谓地八虎只不过是一些勇武的军人。上阵杀敌还行。可是谈到武功之精妙,好像跟这些人全无关系。他擎刀在手,双臂张开,冷冷道:“放心,看在大王的面上,我不会伤你”

白面虎越吉笑眯眯道:“那就好”话音未落,一刀已经向金尧道当头劈了下去。他是采用双手握刀,这样可以更好的利用腰部的力量。让攻击的威力达到最大,在金尧道看来越吉的攻击方法虽然实用但远远达不到精妙。他双足并立于原地,单手举起木制长刀向对手迎击而去,双刀在虚空中相撞,出托地一声闷响,越吉合双臂之力挥出地一刀竟然被金尧道单手震开,非但如此,他还被震得向后退了一步。

一招之间高下立判,在场不少人出低声叹息,他们已经看出白面虎越吉地实力更是不济。只怕败得比泰尔图还要惨一些。=---=

龙渊作为一个旁观者却始终在关注着完颜兀鲁的表情变化。却见完颜兀鲁始终镇定自若,白面虎越吉弱势地表现根本没有引起他任何的担心。龙渊心中暗自奇怪,完颜兀鲁难道对越吉充满了信心?假如真是如此,越吉现在的表现就意味着对真正实力的一种保留。

金尧道并没有急于进攻,而是向前迈了一步,越吉又是一刀挥来,金尧道再度将这一刀封住,从刀身传来的力量他已经感觉到越吉现在的力量比第一次已经减弱了一些,金尧道强大的力量将越吉逼得又后退了一步。

看到眼前一边倒地情景,军方的不少将领已经垂下头去,他们已经不好意思看下去,军方以勇猛强悍闻名地八虎在二王手下四大高手面前竟然不堪一击,完颜兀鲁这次可谓是自找难看,丢脸丢到家了。

越吉连续进攻了五刀,金尧道只是摆出防守架势,却将越吉逼退了整整八步,越吉距离后方的酒桌只有两步之遥,再有一招,只怕他就会被金尧道逼得再无退路。

金尧道的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他不会继续防守下去,下面的一招也将是他最后的一招,他要让越吉在众人面前出丑,他似乎已经看到越吉被自己打得摔倒在后方酒桌上,狼狈不堪的情景。金尧道的动作比思维更加迅,一直保持守势的他,突然刀风一变,以前所未有地强悍攻势展开了必胜一击地序幕,木刀高行进,将面前的空气撕裂开来,出嘶嘶地呼啸声,现场突然静了下去,这让刀声变得越清晰,可是所有人听到的并非是单一的刀声,而是两声,两种不同的刀声。

已经被逼入绝境的越吉也勇敢的挥刀迎了上去,最后的一刀,他居然舍弃了双手握刀,单臂挥刀向金尧道迎了上去,然而他单臂挥刀的度似乎成倍增加,木刀划过空气的撕裂声尖锐的几乎可以撕裂人的耳膜。

金尧道脸上的微笑忽然凝结在面庞之上,从刀声中,他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越吉一直都在主动示弱,利用这种方法麻痹他的斗志,让他误以为自己的能力远在对手之上----其实----不然

电光石火的刹那,双刀已然高撞击在一起,两股强大力量的碰撞,让木制刀身无法承受如此强大的撞击力,喀嚓一声,双刀从中折断,没等所有人的思绪转入下一场景之中,白面虎越吉的左手已经握住了断裂木刀的残端,然后和另外半截木刀一起向前刺去,木刀的残端深深刺入金尧道的双目之中。

与此同时,金尧道手中木刀的残端刺入了白面虎越吉的小腹。

没有人会想到原本看似平和的场面突然风云急变,金尧道捂住双目,出一声痛苦的嚎叫,鲜血从他的五指缝隙之中汩汩流出。\\\PaoShu8.cc\\\

白面虎越吉的小腹也在流血,可是他却清楚这一刀刺入的并不深,这场比拼他才是最后的胜利者,原本白皙地面庞此刻更是苍白如纸。寒星般的双目却仍然充满着强大的杀机与斗志,他一字一句道:“我已经提醒过你了……”

完颜兀都还没有说话,身后的都赭已经愤怒的冲了出去,他和金尧道友情颇深,目睹挚友被伤,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悲愤,吼叫道:“不是说点到即止的吗?”

完颜兀都看到金尧道鲜血淋漓地模样。十有**金尧道日后要成为一个瞎。心中愤怒到了极点,目光投向完颜兀鲁。此时方知他地胆很大,今晚的宴会正应了那句宴无好宴地古话。

完颜兀鲁叹了口气:“快快带他们下去疗伤,大家说好了点到即止,怎么会生这种事情。”他心中却是得意万分,长久以来他对完颜兀都身边的四大高手都厌恶异常,恨不能将他们一并除去,今日的局面正是他一手策划而成。

完颜兀都低声道:“我们走”他起身欲要告辞。

完颜兀鲁却道:“二弟。有件事我本不想说,可是如果不说又怕对不住你”

完颜兀都缓缓转过身去。一双虎目几欲喷出火来,他强迫自己控制住心中的火气,低声道:“大哥还想做什么?”

完颜兀鲁道:“我想向你要一个人”

“谁?”

完颜兀鲁的目光落在宋奇回的身上,他低声道:“上个月我一连死了五名手下,表面上看他们是得急病而死,可最后查清他们都是被人毒杀。”

宋奇回有些无辜的看着完颜兀都。

完颜兀都冷冷道:“这和我们有何关系,大哥位高权重,明里暗里地仇人不知要有多少,还是下一番功夫去好好查明”

完颜兀鲁微笑道:“我自然花了许多的功夫。这黑沙城内善于用毒地本就不多。所以我很容易就将目标锁定。”

完颜兀都当然明白他的目标所指正是宋奇回,冷笑道:“大哥是怀疑我的手下了?”

完颜兀鲁不慌不忙道:“我的确怀疑宋奇回。可是查来查去,宋奇回好像跟这件事全无关系”

完颜兀都想不到完颜兀鲁会主动为宋奇回解脱,心中错愕之余又不相信完颜兀鲁搞出那么多的事情会轻易罢手,暗忖今日的局面还是及早抽身为是,神情稍微缓和道:“既然跟我的手下没有关系,我好像没有留下的必要。”

完颜兀鲁叹了口气道:“宋奇回虽然跟谋杀我手下的事情无关,可是我无意中却查到了另一件事,原来他和萧氏一直都有勾结”说到此时,他方才将目标直指宋奇回。

完颜兀都内心剧震,一直以来他都在和萧牧远暗地联系,宋奇回本来就是汉人,自然而然地充当了接头人地角色,想不到这件事竟然被大哥洞悉,完颜兀鲁猝然难,成功打乱了他的阵脚。

完颜兀都强自镇定道:“宋奇回虽然是汉人,可是他对我忠心耿耿,绝不会做出背叛我地事情。”

完颜兀鲁点了点头,从怀中抽出一封信,晃了晃道:“和宋奇回接头的奸细已经被我抓住,这封信就是从他身上所得”

完颜兀都头脑一阵懵,实在想不到大哥何时开始留意这件事,假如来自萧氏的细作当真被他抓住,那么也就意味着他已经知道自己和萧牧远偷偷联系的事实,事态变得陡然严峻了起来。他心中有鬼,自然不敢当中要求完颜兀鲁将那封信公示出来。

龙渊静静旁观着这场大剧的进行,他并不相信完颜兀鲁当真抓住了萧氏的奸细,假如真有此事,那晚他就有可能向自己道明这件事,龙渊甚至以为完颜兀鲁手中的那封信只不过是一封伪造出来的东西,其目的就是用来震慑完颜兀都,打乱他的阵脚。无论事情地真相如何。龙渊都不得不佩服这位看似粗犷豪放的大王,完颜兀鲁其实要比完颜兀都难对付的多。

完颜兀鲁怒视宋奇回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宋奇回却不见半点慌张道:“无话可说”

“你认罪吗?”

宋奇回平静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突然屈膝向完颜兀都跪了下去,恭敬道:“我的性命是主人所救,在我宋奇回的心中生活在世上唯一的意义就是保护主人,我不会背叛你,就算有来世。我仍然不会背叛主人”

完颜兀都听到宋奇回的这番话语。双目忽然湿润了。

龙渊虽然对宋奇回并没有什么好感,可是听到他地这番话。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耶律峰,他虽然不知道完颜兀都对宋奇回做过什么,可是相信宋奇回对他的忠心不容置疑。“主人珍重……”

宋奇回说完这番话,身躯忽然剧烈抖动起来,一张面孔变成了可怖地青紫之色,口唇之中不断吐出白沫,转眼之间已经躺在地上声息全无。

完颜兀鲁府上的医官上前探了探他的鼻息。又摸了摸他的脉息,摇了摇头道:“没气了……”话未说完已经被完颜兀都一脚踹得飞了出去。

向来冷静镇定的完颜兀都似乎已经乱了方寸。他冲着完颜兀鲁怒吼道:“这下你满意了?”

完颜兀鲁叹了口气道:“二弟,他和萧氏勾结……”

“你为何不说我跟萧氏勾结?”完颜兀都大声吼叫道。

完颜兀鲁心中暗道:“因为我还没有拿住你的把柄”龙渊猜得果然不错,完颜兀鲁拿的那封信根本就是假地,他是利用这封虚假的证据,借机将宋奇回铲除,今晚地宴会之上,他成功将四大高手除掉其二,不可谓不是一个巨大的胜利。

久未说话的乌兰纳芮轻声叹了一口气道:“好好的一场宴会,让你们哥俩儿搞成了什么?打打杀杀的。我这妇道人家可看不下去了”

完颜兀都一言不的抱起宋奇回的尸。大踏步向门外走去。

生了这件事,所有人都感到兴致全无。争先恐后的向完颜兀鲁辞行离去。龙渊等到众人走后,方才向完颜兀鲁辞行,他对完颜兀鲁此时已经充满了戒心和警惕,清楚的认识到眼前地大王比起完颜兀都更为可怕,他今日利用宴会之机将自己推向了完颜兀都地正面,另一方面又毫不留情的铲除了完颜兀都地两名帮手,这一系列的举动证明,完颜兀鲁正在对完颜兀都进行步步紧逼,自己一直在想着利用完颜兀鲁,可是完颜兀鲁也在做着同样的想法,龙渊隐约感到危机,完颜兀鲁会不会及早向亲弟弟下手,然后将这个黑锅推在自己的身上?他不能不防

完颜兀鲁向龙渊微笑道:“今晚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乔兄千万不要介意”

龙渊淡然笑道:“我只顾着欣赏美酒美食,其他的事情我根本没有注意。”

一旁响起乌兰纳芮绵甜软腻的声音:“乔先生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倒是一绝”

龙渊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正想告辞溜走,却见乌兰纳芮柳眉倒竖道:“我听说前些天乔先生和王爷在引蝶楼会过面?”

完颜兀鲁也是尴尬异常,他借口送其他客人,转而离开了这里。连紧随龙渊的哈弥赤也对这位王妃极为敬畏,吓得溜之大吉。

现场只剩下龙渊和乌兰纳芮两个,龙渊在乌兰纳芮的注视之下垂下头去,不意却听乌兰纳芮用汉语小声道:“听说你明日正午会去东林寺?”

龙渊内心震惊无比,这位王妃分明在指点自己,抬头再看的时候,乌兰纳芮已经循着完颜兀鲁的脚步追逐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