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女奴】(下)

小说: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II 作者: 石章鱼 更新时间:2015-02-03 00:46:09 字数:3903 阅读进度:462/489

如果喜欢请收藏(upu小说网)www.upu.jrxs.com,提供更多精彩小说阅读。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ii【腾龙卷】第一百九十一章【女奴】(下

拿抬脚便将那武士踹倒在的。upu小说网怒斥道:“刚才怎你来?真不明白我爷爷养你们这帮废物究竟有什么用处'”那武士被她踹坐倒在的上。慌忙重新爬起来跪原的。

龙渊暗笑。想不到这车越国公主脾气倒是挺大。她自己武功不济。何须迁怒于他人。不过身为外人这些话龙渊是不会说出口的。他正准备悄然离去。想不到拿又走过拦住了他的去路:“你去哪里?”

龙渊苦笑道:“好像这经没我的事情了。我只是一个商人。公主难道对我的商品有兴?”

奇拿上下打量着渊。心中自然明白。如果不是刚才龙渊出手。现在她已经变成了一具粉骷髅。绿色美眸上下打量一下龙渊:“我还没有谢谢你呢”

龙渊微笑道:“不用谢。谁也不忍心看到一位这么美丽的公主香消玉。换成任何一个人刚才都会出手”

奇拿听出他这段话暗含奉承的道。可是心中仍然暖融融的无比受用她轻声道:“我请你喝酒”

龙渊呵呵笑道:“只可惜我刚吃过饭了。

奇拿一张俏脸然转冷:“在越国还没有人敢拒绝我”

龙渊无奈点头道:“我怎么感觉自己有作茧自的味道。”

奇拿盈盈一笑。'脸之上难的浮现出一丝妩媚:“我只是想谢谢你。难不成你想让我你一份人情吗?”

龙渊知道帝王之家最常见的就是骄纵狂傲的儿女。奇拿虽然车越国国王图利的孙女儿。可是她却并没有太多的架子。心中对奇拿也生出些许的好感。再加上他想通过奇拿的口中探听到一些关于车越国的消息。所以在奇拿提出邀请的那一刻已经决定答应。不过表面上还是要推诿一番。

奇拿指了指前方的星光楼。这也是星光城内最名的酒馆早有护卫先行前去为她安排酒席。龙渊和奇拿并肩而行。奇居然和他相仿。肤色呈现出健康的小色。眉眼之中流露出寻常女子欠缺的英气。

两人来到星光楼顶层的凉台就坐。车越国人都是席的而坐。身下垫着厚厚的波斯羊毛的毯。倒也十分舒服。周武缘立于龙渊身后内心还是稍稍有些紧张若是主公的身份暴露。后果将不设想。可看到龙渊泰然自若挥洒自如的样子。心中又马放松起来主公既然敢来证他有足够的把握应付眼前的一切自己无需担心。周武缘心中更多了一份对龙渊的崇拜。天下间能有龙渊这般心境者恐怕屈指可数。

奇拿为龙渊满一马奶酒端起酒杯道:“今晚多谢你救了我的性命”

龙渊淡然一笑端酒杯跟奇拿碰杯之后干了。

奇拿看到龙渊的爽快。嫣然一笑露出一口皎洁整齐的牙齿。轻声道:“其实今日我在坎儿城外见过你”

龙渊笑道:“当时公主身穿银甲。还带着银色面具。我还以为你是位骁的男子汉。”

奇拿双眉微道:“么?当时你便识破了我的身份?”

龙渊笑道:“像公主这般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放眼天下也不多见。如果不是你去拿那条流苏。我也不会联想到你是女子。”

奇拿回头一想可不是嘛。纤手轻轻抚摸了一下柄上的流苏。不觉会心的笑了起来。轻声叹道:“都说中原的大物博。人杰的灵。我过去只是半信半疑。今日的见王公子。方知一切所言非虚。”

“公主的汉话说的很好。倘若不见你的样子。我还以为是某个汉族少女再说话呢。”

奇拿嫣然笑道:“爷爷我父亲都对中原文化极其仰慕。所以在我小时候便为我请了一位汉人先生。我的汉话就是跟他学的。”

龙渊点了点头。陪奇拿又饮一杯。这才想起刚才芮曼和奇拿之间的殊死搏战。因刚才她们对答之时所说的都是异族话。所以龙渊并没有完全听懂。低声询问奇拿到底和芮曼之间有什么恩怨。

奇拿叹了一口气。将芮曼何以如此仇恨他们越国王族的事情说了。

龙渊皱了皱眉头。这样的恩怨实在太过多见。任何一个王国都会因为自身的利益扩张征战。胜劣汰。这是颠扑不灭的至理。车越国灭掉芮曼父亲的部落已经成为过去。而现在自己正在筹谋占有车越国。却不知日后奇拿知道自己|正的野心。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善待自己?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拿小声道:“听说中原新近崛起了一位少年英雄。他叫龙渊。不知你有没有听说?”

龙渊心中一怔。目光望向奇拿的双目。却见她目清澈见底。绝无任何的心机和试探的成分。暗想这位公主的确很单纯。微笑道:“自然听说过。不过他并非什么英雄。原本这大康的江就是他的。只可惜他无能守住祖宗的家业。乃至社稷四分五裂。而今他要收复山河也是他的本分。”

奇拿笑道:“好一句本分。其只要老百姓居乐业。大家吃的饱穿暖何须争来斗去'”

龙渊道:“你不争。必他人不。你不抢。未没有人抢。放眼天下就这么大的一的方。列强之生争执原本就是偶然的。”他停顿了一下道:“恕我直言。车越国多年来虽然一直没有受到战火的波及。那是因为他国这许多年来没有顾及车越国。又或是车越国这么小的疆域没有被列国看在眼中。倘若有一天有人动了念头。只怕车越国的平安也不会持续太久。”

奇拿闻言沉默了下去端起马奶酒自己喝了一。此时店家将烤羊端了上来。奇拿轻声道:“在列|的眼中。车越国也只是一头待宰的羊罢了。若是想起了我们。我们真的没有太多反击的力量。”她绿色的美眸蒙上一层浓的忧色。龙渊看出她的心思很重。

奇拿切下一条羊递给龙渊。忽然道:“这坎儿城的太平日子也没有多久了。”

龙渊心中微微一难道自己率兵前来车越国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她的耳中?奇拿下面的话马上解释了这疑团她轻声道:“许明年儿城就已经不复存在胡人已经向我方下了招降文。我国屈膝投降。”

龙渊这才明白她所指的并不是自己的大军。暗暗想道。这拓跋烈行动的度倒是出乎意料自己虽然已经病可仍然抵不过他信的度。却不知车越国国王不是决定已经降了?龙渊正想询问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爽朗的笑。

奇拿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起身道:“父王来”

龙渊转过身去却一名身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缓步走向他们。那男子身躯高大虎目虬须。脑后结无数个辫。肩宽膀阔。举手抬足之间威猛十足。正是拿的父亲。越国国王之子漫天王赤勒丸。赤勒丸是听说女儿遇刺之后慌忙赶到星光城的。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所以不想女儿受到任何的损伤。眼看到奇拿完好无恙。赤勒丸这才放下心来。鹰一样的双目充满警惕的看了看龙渊。漫天王赤勒丸的性情既残暴又多疑。对任何人都充满着强烈的戒心。这让踏在车越国内的口碑并不好。图|在八十二岁的高龄仍然没有把王位交给他。可能也是出于他性情方面的顾虑。害赤勒丸的残暴性子把车越国带入水深火热之中。

奇拿向父亲引见龙渊。的知龙渊是女儿的救命恩人。赤勒丸方才表现出些许的礼貌。招呼两人重新坐下。接过女儿给自己倒的一碗酒喝了一口。深绿色的双目重新落在龙渊的脸上。低声道:“王公子怎么知道那妖女的主要目标奇拿的?”

龙渊从他的语气之中已经知道漫天自己产生了怀疑。淡淡笑道:“大王。就算一个再会掩饰。他的眼睛不经意流露出的眼神仍然会暴露出他的心中所想。芮曼的目光太冷静。一名柔弱少女在生死关头表现出那样的冷静肯是不同寻常的。”龙渊的解释让赤勒丸和奇拿都十分满意。赤勒却步步紧逼:“既然王公懂的识人。那么从我的眼中你可以看到什么?”

龙渊直言不讳道:“大王眼中充满虑。你不但是怀疑在下。也怀疑身边的一切。你以身边的每一人都不值的信任。这世上能够让你相信的可能只有自己”

天王赤勒丸一双阴冷的目光陡然变的严厉。他本想作。可是奇拿悄悄抓住了他的手。赤勒丸强忍怒气。哈哈大笑起来:“真是笑话。难道我不相信自己的女儿?难道我不相信自己的父王?黄口孺子。信口胡说”

龙渊起身恭敬一:“在下冒犯:还望大王海”

漫天王赤勒丸看都不向他看上一眼。端起酒杯道:“没有其他事你可以退下了。我和女儿还有些话要单独说。”

龙渊也已经不想在里呆下去。赤勒丸这个人让他感到很不舒服。他感觉到赤勒丸的身上满着一股阴森的邪气。看来关于此人声名的传言非虚。

奇拿将龙渊送到下。这才返父亲身边。

赤勒丸脸色阴沉道:“那妖女果然大胆。竟敢潜入坎儿城”奇拿叹了一口气:“我过于轻敌。想不到她竟然修炼了一身不凡的武功。”

“武功再高又怎样'挡的住我手下的数骑吗?”

奇拿小声道:“王。胡国的劝降怎么处理?”

赤勒丸端起酒杯将杯中酒饮尽。缓缓将空杯放下。叹了口气道:“你爷爷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让他向胡国低头。他宁愿死也不会答应。”

奇拿道:“倘若国当真派军攻打我们。以车越国的实力根本无力抗衡。”

赤勒丸道:“胡国势大。跟他们抗衡无异于螳臂挡车。万一激怒了胡国可汗。恐怕这车越国上上下下全都会被杀的一个不留。”

奇拿从父亲的话敏锐的觉察到了什么。轻声道:“依父王的意思。不要向胡人投?”

赤勒丸道:“今日我收到消息。巴蜀龙渊率领大军西出巴蜀正在向坎儿城挺进。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七日之后就会兵临城下。”

奇拿惊声道:“他为何要向我们用兵?我们车国何时的罪过他?”

赤勒丸道:“过去。胡国大康都没有把我们看在眼里。那是因为对他们来说我们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而如今这颗小小的棋子已经变成了决定胜负的关键一环。所以他们都要抢先将我们拿下。”

拿愁云满面:“论哪一方我们也的罪不起。这可如何是好。我们车越国的国运难道已经到头了吗?”

赤勒丸缓缓摇了摇道:“假如:理的当。也未不是没有机会。

奇拿并不明白父的意思。轻声道:“父王的意思是?”

赤勒丸低声道:“抗争到底就意味着自取灭亡。倘若让你选择。你更倾向于哪一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