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水无定态(3)

小说: 五大贼王 作者: 老夜 更新时间:2018-10-02 06:29:43 字数:3117 阅读进度:33/902

岂不知严景天他们强龙斗不过地头蛇,偷摸着进山,还是被钩子兵查获,张四爷听有女子和严景天一路,眼睛都红了,猜到可能就是偷自己镜子的丫鬟小翠,哪管那么多,把豹子犬用车拉到山口,放了出来,嗅着严景天他们的气味也寻上了山!

严景天等人拍马赶到破庙前,纵身下马,严景天打个手势,自己带着严守义冲进破庙。(WWW.upu.cc好看的小说)水妖儿站在堂中,迎着严景天。水妖儿见严景天面色严肃,猜也猜到了几分,但并不询问,只是微微皱眉,等着严景天先说话。严景天冲水妖儿微微点头,四下一望,看到火小邪也老老实实的绑在角落,这才说道:“水妖儿,我们这就走吧!”

水妖儿说道:“严大哥,张四追过来了?”

严景天并不回答,三步并作二步,走到火小邪跟前。火小邪也不说话,直勾勾看着严景天,脸上仍显得十分不屑。严景天也不搭理,伸手把绳子一拉,双手齐上,握住绑在柱子上的绳结,十指齐张,手指并在一起,略一用力,只听噼啪几声,似乎皮筋崩断的声音。严景天手一抖,已然将绳结解开。

火小邪眼睛都瞪圆了,自己费了无数心思,都不能解开这绳索分毫,严景天,竟这么快就解开了?火小邪又敬又妒,心中长叹:“有本事的人就是不一样!”

严景天解开了牛黄绳,一拉绳索,对火小邪骂道:“小子,老实一点,如果再犯混,就把你丢在这里喂张四的狗!”

火小邪一骨碌爬起,嚷道:“张四爷杀了我兄弟,以后我定要报仇,严大哥放心,我老实跟着你们,绝对听话。”

严景天点了点头,也回望了一下水妖儿,暗想:“看来水妖儿降伏了这猴子!”

严景天拉着绳索,火小邪紧紧跟着,严景天说道:“咱们这就走吧!”

水妖儿一伸手,拦住严景天,说道:“严大哥!且慢走!”

严景天一愣,说道:“水妖儿,张四放了豹子犬出来,让这畜生追上,很是麻烦!”

水妖儿哼道:“张四好大的胆子,敢追火家和水家的人!那豹子犬我是见过的,的确很难对付,但我们这样走也不是办法。”

严景天惊道:“水妖儿,你切不可妄为!我们还没有离开张四的地界!”

水妖儿微微一笑,说道:“我不是要和他们现在斗一斗,而是让豹子犬暂时找不到我们!我最讨厌人放狗追了!”

“怎么?”严景天知道水妖儿有水家的绝学,说话并不是儿戏,倒也站稳了身子。

水妖儿把身后的背囊拿起,从里面摸出一个小药瓶,打开盖子,小心翼翼倒出一些淡的粉末在手掌中,将盖子盖好,把瓶子捏在手中,这才说道:“严大哥,把人和马都叫进屋子来!”

严景天应了声好,把栓火小邪的绳索丢给严守义接着,自己快步出门,对外面的严守震他们喊道:“你们把所有的马都牵进屋子!快!”

严守震等的心焦,听严景天喊他们,也没多想,和严守仁牵着马,都挤进屋子。

水妖儿已经在地上拢起一小堆干草,把药粉洒在干草上,退了几步,对严景天说道:“严大哥,人和马都进来了!生火吧!”

此时六人六马都已经挤在这破庙内,挤了个满满当当。(wwW.upu.cc无弹窗广告)

严景天喝了声好!右手在怀中一晃,似乎摸出了个小丸,一甩手丢入干草中,啪的一声,顿时一股火苗升起,把干草点着!干草撒了药粉,紧跟着腾起一股子黄烟,颇为浓烈,转眼就弥漫到整个屋子,所有人马都浸入烟雾中。

水妖儿在烟雾中说道:“各位大哥,此烟无毒无味,大家不要动,一会就好。”

火小邪本想用袖子把鼻子捂住,听水妖儿这么一说,赶紧放下手。

严景天说道:“水妖儿,是水家的净味散吗?”

“对了!严大哥真聪明!”水妖儿嚷道。

“见笑,见笑,有水家的净味散,那就方便了!”

“等烟雾散去,我们就可以走了,张四家的尽在

畜生肯定找不到我们!不过也只有半日的光景,严大哥,时间够吗?”

“足够了!”

两人讲完话,这黄烟也慢慢消散,除了一股子烟草味外,屋子里并无其他味道。

严景天看了看,喝道:“走!”一行人迅速拉马出了庙门。严守义拉扯着火小邪的绳子,一张木雕似的脸上,仍显得对火小邪十分记恨。火小邪也不看他,快步跟着就走。

严守义指着一批马儿,说道:“你!这匹!”说着把绳子绑在马鞍上,快步走开,攀上另一匹马的马背。

众人齐齐上马,水妖儿也是一跃而上,火小邪看着马**愁眉苦脸。严守震脾气不好,嗓门也大,骂道:“你这小杂毛!愣什么愣!”

火小邪双手一摊,苦道:“我不会骑马……”

严守震愣了愣,继续骂道:“那你留这里喂狗吧!严堂主,我们走吧!”

严景天也是微微皱眉,心想带着火小邪真是个负担,不如把他丢在这里自生自灭好了,管他到外面瞎说什么,这种半大小子,说什么估计别人也不会信。

严景天正想打定主意,水妖儿却叫道:“我带着他骑一匹马!我们两身子轻!不碍事!”

没等严景天回答,水妖儿把自己**的马一拍,马儿跑上一步,水妖儿松开脚蹬,一个躬身,从马背上跃起,跳到火小邪的那匹马上。水妖儿手一伸,冲着火小邪叫道:“猴子,快上来啊!想跟着马跑吗?”

火小邪不知怎么,看着水妖儿伸上来的纤纤细手,鼻子一酸,眼中泪花轻泛。火小邪赶忙压住自己情绪,赶忙伸手拉住水妖儿的小手,仗着自己身手灵活,另一只手一拉马鞍,翻身而起,落在水妖儿的身后,顺手就搂住了水妖儿的细腰,不禁心中一荡,耳根都红了。

“抱紧我了!”水妖儿叫道,“各位大哥!走啊!”

严景天见事已如此,喊道:“走!”严景天把马一拉,就要领着众人向南边驰去。

水妖儿看了看方位,皱了皱眉,叫道:“严大哥且慢!我们往东南边走!”

众人一愣,严景天说道:“水妖儿,为何往东南去?”

“他们用畜生闻不到我们的气味,但能追踪我们的足迹!东南边有个乱石岗!我们跑过那里,足迹全无!”水妖儿喊道。

严景天惊道:“你怎么知道?”

水妖儿说道:“不是我知道,是我爹爹知道,他以前来过这里,绘制了地图!不用问了,听我的没错!”

严守震不悦道:“水妖儿妹子!这可不是小孩过家家!我们可是照顾着你的!”

水妖儿冷哼一声,也不答话,自己拉起缰绳,喝了声驾,向东南方向骑去!

火小邪坐在水妖儿身后,把头一回,狠狠冲严守震做了一个鄙视的表情,嘴中嘀咕道:“有本事别跟着!”

严守震骂道:“严堂主,你看你看,本来是我们照顾她,现在她还要带着我们了?那个火小邪的小王八羔子!还凶!老子杀……”

严景天瞪了严守震一眼,严守震把话吞进腹中。严景天也不说话,把缰绳一拉,拍马跟着水妖儿飞驰而去。

严景天这一走,谁还敢不跟着,严守震、严守义、严守仁三人抖擞精神,拍打着马匹,转过方向,紧紧跟上。

火小邪在马背上看到严景天他们跟来,不禁冲水妖儿笑道:“他们这帮孬种!跟上来了!”

火小邪本以为水妖儿也会跟着他调侃嬉笑,岂知水妖儿口气极冷的说道:“少废话!掉下来摔死你!”

火小邪惊的一愣,尽管看不到水妖儿的表情,但也觉得她冰冷无比。火小邪闭上嘴,心中却念道:“这水妖儿,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难道她所有面目都是装的?”

火小邪闭口不言,山路颠簸,不由得紧了紧身子,挤住了水妖儿的背包。火小邪想到这背包里又是玲珑镜,又是净味散,不知还有什么古怪的东西,不免有些好奇,盯着背包多看了几眼。

水妖儿似乎背上长了眼睛,又是冰冷的骂道:“你要是敢偷看包里的东西,立即让你死无全尸!”

火小邪现在绝对相信水妖儿一定能说到做到,不知怎么,竟开始有些怕她,赶忙说道:“是,是……”偏开脑袋,再也不敢打量水妖儿的背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