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第八十四章 青云客栈(6)

小说: 五大贼王 作者: 老夜 更新时间:2018-10-02 06:30:11 字数:2812 阅读进度:84/902

火小邪看了看郑则道,到一下子摸不透他的心思,但是他的提议,又未尝不可。火小邪略略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个王家堡里,恐怕打听青云客栈的贼道高手不少,我昨天才刚到这里,你不找别人,为何找上我?你就不怕我拖你的后腿?”

郑则道笑道:“的确王家堡里,已经云集了的各路好手,可他们大多老奸巨猾,独来独往,不仅彼此都看不起,更互相信不过。与火兄弟昨日一见,尽管有些冲突,闹得不太愉快,但我也能看出火兄弟乃是一个重信用、讲道理、懂规矩的好汉,信得过!火兄弟,你把钱还给那老汉了吧,我可是看到了哦,呵呵。”

火小邪心想:“你这个郑则道,估计也和他们一样,老奸巨猾!不过你愿意和我分享情报,对我倒是没什么坏处。”

火小邪说道:“那好,你既然信我,我也信你!你说吧,咱们怎么合作?”

郑则道说道:“白天,我们就各自忙各自的,每天晚上八点,你来王兴街的红马客栈甲三房找我,若有人问你,你就说找江苏过来卖货的郑少爷。”

火小邪说道:“你怎么不来找我?”

郑则道说道:“你住的大道客栈,店小了点,住客不多,你又住在柴房,所以进进出出的恐怕招人耳目,呵呵,还是到我这里来吧。”

火小邪暗骂:“既然连我住哪里都摸清楚了,感情你一直留意着我。”

火小邪说道:“行,我找你就我找你!”

郑则道抱了抱拳,笑道:“那就不打扰火兄弟了,告辞了!记得啊,今晚八点,咱们在红马客栈甲三房见!不见不散!”

郑则道和郭老七起身走远。

火小邪仍然坐在桌边,有些发愣,慢慢吃着手中的大饼。

郑则道他们走的远了,郭老七才不甘心的说道:“大少爷,我就是想不通,咱们与谁合作,都不用和这个小子合作吧?您不是说了,他顶到天会拿盘儿,论身份也最多是下五铃里的品一、品二,这种小贼毛,到哪里都是一抓一大把啊!”

郑则道说道:“郭老七,你打打杀杀是个好手,却不是个好贼!有些事情,跟你说了你也不明白!”

郭老七愁道:“大少爷,那你就教教我吧。我郁闷的很,真的想不通啊。”

郑则道慢悠悠的说道:“一个小贼毛,怎么会拿到黑石?又怎么会从奉天不远万里的来山西王家堡?就算他现在本事不大,也一定有特殊的天赋!更重要的是,我怀疑他认识火家的人,万一有人给他走后门,透露给他一点青云客栈的关键,那不是方便了我们吗?”

郭老七抓抓头,说道:“这火王招弟子,都能走后门?”

郑则道笑道:“我看这小子拿到黑石,八成都是走的后门!嘿嘿!”

郭老七一拍大腿:“大少爷,我真是太佩服你了”

郑则道不再言语,大摇大摆的向前走去,郭老七紧紧跟着,把郑则道奉若神明。

火小邪想来想去,也想不出郑则道玩的什么鬼花样,既然想不出,就懒得再想。(WWW.upu.cc好看的小说)火小邪把饼子吃完以后,慢悠悠的在王家堡闲逛,不再打听青云客栈,只这个摸摸那个,十分轻松自在。

火小邪浪荡了一个下午,自然青云客栈所在没有一点进展。火小邪并不着急,入夜之后,花了一个钱饱餐一顿,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悠哉游哉的向郑则道所在的红马客栈走去。

王家大院里,王兴大宴宾朋,摆了二三十桌酒菜,把张四爷他们奉为主宾,菜肴奢华至极,席间吹拉弹唱,歌舞杂耍,弄的极为热闹!张四爷、周先生、钩子兵一干人等,被人轮番敬酒,片刻都不能安闲。这场酒席,一直从中午折腾到天黑,才逐渐散去,张四爷、周先生、钩子兵们常住奉天,东北那地界的人都是酒量极大,但他们喝到此时,仍然都有点微醉了。

孔镖头和一众王家大院的仆人,送张四爷他们回到院中,张四爷大着舌头说道:“麻烦各位!辛苦各位!谢王先生了!实在太丰盛了!”

孔镖头他们满面笑意的客气一番,目送着张四爷他们进院以后,这才离开。

张四爷和周先生互相搀扶着,步伐不稳的走进院子,张四爷一路嚷嚷:“要是天天这样吃喝玩乐,还怎么在周边巡查!走到哪里,就被人请到哪里!又不能发作!怎么办才好啊!”

周先生也苦着脸说道:“哎,咱们人在异乡,比不上奉天能够随心所欲,过了这两天,再好好和王先生说说,看能不能给我们一些方便。”

张四爷和周先生进了内屋,张四爷如同一滩烂泥一样坐在椅子上,用手撑着脑袋,就要睡觉。周先生缓步走到门前,把门关上。

周先生本来也是满脸微醉的样子,门一关上,脸上唰的一变,顿时双眼精光四射,毫无醉态。周先生一回头,只见张四爷也神采奕奕的端坐在椅子上,哪有一丝一毫的醉意。

周先生微微一笑,走到张四爷身边坐下,两人对视一眼,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这个王家堡,有古怪!”

周先生说道:“果然不出我们所料,他们根本就不想我们四处巡查,早上拉我们分散出去,应该就是他们的计策。我们装了一天白痴,尽管十分辛苦,但也有所收获。”

张四爷沉声道:“现在收回来的情报如何?”

周先生说道:“这个王家堡,五成的大户商家都和王兴有或多或少的亲戚关系,他们刻意掩饰,绝口不提王家堡的近况,但毕竟人多嘴杂,还是让我们探听到,最近一段时间,有许多外地人,来这里寻找一家客栈。”

张四爷说道:“什么客栈?”

周先生说道:“青云客栈。”

张四爷说道:“王家堡有这家客栈吗?”

周先生说道:“依我看,并没有什么青云客栈,也许只是一个代号,恐怕寻找青云客栈的,都是灰毛虱这样的大盗贼人!”

张四爷笑道:“嘿嘿,我就说灰毛虱怎么会离开山东,到山西王家堡来,果然是有大事发生!江湖上有名的大盗,看来都聚到这里来了!”

周先生说道:“没错,我们有了青云客栈这个线索,再审灰毛虱,就方便了!”

张四爷说道:“事不宜迟,速速把灰毛虱带来!”

周先生点头称是,速速退出房间。

片刻过后,周先生急急推门进来,身后跟着两个钩子兵。那两个钩子兵面如土色,一进门就跪倒在张四爷面前,咚咚咚连连磕头,哭道:“张四爷,都怪我们,灰毛虱,他,他死了!”

张四爷啪的站起,怒道:“废物!你们怎么看着他的?怎么就死了?”

钩子兵哭道:“灰毛虱一天都不吃东西,只是用头巾包着脸面静静坐在屋角,一动不动,下午的时候,还是活着的,能够说话,我们以为他就是这个德行,便没有太在意。刚才周先生来了,揭开头巾,才发现他已经七窍流血而死。张四爷,请你处罚我们!”

张四爷缓缓坐下,紧锁眉头。

周先生低声道:“死的十分蹊跷,口舌干净,不似中毒,这一天除了我们,再没有人进到关押灰毛虱的房间。不排除灰毛虱用了什么法子自杀身亡。”

张四爷哼道:“好手段啊!高明!我们的一举一动,还是在王家大院的掌握之下。周先生,咱们连夜验尸!我到想搞清楚灰毛虱到底怎么死的!”

周先生应了声是,拉起跪在地上的两个钩子兵,出了房间。

张四爷静静坐在屋内,面色一片肃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