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小说: 五大贼王 作者: 老夜 更新时间:2018-10-02 06:30:40 字数:2788 阅读进度:134/902

林婉并不奇怪,看着珠子笑道:“果然是好宝贝呢。”

王兴说道:“林师父,这个紫水锁金有什么毛病吗?”

林婉并不回答,而是绕着坑洞缓缓走了一圈,蹲下身子,看着坑中的紫水,说道:“机关器械倒是没有问题,结实的很,可这些都是花哨罢了,紫水锁金阵外表看着复杂,其实最防盗的还是坑中的药水,这么多年了,看来药水已经差不多失效了。”

三姨太不解,问道:“药水失效了?我一直以为是毒酸,怎么会失效?”

林婉说道:“是的。紫水锁金是一种防盗的阵法,是靠一个大罐中装盛几人深的药水,把宝物沉在罐中最底下,有人要偷宝物,必须潜入罐底,破解罐底的机关后才能取出。若药水有毒,或者是强酸、强碱之水,那便无论何人,都不能在药水中久留,否则必死无疑。王全老太爷有好生之德,所以我们这里的药水,配置的没那么狠毒,是麻药水,人跳入水中,不致于死,但只要跳下去,会全身麻痹,动弹不得。”

三姨太问道:“林师父,时间久了,麻药功效就消散了吗?”

林婉站起身,柔声说道:“是啊,麻药水就是这点不好,时间久了,麻药劲头便会散去,和平常的水无异了。”

三姨太算是明白过来,说道:“原来是这样!那林师父,现在该怎么办呢?”

林婉说道:“很简单,只要重新施药就可以啦。”

王兴偷偷和林婉对视一眼,王兴微微一笑,并不说话。(wwW.upu.cc无弹窗广告)

王全在一旁无精打采的坐着,略略闪出一丝笑容,但马上恢复到病态,咳嗽一声,说道:“林师父,那就麻烦你了。”

林婉笑道:“不麻烦,我就是专门为此来的。呵呵。”

三姨太听林婉一通解释,早就信了林婉所说,对林婉谢道:“辛苦林师父了!”

林婉点头回礼,返手从身后的挎包中摸出一个拳头大小,圆滚滚、灰乎乎的药丸,拿在手中转了转,丢入坑中,这个药丸在水面浮了浮,裂成了数块,就渐渐沉入水面不见。

林婉说道:“好了!三太太,可以把风水珠沉下去啦。我听说王家大院里正闹贼,只锁在外面不是很安全。”

三姨太回头对青柳说道:“青柳,重新沉下风水珠。”说着自己上前,把盛风水珠的石匣子关上。

青柳说了声是,走到一侧墙边,在墙上一块青砖处按了一下,再次房中隆隆机关做响,风水珠降下水中,片刻功夫,房中物归原样,只有那露出地面的圆形石台,湿乎乎的。

这边回到张四爷和甲丁乙的恶斗,甲丁乙暗哼一声:“厉害!”口中亦大叫一声“嘿!”

眼见着三爪钩涌来,甲丁乙身子狠狠一顿,就听噼里啪啦碎裂之声,屋顶竟然被甲丁乙踏出一个大洞,轰隆一声,甲丁乙坠入房内。甲丁乙挥舞的那根黑芒,也随即松开豹子犬的脖子,但余势不减,把豹子犬大嚼子甩落房下,大嚼子在地上摔了个结实,勉强着想站起,但腿上无力,再次跌倒在地,竟似气绝。

房中砖瓦坠落的响声未绝,灯光却已熄灭,房内漆黑一片。

两拨三爪钩掠过甲丁乙原来所在之处,纷纷落空。剩下的两只豹子犬发狂大叫,在甲丁乙坠下的洞口略一观望,就要跳下追杀。

张四爷大喝一声:“嚼子!别动!”

豹子犬呜呜闷吼,但还是听了张四爷的吩咐,止住身子,恶狠狠的盯着洞中。

张四爷见甲丁乙坠入房中,躲过杀招,还伤了自己的豹子犬大嚼子,满头青筋乱冒,大声道:“把屋子围住!我看他还能往哪里跑!”

钩子兵得令,纷纷从屋顶各处跳下,留下几个守住屋顶上方,顿时将这间屋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张四爷狂吼道:“甲丁乙,你伤了我的豹子犬,今天我要你的命!”

张四爷转头对周先生暗哼道:“周先生,今天我要开杀戒了!”

周先生并不说话,只是默默点头。

张四爷从腰中摸下一件金属器具,咔咔套在右手中,亮光闪闪,仔细一看,居然是一个带着金属尖爪的手套,掌中有机簧相连,将手掌绷成虎爪状。张四爷手指略略一展,只听咔啦咔啦机簧声脆响,似有极强弹簧牵引着指尖,能够加强抓击之力!若是被张四爷一抓抓住,张四爷的指力加上弹簧的拉力,五根手指上的尖爪卡紧,一爪就能断骨切肉!

张四爷上前一步,冲着房中大骂道:“甲丁乙!滚出来!老子和你一较高下!”

“嘿嘿!嘿嘿!”房中窗口阴沉沉的传来说话声,“张四爷,你手中戴的是什么?”

张四爷骂道:“此为铁虎爪,专门用来捏爆你的狗头!”

“嘿嘿!好极了!这个铁虎爪,我要了!”甲丁乙说道。

张四爷微微一怔,这个甲丁乙说话什么意思,他要什么?难道是自己手中的铁虎爪?

“砰”的一声,甲丁乙所在的房间窗户猛然被人大力推开,砸的墙壁乱响,玻璃爆裂一地。

“不好!”张四爷大叫一声,就要上前。

只见从窗口呼的晃出一团黑影,如同影子一样滑在地上,贴着地面急急向张四爷冲来。

钩子兵训练有素,不等张四爷号令,唰唰唰数把三爪钩已经飞至,而那团黑影贴着地面,如同泥鳅一样不断蛇形游动,快捷无比,几把三爪钩砸中地面,砰然做响,却没能碰到黑影丝毫,而黑影则从绳下缝隙滑过,打了几个弯折,眨眼就已经来到张四爷面前不足十步。

“呀!”张四爷和周先生都向后猛跳一步,要给自己留下更多动手的空间。

“突突突突突”又是数把三爪钩掷向黑影,可这黑影贴地而行,专走钩子兵的脚面之前,绳索下方。钩子兵使钩,半空中那是所向无敌,可进可退,三爪钩能够漫天飞舞,抓不住人,还能急速拽回,可对付这种快速蛇形在地面的甲丁乙,却万分别扭,稍有闪失就会伤了自己人。

甲丁乙在地面快速爬行,乃是用的伏行法,伏行能达到这种灵动快速的程度,已经超出张四爷他们的估计。

张四爷后背发凉,边退边暗惊:“甲丁乙的伏行法竟能精湛到这种程度,从未见过,简直不是人!”

张四爷跳开两步,身子刚刚站好,甲丁乙已经贴地冲至张四爷脚边。

张四爷大吼一声,抬起铁虎爪向地上的甲丁乙抓去,甲丁乙身子横向一闪,就已躲过。咔啦一声,铁虎爪**地面,一爪就挖下一大块砖石。张四爷和周先生心里都明白,甲丁乙伏行攻来,正是张四爷、钩子兵的软肋,铁虎爪威猛无比,但弯腰攻击地面上的敌人,却失了身法,有招式也使不出来!

张四爷一击不中,又要再攻。甲丁乙借着张四爷身子下伏,后退不便,贴着张四爷的脚边滑至身后。张四爷心里透凉,知道甲丁乙绕到身后空门,只需一刀就能结果自己性命,心中哀叹一声:“我命休矣!”

甲丁乙并未下杀手,从张四爷背后一绕,贴着张四爷的腿部,腾然一起,一团黑影绕在张四爷的腰际,两道黑芒射出,缠住张四爷的左右小臂,把张四爷就此拿住,将铁虎爪拉到腰间。张四爷挣扎不止,却感觉胳膊关节之处被大力推挤,力道都被引开。

张四爷啊啊大叫,拼力想甩脱甲丁乙,但为时已晚,套着铁虎爪的松,那只铁虎爪竟被甲丁乙瞬间褪下,在眼前一晃,就被收入甲丁乙身上的黑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