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第一百九十九章

小说: 五大贼王 作者: 老夜 更新时间:2018-10-05 10:46:08 字数:2598 阅读进度:194/902

火小邪正在浮想联翩,走在前面的潘子突然大叫起来:“妈妈啊,吓死老子了!死人了啊!”

火小邪回过神来,赶忙和甲丁乙走上前去,果然血腥味扑鼻而来,转过一堆大石,就看到四五个士兵血淋淋的死在乱石中,一看死状,身子变形的厉害,几乎跌成了一团肉饼,显然是从高空坠落下来摔死的。

火小邪仰头望去,头顶是百尺高崖,看来这些士兵就是从上面掉下来的。

潘子惊魂不定的说道:“妈妈的哦,还是第一次见到跳崖摔死的,太恶心了!这帮人想不开啊,当自己是神仙,能够腾云驾雾啊。晦气!晦气!”

火小邪再四下一看,还有两只大狗摔死在石坑中,张着大嘴,摔的稀烂,只是嘴上还挂着不少动物的黑毛。

甲丁乙翻了翻地上的尸体,哼道:“这是晋军!看来和张四他们有关,此地不宜久留,晋军应该会派人下来收尸。快走吧!”

火小邪、潘子都连连点头,三人匆匆走过这片血腥的修罗地狱,速速离开。

好不容易走的远了,尚没见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山野寂静,不象有人会来的样子。

潘子以为没事了,正想说废话,旁边密林突然索索做响。

潘子本以为是什么野兔、貂子之类的东西,谁知放眼看去,一大片乱草已经分开,一个牛犊般大小的黑色巨兽顿时从草丛中跳了出来,向着潘子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上去。

火小邪、潘子都惊叫一声。

潘子哇的一声惊叫,懒驴十八滚,避开了这巨兽的扑击,定眼一看,大叫道:“狮子!狮子!又是那只狮子!”

火小邪、甲丁乙赶过来,护住潘子,众人向前一看,那从林中扑出的巨兽,不就是张四爷的豹子犬三嚼子吗?

三嚼子浑身浴血,一咬没咬住潘子,落在地上,却有些站立不稳,噗通一下滚倒在地,勉勉强强的站起来,一只前脚却高高的悬着,碰不得地面。火小邪定睛一看,原来它右前腿变形的厉害,显然已经折断。

三嚼子凶性不减,吼中低吼着,身子不住的晃动,以求保持平衡,尽管如此,它的目光仍然是紧紧盯着火小邪三人,丝毫不放。这三嚼子彪悍至此,真让人又敬又怕。

火小邪冒险喊道:“三嚼子!别动,你不记得我们了?我们是张四爷的朋友!”

三嚼子耳朵抖了抖,鼻子抽了一抽,闻了闻味道,认出了是火小邪、甲丁乙。三嚼子凶态顿减,低吼了一声,身子一转,再不与火小邪他们对峙,而是一颤一颤的艰难向前走去。

甲丁乙低声道:“看来刚才摔死的晋军,就是被它赶下来的,居然它没有摔死,还真是厉害!”

火小邪说道:“甲丁乙大哥,它这是要去哪里?”

甲丁乙说道:“它应属獒犬一类,不是寻常的狗,骁勇好斗,自尊心极强,但对主人无比忠诚,它应该是去找张四他们。[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

火小邪说道:“那还能找的到吗?”

甲丁乙说道:“难!极难!张四如能逃脱,必然顾不上等它,直奔出山西,这只三嚼子断了一条腿,行动缓慢,只怕再也找不到张四,要成野物了,而且到了夜间,只怕要死在其他吃肉的禽兽口中。”

潘子嘀咕道:“这么大只啥獒犬,让人杀了卖狗肉,怎么也有个二百斤吧。可惜了啊,我要是有这么大的一只狗,天天带着出去吓人玩。”

火小邪看着三嚼子逐渐远去的身影,三嚼子费力前行,颤颤巍巍,随时都会摔倒。

火小邪心中一酸,暗叹道:“人有时候真不如一只狗呢!”

火小邪管不了许多,大叫道:“三嚼子!慢点!”

三嚼子略略回头看了一眼,但并不停步,还是继续向前走去。

火小邪三步并做二步,追了上去,三嚼子转身过来,还是对火小邪十分的警惕。火小邪管不了这么多,用手去摸三嚼子的大脑袋,三嚼子躲了一躲,目露凶光,吼中又低吼起来。

潘子也赶过来,站在火小邪身边不远,紧张道:“火小邪,你小心啊!”

火小邪就当没听见,看着三嚼子的眼睛,又去摸三嚼子的脑袋。这次三嚼子犹豫了一下,没有再避开火小邪的手。火小邪揉了揉三嚼子,说道:“三嚼子要听话!我是来帮你的!坐下!坐下!”

三嚼子呜呜了两声,似乎听懂了火小邪的意思,慢慢坐了下来,但它右前腿折断,单腿支撑不住,只能趴在地上,不住舔舐自己的断腿伤处。

甲丁乙也已走了上来,说道:“火小邪,你要给它治伤?”

火小邪点了点头,说道:“潘子,你去捡几根木棍来。”

潘子赶忙应了,到一旁去找木棍,这里树木繁密,没花什么功夫,就捡了不少。

火小邪问道:“潘子,你又不烧火!捡这么多干什么?”

潘子叫道:“方便你找几个趁手的啊,磨刀不误砍柴功,这就来了!”

潘子抱着一堆木棍跑来,放在火小邪身旁。

火小邪从衣服上撕下几段布条,挑了几根合适的木棍,剥去了树皮,对三嚼子说道:“三嚼子,你别动,我给你治腿!”

三嚼子呜呜两声,算是同意。

火小邪手艺不错,将三嚼子的断骨捏正,用木棍支好,紧紧绑了,这才喘了口气,拍了拍手,说道:“好了!”

潘子喜道:“火小邪,你还会接骨啊。”

火小邪说道:“以前我在奉天的时候,我和我的几个兄弟,摔断手脚算是常事,都是我们自己给自己打上夹板接好,接这狗的腿也差不离。”

甲丁乙一直坐在一旁观望,说道:“火小邪,你接骨接的不错!三嚼子最重的伤还不是腿,而是肚子上中了一颗子弹,你用我的刀,把子弹挖出来。来,接着!”

甲丁乙从腰间摸出一把细长小刀,丢给火小邪。

火小邪一把接过,把刀子从刀鞘从拔出,这把刀只有手指宽窄,手掌长短,闪着淡淡蓝光,两侧刀锋锐利无比,火小邪拿在手上,感觉轻若无物。火小邪依稀记得,在乱盗之关的时候,甲丁乙就是用这把刀对着自己的咽喉,差点取了他的性命。

甲丁乙说道:“这把刀跟随了我多年,叫做猎炎,乃是我立誓取火王严烈性命之意,火小邪,这把刀我送给你了,不必推辞。”

火小邪并不是喜欢假惺惺的客气推脱之人,谢过了甲丁乙,便在三嚼子身上寻找,果然在腹间看到一个血眼,污血随着三嚼子的呼吸起伏,仍然汩汩直冒。

火小邪对潘子说道:“潘子,你按住三嚼子的脑袋,叫它千万别动。”

潘子哆哆嗦嗦的摸上三嚼子的大脑袋,废话道:“三嚼子,你可不能咬我啊,我们给你治病,你要感恩啊,好狗不咬人,咬人就不是好狗,何况是咬恩人的手,咬一下会烂舌头的啊。”

三嚼子低低呜咽两声,并不乱动,好像也知道火小邪不会对它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