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第三百二十四章

小说: 五大贼王 作者: 老夜 更新时间:2018-10-05 10:47:01 字数:2107 阅读进度:320/902

青云客栈是个安静之地,除了店掌柜他们出入外,再无外人打扰。

林婉亦说大家可以放心,这个青云客栈乃是青云五十店之一,即是分店中级别最高的五十家店其中一个,比三宝镇的青云客栈级别高出数倍,设有木家药阵,就算水家三蛇也未必能想来就来。

火小邪并不在乎这些,能睡个安稳觉就好。

店掌柜本来给每人都安排了一间客房,但火小邪、潘子坚持两人一起睡,乔大、乔二也习惯窝在一起,四个人便只安排了两间大房,黑风则跟着火小邪、潘子。

田问单独一间,他也不拒绝,闭门休息。

林婉是青云客栈的主人,跟着店掌柜不知道去哪里议事去了。

火小邪、潘子洗漱完毕,舒舒服服一人躺了一张床,潘子也是累了,没多久就睡的死沉。

火小邪回想起林婉的点点滴滴,感慨万千,象林婉这样温柔善良的女子,火小邪说不出的喜欢,就是对她之前所说的不贞洁之事耿耿于怀,怎么都不愿相信是真的。

火小邪看着天花板,轻轻叹了几声,慢慢睡意袭来,也沉沉睡去。(wwW.upu.cc无弹窗广告)

不知睡了多久,火小邪在睡梦中隐隐感到有人走到身边,但火小邪并未清醒,也不害怕,只感觉是个女子,辩不清是谁,这女子冷冷的说道:“火小邪,你怎么会喜欢一个木家的女子?还是林婉这个魔女?”

火小邪在梦中答道:“林婉不是魔女!我不是喜欢她。”

女子说道:“你这么替她说话,还说不喜欢。”

火小邪答道:“不是你说的那种喜欢。”

“那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喜欢,你是谁?为何与我说话!”

“你忘了,你这么快就忘了我是谁。火小邪,我恨你,没想到你是如此的人。”

“你千变万化,我怎么知道你是谁!”

“我明白了,你根本就不曾喜欢过我!你和我在一起,都不是你的真心。”

火小邪突然在睡梦中觉得,枕边人是个自己熟悉的人,突然醒悟过来,大喊出声:“水妖儿!”

火小邪的梦一下子就醒了,他唰的一下坐起来,冷汗直冒,左右打量,哪有水妖儿在?

这梦境如同真的,两人所说的话,字字句句如刻在心,火小邪一阵悔意涌来,再叫一声:“水妖儿!”

门外似有人走过,火小邪想也没有想,翻身而起,跳到门边,哐的一下将门拉开,沉喝一声:“水妖儿!”

门外竟真有一个女子,已经走的远了,正要下楼,听火小邪这么一叫,她盈盈转身,忽闪着一双俏丽的眼睛,面含笑意的柔声说道:“水妖儿?她来了?”

火小邪定睛一看,哪里是水妖儿,分明是林婉。

火小邪全身都是冷汗,通体冰凉,见是林婉,梦境中的话语如同绕在耳边回响。火小邪颤声道:“不是,不是,她没来,是我弄错了。”

林婉向火小邪走来,关切的看着他的双眼,柔声道:“是做梦了吗?”

火小邪回想起他在梦中说的“你千变万化,我怎么知道你是谁”,简直后悔万分,他居然连水妖儿都认不出来,还说了这么无情无义的话,自己到底是怎么了?难道这是自己的真实想法吗?火小邪深感全身无力,将头一低,说道:“是,应该是,是做梦了。”

林婉已经走到火小邪身边,慢慢伸出小手,拉住火小邪的手,二指搭上手腕。

火小邪先还不躲,直到林婉拉住手,这才大惊,赶忙将手抽回,惊道:“你干什么!”

林婉并不在意,说道:“我是想看看你的脉象。”

火小邪说道:“男女授受不亲,谢谢你的美意。不好意思,对不住了,我,我回去睡了。”

林婉说道:“看你这样子,满脸虚汗,双眼迷离,恐怕一个时辰内你是睡不着了,你梦到什么了?怎么会吓成这样?”

“我不是吓的。我是……林婉,你怎么在这里。”

“我刚从田问大哥那里出来,问他明天的安排,刚好路过这里,你就出来了。”

“哦。好,我回去了……”

“火小邪,你等等。”林婉叫住了火小邪,“如果你睡不着,要不陪我喝两杯清酒吧,如果你做梦了,说出来就好了。”

“你不睡吗?”

林婉温柔的一笑,说道:“现在还没有到子时呢,我一般不会这么早睡觉。”

火小邪犹豫了一下,但和林婉的眼神一对,看到她如此关切温柔的神态,突然心中一酸,险些眼睛要红了,不由自主的说道:“好。”

林婉并没有带火小邪去她的房间,而是来到青云客栈的大堂,让火小邪稍坐片刻。

一会功夫,林婉已经手脚麻利的摆好了两幅碗筷,几碟小吃,温上了一壶清酒。

林婉给火小邪斟满一杯,说道:“火小邪,这个酒很淡,但有静心平气的功效,不会醉的,放心喝吧。”

火小邪点头应了,举杯尝了一小口,果然如林婉所说,此酒入口绵软,清香扑鼻,回味微甜。火小邪暗念了声好,一饮而尽。

火小邪长长的喘了一口气,这口酒进了肚中,一股子暖意升起,把胸前孽气化了几分。

火小邪说道:“好酒。”

林婉眼儿弯弯,再给火小邪斟满一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举杯道:“火小邪,我敬你一杯。”

火小邪说道:“好。”两人举杯喝尽。

林婉轻声道:“火小邪,你和水王的千金水妖儿很熟吗?怎么突然叫起她的名字?”

火小邪眉头紧皱,一句话脱口而出:“她是我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