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小说: 五大贼王 作者: 老夜 更新时间:2018-10-08 06:13:55 字数:3123 阅读进度:635/902

赛飞龙眼睛一眨不眨,刚才的一切他看的真真切切,听火小邪说完,赛飞龙突然长身而起,噔噔噔连退三步,咕咚一下跪倒在地,重重的嗑了一个头,伏在地板上颤声道:恩人!我终于找到你的孩子了!苍天有眼,苍天有眼!

如果说赛飞龙向火小邪突然发难,让人惊讶,这番跪拜更让人震惊。

火小邪眼见这种转变,惊的说不出话来,而旁边的赵霸早已一跃而起,搀扶着赛飞龙要起来。

赛飞龙就是不起来,只是咚咚咚不断的磕头,涕泪交流的嚎哭道:此生无憾,此生无憾了!

烟虫也被赛飞龙弄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赶忙起身上前,唤道:赛大哥,起来说话,起来说话。

火小邪跟着烟虫站起,连连摆手,脸涨的通红,他这辈子不怕刀子架在脖子上,就怕这种情景,结结巴巴的说道:赛大哥,啊啊,呀呀,你这是。真是上前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

赛飞龙哭了半晌,方才一抹眼泪,站起身来,由赵霸搀着重新坐下,仍然不断拭泪。

众人落座,也无人愿意此事打扰他,只是等赛飞龙平复下来。

赛飞龙本就一副五十开外的样子,这一通宣泄,又似老了十岁。??五大贼王636

赛飞龙喘了几口气,异常苍老的说道:见笑了,见笑了,近三十年的心愿今日得偿,实在忍耐不住。

火小邪缓过劲头,恳切的问道:赛大哥,你见过我爹炎火驰?

赛飞龙点头道:何止见过,我还追随过他一段时间,他对我有救命之恩,再造之德。我能够苟且偷生的活到今天,全靠他当年的鼓励啊。火小邪,火盗双脉乃是世所罕见,你爹炎火驰当年就是用和你同样的法子,避过我三枚口针。今日见你同样施为,恍如炎火驰再世,往日恩情一一浮现,不得自已。

烟虫吊儿郎当的笑道:恭喜赛大哥了!嘿嘿,赛大哥认识炎火驰,怎么从来不说,瞒着我们兄弟这些年?不会你还认识我那死鬼师父吧?

赛飞龙呸道:烟虫,你别挤兑我,你什么时候对我老实说过话了?

火小邪打圆场道:赛大哥,我对我爹的事情所知甚少,能否告知一二。

赛飞龙看着火小邪,沉声道:虽说你相貌不像你爹,但看的久了,你确实很像你母亲珍丽。唉我就把我年轻时那段羞于见人的事情说给你听吧。

哇!呜赛大哥!赛飞龙还没有开始说话,突然赵霸嚎哭了起来,捶胸顿足,泪如泉涌。

火小邪不知赵霸在闹哪一出,赶忙问道:赵大哥,你怎么了?

赵霸哭道:我一想起赛大哥原来这么惨,就忍不住了!哇!一想就好心酸好苦痛的。

烟虫冲火小邪耸了耸肩,笑骂道:他神经太大条,比别人慢半拍,没事的。

赛飞龙、烟虫、火小邪三人只好看着赵霸嚎哭,颇为无奈。

赵霸哭了一会,才止住哽咽,愣神看着赛飞龙三人,问道:嗯?你们讲完了?我没听到!

赛飞龙这才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悠悠然说道:三十多年前,大清朝危如累卵,慈禧太后和光绪帝两人行将就木,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在各地起事

赛飞龙慢慢讲述,道出了一段与炎火驰有关的过往。??五大贼王636

当年的赛飞龙身为夜校督,往来于黑白两道,对全国的局势有一番自己的见解,他清楚地认识到清朝灭亡也就是最近几年,而同盟会势大,顺应天意民心,不由得也有了造反的心意。当年天下的汉人,只要稍有学识的,的确没有几个不想造反的。

赛飞龙几番运作,很快就与同盟会取得了联系,同盟会用人之际,对赛飞龙也很器重。可是政治毕竟就是政治,满清垂暮,墙倒众人推,各地军阀大鳄无不想趁机收罗势力,布阵中华,以便在清朝灭亡之后,分得一杯羹。象袁世凯这种大军阀,明里是要革命,暗地里仍然做着皇帝梦。

于是传说中的五行至尊圣王鼎被摆上了日程,成为许多军阀眼中的一块大肥肉,毕竟有得鼎者得天下之说。可是圣王鼎在哪里?传说中的五行世家又在哪里?仍然是众人心头沉甸甸的一块心病。

赛飞龙是夜校督,在溥仪之父,醇亲王载沣手下当差。当时朝廷中已经基本明确,由载沣摄政,所以载沣必然是知道五行圣王鼎的下落的。赛飞龙接受袁世凯指使,密切留意载沣的动向,以求圣王鼎的蛛丝马迹。

可赛飞龙没想到,这一个可能使她扬名立万的任务,铸成了他今世的惨祸。

从载沣那里了解五行圣王鼎的下落,比赛飞龙想象中更难,用尽了手段,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迹象。赛飞龙知难而退,本想作罢,可是这条路是没有回头路的,袁世凯怀疑赛飞龙已经掌握了情报,故而对赛飞龙软硬兼施。赛飞龙一言不慎,得罪了袁世凯,袁世凯心想既然问不出赛飞龙,别人也别想知道,干脆杀了赛飞龙。

赛飞龙一家五口,除了他自己逃出,妻儿子女全数被杀。赛飞龙愤怒之极,本想与袁世凯同归于尽,可他毕竟只是一枚棋子罢了,根本不是袁世凯的对手。没等赛飞龙动手,白道、黑道两方人士,已经对赛飞龙展开追杀,不仅仅是袁世凯这边,同盟会的其他成员,也对赛飞龙不管不顾,甚至与袁世凯联手诛杀他。做为一个政治牺牲品,赛飞龙确实冤枉!但他的性命,如同草芥,谁会在乎救他?

赛飞龙好在轻身功夫厉害,才能多次逃过劫杀,躲躲藏藏了一年有余,越来越感到报仇无望。自己孤家寡人,众叛亲离,天下没有容他之地,不禁心灰意冷,不想再苟活于世了。

赛飞龙是个硬气的人,宁肯找地方自尽,也不愿被人生擒,终于有一日,被一群非常厉害的杀手围堵在荒山之上。赛飞龙死命逃出,已经身负重伤,杀手仍穷追不止。

赛飞龙半昏半颠的状态下,躲在一处破庙中,自知今日必死,哪怕拼着最后一口气,杀一个便赚一个。赛飞龙混乱之下,见有一人无声无息的走来,蹲在他身边端详,他管不了是敌是友,射出三枚口针,竟让此人用匪夷所思的法子避过,这法子与火小邪所用一摸一样。赛飞龙记得真切,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不敢还手,打量此人是谁!

此人长方脸,面孔颇有棱角,但眉清目秀,神色间透着一股子书卷气,根本不像身怀绝技之人,倒更似一个晚清破落的秀才。他穿着一身灰色的长袍,不持兵器,只在腰间挂着一块红彤彤的牌子,略显特殊。

此人十分平静而柔和的问道:是有人想杀你?

赛飞龙不知为何,一下子便被此人折服,翻滚而起,跪拜在地,颤声道:大侠,救我!

此人笑眯眯的说道:哦!你是好人还是坏人?你要是坏人,我救你不是违背了良心?再说了,我也不是什么大侠,我是个贼,没好处的事情,不做。

赛飞龙跪地不起,说道:我被奸人所害,家破人亡,身无二物,大侠若能救我,我今生今世愿为大侠做牛做马!

此人笑道:我可没这个福分,什么做牛做马的,你是个人,又不是家禽。

赛飞龙哭道:大侠,你若不救我,你还是快走吧,我命薄,不想拖累了你。

此人还是笑道:真会说话。

话说到此处,已有杀手破窗而入,见到赛飞龙身边还有一人,不免一惊。有杀手喝道:你是何人?

此人笑哈哈的站起,说道:过路人。

杀手骂道:不干你事,给老子快滚!刀下无眼!

此人也不生气,笑哈哈的说道:哦?让我滚?你先滚一下我看看是怎么个滚法。

杀手大怒,反正杀一个也是杀,杀二个也是杀,几人使了个眼色,一起向此人攻来。

此人的身法诡异难料,所用动作和躲避赛飞龙三道口针一样,绝非常人可以做到,就拿一个指头东戳西戳,对一人就用一招,便让杀手们丢了手中兵器。

这些杀手知道碰见了高人,根本不是对手,慌忙退去,临走时丢下狠话,说让他活不过三日。

可杀手们刚刚退出屋外,就听连声惨叫,不一会没了声息。有一个绝色女子走了进来,对此人责怪道:火驰,你又这样,给自己找麻烦呢!说是责怪,还不如说是一种关切。

这救下赛飞龙性命的一男一女,正是火小邪的父亲炎火驰和母亲珍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