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小说: 五大贼王 作者: 老夜 更新时间:2018-10-08 06:14:08 字数:2857 阅读进度:666/902

随着洞口打开,大厅里一众忍者们纷纷念起了嘞诺灵咒,低沉压抑。

无色无味无风无震动无温度,洞内深处,仅有那片青光闪烁着,五行地宫内有的那种玄奥、神秘、暴虐、迷乱、镇压之气,在这个洞内没有一丝一毫的存在,平静而安详,似乎在鼓励着你前进。

可这种绝无仅有的防盗感觉,还是拉紧了火小邪、烟虫等人的心弦。

便随着响亮的嘞诺灵咒,火小邪深深看了一眼洞内,目不转睛的说道:我们走吧!

烟虫点头示意,转头吩咐顶天骄道:把大把子背上,带他一起进阵!

顶天骄应了,将大把子赛飞龙背到背上,抹了把眼泪,抖擞起精神。

火小邪、烟虫、花娘子、钩渐、顶天骄赵霸,全神贯注,由火小邪打头,稳步向洞内走去。

这是条平缓、干燥、光洁的通道,笔直的直通斜下方,青色的光芒一直在眼前闪烁着,似乎在引领着众人的方向。

众人默不作声,彼此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向前走了大约半里路,青色的光芒突然消失,一片柔和的光亮升起,不冷不热,亦不刺眼。??五大贼王667

众人再向前走了一步,便走出了这个通道,眼前顿时一片白光泛起。

好在这片白光并不刺眼,众人眯着眼睛一看,眼前竟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镜面!

而这片镜面,并不是玻璃的,而是一层细而柔韧的沙子上,泛起的一层薄薄的水膜。脚踩上上去,地面略有弹性,水膜随着脚面下压的压力,竟退回到沙子内,所以踏脚上去,鞋底只是一层潮湿,绝不会湿鞋。(www.upu.ccUPU小说网)

光不知道是从哪里透出来的,诺大一片的镜面上方,是一片天空一样的淡蓝色,看不到是否有顶,也看不出上方是由什么东西组成的。

只有火小邪他们刚刚走进来的地方,能看到发着微光的,洁白一片的砂岩墙壁,只不过向上再有十米,便都隐藏在上方的天空蓝中,不见踪影。

如果这里不是伊润广义口中的罗刹阵,一定会被认为是人间奇景,似乎天地相连,倒映呈辉,人如同走在天地之间,又仿佛在碧波如镜的水面上踏水而行,美的不可言状。

众人见了,不由得有些发呆,所有人心中想象的刀山剑海、毒火猛兽、杀人机关,全不存在,怎么会是如此平静安详绝美之地?

众人不知方向,只是心中突突激跳着向前走去,走了二十余步,烟虫猛一回头,却看到进来的那个通道已经隐藏在淡淡的天空蓝中,见不到了。

烟虫轻喝一声:大家停步!

众人略略站定,也发现了自己处在这片根本不知东南西北的地方,前无出路,后无退路。更糟糕的是,刚才走过的脚印,也在眨眼间,被水膜覆盖住,根本看不到一点痕迹。

所以,众人连前进的目标在哪里,也不知道了,有些发傻的站在原地。

钩渐念道:糟了!我们似乎被困住了!现在该去哪里?

花娘子微微喘气,说道:天下竟有这样美妙,却又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

顶天骄瞪大着眼睛,东张西望,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这里的空气,说不出话。

烟虫抬起手腕,剥开手表上的一个小盖子,里面有个指南针,正如同陀螺一样转的飞快。烟虫说道:这里有异常庞杂的磁性!虽说微弱,但足以让我们迷失方向了。??五大贼王667

火小邪依旧盯着前方,说道:这里不可能是无边无际的,我们无论往回走或者往前走,是一定能够摸到墙壁的。能够摸到墙壁,就一定有出去的办法。

烟虫啪的一下,把手腕上的指南针合上,从怀里掏出一根烟点上,吞云吐雾起来:往前走吧!雅子一定在这里的某处。

众人都是硬汉,既然进来这里打赌,便没有临阵而退的打算。

只是大家不知道,到底这片看似无边的水面就是罗刹阵,还是罗刹阵位于这片水面的某处?

众人踏步向前,缓缓又走了百余步,再次停下,左右看去,毫无变化,这片美景虽美的不似人间,可美丽的异常单调,无论怎么行走,就像原地踏步了一百多下似的。

烟虫不禁笑了,哼哼着骂道:这是个什么意思?伊润广义想让我们先散个一天的步,让我们平心静气吗?

火小邪也觉得这么走下去,不是个办法,便问道:烟虫大哥,你师父炎尊死前,说过罗刹阵大概的样子吗?

烟虫答道:我那死鬼师父,也从来没有见过罗刹阵的样子。他只告诉我,罗刹阵是个无人可盗之地。

花娘子说道:空无一物,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自然是无人可盗?

烟虫说道:如果罗刹阵只是一个虚张声势的空阵,犯不着让伊润广义如此煞费苦心。

火小邪看了眼背在顶天骄身后的赛飞龙,说道:烟虫大哥,麻烦你把赛飞龙弄醒!兴许他来过这里。

烟虫念了声有理,走到顶天骄身侧,从袖口处捏出一点粉末,塞进赛飞龙的鼻孔里,花娘子、钩渐上前,纷纷抽出利器,以防赛飞龙清醒后制住他。

烟虫笑了笑,摆手说不用,然后把赛飞龙的脸扶正,啪啪两个大耳光抽了过去。

赛飞龙哼了两哼,悠然转醒,他刚刚回复神智,先是愣了愣,但马上回过神来,全身一个激灵,从顶天骄背上跃下,拔腿就跑。

钩渐立即要追,烟虫拦住了钩渐,叫道:大把子,你有本事跑掉吗?

赛飞龙跑了十余步,也发现这里乃是个无边无际的水面,连方向都没有。赛飞龙听烟虫这么一叫,便站住了,紧张的看了几眼,叫道:烟虫!你这个混蛋!玩什么阴招?这里是哪里?

烟虫摊手道:罗刹阵!

赛飞龙看了看脚面,那层水膜和镜子一样,将自己照的一清二楚。

赛飞龙愣了愣,哼道:这里就是罗刹阵?

烟虫坏笑一声,说道:那你觉得是哪里?

赛飞龙骂道:我怎么知道?

烟虫说道:赛飞龙,你害了我们一路,把我们害进了这个防盗阵法里,没想到你也进来了吧。

赛飞龙拧着眉头,骂道:废话少说!你们想要如何?告诉你们,我赛飞龙不是这么容易死在你们手里的!

顶天骄又哭了起来:大把子,你为什么啊?你多少给个理由吧,如果你真的帮了小鬼子,那妹妹我只能和你恩断义绝了。大把子,求你解释一下吧!

赛飞龙骂道:哭个屁!要不是我,逍遥窝早就被端了多少次了!我就是帮了日本人,怎么的?来杀我啊!

火小邪大喝一声:赛飞龙!

赛飞龙与火小邪对视一眼,立即避开眼神,气焰顿减。

火小邪喝道:赛飞龙,我不想知道你到底骗了我什么,我就问你,你到底来过这个要塞没有?

赛飞龙抬起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来过!

火小邪喝道:你到底见过我的妻子没有?

赛飞龙点了点头,说道:见过,我见过她两次,最后一次,就是在你们和伊润广义说话的那个大厅里。

然后呢?她去了哪里?

墙壁上开了一个四方大洞,由伊润广义和一群忍者带着,进洞去了。其他的,我一概不知。赛飞龙抬起头,有些恳求似的看着火小邪,火小邪,我是对不住你

别说了!火小邪愤然骂道,转过身子,再不愿看见赛飞龙。

烟虫低声道:火小邪,赛飞龙的确不知道什么。我们暂不妄动,先仔细想想,该如何应对。

火小邪望着前方,说道:这里没有其他的办法,我只能期望一件事!

烟虫问道: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