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小说: 五大贼王 作者: 老夜 更新时间:2018-10-13 06:52:25 字数:2575 阅读进度:805/902

青芽暗哼了声,低声问药王爷道:木媻不会贸然从此洞出击,只怕是因为小乙的九品灵貂。

药王爷点头道:木媻最喜有灵性的动物,在木媻之眼没有丢失之前,就是多用这些动物侍养,也不奇怪!只是火小邪跟着一起下去,倒不知道他是否王孝先的弟子了。

青辰娇笑道:他下去就好,是不是已经无所谓了!我祝他能够活的时间长点!

另一边的金潘、乔大、乔二见火小邪与王孝先骤然间落入坑中,惊的目瞪口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金潘低骂道:他奶奶的,火小邪这个混球所走就走了!我真服了他!说着大步迈出,招呼道,金家所有人随我来!我们也下去!

金家一行,除了金潘、乔大、乔二以外,还有十多个武装卫士,听了金潘吩咐,毫不犹豫的跟着金潘上前。一行人快步来到洞口,金潘向下望去,黑洞洞的看不到底,洞内气流鼓动,嗡嗡轻响,如同地狱入口一般,绝不是一个好去处!

金潘低骂道:不知道是我傻还是火小邪愣!要不是他这个混球,打死我也不愿下去!没办法,没办法,谁叫火小邪是我兄弟呢!唉!金潘喘了几喘,镇定心神,高声道:来人啊!打桩!放绳索下去!

几个卫士便上前来,取出背囊中的绳索,投入洞中。

青辰在不远处冷嘲热讽道:金潘大人,你可是金家少主,富可敌国,冒此风险,一旦出事,你的雄才大略无处施展,可不值当啊!

金潘回头笑道:我看着我兄弟死,却不伸手去救,苟且活着也落个无解的心病!

青辰唤道:火小邪对你有这么重要?金家素来无情,怎么变了?

金潘笑道:当然!你是个女子,哪能理解爷们之间的生死交情!咱们后会有期!说着,金潘带着皮质手套,拉起绳索,准备一跃而下。

等等!金潘大人,我和你一起下去!只见林婉与田问快步走出,林婉平静道,我对木媻的特性比较了解,能帮到你和火小邪!

金潘哈哈直乐:又想起我们在五行地宫的事情了!好啊!林婉,你来吧!

田问沉声道:我也同去!

金潘又笑道:同去同去!咱几个再现当年辉煌!痛快啊!

田问!你不能去!田羽娘大叫着,快步赶上前来,拦在田问身前,急促道,儿啊,你切不可下去!木媻这种木气滔天的怪物,我们土家很难应对!

田问沉声道:娘,别拦我。说着绕开田羽娘,仍要前行。

田羽娘了解田问的脾气,他若这样说,十头牛也拉不回来,转念一想,不禁叫道:田问我儿,你要下去,为娘和你哥哥等人,也陪你一起下去!

田问站住脚步,眉头微皱,倒显得有些为难,不过片刻,他眉头一展,毫无表情的重重说道:好!

金潘笑道:哈!土家高手全部出动,这次更有戏了!我先下去了,别晚了,你们随后下来吧!金潘十分自在的打了个响指,牵绳急坠而下,乔大、乔二紧跟一侧,也降了下去。

随后,林婉、田问,以及田羽娘、田遥、田观、田令、田迟数人,也借着绳索,下到洞中。

一群人眨眼走了个干净。

王孝先,你这个蠢货啊!等我来救你啊!忽听一声娇喝,一个娇滴滴的性感女子,向洞口跑来。

千鸟仙主一见,惊声大叫道:百艳!你干什么!停下!

那女子正是木家长老之一,花枝的百艳仙主!

百艳仙主一抓绳索,娇声道:王孝先说好了陪我一个月,我不能让他死。

千鸟仙主大骂:你这个浪蹄子!你还缺话音未落,百艳仙主已经拉住绳索,一跃而下。

千鸟仙主气的跺脚,但也不敢追入,只是骂道:花枝败类!花枝败类!你愿意去死,就去死吧!

青芽说道:千鸟,不用骂百艳了,她阅男无数,能专心为王孝先,也是她的造化。

青辰嘲笑道:又是一对奸夫淫妇!死了倒干净!

药王爷感叹一声,低声说道:木家危局,竟是其他人打前锋,邪火之人领头,金家、土家悉数跟随,而木家下洞的两人,一个病入膏肓,一个只为私情何谓盗也,必是盗亦有道,木家显得小气了也罢,也罢惟愿他们真能毁掉木媻

木家各长老各怀心事,一片沉默,再无言语。

正当木家众人感慨之余,却见水华子幽魂一样闪至洞边,伸手一按,竟从地面上揭起了一块几乎通明的轻纱,一个女子的身形顿时显现。

那女子好生灵巧,贴着地面滑动几下,仍然要往洞口中去。

水华子连抓几把,竟没有抓住,不禁叫道:哪里去!

地面那女子根本不停,眼看着就要滑入洞中,可说时迟那时快,又一道人影从洞口内无缘无故的冒了出来,比那女子更快了几分,一把便将她抓住,拽离洞边。

水华子揉身上前,配合着将此女子擒获,两人捏住此女的关节穴道,使她动弹不得。

这女子尖声叫道:你们放开我!她不是别人,正是水妖儿!

水华子冷哼道:你是谁?说出你的名字!

另外一个抓住水妖儿的人,便是木王病人!

木王病人冷笑道:丫头,你说你是谁?

水妖儿尖声道:我名叫真巧!我是火小邪的妻子!

水华子呵呵笑道:真巧?名字倒好,不过你想清楚,你到底是谁?

水妖儿紧咬牙关,坚定不已的说道:我是真巧!

木王病人骂道:你真是不可救药了!我也最后问你一次,你是谁?你最好想清楚!

我是真巧!水妖儿想也不想,便大声说道。

好啊!木王病人一把将水妖儿的小脸掐住,要与水妖儿对视。

水妖儿双眼紧闭,扭过头去。

水华子呵呵冷笑,凑过脸去,在水妖儿耳边低低细语,仿似念咒一般。

水妖儿浑身微颤,极力挣扎还是不能脱身,只好竭力尖叫道: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法克鱿!你们两个爱死猴!放开我女儿!一声大吼传来,只见大掌勺跛着一条腿,蹦跳着冲将过来。

大掌勺满面怒容,目呲尽裂,气的几乎七窍生烟。

水华子、木王病人拉着水妖儿移开,不与大掌勺正面接触,保持着足够的距离。

大掌勺腿脚不便,追也追不上,只好停步,破口大骂道:法克!法克!放开她!

水华子高声笑道:大掌勺,你糊涂了,你看清楚,此人怎么会是你的女儿?

木王病人和水华子如出一辙的笑道:大掌勺,你看不出她的身手,根本不是木家人吗?你是不是被她迷惑了?

你放屁!大掌勺瞪着眼睛大骂道。

没等水华子和木王病人说话,却听噗的一声闷响,地面微震,随即一大团藤蔓从洞口中冲上半空,旋即落回洞中,沙沙沙沙之声大作,再看洞口,已被层层藤蔓堵了个结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