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封印玉盒

小说: 九阳至尊(剪刀石头布) 作者: 剪刀石头布 更新时间:2018-08-04 22:27:51 字数:2519 阅读进度:733/3235

第七百三十三章封印玉盒

见到炎中一之后,司徒潇潇大声呼救,当然,这个时候司徒潇潇只是落入败势,并没有到达真正招架不住的地步。

同样,问天也没有动用绝招,倘若用天火攻击的话哪里还有司徒潇潇活命的份。

之所以问天没有直接下杀手,第一是因为问天想要知道这些人为何要陷害林紫嫣,后面还有没有指使者。

第二是因为问天想给炎家人一些面子,毕竟现在炎家的仙王都来了好几位,自己若是再继续下杀手的话,也显得太过强势。

虽然就是直接杀了眼前这个人自己也有百分百的理由,可是炎家人不说话并不代表心里没有看法,这就是问天的目的。

对于问天的手段,炎家这些人也感到了深深的震撼,极寒法则,逆天天火,哪一种不是笑傲天地的手段?一名天仙修士,年纪轻轻就是丹宗长老,更是极品丹王。

这样的人日后岂能不成气候?

“潇潇!人家问天丹王已经对你手下留情了,之前的天火你应该感应到了,倘若问天丹王想要取你性命,焉能有你命在?”

炎中一确实看到了问天留手的思路,不然也不会这样快的收走火焰,而且问天的兵刃中还有一种不下于天火的火焰。

倘若问天想要留下司徒潇潇的小命,应该是弹指之间的事情。

“伯父!”

司徒潇潇听到伯父的话一时间还没有消化,丹王?眼前之人竟然是一名丹王?

“让前辈见笑了!”

到了这个时候问天也收了功法,剩下的事情就交给炎家人来评判吧!倘若炎家人不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到时候自己再动手不迟。

“问天丹王好功夫!这一招极寒法则真是让我等望尘莫及!”震湖旁边的一名仙王朗声称赞,显然是有巴结的意思在内。

“岂止是厉害?方才的火焰若是攻击我的话,试问我自己还真难躲避,如此火焰也算是逆天了,丹王大人不愧是当世翘楚。”

见到有人称赞,番禹旁边的一名仙王也暗自称赞。

“惭愧!惭愧!让各位见笑了。”明明知道这是恭维的话,但是问天脸上依然有些莫不开面子。

相反,这个时候司徒潇潇确实懵了,眼前这位天仙修士显然不一般,能让这么多的仙王都如此称赞,他到底是谁呢?

听伯父的口气此人肯定不一般,就连伯父也要让他三分,不,应该是六分才对。

“潇潇,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丹宗的问天长老,也是当世唯一一个六品至尊丹王,是炎家的贵客,快来见过。”

炎中一对于问天和潇潇都一样对待,为了减少双方的仇恨,先撮合一下再说,等见过面之后,再坐下来讨论谁是谁非。

至尊丹王?六品至尊丹王?还是丹宗的长老?这怎么可能,要知道眼前这位只是一名天仙修士,他怎么可能成就至尊丹王,不会是捏造的吧?

司徒潇潇看了看问天,心中一百个不愿意。

“哈哈哈哈!好热闹啊!问天小友来我炎家也不打个招呼,弄得老哥我也没有出外迎接,这可是你的错误啊!等一下罚酒三杯。”

正当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司徒潇潇身上的时候,半空中一道威严的身影飘落下来,单单是听到这个声音,到家就猜出了是谁。

众人纷纷转身,赶忙对着半空中的身影倒地跪拜!

“我等参见仙帝大人,参见家主!”

“拜见仙帝大人!参见丹帝大人!”

炎家修士见到是仙帝大人亲临,赶忙跪拜,而震湖和番禹这样的外来人,更是激动万分的磕头跪拜,仙帝乃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单单是看上一眼就让人激动万分,有数之不尽的吹嘘本钱。

这个时候司徒潇潇也赶忙跪拜,心中腾腾腾的跳个不停,这个时候小心脏也不知道加速了多少倍!

同时司徒潇潇更是惊骇的看了看旁边的问天丹王,堂堂的仙帝大人竟然称呼这个人为小友,难道他真是六品至尊丹王?

天哪!那岂不是说两位姑姑今天会枉死在这里?天意,这都是天意!司徒潇潇知道,这口气只能打碎牙齿咽下去,因为眼前之人太逆天了,自己只能仰视,无限的仰视。

“都别客气了,平身吧!”

仙帝微微一笑,轻轻一扶众人就像是被某种无形的东西抬了起来一样,很自然的站直了身子。

“多谢仙帝大人!多谢前辈!”

“这里如此热闹,十份少见啊!是谁冲撞了我这位老弟?不会是你们吧?”炎愈仙帝对着自己的族人笑着问道。

“不敢,不敢!我们可不敢。”众人纷纷摇头。

“潇潇,你没有听到伯父的话吗?”此刻炎中一有些微微不悦,心说你这个丫头,难道到了现在你都没有看清形势吗?

“伯父!”司徒潇潇知道伯父的意思,虽然做惯了大小姐,但是这个时候也不得不放下姿态。

对着问天微微躬身,很淑女的施礼:“在下司徒潇潇,见过丹王大人,之前都是在下太过鲁莽,还请丹王大人不要介意。”

问天看了看司徒潇潇,能够看出这个女子的不爽,但是在这个时候她又不得不这样做。

“我可承受不起,之前你的两名老妖婆护法不仅要抢夺我紫嫣妹妹的宝剑,又要对我妹妹搜魂,这可不是鲁莽,这应该是蓄谋才对。”

问天冷冷的一笑。

“不可能!我两位姑姑之前这是在息栈休息,而且还照顾紫嫣,她们怎么可能对她抽魂炼魄?你这是胡乱猜测,毫无凭据,反倒是你杀了我的两位护法姑姑才是事实。”

司徒潇潇虽然敬畏问天,但是也不可能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我确实是杀了你的两个护法,但是事实你不能颠倒,正是因为怕你颠倒是非,我故意留下了你一名护法的元神,搜魂的事情我不用做,交给你来。”

说着话问天将一个带有封印的玉盒交给了司徒潇潇。这也证明了问天的大度,其实这件事情完全可以让问天自己来做。

“你留下了姑姑的元神?”

“当然!不然你会服吗?”问天淡淡的说道。

“这件事情还是我来吧!”这个时候炎中一说话了,伸手接过了问天的封印玉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