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你真能治疗

小说: 九阳至尊(剪刀石头布) 作者: 剪刀石头布 更新时间:2018-08-05 06:57:58 字数:2541 阅读进度:1603/3235

“如此说来我还要谢谢你喽?”青衣抬头看了看问天,心说你还真是风趣,打了我的属下却还振振有词。

“那倒不必,道有请我进来不是品茶吗?”

问天此刻已经感受到了青衣的修为,道王神巅峰,这种人很难对付,尤其是在别人的地盘上更要小心。

另外这盏灯似乎有些像传说中的轮回灯,那可是混沌至宝。如此说来此人就更加的不简单。

只是这位的面庞和皮肤似乎有些不敢恭维,虽然轻纱遮面,但是问天依然能感受到对方脸上的岁月痕迹。

看到了这些问天忽然想到了自己之前研制出来的返老还童丹,这种丹药可以祛除岁月道韵,若是用在此人身上还真是最合适。

“当然!”青衣见到这个男子竟然没有在意自己的容貌,此刻青衣倒是高看了问天一眼,所以这个时候青衣没有发飙。

说着话,青衣给问天斟了一杯茶。

“多谢!”问天知道这是好茶,既然自己可以治疗对方的病症,那么或许自己的处境并不是那样糟糕,问天的心里没有了后顾之忧,所以也就心安理得的开始品茶。

“嗯!好茶!生津止渴,还有滋润经络的作用,确实是好茶。”

问天此刻想到了一种六级神灵草,这种神灵草一般出现在虚空之中,用这种神灵草制成的神灵茶就是这个味道。

“你是一名丹师?”

青衣此刻更有闲心,几十万年都没有人和自己如此面对面的喝茶,倒不是说自己有多么的空虚,但是就凭问天这一点,青衣就有些佩服。

“勉强算是。”问天点了点头,说出来的话有些谦虚。

但是听到青衣耳中就不是谦虚,而是浮躁。

“你得到无穷花是为了入药?”青衣一边给问天斟茶,一边淡淡的问道。

“当然不是,那不是暴潜天物吗?传闻无穷花出自无穷池,而无穷池乃是所有修士都梦寐以求的修炼之地,我当然是想要找到无穷池,难道你们寻找无穷花不是为了无穷池?”

问天笑了笑,然后继续品茶,这些神灵草应该是经过了某种处理,现在喝起来味道极好。

“我们寻找无穷花确实是为了寻找无穷池,不过那是之前,现在我已经改变了初衷。”

说到这里的时候,青衣的脸色瞬间变的难看起来,似乎双手也有些抖动。

对方的动作问天当然看的清清楚楚。

“改变了初衷?难道说无穷池已经被人拿走?或者是已经被人控制起来?”问天的思维不是一般的快,对方简单着这样一说,问天就能猜到。

因为这个女子身上显然是受到了岁月的冲刷,也可以说是遭到了时间法则的重创,这一点换做是道君都不一定能看得出来,但是问天乃是见识过岁月盘的人,岂能不知道这些?

而无穷池就有修复这些的能力,所以女子也在寻找无穷花,现如今女子改变了初衷,显然是无穷池已经易主。

“嗯?”听到问天的话,青衣顿时一愣。

当今世上还有如此聪慧之人?还真是少见,这个人应该没有表面上那样简单,此刻青衣再次高看了问天一眼。

“确实如此,现在的无穷池确实已经被人霸占。”青衣咬了咬牙,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其实无穷池就是被华胥所霸占,也正是如此才举行了这次邀请会,本来青衣想试试无穷池会不会对自己的伤势有些帮助,可是听到华胥的侍女一番话,青衣此刻已经是满面死灰,彻底放弃。

“对方的实力很强吗?”问天继续问道。

“问天道友,对方的实力是不是很强,似乎和我这个改变了初衷的人没有关系吧?”青衣有些不悦的看了看问天。

“当然有关系,你乃是道王神巅峰修士,而且你身上留有岁月的重创,无穷池应该可以缓解你的伤势,按理说你应该是志在必得,可是现如今你却改变初衷,显然是遇到了困难。”

问天毫不避讳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听到问天的话,顿时青衣就是一愣,心说这个人还真是不一般,这是个高人。

“送客!”

青衣此刻再一次想到了华胥的话,自己之所以改变了初衷,完全是因为不想在见到华胥,更不想被人指指点点,这种感觉自己再也不想,怕了,彻底的被打败。

青衣知道,之所以这些年自己没有晋级道君,就是因为心中的道痕,这个道痕就是自己的容貌。

“主上,要不要杀了这个人?因为他看到了您的,您的法宝。”

本来护卫想说因为问天看到了你的容貌,可是知道主上忌讳这个字眼,所以赶忙改口。

“你找死?”

听到对方的话,问天伸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抽在了男子的脸上。

这是问天故意打的一巴掌,也是为了占便宜。顺便给这个人一个教训,问天最恨的就是这种小人,你主人都没有杀心,反而你却站出来挑事端,不打你打谁?

见到问天竟然在这里还敢出手打人,顿时四名护卫就愣在了原地,心说找你这不是找死吗?

今天主人没心思杀人,可是你却偏偏往刀刃上撞?活该你倒霉。

此刻青衣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心说你这个人还真是自讨苦吃。

想到这里青衣就想用领域压制问天。

这个时候问天开口说道:“开口闭口就说杀人,倘若你们杀了我,谁给你家主人看病?”

问天说着话再次端起了一杯茶继续喝。

“嗯?”这个时候青衣瞬间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道友是在拿我开玩笑吗?还是说因为我的长相故意这样吊我的胃口,你认为这样我就不敢对你动手吗?

告诉你,我最不吃这一套。”

青衣很想相信问天能治疗自己的病,但是青衣更清楚,自己的病症乃是岁月留下的痕迹,根本无解。

“你说的似乎不对吧?这根本就不是你的原本长相,你是被时间法则强迫压制成了这样,而不是自然形成,不然你的声音怎么可能不变?”

问天淡淡的说道。

“你,你当真可以治疗我的病?”这个时候的青衣已经激动起来,说话的时候已经不再淡定。“我一个小小的道明神,在你面前说假话你感觉有必要吗?”问天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