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相识

小说: 九阳至尊(剪刀石头布) 作者: 剪刀石头布 更新时间:2018-08-05 16:21:31 字数:2590 阅读进度:1633/3235

素翁的防御实在是太强,以问天这种道明神修士发动射日箭还不能把素翁如何,当第三支箭刚刚射入素翁身体之后就失去了能量。

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爆炸。

不过即使是这样也给旁边的云叶争取了时间,因为素翁的神通在问天的干扰之下出现了懈怠,也就影响了神通的能量。

再看炼妖壶瞬间被云叶扔了出去,一股股弑杀的能量疯狂的涌向了对方的流星落日神通。

“小畜生,等一下本君给你抽筋扒皮。”

素翁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蝼蚁能在自己身上留下伤疤,这几支箭太厉害了,竟然轰飞了自己的防御盾牌。

不过这个时候的素翁依然没有时间去关注问天,怒斥了一句之后,继续操控正在施展的神通手段。

云雾漫天、雷鸣电闪,和炼妖壶所发出的杀意瞬间就撞击到了一起。

轰隆隆!又一次碰撞,两人都在拼命。不过这一次云叶稍稍占了上风,因为素翁老鬼的神通发挥的并不完美,另外身体上被神箭戳了一个大窟窿,元气泄露。

一阵轰响之后,云叶再一次吐血三升,勉强没有晕倒。

这次的素翁十份狼狈,被炼妖壶的绞杀能量在身上留下了十几处伤口,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

这次碰撞完全可以用两败俱伤来形容。

当周围的混乱气息尚未消散的时候问天快速的冲了过去,问天明白,此刻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时机。

本来问天就打算把炼妖壶的盖子送给云叶,因为这个人确实在对付素翁的事情上面帮了自己不少的忙。

再看问天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炼妖壶的盖子,嗖的一下就冲向了素翁。

当问天到了素翁近前的时候,抡起炼妖壶的盖子就对着素翁的头颅砸了下去。

嘭嘭!炼妖壶的盖子被问天变成了盾牌大小,此刻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大铁饼,落到素翁的头上瞬间就冒了血光。

“啊?你找死!”炼妖壶的盖子非比寻常,虽然问天没有炼化,但是作为一件凶器,依然砸的素翁两眼冒金星。

“啊?炼妖壶盖?”远处的云叶虽然昏昏欲睡,但是此刻也知道自己不能睡,所以勉强的打起了精神关注素翁这个大敌。

当云叶看到问天手中的炼妖壶盖的时候,顿时一阵惊喜。此刻瞬间明了,怪不得这个人说知道炼妖壶盖子的所在,原来就在此人手中。

“道友!快把壶盖给我丢过来,我来对付他。”

云叶知道,一旦炼妖壶和盖子相结合,那个时候的炼妖壶才能发挥出更加强大的能量。

就算是不刻意的透支能量也能打的这个老东西丢盔弃甲。

“好!交给你。”问天知道云叶见到炼妖壶盖后肯定会激动,所以也就没有矜持,直接丢了过去。

“炼妖壶盖?”

这个时候被砸晕的素翁终于反应过来,原来此人手中拿着的是炼妖壶的盖子,怪不得这个铁饼如此的强悍?

之前就感觉炼妖壶的能量有些差,如今看来才知道原因出在这里。

素翁知道,今天自己想要在这里捞到好处已经是不可能,再不走老命不保,一旦炼妖壶和盖子两种逆天的东西合璧,到时候自己就成了待宰的羔羊。

素翁想到这里转身就走,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

见到老家伙想要逃命,问天岂能善罢甘休?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根黑乎乎的烧火棍。对着素翁的头颅就砸了下去。

嘭!尽管素翁跑的快,可是问天的鸿蒙柴岩可以无限期的延长,瞬间就砸到了素翁的头上。

再看素翁头顶的防御瞬碎裂开来,半边头颅在鸿蒙柴岩的攻击下顷刻间消失不见。

“小杂种,我和你不共戴天!”

一棍子险些要了素翁的老命,再看素翁此刻除了愤怒之外,逃命的欲望也无限的增强。

一口精血喷了出来,瞬间幻化成了上百道人影,快速的从四面八方逃走。

“老东西,你给我去死!”

轰!鸿蒙柴岩在问天的控制下,变成了几十道光束分别追赶过去,见到人影就燃烧。

那些残影十之八九都被鸿蒙柴岩在顷刻间消灭。

“咱们不共戴天!??????”虽然问天尽了全力,可是素翁最终还是逃走了一道分身,临走之前心有不甘,还是威胁了问天一番。

云叶也没有想到素翁跑的竟然这样快,见到对方逃走微微有些失落。

不过此刻的云叶想要留下素翁也不太现实,因为这个时候的云叶太过虚弱,能够勉强不晕死过去已经是个奇迹。

看到眼前这个白衣男子竟然帮自己赶走了素翁老儿,云叶深感震惊。

这边的事情平息之后,云叶原地盘膝而坐,开始吞服丹药修养。

问天暗暗可惜,当时如果自己使用山河社稷图定能灭杀素翁,可是问天还是有所顾虑,最终没能出手。

不过问天心里并没有太多的失望,如今素翁的境界肯定跌落,到时候自己再加快修炼进程,那样的话此消彼长,等下次再见面的时候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足足一天之后问天身边的云叶才睁开了眼睛。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问天对着云叶微微抱拳。

“师弟太客气了,应该说感谢的是我,本人云叶感谢道友赠与炼妖壶盖之恩。”云叶是发自肺腑的感谢,对着问天深深施礼。

“你叫云叶?可是龙族的云叶?”问天之前听叶画轩说过这个姐姐,难道眼前这位真是此人。

“我算不得龙族修士,不知道道友高姓大名!”云叶并没有承认自己是龙族修士。

“在下问天,道友难道不是龙族的云叶前辈?”

“你是问天?大神界的问天?飞升修士?叶画轩的道吕?”

云叶当然知道叶画轩的道吕就是问天,只是按照叶画轩所形容,这个问天飞升神界应该刚刚三百年的时间吧?怎么可能成就道明神后期?

“对我是问天,难道您真是轩轩口中所说的云叶师姐?”

“对,我就是云叶,只是我只能算是半个龙族之人,我的父王乃是人界修士。”

“咦?我有朋友来了。”

正当这个时候云叶看到了一艘华丽的飞船由远及近飞来。问天也感应到了远处的飞船,扭头望去,很快问天的脸色就有些不对,因为在船头上问天看到了空举,当初在龙族交易会上的那名嚣张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