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邪枝巨魔入瓮来

小说: 艾泽拉斯布武 作者: 狂笑自淘情 更新时间:2018-10-28 03:14:49 字数:2220 阅读进度:44/732

身为战士的骄傲,让达卡莱只能硬着头皮带着一些人赶去辛萨罗,而桑拉则留在望海崖开始安排,让部队将营地扎驻在海崖边,同时让恶齿村作出严密的防御,作出即将交战的样子。

为了伪装得更像,桑拉勒令部下不得与恶齿巨魔有任何接触,同时又为了保证情况不会恶化,他让断齿族长作为人质留在自己这边,而这个大半张脸始终藏在狼头皮罩下的女酋长也表示同意,她让自己的丈夫接手部族,而自己则留在军营里。

在阿曼尼的军营中,女酋长接触了那些属于桑拉的追随者,看着他们异样挺拔的身形和所用的钢制武器,听着他们话里透露出的新思想,给予了相当的肯定,并且与桑拉聊了很多。

“桑拉金,你认为,巨魔只需要像是说得那样,只要进行改革,重视知识,就可以找到辉煌么?”断齿使用了和追随者一般的称呼,承认了桑拉的地位,但是她有很多疑问,巨魔真的只需这样,就可以成功得崛起么?

“重视知识这是必须的,而要想要找到辉煌,就必须要进行变革,我们现在这样只能称作改变,远远不能称作变革。”桑拉看着思维灵敏的女酋长,向她说明一些关键。

“那什么才叫作变革?”断齿有些新奇。

“变革,就是打破某个组织旧有的制度与事物,然后建立新的制度与事物,让该组织焕发出新的旺盛生命力,他与改变的不同之处,就是变革要作出牺牲,乃至是流血。”桑拉看着新奇的女酋长,给她作着解释。

“我们现在还并没有牺牲什么,所以不能称作变革,只是作了一些小改变而已。”

“……”断齿听着似乎带有暗示性的话语,神色陷入了沉思。

“好了,你不要再在营地里走动,留在主帐里面,我要开始作安排,按照时间,海克斯应该要过来,希望她能亲自来!”桑拉看着沉思的女巨魔,心中满意得点了点头,这位女酋长是一个人才,能吸收新思想也能自主思考,若是可以的话,以后能和海慕西、马基、巴尔汗他们一起给予重用。

把女巨魔一个人留下沉思,桑拉开始安排,让身背挺直的巨魔全部待回帐篷里不要外出,而其他弯腰驼背的巨魔作出严阵以待的样子,在营地里进行把守戒严。

就在桑拉将军营戒严后,达卡莱的手下便自奔回来禀报,海克斯已经带人来了,这个邪恶女祭司不会加入阿曼尼帝国,但是她不会放过一个可以消灭恶齿的机会。

面对即将到来的海克斯,还有她的部下,桑拉命令身形挺直的巨魔立即躲进帐篷,并且吩咐巨魔看守,让他们将海克斯等人引到主帐来。

除去种种行动支派外,桑拉还和诸多巨魔约定好口号,只等他这边发出信号,那么跟来的邪枝部族一个不留,但一定要等他的信号,因为他得要确定来得人是海克斯本体。

把一切安排好后,桑拉回到主帐和断齿一起等待着海克斯的到来,断齿与海克斯虽说不是朋友,但也是老对手,她可以确定来的巨魔是不是海克斯!

很快,营帐的外面传来了杂乱的声音,脚步声匆匆接近,断齿将帐篷掀开一条缝隙,看着从外面走进营地的巨魔们,而后将狼头皮罩下的下巴朝着桑拉点了点。

“外面那个领头的红发女巨魔,她就是海克斯,她没有戴面具,穿着紫色红斑裙子与护腕,手中拿着法杖,没有错。”

“很好,那就由你在这里迎接她吧!”桑拉将靠在帐篷旁的长矛拿到手上,活动了一下肩膀冲她撇了撇头,示意她到帐篷的那里站着等海克斯。

面对桑拉撇首动作示意,断齿立即会意,走到主帐篷的中心等待,而桑拉则站在帐篷的门帘旁,等着外面的脚步一点点接近,而后掀开帘子走进帐篷。

帐篷的帘子被掀开,外面的巨魔鱼贯而入,桑拉放眼看着当先走进帐内,穿着红斑紫裙,手执法杖的女巨魔,还有跟在他身后的四名战士,那些战士手持战斧,留着鸡冠红发,背部弯曲如同负山,气息无比狂野,达卡莱跟在这些战士之后。

海克斯作为辛萨罗的主人,听到阿曼尼出兵攻打恶齿,意图拉拢自己的消息是不屑的,但是她决定过来一趟,虽然她不会加入祖尔金那虚幻的帝国,但是她不会放过一个消灭恶齿,那些讨厌邻居的机会。

一路上,海克斯看着全部戒严起来的阿曼尼军营,以为阿曼尼已经与恶齿冲突,心中彻底放下松懈踏入大营,甚至一阵阵的窃喜和得意,这些阿曼尼巨魔在帮助自己消灭恶齿,而得到自己拒绝加入阿曼尼帝国的话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带着得意的心情,海克斯放心得走进军营,沿引路巨魔的指示进入到主帐,但是等到她打开主帐走进去后,不由得微愣了一下,因为她感觉自己好像眼花了。

“你好啊!海克斯。”断齿看着当先走进帐篷的红发女巨魔,狼头皮罩上腭利牙下的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作为一名老对手,她同样恶趣味得想着海克斯看到自己时的反应。

“中计了。”海克斯看着等在帐篷里的女巨魔,不由得发出一声尖叫,但是刚刚转头,就看到自己的两名护卫被一支长矛并排贯穿脖子,握着矛的是一个巨魔,一个她从没见过的巨魔,他的身形笔直高大,肤色呈蓝白,站在帐篷里竟然没有被发现。

“塔丝丁勾。”桑拉将钢铁长矛拔出,发出一声高吼,声音飙出帐篷,瞬间让外面严阵以待的森林巨魔们翻脸,向着那些外来的邪枝巨魔投出飞斧,一顶顶帐篷也被撕开,里面笔直的森林巨魔拥盾持矛,向措手不及的邪枝巨魔发动冲锋。

“赞达拉?”海克斯看着从自己护卫的颈间拔走长矛并高吼的巨魔,有些不是太确定,她把桑拉误认成赞达拉巨魔,这也没什么毛病,只有赞达拉巨魔是直背直腰。

“海克斯,我以荣耀之名来杀你。”桑拉看着被剩下两名邪枝护卫护着的女祭司,单独将右臂抬起,手中滴血的长矛直指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