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血债血偿

小说: 艾泽拉斯布武 作者: 狂笑自淘情 更新时间:2019-03-27 05:59:52 字数:2765 阅读进度:403/732

自从得到桑拉的帮助后,穆鲁摆脱了原本的命运,一直在银月城传播新的圣光教义,在静极思动之中,他感应到一股熟悉的波动,并且预见了一场画面,因此将当时的贡达林派到需要他的达里安身边。

达里安·莫格莱尼在听过贡达林的叙述后,显得极为吃惊,但最终还是改变了想法,跟着贡达林前往银月城面见了穆鲁,并最终拜倒在对方的脚下。

“在穆鲁的身上,我看到了事实的真相……”达里安手捧着巨剑,目光充满悲痛,穆鲁为他展示了他父亲死亡的真相,这是家族之辱。

穆鲁之所以会预见达里安,并且给达里安展示老莫格莱尼死亡真相的画面,完全是因为达里安手中的灰烬使者,这把巨剑的核心是一块阿塔玛水晶,纳鲁死亡后留下的核心。

在亲眼见证过穆鲁的能力后,达里安心悦诚服向穆鲁恳求,恳求他帮助自己救赎父亲,亚历山德罗斯那寄托在灰烬使者中的灵魂要去找雷诺,分明是要报仇血恨。

达里安不愿意在兄长弑父后,带着父亲怨恨的灵魂回去复杀兄长,他希望穆鲁能够帮助自己直接救赎父亲,但是穆鲁却无能为力,因为能救赎亚历山德罗斯的人只有他自己。

穆鲁能够直接净化灰烬使者,但是那样的话,寄身于灰烬使者中的灵魂也将消失,达里安自然不能答应这样,他向穆鲁百般恳求,而穆鲁最终指引他到祖阿曼找桑拉。

“达里安·莫格莱尼,你是你父亲最喜爱的儿子么?”桑拉面对穆鲁甩来的问题,牙疼的同时向着达里安问道。

“……是的,父亲以前对雷诺他很严厉。”达里安面对着高大的巨魔,忍着痛苦点头,父亲的偏差对待,也是兄长雷诺弑亲的原因之一。

“你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来使你的父亲得到救赎么?”桑拉问得非常郑重,要救赎一个人其实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

“我愿意。”达里安点头。

“那么,你告诉我,你会怎么对待你的兄长?”桑拉追问道,面对他的话,达里安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这很重要么,桑拉金。”达里安有些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重要,但是,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桑拉耸了耸肩膀。

“父亲已经死了,雷诺他现在是血色十字军的领袖,我,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达里安黯然垂泪,从对父亲的敬爱那里,他认为自己应该杀了雷诺,但是他认为杀戮无用,而且父亲已经死了,至于哥哥,他的心里很复杂。

“你的想法是对的。”桑拉看着垂泪的达里安,能够体会他的心情,点了点头后,将他手中的奇形巨剑取过。

“把剑给我吧!”

桑拉将灰烬使者抓在手中仔细观详,这把巨刃虽然叫作剑,但是外形却是一把大刀,与火刃氏族的剑颇有相像之处,刃尖单向倾折,两面开刃,剑身铭刻着符文,在刃首尖背前处镶嵌着一颗散发着靛黑幽影的水晶,那应该就是阿塔玛水晶风暴之歌了。

灰烬使者对于一个普通人类来说,非常的巨大,两刃宽有一掌厚,有一个至成年人肩部的长度,但是拿在桑拉手中,却是就没有那么巨大了,更像是一把稍长的匕首。

“请不要用手触碰那个水晶,那枚风暴水晶所散发的暗影会腐蚀血肉。”达里安看着手持巨刃观详的巨魔,好心得提醒了一声,虽然这把剑没什么问题,但是那枚水晶很危险,不可触摸。

“哦。”桑拉看着剑背前处的靛黑宝石,听着达里安的话,不由得微点了点头,这样的阿塔玛水晶,纳鲁们赠与了德莱尼七块,现在这仅仅是其中一块,名字为风暴之眼。

“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我呼唤你……”桑拉观赏了一翻灰烬使者后,轻抚着刀身开始用通灵术沟通着寄藏于其中的灵魂。

伴随着桑拉的呼唤,散发着浓烈暗影的灰烬使者刃身上飘起缕缕青烟,透明的人影从中浮现出来,形成一个魁梧的大汉,他有着略白的头发及花白的胡须,在出现后第一时间恶狠狠得盯着桑拉。

“父亲……”达里安望着灰烬使者刃身中飘出来的灵魂,轻呼了一声,但是被桑拉所呼唤的灵魂根本不理会他,只兀自向桑拉发话。

“巨魔,你在我这里除了怨恨与憎恶外,得不到任何东西,若是你想要灰烬使者的力量,只有拿雷诺·莫格莱尼的性命交换。”老莫格莱尼的魁梧身形只相对于人类,在桑拉面前依旧渺小,不过他飘在空中,黑色的眼睛充满怨毒,开口便是威胁与许诺。

“不,老莫格莱尼,我不想得到任何东西,找你出来,只是为了和你聊一聊天。”桑拉无视了亚历山德罗斯的威胁与许诺,表示自己是来谈判的。

“这是你的儿子。”桑拉对着亚历山德罗斯扭头看向了一旁的达里安,达里安亦满怀希望得看向父亲的灵魂。

“当然,我看到了,达里安,我最爱的儿子,也是个不孝之徒。”亚历山德罗斯面对着满怀期望的达里安,恶毒的话语这让达里安脸色瞬间变得痛苦。

“……若不是你的失踪,我怎么会被那个卑鄙的懦夫骗入伏击圈,又怎么会被他所杀,不孝之徒,狼崽子……。”亚历山德罗斯的灵魂看着痛苦的小儿子,神情微滞了一滞后,恶毒言辞不停得从嘴里飞出,语气中满是怨恨。

“容我打断一下你的话,莫格莱尼先生,我无意于过问你的家事,这次我找你出来,是因为你的儿子来企求我,他想让你放下一切的怨恨,以此来救赎自己。”桑拉打断了亚历山德罗斯对儿子,以及自己的攻击,直道出了来意。

“唯有雷诺·莫格莱尼那个卑鄙小人的鲜血,方才能洗涤我的怨恨。”亚历山德罗斯回答得毫不犹豫。

“那这么说,只有鲜血才能洗涤你的怨恨,让你得到救赎,对么?”桑拉翻译了一下亚历山德罗斯的话。

“没有错,如果是你的鲜血,我也不会介意。”亚历山德罗斯面对着桑拉,脸色写满了阴狠。

“那就这样吧!达里安,为救赎你父亲,你愿意付出一切么?”桑拉不去看满脸阴狠的灵魂,向着达里安就问道。

“桑拉金,只要能救赎我父亲,我愿意付出一切。”达里安望着父亲满是怨恨与憎恶的灵魂,早就已经是泪流满面,对于桑拉的回答也是毫不犹豫。

“那就好。”桑拉看着有了心理准备的达里安,将头微点了点头。

“桑拉金,您……”达里安看着面容淡然的巨魔,刚想开口问一问自己要付出什么,突然他感觉自己的小腹一凉,低头一看,只见被桑拉握着的灰烬使者,半截剑身正穿在自己的腹部。

就桑拉递出灰烬使者的一刻,别说是达里安反应不过来,就连一旁的亚历山德罗斯的怨毒与憎恶,都不由凝滞在脸上,有些应不过神来,只是呆呆得看着达里安小腹里那沿着剑刃滴出的鲜血。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艾泽拉斯布武》,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