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奇胜

小说: 艾泽拉斯布武 作者: 狂笑自淘情 更新时间:2019-04-25 05:17:29 字数:2060 阅读进度:456/732

<content>吉安娜虽然背过了身,但是脑海里只要回想起刚才看到的东西,就忍不住一阵脸红,快速跳动的心脏里涌起一抹好奇,这就是巨魔的身体,似乎和书上画的男人没有什么两样!作为贵族出身的吉安娜,她自小接受过包括两性在内的许多教育,乍看到桑拉的异性身体,不免有些脸红心跳,思绪纷飞,不过这些思绪很快被她抑止下来,因为桑拉现在还生死不知呢!“桑拉……”吉安娜想要转身,但是想到刚才所看到的光景,还是强行止住自己的动作,发出一声呼唤,希望能得到桑拉的回应。半晌不见回音,吉安娜双頬绯红,口中银牙微咬,就要转过身来,却不想身后却突然传来了桑拉颇为疲累的声音。“我好了,吉安娜,你有没有衣服?”面对桑拉的声音,吉安娜在迟疑两刻后转过身来,看着屈膝掩体坐在地上的桑拉,又抬头看着悬在天上的铜镜,解下披在身后的蓝色丝制斗篷递给他。“对了,桑拉,我们来到这里之前,我问你的那个问题,你怎么想?”吉安娜递出自己的斗篷,同时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桑拉刚才对那个恶魔开放了身体,现在这个桑拉是真的嘛?“你能把问题描述得具体一些么?”桑拉看着接过了斗篷,也顾不得情况,将之往腰间一围,向着吉安娜问道,来的时候他可和吉安娜谈了不少事情。“就是我们在斯坦索姆初次见面时……”吉安娜眯眼美眸,提高了自己的警惕。“我们初次不是在苦行修道院见面的么,你当时还是隐身状态呢!”桑拉意识到了吉安娜的试探和警惕,有些哭笑不得的回道。“好吧!”吉安娜看着哭笑不得的巨魔,蓦然想起初次见面时两人的一段尴尬相处,不由得脸色再次发烧,心底也多出一丝惆怅和怀念,那时阿尔萨斯还和自己在一起,而自己只是一个快乐开心的小法师。桑拉用吉安娜的斗篷遮住身体,因为用身体作为牢笼关住一只恶魔,消耗了许多的精力,感觉身体像是被掏空,不想开口说话,而吉安娜也陷入到过去的回忆中,两人有些相对无言,空气凝静。“吉安娜,我们得马上处理这里。”最终是桑拉率先回过神来,腰间围着吉安娜的蓝色斗篷,赤着上身站起,招呼着吉安娜。“啊!啊,对了,还有他们……”吉安娜回过神来看着腰围自己的斗篷站起来的桑拉,感觉他非常滑稽的同时,也突然想起了外面自己的部下还在作战。“我们要先把这里收拾掉,你刚才在想什么?”桑拉勉强支起精神,感觉到吉安娜刚才在走神。“我想起了阿尔萨斯。”吉安娜目光微微黯淡。“那并不是你的错。”桑拉伸手拍了拍吉安娜的肩膀,而后拖着略沉的身体走向被置落在地上的巨斧血吼。“吉安娜,能帮我看看这把斧子么?想办法帮我把它变小一些,这把斧子对我很重要,我来处理玛克扎尔。”桑拉向着吉安娜问了一声,而后看着远处玛克扎尔的瘪尸,这头恶魔的躯壳还在这里。“你刚才做了什么?”吉安娜面对桑拉的安慰,心底感觉好受了一些,向着走向恶魔尸体的桑拉,突然想起来刚才的经历来。“你不是一直旁观了么!我和他打了一个赌,很明显,他输了,当然,我也付出了不少的代价,看。”桑拉走到玛克扎尔的尸体旁,伸手将悬在天上的烈日镜降到吉安娜面前,让她看见光洁镜面里左右张望的恶魔。“它,在里面?怎么做到的?”吉安娜看着铜镜里的恶魔,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准确的说,是它的灵魂在里面,它跟我打赌,夺取我的身体,我把它的灵魂关到镜子里,它为自己的傲慢与鲁莽,忽视了我的主场优势而付出了代价。”桑拉简略得作了一个叙述。“那它的尸体,怎么办?”吉安娜看着玛克扎尔干瘪的尸体,恶魔的灵魂只是被关了起来,如果无法消灭的话,一旦它得回自己的尸体,那么就会立刻复活。“我要作一场献祭。”桑拉眯了眯眼睛,把恶魔献祭给神灵,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献祭,给谁?”吉安娜看着桑拉,目光中带着疑惑。“洛阿,我们所敬奉的神灵,可能过程有点血腥,你先帮我处理血吼吧!”桑拉勉强提起精神,将林中剑召唤出来,而后开始肢解玛克扎尔的巨大躯体。看着桑拉手持一道银光肢解恶魔,吉安娜不由得咽了口唾沫,但还是强迫自己不去看情况,去研究刚才那个恶魔手持的巨大战斧,她发现这把战斧中蕴含着一股纯粹的力量气息。“这东西叫血吼?”吉安娜看着比自己还要高大的巨斧,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似乎这东西属于部落的某个人。“是的,兽人战歌氏族酋长格罗姆的武器。”桑拉点了点头。“格罗姆?杀死塞纳留斯和玛诺洛斯的那家伙?”吉安娜对于格罗姆这个名字不陌生,这个兽人作为战歌氏族的酋长,曾在第一、二次大战中犯下累累恶行,并且还杀死了森林半神塞纳留斯,但同样它也为联军出力杀掉玛诺洛斯,当然,这举动的本意是从恶魔手中解放兽人。“就是他,他的一生充满争议,但是他也用最后的生命实践了兽人的荣誉。”桑拉用剑光剖开玛克扎尔的皮肤,这只恶魔的体内已经没有了鲜血,只剩下各类身体组织与体液。桑拉顾不上恶心和回答吉安娜,将玛克扎尔的四肢骨骼迅速拆下,配合着他的体液淋在四周,又将他的内脏同样处理,分别散布到不同的地方,最终沟通元素在骨骼血肉与内脏中,搭建起一个简易的垒土祭台。“这太恶心了。”吉安娜看着桑拉的行动,强制自己不再去观看那种场面,而是转身去研究血吼。</content>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