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1章:你想拥有我吗?

小说: 霸道帝少强制宠 作者: 言安希 更新时间:2019-07-16 02:51:31 字数:2181 阅读进度:681/1908

天才本站地址s

慕迟曜低头看了她一眼,终于冷下了声音“安希,你能安分一点吗”

他之前一直轻细语的,好相劝,她却一直都没有当一回事。

果然,慕迟曜忽然之间严厉起来,语气也变了,安希愣了。

她瞬间安静。

然后,她侧头看着慕迟曜。

“先回房间。”慕迟曜冷冷的说,“再闹腾,我就把你丢下去。”

安希眨了眨眼,眼神有那么一瞬间的清明,然后忽然嘴唇向下一弯。

“你你居然凶我”

慕迟曜听到她忽然冒出来一句这样的话,眉头一皱。

“你凶我”安希开始不依不挠的,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

眼看着,安希就要哭了。

慕迟曜顿时手足无措了“你好好好,我什么都没说,我不凶了。”

“可是你刚刚已经凶我了”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慕迟曜赶紧认错,“我们先回房间。”

这样的安希,慕迟曜还真的是招架不住啊。

她像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孩子一样,有什么说什么,也不什么事都压在心里,高兴就到处喊人喝酒,不高兴了就哭。

这不是慕迟曜一直希望的吗

他就希望安希活成这个样子,快意,洒脱。

可是慕迟曜万万没有想到,是因为借助了酒精,安希才会这样。

而且也太放飞自我了。

估计明天早上醒来,安希都忘记自己做过什么事了。

好不容易一路搀扶着她,回到了卧室,安希又不安分了。

“我不要睡觉,不要”她说,“我还要喝酒,不行,我要出去啊,放我出去”

慕迟曜眼疾手快的把门给关上,顺势拦在在她面前。

“很晚了,必须休息。”

“那那房间里,有酒喝吗”

“你不能再喝了。”

一边说着,慕迟曜也一边快速的把房门给反锁了。

一听不能喝酒,安希不干了“不行不行,我要喝酒我还能喝的”

她推开了挡在面前的慕迟曜,然后就去开门。

结果,她发现门打不开。

安希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了“啊为什么门开不了坏了是不是”

她根本不知道是慕迟曜刚刚反锁了。

慕迟曜也懒得再和她在这里纠缠不清了,直接将她一把抱起,然后就往卧室里面走去。

安希的双腿不停的乱蹬“干什么放我下来,你要带我去哪里啊”

慕迟曜低头看着她“你的酒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醒”

“我说了我没醉”

“那你证明给我看。”

慕迟曜抱着她,大步的走到了床边,把她放到了床上。

安希还是在乱蹬着脚,鞋子都踢掉了“怎么证明啊我没醉,我真的没醉”

慕迟曜弯下腰来,双手撑在她耳边“那么,你没醉,你说,我是谁”

他这个动作,完全将安希固定在他和床的中间。

随时,慕迟曜都可以压下去。

“你是好心人啊”

好吧,看来她还是没认出他来。

安希潜意识里,是不愿意相信慕迟曜会出现在她身边的。

所以她把他当做一个,和慕迟曜很像很像而且还不会朝她发脾气的人。

“好心人安希,你知不知道有一个词语叫做,引狼入室”

她眼睛里带着醉意,看着他“啊哪里有狼”

“我就是。”

“是吗”安希伸出手,顺着他的喉结,慢慢的往上抚摸,“你又骗人,你真当我喝醉了吗”

“不要摸了。”慕迟曜说,“这样很危险。”

“危险吗可是你真的很帅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吧”安希满足的看着他,“真的,比电视上的那些明星都帅”

慕迟曜眉尾微挑,忽然问道“那你想拥有我吗”

“还是算了。太帅的男人,我是守不住的,而且又帅又花心”

说着,安希推了推他的胸膛,自己翻了个身,从他禁锢圈起来的空间里,逃开了。

安希根本不知道,她这一推一翻身,解除了自己的一次危机。

被吃掉的危机。

慕迟曜也没有再继续,起身,单手插在西裤口袋里,淡淡的看着床上的安希。

安希睡在柔软又宽大的床上,舒服极了,根本起不来。

只是嘴上还在嚷嚷着,要喝酒要喝酒。

佣人敲门,慕迟曜转身走到门口,接过醒酒汤。

他看着这碗醒酒汤,也不知道安希会不会喝。

她现在就跟个小孩子似的,做什么事都要哄。

慕迟曜端着醒酒汤,一边走一边想着,要怎么哄安希喝下去。

结果,他一回到卧室,看到床上的安希,脚步一下子不由自主的停住了。

“好热啊。”

安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头发散乱的披在肩膀上,迷迷糊糊的看着他。

“真的好热,把空调温度调低一点嘛热死了。”

她咕噜的说了一句,又软软的倒在床上,把外套给扔在了地上。

现在安希身上,只穿着那条打底的白色蕾丝裙了。

这一幕可以用“勾引”两个字来形容了。

尤其是,慕迟曜对安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任何。

他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

慕迟曜走到床边,把醒酒汤放在了床边。

安希问道“这这是什么啊”

“醒”慕迟曜正要如实回答,转念一想,却又改口了,“这是宵夜。”

“是吗”

安希忽然爬起来,凑到床边,闻了一下,然后满脸的嫌弃“你肯定又骗人,哪里是宵夜,一看就就不好吃”

她又睡倒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还是热啊。”

慕迟曜看着床上的她,真的很想压上去,不管不顾的,先得到她再说。

算一算,他和她,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同房了。

这么一想,慕迟曜只觉得喉间一紧。

这种事情,不想起还好,一想起完全都控制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