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0章:小舅舅一直都在她看不见的地方

小说: 霸道帝少强制宠 作者: 言安希 更新时间:2019-07-17 20:37:29 字数:2236 阅读进度:1614/1908

天才本站地址s

厉衍瑾之前,在远处看着这边发生的一切的时候,看着顾炎彬和夏初初相拥的时候,他想,如果两个人在一起的话,也是一件好事。

至少夏初初的下半辈子,有人照顾了。

但是当看到顾炎彬想吻夏初初,夏初初却强烈反抗的时候,厉衍瑾好不容易,花了好长时间说服自己,在这个时候,又一下子全部都反悔了。

他还是不希望,夏初初被别人拥有。

夏天的爸爸,是在他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出现的,不然,厉衍瑾的嫉妒,都足以让他发疯发狂了。

“我和顾炎彬没什么。”夏初初见他说了一半又停下,只好自己开口,“今天是个意外,我没有想到他会出现。”

顾炎彬还是那个顾炎彬,本性不改。

但在她看来,小舅舅,已经不是那个小舅舅了。

有的人已经改变了,而有的人,依然还是那样。

到底,是变了好,还是不变的好。

人都是会变的,这句话,其实很伤很伤。

顾炎彬已经被自己的保镖扶了起来了,看得出来,他这次是真的伤得不轻。

鼻青脸肿的。

顾炎彬在保镖的搀扶下,勉强站稳,可他脸上那不可一世的表情,依然还在,没有消散。

他摸了摸被揍伤的地方,都已经有点失去知觉了。

这个厉衍瑾,下手真狠,行,下次别让他有机会,非得把今天受的伤,加倍的讨回来

夏初初的眼角余光看见顾炎彬站起来了,连忙后退一步,拉开和小舅舅的距离。

然后她说道“顾炎彬,你快去医院吧,有什么事你再给我打电话,我先在这里陪夏天。”

“可以。”顾炎彬点点头,“但是夏初初,我有一件事,想要提醒你。”

“什么你说吧。”

夏初初压根有点没放在心上,她只想顾炎彬快点说,然后说完就走,别留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顾炎彬的神色,却极其认真,一个字一个字的,发音也非常的清晰。

“我出现在这家幼儿园,我承认是我跟踪你。但是,厉衍瑾出现在这里,是怎么回事呢”

话音一落,厉衍瑾和夏初初两个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顾炎彬把这两个人的神情尽收眼底,然后满意的一笑。

“我就只说到这里,行了,多的我也不说,走了。夏初初,别忘记你刚刚说过的话。做人要出必行。我在住院部等你。”

夏初初依然还站在原地,耳边回荡着顾炎彬那句话。

是啊,小舅舅是怎么会在这里的

他又刚好在最合适的时机,在她最需要帮忙的时候,冲了出来。

这些巧合,都只说明了一个问题。

小舅舅一直都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默默的,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想想夏初初都觉得后背一凉。

她不敢看身边的小舅舅。

深吸了一口气,夏初初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转过身去,低着头,看着脚下的操场。

“我先去找夏天了,小舅舅再见。”

她没有多问。

有时候,有些话,是不需要说出来的。

她懂,他也懂。

而这样不闻不问的态度,恰恰却是最为伤人的。

夏初初说完之后,抬脚就走,但没走两步,她的手臂就被厉衍瑾轻轻的给拉住了。

“初初。”厉衍瑾低低的说,“你为什么不问我,会出现在这里,会在你被顾炎彬强吻的时候,冲出来救你。”

夏初初抬起头来,没有看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前面,眼睛里没有焦点。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你直接无视,是吗”

“说穿了就没意思了。”夏初初回答,“以后,小舅舅要是还想继续这样做的话,那也请便,那是你的自由,我无所谓的。反正,你隐藏得很好。”

如果不是厉衍瑾这次贸然冲出来,她压根不知道,他在暗中,一直都跟随着他。

厉衍瑾自嘲的一笑,嘴角微勾。

“在顾炎彬故意说那句话的时候,我慌了一下。我在想,我要怎么向你解释。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会不闻不问。”

“哦,难道小舅舅希望我刨根究底的问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你问了,比你什么都不问,要好。至少你问,说明你还是在乎的。不问,就,什么都不在意了。”

夏初初已经冷静到了这样的地步了吗

不,不能说是冷静,而是冷血,不带任何的感情色彩。

对他的存在,或者,对他的行为,几乎都可以无视。

在她眼里,他做的一切事情,在她心里,激不起半点的波澜

她怎么可以这样的淡定

“的确不在意了,我过好我自己的生活,把夏天照顾好就可以了。其余的,真的不在我关心的范围之内。”

说着,夏初初微微侧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

小舅舅还拉着她,没有松开。

这一眼,她也是在示意他,该放手了。

厉衍瑾看懂了她的动作,手微微一动,然后就放了下来,垂在身侧。

夏初初想了想,说道“小舅舅,以后这样的事情,还是不要做了,对你和我来说,都挺尴尬的。哪天被乔静唯知道了,又是牵扯不清,很麻烦。”

“我只是想看看,你回来的这几天,每天在做什么。”

“帮夏天找幼儿园,然后我自己找工作。”

厉衍瑾看着她的侧脸“这些我都可以帮你。”

怕她拒绝,厉衍瑾又连忙加了一句“以小舅舅的身份。”

“谢谢。”夏初初说,“我自己可以,不再需要小舅舅一路保驾护航了,我总归要自己面对,自己生活的。这份心意,我心领了。”

厉衍瑾只觉得心口有气堵着,一阵烦闷。

想叹气,又觉得,这口气,还不如不叹。

“四年的时间,你果然学会了很多,也成长了很多。”

“谢谢小舅舅的夸奖。”

“可是为什么,我倒宁愿你,是以前的那个夏初初”

这句话,说出来,莫名的伤感。

以前的夏初初多好啊,好到让他午夜梦回都反复惦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