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丢失

小说: 编造神话 作者: 未名北 更新时间:2019-05-28 08:44:04 字数:4900 阅读进度:273/299

而此时,在圣城的掌控国议会之中,坐在朱红色长桌前的众人面色都不是很好。

他们的靠山米国成了此时最大的一个笑话。

一个无比冰冷的笑话。

足以将人从夏日之中冻醒。

“我已经发出了公告邀请九州帝国。”

圣城之主缓缓说出了这一句话,他声音疲惫嘶哑之中透着一种沉稳。

“什么?”

“那米国?”

有人下意识地质问道。

坐在上座上的圣城之主看了一眼发生的人道:

“它们成为敌人的那一刻,它对于我们的态度还重要吗?”

还重要吗?

这一句话瞬间打破了众人的幻想。

米国一向都是他们的背后的靠山,但是现在却靠山却变成了噬人的猛虎。

米国对于所罗门圣殿的贪婪绝对不次于教皇派。

“但是?”

那人似乎还是想说一下。

可这却被圣城之主直接打断了。

“现在没有但是。”

他的话斩钉截铁。

会议桌之上的气氛一时间陷入了低谷。

圣城之主平时谁都敢和他争论国事,但是一旦他认真起来,那么所有的人都不敢捋虎须。

半天之后,才有人道:

“九州帝国靠得住吗?”

作为米国的小弟,圣城对于九州的态度虽然不是很差,但也是绝对不算是很好。

而长时间被米国的熏陶,使得他们对于九州的映像并不好。

“至少目前为止,他从未失信于人,不是吗?”

会议沉默了一下。

这是实话,九州帝国在国际上的形象一向是很好的。

换句话来说近乎无可挑剔。

除了领土之上寸土不让,它几乎是无可挑剔。

“我没有问题了。”

开口的人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嘴。

他知道圣城之主的主意已经定了。

在这位拿定注意的时候,没有人能够更改他的主意。

“现在的圣城情况怎么样?”

在没有质疑圣城之主朝九州帝国求援之后,圣城之主才缓缓问道。

不是他独裁。

只是在这种时刻,主意越多越乱。

必须要以雷霆手段将一切嘈杂都压下来。

这样才能够在危难之时,动用最大的力量。

听到圣城之主开口问道,管理圣城的负责人立马回道:

“很不好,尽管我们招募到了属于我们的神话时代军旅,但是这次来的人太多了,看上去局势还没完全混乱起来,但是实际上我们对于圣城基本上已经失去了掌控。”

整个圣城之中,现在是有序的混乱。

有序是因为整个圣城的民众并没有意识到混乱。

诸教派的人很奸猾,他们并没有直接站出来,反而是将圣城所有组织秩序的人全部解决了。

这使得圣城民众疯狂向着所罗门圣殿朝拜的举动完全无人管理。

圣城看上去像是依旧平静,但是实际上已经是暗藏汹涌的波澜。

这样看来圣城的局势已经很危急了,一个国度国都都无法掌控,这是大难。

“教廷方面怎么说?”

圣城之主皱了皱眉头道。

教廷的态度现在是极其重要的,他们现在的影响力太大了。

二十亿信徒可不是吹出来的。

负责人苦笑道:

“他们的态度很强硬,来的红衣主教表示,教廷必须要收回所罗门圣殿,因为那是供奉主的碑文的圣地。”

这话一出,整个会议桌上的人都面带怒气。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何况于王侯将相。

在座的众人有谁次于古代的王侯。

“该死,他们不知道所罗门是谁建造的吗?那是所罗门王建造的,我们的所罗门王。”

所罗门王,是大卫的儿子,犹太人智慧之王。

他建造的建筑理所应当是犹太一族的。

这是在座所有人的想法。

“他们太无耻了,怎么能够这么说话。”

“这实在是太无耻了。”

…………

一时间整个会议室嘈杂起来。

“都闭嘴!”

圣城之主低声喝道。

整个会议室瞬间一静。

在会议室之中,似乎还余存着圣城之主的回音。

圣城之主环视周围的众人道:

“在强权面前,历史可以曲解,公道可以扭曲,当初血腥的殖民是多么的黑暗,但是又有谁能够阻止?”

“所以,诸位,我现在不想听诸位的抱怨,我知道诸位心中的怒火中烧,我也是如此,但是愤怒并不能解决一切,所罗门王是智慧之王,所以作为他的后人,请你们拿出你们的智慧。”

圣城之主的手轻轻的按在桌子上,他俯视着在座的众人。

众人被他看得低下头来。

“所以,我们现在只能依靠九州帝国?”

有人不忿道。

“九州帝国是现在唯一可以搅局的力量,他们在妖族大战展示出来的力量有目共睹。”

圣城之主只是平淡道。

“而且面对我们的请求他们并没有提出过分的要求,反而现在他们是最令我们放心的。”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道:

“反而现在是我们的老朋友米国,它的航空母舰已经动了,尽管现在还没动用武力,但是不代表未来不会动用武力。”

众人又开始窃窃私语。

“不过耶路撒冷毕竟是圣城,现在没人能够对圣城发动战争,反而米国的威胁是最小的。”

“诸教派才是我们的心腹大患。”

说到这里圣城之主摇了摇头道:

“教廷教皇一脉太强势了,以至于我们现在不得不与东正和绿教联合。”

“我们需要集结所有的力量。”

“现在,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保住所罗门圣殿。”

圣城之主的声音掷地有声,他大手一挥道:

“整个国度所有的现行计划都要向这里看齐。”

最后,他看向了众人道:

“有意见吗?”

众人相视一眼道:

“附议!”

“附议!”

…………

而此时,圣城之中,又一次的陷入了黑夜。

大地依旧是迷幻的灯光。

淡蓝色如同冰雪之中的灯光渲染着夜色。

在新月标记之下,寺庙之中,阿卜杜勒正和东正一脉的牧首相对而坐。

这巨大的寺庙之中,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

“听说,他们向九州帝国求救了?”

黑衣牧首看不出喜怒,只是淡淡的问道。

“是的。”

阿卜杜勒盘腿坐在蒲团之上道。

他很清楚这件事,因为这是他提出的意见。

“但是,仅限于保护所罗门宫殿的安全。”

所罗门圣殿绝对不能出了圣城,它是未来圣城的护身符。

这点阿卜杜勒理的很清楚。

所以他提出来了请来九州帝国。

“是你提的建议?”

黑衣牧首眼皮抬了抬道。

“是的,但是他们来是对我们有利,不是吗?”

阿卜杜勒笑着看着眼前的黑衣牧首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感觉,东正派的人似乎生出了别的心思。

“是有利,但是也会让局势更乱。”

黑衣牧首说完这句话后没有继续说话。

他只是坐在原地细细思考。

眼前这位绿教的领袖打乱了他原来的想法。

普世牧首伊万一世想要更多。

如果有了所罗门圣殿,他对于收了约柜的把握就更大了。

只要同时掌控所罗门圣殿、圣杯与约柜。

那时候,或许东正派会压倒教皇派。

可是,如果九州帝国也来的话。

就不好办了。

九州帝国在修道界的威慑不次于米国对于诸国的威慑。

“再乱也不会比现在乱多少了,不是吗?”

阿卜杜勒笑着。

黑衣牧首看着眼前的人总觉得他的笑之中似乎发现了什么。

…………

而此时,在另一座高楼之中,传来加拉瓦的骂声。

“该死,我就知道九州那边肯定会参与进来,但是没有想到他们还想占据道义。”

“是我疏忽了。”

加拉瓦的仆从连忙跪倒在地上,低首道。

“不怪你,是他们太狡猾了。”

“圣城的人是脑子坏掉了吗,居然公开的请求他们来主持公道?”

“他们就不怕米国?”

圣城之主公开邀请九州帝国来主持公道,这对于米国而言完全不啻于打脸。

“现在的米国对于他们来说绝对不比我们好多少。”

仆从补充道。

“不管他们了,今晚的活动准备好了吗?”

“我们需要一点点时间来布置。”

…………

画面转回了新月标记之下,黑衣牧首仍旧淡淡的看着眼前的阿卜杜勒。

半天后,他才开口道:

“现在,教皇派和天主的婆罗门的人都动了,他们截断了国度对于圣城掌控,现在的圣城虽然看上去是有序的,但是秩序已经脱离了国度的掌控。”

阿卜杜勒仍旧笑着。

“我知道。”

“今晚还很可能有人去尝试能不能突破所罗门圣殿之门。”

黑衣牧首点点头道:

“夜色终究不是平静的。”

…………

无论世人如何算计,所罗门圣殿仍旧矗立在圣城的中央。

它四散自己无尽的光辉沐浴着整个圣城。

金色的大殿尽显尊贵与神圣。

在大殿白光遮拢之外,是密密麻麻的信徒。

所罗门圣殿是承载约柜的无上圣地,在西方教派之中,无论是在哪一个教派之中,它都是无上的圣物。

祈祷声、议论声密密麻麻的响起,它们交织在夜色之下,轰鸣在一起。

使得圣城在夜色之下仍旧保有白日一般的喧闹。

在黑色夜空下,圣城之中恍如白昼。

在黑夜之中,天竺的人动了。

无尽的烟花从所罗门圣殿周围的高楼落了下来,当璀璨的烟花不再朝向天空展示它的魅力。

那么便是最恐怖的事。

爆裂的火花。

刺眼的光芒。

和被点燃的衣着。

整个所罗门圣殿之侧的众人一瞬间便陷入了混乱之中。

奔跑、挣扎、嘶吼。

点燃的火焰在人群之中跳跃着。

而在这混乱之中,一个一身白衣包裹的如同木乃伊一般的人直冲所罗门圣殿。

他的身躯在空中化为了一道残影,狠狠的撞向了包裹着纯白圣光的所罗门圣殿。

但是下一个瞬间,所罗门圣殿的光芒大作。

这白色的木乃伊用着比过去更快地速度回来了。

白色再次包裹整个圣城。

“失败了!”

“人呢?”

“死了!”

“看来没有办法了。”

“等吧,总有开门的时候,我们试过了,其他人估计也想试试。”

“也让他们碰碰壁吧。”

…………

而此时,无关外界的混乱,在所罗门圣殿之内,虚幻的秦楚明坐在高作上静静的看着马拉默德。

“就是你每天朝着我啰啰嗦嗦的?”

他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马拉默德。

马拉默德看上去绝对不然人生厌。

他看上去让人很舒服。

“倒是一表人才。”

“就是老了点。”

在秦楚明打量马拉默德时候,马拉默德正迷失在圣殿之中。

纯白,白的梦幻。

马拉默德眼前的世界与自己的本身的世界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这里有的只是梦幻的白色与装饰的金色。

“用橄榄木做成的天使,真的和传说之中的一模一样。”

在马拉默德的眼前,金色圣殿内左右是两个用橄榄木作的天使,各高十肘。

两个天使大小相同,用金子包裹着,分别矗立在殿的内侧,有一种对称的美感。

每个天使的翅膀都张开着,各长五肘,从这翅膀尖到那翅膀尖,共有十肘。

两个天使的翅膀在殿中间彼此相接。

精美的天使把圣殿衬托得庄严肃穆。

这和传说之中的所罗门圣殿一模一样。

马拉默德朝着殿内走去。

一路下去。

内殿、外殿周围的墙上,都刻着基路伯、棕树和初开的花。

地板上都贴满金子。

用橄榄木制作内殿的门扇、门楣、门框。

在橄榄木作的扇上两门,刻着天使、棕树和初开的花。

用松木制做的折叠的门扇上,刻有天使、松树和初开的花,其余部分用金子包裹。

就像是传说之中一样,内殿用石头建了三层,用香柏木建一层。

神殿内有两根柱子,柱上有两个如球的顶,上有两个盖住顶的网子和400石榴,安在两个网子上,每网两行,盖着两个柱上如球的顶。

马拉默德走在金色与纯白交接的大殿之中。

一切都如同传说之中一样。

“但是没有丝毫被洗劫的感觉。”

看着整个大殿,马拉默德自语道。

这时候一道声音传来。

“但是,这里最重要的东西已经丢失了。”

“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