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约战之日

小说: 不死仙帝(上将司令) 作者: 上将司令 更新时间:2019-08-10 18:50:55 字数:2413 阅读进度:953/1093

第953章约战之日

“你来了。”

司空寒宇轻声开口,未曾回头,便已知来者是谁。

落芷凝身躯轻颤了下,却没有回头,也没有出声。

“来了。”

叶尘漫步而来,来到两人身侧,并肩而立,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废墟,但废墟中,似乎映照着无数回忆。

三人,尽皆无言,就这般静静的看着那片废墟。

时空,仿佛在这一刻凝滞。

不知过了多久,落芷凝忽然展颜一笑,看向司空寒宇,“寒宇哥哥,你能再送我一头妖兽吗?”

司空寒宇明显愣住,这一瞬间,仿佛时光倒转,回到了翩翩少年的时代,那个无忧无虑,情窦初开的时代。

“好啊。”司空寒宇也笑了。

落芷凝脸上的笑容更浓,侧目看向叶尘,道:“我该叫你叶尘呢,还是无极呢?”

“我还是那个他。”叶尘笑道,一语双关。

既承认自己的身份,也表明自己的立场,希望落芷凝能够想明白吧。

落芷凝脸上明显闪过一抹淡淡的失落,但很快便消散,笑问道:“你会帮寒宇哥哥吗?”

叶尘愣了下。

犹记得当年,落芷凝想要飓风雕,司空寒宇二话不说就去寻找,也就是那时,叶尘遇到了司空寒宇,也认识了落芷凝。

他们的友谊,就是从那时候开始。

叶尘明白落芷凝的想法了,笑道:“会。”

“这次我想要巅峰妖兽,要那些降临过轮回城的妖兽。”落芷凝笑容依旧,但话语却显得无比肃然起来。

显然,她对那些妖族,充满了恨意。

司空寒宇和叶尘面面相觑,然后同时点头,“我们会为你做到。”

“谢谢你们。”落芷凝轻声感谢。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司空寒宇道,他已经放下了心中的执念,或许,他早已放弃,只是现在,能够坦然面对。

“没错。”叶尘点头道。

“嗯,我先回去了。”落芷凝点头,然后离去。

纵使她极力保持淡然,克制自己的情绪,但转身的那一刹那,眼角依旧有泪滑落。

“芷凝。”叶尘忍不住喊了一声。

落芷凝没有停下,身影飘远,传来一句话,“很高兴能再见到你们,希望我们的友谊,能够一直延续下去。”

她放下了。

只是执念了那么久,又岂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她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彻底将叶尘只视为最好的朋友,才能真正坦然的面对他们。

“她还需要时间。”司空寒宇深深看着落芷凝的背影,然后看向叶尘道。

“我知道,至少,我们能回到以前,不是吗?”叶尘笑道。

司空寒宇也笑了,这样的结局,自然也是他想看到的。

……

三日时间很快过去。

苍穹仙帝和白衣仙帝并没有降临轮回城,反倒是沧海笑和沧海天的决战,已然到来。

轮回城依旧是一片废墟,只是林立着一些落脚的殿宇,毕竟能战之人都被神阵仙帝带走,相助苍穹,留下的人,都伤势不轻,在疗伤恢复,来不及重塑轮回城。

无数人群,降临在废墟之外,想要亲眼目睹这一战。

叶尘、闻风吟、鹤白发等人,已经到来,静等沧海天和沧海笑他们到来。

“咻!”

就在这时,天际传来一道呼啸声,沧海笑等人率先降临,只见沧海笑来到一片宽阔的空地,扫视叶尘方向,喝问道:

“约战之日已到,沧海天在何处?”

“本座在此。”

不待叶尘回话,便看见一道流光,如同长虹贯日,瞬息降临而下,来到这片废墟之上。

“老朋友。”鹤白发第一时间迎了上去,神色有几分担忧。

沧海天的伤势已经恢复,但境界并没有精进,离巅峰还有一步之遥,弱了沧海笑。

此战,似乎胜算不高。

“老朋友,这青龙剑送给你。”鹤白发道。

青龙剑吞噬消化了不少器灵,其本身之力,便是巅峰,此剑在手,定能增幅沧海天的战力。

“怎么,此战要借助外力吗?”沧海笑看向这边,冷笑道。

沧海天已经有极品帝器了,若是再持青龙剑,他想要压制的难度就更大了,自然不愿看到这种局面。

“战之前,并未说不能动用极品帝器。”鹤白发道。

沧海笑冷哼,目光看向南王,道:“南王,可否借你帝器一用?”

“好。”南王没有拒绝。

不待南王祭出极品帝器,沧海天便拒绝了鹤白发,朝沧海笑走去,“杀你,何须借助青龙剑。”

沧海天没有借剑,沧海笑自然也没有向南王讨要帝器,目光冷视沧海天。

“希望你有这样的实力。”

沧海笑轻蔑一笑,眼中逐渐爆发出寒芒。

随即,他的身躯开始变化,一道道光芒自他身上浮现,如同麟甲一般,透着慑人的元气。

身上每一道变化,都引起长空风云突变,电闪雷鸣,仿佛衔接了无穷岁月时空,要返祖成神。

“好可怕的气息,这是龙威吗?”

四面八方围观的人群,骇然的看着天地异象,感受到那些古怪的威压,神色逐渐期待起来。

三日前那场风暴,虽然有不少强者交战,但最后时刻,一股恐怖的力量笼罩了整座轮回城,他们并没有看到所有过程,颇为遗憾。

此刻,两大强者对决,他们自然期待。

“轰!”

沧海笑身上,绽放出一道若影若现的沧龙之影,恐怖的威压,如潮狂涌,仿佛从上古而来,一些实力较弱者,忍不住心生战栗,恐惧不已。

特别是一些海族,不少都开始后退,不敢置身那股威压之下。

“沧海天,决一死战吧。”沧海笑狰狞的看着沧海天。

与之神色相反,沧海天一脸平静,眸光深邃,映照万物,却不留痕。

他抬头望着天空,瞳孔变得更加深邃了,仿佛洞穿了时空岁月,看到了千百年前。

“沧海笑,你自幼天资卓越,父皇和众多叔父,都很看好你,在父皇众多子嗣中,你的光芒最为耀眼。”

这突如其来的话,让沧海笑微微一愣,却没有打扰,倒想看沧海天想说什么。

“从那时起,你便贪念权势,想要排除异己,而我,也不想与你争什么王位,因为我知道,只有自身强,才能真正的站在最高点,世俗权位,不过身外之物罢了。”

“然而,我不争,不代表你会放过我,你终于还是对我出手了。”

“但一战之后,你败了。”

“从此之后,父皇便看重了我,你可知,这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