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 调研会上的怒火(上)

小说: 草根官道 作者: 世纪长风 更新时间:2015-03-14 17:26:48 字数:3275 阅读进度:682/770

估计是因为雷洪上次开了集体会议,基本上再没有出现排队汇报工作的现象,因为大家都知道雷洪的脾气,可不想撞枪口,要不然一个市委常委,撸去自己的职务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对于教学楼倒塌的事件,也同样是上次在开完常委会后,雷洪也不再去管这些,天天忙碌着调研和进行经济规划,对于处理结果来说,雷洪也不再去关心,他相信刘小慧两兄妹肯定会交代出很多问题来。

其中还有一件事,是雷洪最为关心的,就是有关黄家大少黄玉林是否真有涉及到国家机密泄露的事情?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在雷洪进行调研的路上,雷洪对开车的赵大发在那里问道。

赵大发在看专注着看向前方开车的同时,说道“已经确定那寇军肯定是涉入其中,而且黄家大少的管家李莲英也是有问题的,只不过还没有得到这事是否有黄家大少牵涉的证据。”

“那刘翠呢?现在她那里情况怎么样?”

赵大发没有说话,雷洪从他的侧面可以看出他的表情是凝重的。

雷洪再次问道“难道又有什么新的情况被发现?”

赵大发点了点头“最近一段时间,那小野和刘翠似乎断了线,小野不再像以前那样经常去入客来居。我们经过仔细观察,发现现在的刘翠似乎不再有以前刻意装扮的那样,脸上时常出现愠怒之情,而且?”

“而且什么?有什么就说出来,有什么事情可以提前预防。”

“而且最近铁副书记和刘翠粘的很近,地点也就在客来居内,那刘翠每次和铁副书记呆一段时间后,就要出入那可疑的房间。”

雷洪眉头一皱,“你是怀疑,少东一切的行为都被刘翠摄录了下来?”

赵大发点了点头“我和李健他们商量过,本想进入那房间看看的,不过失败了?”

“失败?”

雷洪很是惊讶,他知道李健和赵大发他们的身手的,怎么会失败?

“难道有人把守?”

赵大发摇了摇头,“因为那房间是必须要有刘翠的指纹印才能进去。如果是别人,那就会发出警报。防范很是专业,而且那房间除了刘翠,似乎从来没有外人进入过,就算是铁副书记也不行。上次我们也是在电力设备上动了手脚,但最后无功而返。”

雷洪没有说话,靠在车子后座上静静的想着。

看来对方还真是专业,保护这么严密,那房间里真有什么样不为人知的机密呢?是不是又有什么重大、不为人知的东西放在里面呢?

雷洪考虑了一阵后说道“你们现在只在外围观察就行,先不要去触动刘翠。尤其是要确定她们背后的人是不是黄玉林,刘翠是关键。我担心要是让刘翠发现我们在跟踪他们,如果断了这条线的话,那我们就很难掌握,很会被动,以后再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赵大发点了点头。

雷洪这次调研的地方是建设局,局长宋能兵此时已经站在门口等着,只有他一人,并没有其他人一同迎接,这让雷洪很是满意。

“雷书记,欢迎来调研”

“呵呵,不错,避免不必要的形式是正确的。”

宋能兵笑了笑“这还不是唐主任制定的,我可不想去顶风作案”

不过宋能兵的笑有点勉强,雷洪自然也是看清楚了他这表情的。

雷洪知道宋能兵说的这唐主任就是自己的秘书唐晓峰,这让他更加满意。

“走吧,我们上去,我想现在这外面只有你一人,但单位里面应该已经严正以待了吧?”

一听这话,宋能兵嘿嘿直笑,看来真如雷洪猜测那样。

雷洪的猜测确实不错,此时在建设局里大家都已经做好了欢迎的准备,见雷洪进来,掌声如雷。

雷洪也没有刻意说什么,虽然他是从内心深处反对这排场的,但在他看来这也是官场上无法拒绝的现象。

现在官场就是这样,在欢迎仪式上你越是禁止,却越是禁不住。下面的人都会变着戏法的去执行。他们知道,很多领导对于排场虽然嘴上没有明说,但心里都是是喜欢的。虽然有文件的要求,但大家都清楚,你要真是按着那样去做,那估计以后自己被穿小鞋的时间就多了,所以大家对于官场上的礼仪这些,就算是顶着批评还是会继续安排的,他们可不想因为一时的错误,哪怕是按着上面文件净胜要求执行的,让自己的帽子脱离脑袋。

雷洪笑着和大家进行一一的握手。

会议室内,雷洪望着建设局的高层,说道“一个城市的发展与否,是和建设以及规划离不开的,所以啊你们在这块是很重要的。不过,我知道在宋局长的带领下,你们建设局的成绩是有的,而且还做的很不错,我希望大家今后,继续在宋局长的带领下,把建设局的工作做扎实,做到前面去。”

雷洪来,不是表扬的,所以在一番肯定后,说道“我来,是想听听大家在城市建设方面有什么样的要求?或者说是有什么样的困难?我们一同来解决。大家都谈谈意见和说法吧?”

但雷洪的声音停下后,大家都没有发言,现场出现了一丝冷落。

秘书长商军笑了笑说道“怎么的?难道建设局真是没有什么问题?还是不敢说啊?你们放心,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出来,雷书记是不会生气的,但要是你们现在不说,以后再提出来,那雷书记倒真要生气了。”

现场依旧是冷清的,而局长宋能兵似乎没有听到一样,也是静静的坐在那里。

“我说说吧?”

就在大家都在那里等待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出来,一个大约五十岁的中年人。

中年人介绍到“我是建设局的副局长宋达,正如雷书记刚才所讲的那样,建设局的职能对于城市建设和发展是至关重要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在各方面做好工作。”

说到这里,宋达看了一眼一旁的宋能兵,然后又看向雷洪继续说道“但是,要是我们在执行具体工作时,如果对县领导所交代下来的任务,不能很好的去完成和执行,随意更改领导的想法和建设思路,我想这也是建设和规划中最错误的做法,对于县城的发展有很大的阻碍作用,而且也会让广大群众对我们县委县政府有很多的误解。”

雷洪脸上没有表情,认真的听着这宋达的话,对于这宋达,雷洪是有一定印象的。

宋达继续说道“在具体的工作分布中,如果不接受其他党组成员的意见,一意孤行,这是专横的表现。”

这话一出口,在座的人都将目光看向宋能兵,然后又瞧向雷洪,但两人都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

秘书长商军脸上的表情倒很是奇怪的,但他也没有说什么?

在宋达的话说完后,宋能兵淡淡的说道“宋副局长已经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大家有什么话都谈谈吧,现在雷书记可是来了,要是不说,那以后机会可就少了。”

雷洪虽然在拿着茶杯喝茶,但他的目光是在暗自的扫视着全场,他发现在宋能兵说这话的时候,现场还是有几位都有蠢蠢欲动的表情,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来。

雷洪笑了笑“呵呵,有什么问题大家就说出来,不要有什么顾忌,我来就是专门听取意见和解决问题的。”

见还是没有人接招,雷洪笑了笑“放心,我是很民主的,可不是独裁者,也不会打击和报复。”

这话让一旁的局长宋能兵有点尴尬,但他没有说什么,很是笔直的坐在那里。

“雷书记,我说说吧?”

一个四十多岁,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很是斯文的样子,在那里看向雷洪说道“我是建设局的办公室主任张玉来,建设局党组成员,也算是几朝元老了,对于很多事情我都是很清楚的”。

雷洪点了点头,拿着笔在本子上记录着。

张玉来说道“建设局不仅承载着全县建设的职能,而且也担负着规划职能。负责全县的建设规划,但建设局不是决定者,他只是执行者。”

看了看宋能兵,张玉来又看了看宋达,说道“但在建设和规划上是会涉及到很多人的利益的,比如一个地方要是在规划范围之内,那这个地方的价值是会翻番的,所以很多人都会各展其能,尽可能的将自己所在的利益规划进去,有的人会因此暴富。因为基本上很多建设和规划我都是参与者,我知道宋副局长这话的所指。”

“但是?”张玉来看了看宋达,继续说道“但是有的规划是不切实际,不可行的。虽然这是县委领导确定的,我们是有必要进行拒绝和反对的。”

宋达的表情很是愤怒,看向张玉来的眼睛似乎都要喷出火来。

随后在张玉来的叙说中,雷洪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原来现在建设局正在进行城市建设规划,这在以前,也就是雷洪来之前,当时的建设局已经有了一个初步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