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未来丈母娘

小说: 唇情乡野 作者: 青春的舞蹈 更新时间:2015-11-08 07:10:04 字数:6096 阅读进度:124/528

月儿没有想到大蛋的手会这样自己,她不由自主的.了一下,本能的想要脱离大蛋的手掌,于是她把自己的身子向上提了一下,想换更位置,可是大蛋的手却主动的跟了过来..。

“你这家伙好坏啊?”上官如月附在大蛋的肩头轻声的说着,声音丝丝软软,甜甜柔柔的!呼出来的气息都带着清香,眼睛似睁似闭,沉浸在大蛋的FU摸里,身体已经不在听她的使唤。

“我那里坏啊!我就像猪八戒,一样背着你,多辛苦啊!嘿嘿!”大蛋坏坏的说着,手上传来的感觉叫他不由自主的享受着。

“你才不是猪八戒呢?你要是猪八戒我是什么啊?哼!”上官如月轻轻的拍了一下大蛋的头,娇羞的说道。

“那你是什么啊?”其实大蛋心里跟明镜似的。当然知道是什么了。

“你太坏了,明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你还装作不知道!哼!把我当成你的娘子高小姐是吧?大坏蛋!”上官如月没有生气,心里却涌动着丝丝的甜蜜。

“嘿嘿!那有什么不好嘛?”大蛋开始爬上楼梯。

“不好!我才不想当猪八戒的老婆呢?”

“哦!你想当我老婆是吧!”大蛋嘿嘿的笑起来。

“才不呢!哼!”上官如月佯装生气的叫了一声。

“到家了!”

“啊!这么快啊?我还没有够呢!”

“那就只好等下一次啦!”

“你就不能背我下去,再背我上来啊?嘻嘻!”

“你有病吧!哼!”

“你才有病呢!”上官如月从大蛋的背上跳了下来,由于喝酒过量的缘故,根本站不稳,差点倒了,好在大蛋手疾眼快,一把扶住了她,只是那手放的真不是地方...。

“你小子是不是故意那个我那里啊?”上官如月的身体比刚才还要强烈。

“没有,我那里是故意的呀?”大蛋冤枉的叫道,可是一想,既然你说我是故意的,那我就故意的把,于是他的手蛋的手已经不再是衣服外面了,而是在自己的衣服里面,..着自己细腻的肌肤,好像,好像自己的小..内的扣子被..开了。

“啊!你不要这样mo我?”上官如月轻声的低吟了一下,她浑身仿佛都被焚烧了一般的ZHUo热。

“那我该怎样?”大蛋一把将上官如月搂进怀里,手上开始轻轻的用力,他在上官如月的耳边轻轻的呼出热气,令上官如月更加的不能自已,身体不由自主的朝大蛋靠拢,慢慢的贴在了起来,嘴巴里却轻声的说着,“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可是这样的反抗是显得多么的无力呀,因为她闭上了美丽的眼睛,仿佛自己非常喜欢被大蛋拥抱一般。

靠!我还不能怎样啊?大蛋根本就听进不去上官如月的话,在他听来,上官如月的话不是拒绝,像是在召唤自己一样,仿佛在说:请你好好的爱我,...爱我……

上官如月没有想到自己的拒绝反而引来了大蛋更加猛烈,她感觉自己的衣服正在和身体之间慢慢的脱离,而且大“啊!”上官如月惊叫一声,刚才沉浸在美妙之中的感觉也惊醒了不少,她睁开朦胧的眼睛,发现大蛋的眼睛正盯着自己,仿佛一口要吃掉自己似的。

“好了大蛋!我们不能这样!”上官如月的脸蛋带着淡淡的红潮,一双妩媚的眼睛温柔如水,她的两只手还搂着蛋的脖子呢,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说不能这样,有用吗?我看你也是想吧!”大蛋的眼睛闪烁着火花,呼吸已经变的.促起来……

“讨厌!我才不想呢!”大蛋的话叫上官如月有一点莫不开面子,总不能说我好想要,快来吧,受不了啊!这样的话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怎么说的出口,即使她的心里已经很想,也不肯说出来,这就是女孩子和男孩子的不同吧,或者说女孩子和女人的不同,女孩子总是半推半就,在欲拒还迎中一次次达到快乐的巅峰,而女人总是在热火朝天中干的大快淋漓啊,女孩子嘴上爱说的话就是,不要嘛,不要,而女人说的最多的话,老公,我想你,我要,我还要……,兄弟们,你懂的,第一次要会爽,第二次要还能有一点爽,第三次要你就要爽不起来了。

“那好吧!我也不能强人所难呀!嘿嘿!不过你的脸蛋很香,嘴唇很甜,小舌头很柔软,尤其…”大蛋故意停了下来。

“尤其什么啊?”上官如月好奇的问。

大蛋轻轻的凑到上官如月的耳边说:“尤其你的那里很...!嘿嘿!”大蛋说话间又抓了一把。

“啊!”上官如月感觉自己要被抓爆了,不由自主的吟了一声,“你个大坏蛋,臭坏蛋,你太坏了!”上官如月挣脱开大蛋的拥抱,随手掏出钥匙,把门打开了。

正在此时,正好有一对情侣搂搂抱抱的上楼。

大蛋和上官如月意味深长的对视了一眼,知道如果刚才不分开,就被人家看见了。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上官如月轻柔的身子一闪,走了进去,当她发现大蛋还在外面的时候,有一点惊讶,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望着大蛋,好奇的说:“你怎么不进来啊?”

“我可以进去吗?我能进去吗?”大蛋抓着自己的头发,不好意思的说道。

“怎么啦?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你是良心发现了还是改邪归正了啊?哼!”上官如月在自己的脸蛋上轻轻的点了一下,粉红色的小嘴唇撅成了桃嘴儿,羞了大蛋一下。

“那我就不客气啦!”大蛋一闪身就走了进来。

“你随便坐吧!我给你弄点水喝!”上官如月俨然进入了主人的角色。

可是当上官如月打开客厅的时候,脸腾的一下就红了,感觉整个身体都要燃烧了一样,因为发现出门前自己换下的粉色的小内内和上身的小内衣都在沙发上凌乱的放着,躺在它们旁边的是一双肉色的丝袜,这这这也太诱人了吧,这个大蛋本来就坏,不会以为自己是个随便的女人,谁都可以上吧。

她已经来不及招呼大蛋了,而是噌的就窜了过去,把自己这些情趣小饰品抱进怀里,朝自己的房间跑去。

“月儿!你的东西掉了!”大蛋说话间弯腰捡起了上官如月掉下来的一件白色的小内,内,还是一件透明的小内,内啊,大蛋嘿嘿一笑,放在自己的鼻子上轻轻的一嗅,一种从来没有闻到过味道扑进自己的鼻子里,而且上面还有一些少许的尿迹,真他妈的刺激。

“快给我!”上官如月还没有等大蛋回过神来,一把就将小内,内给抢了过去。

“我还没有看明白呢?”大蛋无奈的说。

“滚!这是你看的吗?坏蛋!”上官如月差点没有被给气疯了,我一个姑娘家的**都要给你看完了,你还不够啊。

上官如月跑回自己的屋子里,整个心都怦怦乱跳,她坐在自己的床上,用手摸摸自己的脸蛋,好烫好烫,自己这是怎么了?在这个家伙面前丑是丢进了。

“咚咚咚!”大蛋在外面开始敲门。

“你干嘛啊?催命是不是啊?”上官如月没有好气的说道,这个死大蛋,人不大,心眼可真多。

“月儿,你是不是生气了啊?”大蛋担心的说道。

“我有什么好生气的啊,你在外面等会儿,我马上就出去!”上官如月现在需要平复自己狂乱的心情。

“哦!你是不是因为刚才我看见你穿的那些贴身的衣服啊?”大蛋很婉转的说道。

我靠!你个死大蛋,还敢把话说的这么明白,生怕自己不知道是吧,上官如月一肚子气却又生不出来。

“月儿!你不要生气了,其实这也没有什么,我也穿呀,是女孩子都穿这些的,赤橙黄绿青蓝紫,加上白的黑的粉的,也就这些颜色吧,还有卡通的,我都能想的出来,嘿嘿,现在很多潮女里面都不穿小内内的,这有什么啊?”

“你说什么呢?我才不会不穿呢!哼!”上官如月说完话,才发现说的有多么的露骨,大蛋不知道会不会想出其他的东西来。

“嘿嘿!月儿!我知道你穿,你怎么会不穿呢?不然上面也不会有你的味道啊!”大蛋在外面坏坏的说道。

“死大蛋!你给我闭嘴!不要再说了!”上官如月要发狂了。

我到是想不说,估计兄弟们会用谷粒砸死我,是吧?兄弟们!

“其实也没有什么嘛!大家都会带着一种味道的,要不你来闻闻我的味道,应该还不错,嘿嘿,不过可能没有你的香是真的!”大蛋嘿嘿的坏笑道。

“你去死!”上官如月崩溃的倒在床上,这个死大蛋太敢说了,上官如月捂住自己滚烫的脸,真没有办法见人了,这家伙居然闻过自己的原味小内,内,真丢人啊。

大蛋无语了,我说的都是实话,那丫头干嘛不信呢,唉!算了,自己也不想趁人之危,于是大蛋坐会沙发里,只是发现自己的不知道何时已经高高的举了起来,“兄弟!你就老实一点吧!”大蛋轻轻的拍了两下。

上官如月等了一会儿,发现外面没有了动静,心轻轻的稍微安稳了一下,生怕大蛋会闯进来,回想起刚才在楼梯里的那一幕,她的身心一阵荡漾,觉得刚才的自己竟然有了需要,仿佛有一个地方需要。。。

看来是自己喝多了,还是那些醒酒茶出来喝点吧!上官如月想到这里,便起身坐了起来……

大蛋坐在外面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葡萄酒的后劲儿开始慢慢的凸显出来,就在大蛋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房间里传来一声哎呀的惨叫,一个重重的东西摔在地上。

“怎么啦!”大蛋慌忙推门而入,发现倒在地上的正是上官如月,“你这丫头怎么回事啊?干嘛啊?要自残啊?”

“去你的,才不是呢,我想去柜子上把醒酒茶拿下来,我们泡着喝,没有想到摔倒了!”上官如月疼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我看看伤到了没有!”大蛋左看看右看看,发现没有什么问题,才放下心来。

可是大蛋的眼睛在一处停了下来,他的口水到要掉下来,发现上官如月换了衣服,而且里面没有穿小内,衣,山峰星星点点的顶在那里,真是太诱人了,我不想犯罪,可是犯罪的诱因一直在发酵啊。

原来上官如月在去拿醒酒茶之前,先换上了自己的睡衣,这也是她在家里多年的习惯,包括里面不穿小内衣,只是今天情况太特殊了,这酒精真是害了自己,估计大蛋会想自己一定春心荡漾,寂寞难耐,想勾,引他上床了。

“好啦!月儿,还是我来帮你拿吧!”大蛋慌忙把目光移开,在不移开自己要爆了。

“不!我就要自己拿!”上官如月不想在大蛋面前丢丑,于是又一次站在了椅子上,大蛋生怕她会掉下来,于是站在她的面前,扶住她的小蛮腰,好在刚才亲密的次数太多了,上官如月也习惯了被大蛋搂搂抱抱的,因此也没有太大的反抗,她努力的去拿上面的东西。

可是大蛋抬头一看,乖乖!上官如月的上衣露出一大块白白嫩嫩的肌肤,而且再往上看,连两只白白的嫩嫩的大白兔都看的一清二楚,而且随着上官如月的举动而轻轻的跳动,女孩子的坚,硬和挺,立叫大蛋看的是浴,火上升,下面的小兄,弟有一次高举了头颅呀,即使隔着衣服,大蛋依旧看的清清楚楚。

上官如月的手在上面摸索着,悲催的是由于身子来回的扭动,椅子的重心失去了平衡,上官如月一下子朝后仰了过去。

好在大蛋眼疾手快,双手抱住上官月儿,两人一下子倒在了床上,令人浮想联翩的是,上官如月在下面,而大蛋在上面,而大蛋的小兄弟正好埋在上官如月的大腿上。

“你那是什么家伙啊?顶到我了!”上官如月说完话,还没有等大蛋做出回应,就摸去,可是当她发现是来自大蛋身体的一部分上,手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了,慌忙又拿开了。

可是还没有等上官如月明白过来,大蛋的唇覆盖住了她娇艳的红唇。

“呜呜呜….”上官如月再也说不出话来,她想拒绝大蛋的入侵,可是却是那么的无力,慢慢的,慢慢的,两个人的香舌就缠绕到了起,原来,接吻是那么一件美妙的事情啊,上官如月渐渐的由被动变成了主动,还把香舌伸进了大蛋的嘴巴里,双手也由刚才的无所适从渐渐的搂住了大蛋……

上官如月完全沉浸在大蛋的激吻里,而且身子也渐渐有了反应,浑身滚烫滚烫的,恨不的把所有的衣服都撕开,而且她也感觉到了大蛋的硬度和激情,她等待着大蛋的进一步的动作。

突然上官如月的电话响了,“叮铃铃…”

上官如月真不想理她,任她响去吧,她搂着大蛋的肩膀,热情不减。

可是电话似乎也很顽强,一遍遍的响个不停。

大蛋被电话吵的没有了兴致,慢慢的放开上官如月红嘟嘟的嘴唇,温柔的望着上官如月,“要不你接个电话吧!”

“好吧!”上官如月有一点不情愿的答应道,整个身心都还沉浸在大蛋的温柔和激情里,她慢慢的拿过电话,脸色顿时吓了一跳,她用食指放在嘴唇上,坐出一个嘘的表情。

大蛋点了点,好奇的问道:“谁的呀?”

“我妈!”上官如月答应完了之后,就接通了电话,“妈妈!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啊?”上官如月吹气如兰,大蛋还压在她的身上呢。

“我能有什么事呀,还不是惦记你啊?在家里吗?”

“当然在家里啊,不在家里还能在那里啊?”

“现在外面社会很乱,前段时间在北京,不就有一个女孩子走夜路,差点被一个外国人给那个了吗?所以妈妈担心你啊?”

“妈!社会没有那么乱!你想什么呢!我是记者,我当然知道啦!”

“就是因为你是记者,所以我就更不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的啊!我这么大的人啦!”上官如月说话间看着望着还趴在自己身上的大蛋,竟然发现大蛋好重,可是为什么刚才没有这种感觉呢。

“你这么大的人我就放心了啊,姑娘大了是非多,那些臭小子们还不老是盯着你啊!”

“妈!哪有啊?”上官如月的脸色一红,自己现在不仅是被盯着,还差点被干了呢,看见这个字,她的心里又是一阵荡漾,自己这是怎么了,大蛋这家伙明明很花心,自己为什么还是那么的喜欢他。

“没有?我刚才就看见你被一个小伙子背上去的!”

“妈!不是吧?”上官如月猛的坐了起来,整个脸色吓的花容失色。

“有什么不是的!我就在你的门口!你把门打开!”

“妈!你是我的亲妈?你什么时候变成克格勃了啊?”上官如月示意大蛋赶快藏起来,“妈!你等一下,我马上就来!”上官如月挂断了电话。

“大蛋,我妈来了,你快藏起来吧!”

“我听见了,那我就藏在你的衣柜里好了!”大蛋嘻嘻一笑,“要不我见见岳母大人好了!”

“好你个头!你还是一个高中生的岁数,我妈妈还不骂死我啊!”上官如月一把将大蛋推了进去,然后在镜子前面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拍了拍脸蛋,让自己的红晕退去一些。

到了门口,又平稳了一下情绪,把门打开了。

门外站着一个穿着得体又不识优雅的中年女人。

“妈!真是你啊!”上官如月一把扑进妈妈的怀里。

“傻孩子!还不叫妈妈进去啊!”中年女人一笑,轻轻的捏了一下上官如月的脸蛋。

“那就快进来吧!嘻嘻!”上官如月的心开始扑腾扑腾的跳起来,一直保佑别出什么事情。

“你这丫头,看看你屋子里都乱成什么样子了啊,也不收拾收拾,以后嫁人怎么跟人家过日子啊!”

“妈妈你说什么呢!我才不嫁呢。我要一直做妈妈的乖女儿!”上官如月黏着中年女人说道。

“你这孩子,要是一直不嫁出去,我估计我和你爸爸都得愁死!”中年女人无奈的笑了一下,“对了!刚才背你进来的小伙子呢?给妈妈看看吧?”中年女人好奇的说道。

“妈!你是不是眼花了啊?那有什么男人啊,我一直是一个人的!”上官如月脸色一红,娇羞的说道。

“你这孩子,还想骗妈妈不成,是不是想妈妈把他给翻出来啊?”中年女人有一点不太相信上官如月的话。

“妈妈,你真是的,刚来就说要翻个男人出来,好像你女儿很想男人似的!既然这样,明天我就拽一个男人到你面前,后面就结婚,你满意了吧!”上官如月一下子坐在了床上,撅起了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