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第149章 已经抵挡不住了

小说: 唇情乡野 作者: 青春的舞蹈 更新时间:2015-11-08 07:10:05 字数:4812 阅读进度:146/528

[第1章第一卷]

第148节第149章已经抵挡不住了

陈露此时内心很纠结,又想给大蛋,又有一点害怕,可是看着大蛋着急的样子又有一点幸福感,说明大蛋是喜欢自己的。

“大蛋!你不要这样好不好!”陈露试图要阻止大蛋的手对自己的进攻。

“我怎么不好了啊?”大蛋望着陈露白皙的脸庞,柔情的说道。

“不是!你看你还小,不应该懂这些的!你要好好的看书知道吗?”陈露羞红了脸庞。

“那你告诉我,美女!你想不想啊?”大蛋坏坏的笑着。

“我想什么啊?”陈露明知道答案却故意问道。

“你知道的!嘿嘿!”

“我不知道,我就知道自己现在有一点口渴!”陈露躲开大蛋的怀抱,径直走进房间,在冰箱里拿出一瓶冰糖雪梨,拧开盖子就喝了几口。

“嘿嘿!”大蛋一阵坏笑。

“你要干嘛啊?”陈露发现大蛋的眼睛盯着自己手里的饮料。

“给我,我也要喝,口渴的不得了!”大蛋嘻嘻哈哈的说道。

“我喝过的,不能给你!”陈露可不想和大蛋一起分享自己喝过的东西,再说她也没有这个习惯。

再说了她刚才舔过瓶口了,大蛋再喝的话,那不相当于两个人间接,接吻了吗?

“无所谓。我渴。你再不给,可别怪我抢了。”大蛋着急的喊着。

“不给,不给就不给。”陈露打开瓶盖,把半瓶冰糖雪梨往自已嘴里倒着。

她才咕噜两口,还没来得及喝完,她就感觉手上一空,还有的一点水,都被大蛋连瓶带水抢过去。

夺过瓶子的大蛋,顾不了那么多,用嘴对着瓶口,咕噜咕噜地就往肚子里灌着。

陈露见到这情景又羞又怒,她本来就想喝口水,不给大蛋谗下大蛋解气。没想到大蛋会耍流氓把水都给抢去。说回来,陈露对着那饮料都嘬了不少次,大蛋这样含着,那是不是相当两个人,已经亲上了呢?

想到此,陈露脸颊上面一阵火热,她嗔怪地说道:“那是我的水,你抢去干嘛。我喝过了,都有我的口水了。你不害羞吗?”

陈露伸手抢着,大蛋却不如她的意,把头抬到最高。陈露纤手动了两下,还没夺回来,大蛋已经把那小半瓶饮料解决掉。

喝完之后,大蛋心满意足,他晃晃瓶子笑道:“美女姐姐,沾上你口水的饮料越加美味了。不知道你的小嘴巴是不是和着饮料的味道一样呢?”

“你胡说什么?给你喝完了,你还在这里耍流氓了。”

大蛋坏坏地笑着舔着舌头,陈露那妩媚动人的模样,还真的把大蛋没消下去的小邪火给激活过来。

“美女姐姐,你说这瓶子你含过了。我也含过了。那算不算我们亲过嘴了呢?”大蛋无耻地笑道。

陈露没想到陈欢喝完水之后,他就耍起流氓,本来心里还有怨气呢,现在被大蛋这样说着,又气又急,又羞又臊,满脸通红的。

说什么你含我含?那么难听。

“大蛋,你再敢胡说。我就不理你了。”陈露气得真跺脚。她发现大蛋那坏坏的笑容,都快把人气个半死。

“真的呢。美女姐姐,你的饮料真甜。我想你的小嘴巴一样那么甜。快给我亲亲吧。”大蛋坏坏地笑着:“我现在还口渴着,倒不如你支援下我吧。”

刚才陈露不给自己亲吻,躲开自己,哼!现在我要好好的调戏调戏你,大蛋坏坏的想着。

“混蛋,大混蛋。你还说。”陈露叉着小蛮腰,她气鼓鼓的。她纤指伸出来露出点凶巴巴的表情对大蛋喊道:“大混蛋,不回去吧。”

“我就不回去,我是你的男朋友!我有权住在这里。嘿嘿。”大蛋厚着脸皮着说。

马上就要开始大战了,傻瓜才在这个时候回去呢。

“不行。你马上就得走。”陈露佯装有点小脾气,不然等下自己真的就成了大蛋身下的菜了。

“不走。”

“你走不走?”

“我就不走。”大蛋坚决地回答着。他坚决把自已的厚脸皮发扬到底。

大蛋不依她,陈露就着急了,她扯着大蛋的手就想把大蛋推下车,谁想到大蛋这家伙一个用力。

本来穿着高跟鞋站着就不稳的陈露,整个身体都向大蛋倒过去。眼看向大蛋倒去,陈露再不找个东西扶住的话,必定磕破头不可。

情急之下,陈露只有伸出手来,捉住大蛋的胸膛。

大蛋都没想到陈露会站着如此不稳定的,等陈露跌下来的时候,他已经有点傻眼。

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他这下就真的傻眼了。

绊倒在怀里的陈露,一对葱指的冰凉玉白小手儿,不偏不倚的按在了自己胸上,一阵冰凉舒畅的感觉油然而生。

胸膛之上,陈露的SU胸正好在移动着,正好刺激着大蛋心中那团小邪火。

陈露慌忙移动着想站起来,无奈她向旁边倒进来,后脚已经完全悬空,没有了着力点。她只能在大蛋身上游走着,想寻找着着力点,能够让自已起来。

大蛋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情况,他身体保持不动,也不打算给她支持,任由她乱动着。在如此成熟韵味妩媚之极的娇躯相贴下,**刹那间点燃了起来。胸前的浮点,大蛋完全清晰可见。

陈露这个丫头,居然穿的这么少。

陈露也愣在当场,她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等她发现的时候,两个人的姿势已经非常的暧昧,她整个娇躯都倒在大蛋身上。要命的是,大蛋的上衣很薄,那种感觉就跟没有穿着任何东西一样。甚至,她那紧贴在他后背的酥胸能感受到,那健壮而又弹性十足肌肉的纹理和热量。小手儿按住的地方,更是微妙之极。

手掌心能清晰的感受到那两粒黄豆般大小的。

而更要命的则是,大蛋刚刚和她运动过。身上散发着大量浓郁的男性独有的气息。这种混合型味道,犹如一剂春药般。让陈露有些意乱烦躁,眼神迷离了起来。

意乱情迷的陈露都没有发现,大蛋两只脚已经稳稳地把她的双脚盘住,难怪她一直站不起来,就这样子,再挣扎一天都绝对站不起来。

陈露安静下来,她都已经听到陈欢的心跳声音。她美眸移上去和陈欢接触着。大蛋正露着坏坏的笑意盯着自已。

陈露看得到羞涩不已。

“美女姐姐,我还是渴呢。你说怎么办呢?”大蛋乐着说着。

“你渴关我什么事?你把我的水都抢去喝了。”陈露身体挣扎,带点嗔怪地说道:“大蛋,你赶紧放了我。”

“美女姐姐,你别急。你还有水的。”大蛋邪邪笑着,两脚盘得更紧。

“我没有。”陈露有点急了。

“谁说呢?这不是吗?”大蛋扶起陈露的下巴,未等陈露反应过来,他已经对着那诱人的小朱唇吻下去。

陈露反应过来,她感觉一阵触电,两眼一瞪。紧接着她就感觉自已的舌头被什么着移动起来。

他要喝自已的口水?

那要多少才能满足他呢?

“呜呜呜…”陈露的脑子一片空白,这个死大蛋,真是受不了他了。

时间过去了20分钟

陈露实在有一点受不了,大蛋的进攻可以说是横扫千军,根本就不听她的指挥,也没有给她想象的空间,她有了一种要窒息的感觉,终于拼劲了力气,“啵”的一声,和大蛋的双唇快速的分离。

分开之后,陈露这次已经不止意乱情迷,简直有一种恨不得进入正题的冲动,她相信自己有了这样的感觉,甚至她都感觉到小内内都已经湿了。当然陈露心底下还有一种属于姑娘的矜持。她盯着大蛋,整个脸都已经红得通透,呼吸不均匀的喘息着,她知道自己此时快要顶不住大蛋的进攻了。

“我的美女姐姐,你怎么可以骗我呢?你说口干舌燥,没有口水,嘿嘿。你看看,甜甜的味道相当的不错。正好解渴啊。”大蛋见到陈露正羞红地看着自已,她就嗒巴着嘴巴乐道:“臭大蛋!你还说?”陈露白皙的纤手拍打着大蛋宽阔的胸膛。

其实陈露自认为自已是一个能够控制住自己的人。她骨子里面还是很传统的女人,自从长这么大,她还没有和一个男人如此的亲密过,这么纠缠过,大蛋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是第一个启动并打开她内心世界和身体密码的男人,她喜欢他,从内心里也爱他。

尽管陈露都曾经试过接触那些很喜欢自已的人,包括在大学时代和自己来到这里,没想到很多才深入了解进去,那些平时看出来很绅士的男人,都会露出狼的本性来。个个都是贪图自已美色的。这样子,渐渐地陈露就对男人们越加失望。

直到大蛋出现,尤其是大蛋几次的解救自己,虽然看上去大蛋和别的男人没有什么不同,也很好色,但是内心的正义感和强大的责任心令她刮目相看,尤其是解救自己的那次,如果不是大蛋,自己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或许已经被很多的男人进入了自己的身体…

而这次大蛋也帮了自己很大的忙,或许自己的内心深处已经把大蛋当自己的男人了吧,有好的东西都想给他,有什么困难也想叫他帮自己,而且渐渐地还达到只要想到他就会魂不守舍的境界。

陈露都想不到大蛋为什么会如此吸引自已,他很坏,很痞子,很好色,周围有很多数不清的小美女,而且还很残暴,下手很重,可是自己竟然控制不住自己去想,脑子似乎不受控制一般,挥之不起。

是他身上那种神秘的实力么?还是大蛋那坏坏的的样子?更或者是大蛋那放荡不羁的性格深深吸引着自己,难道自己就喜欢这样带着坏坏的男人吗,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是真的吗?

陈露此时都说不清楚,或者这一切的一切都对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呢。

虽然陈露年龄不大,因为在大学里看惯了爱情的分分合合,每天各式各样的爱情都会上演,形形色色的男人都是应有尽有,而且到了公安局之后,每天和不同类型的罪犯打交道,可以说什么样的男人都差不多见识过,她还以为自已对任何男人都有着免疫能力,不会轻易的那么容易爱上一个男人,没想到的是,偏偏落到大蛋这个男人手上,不,应该是小男人的手上。

“美女姐姐,怎么样了?难道你也口渴了?要不要我回赠点给你呢?”大蛋看着陈露不说话,他温柔的望着身下的陈露,轻柔的说道。

大蛋如此说着,陈露完全明白,她和大蛋已经不是一次亲吻了,这完全是好奇而新鲜的后果。她差不多每次跟大蛋在一起,都会有这样或者那样刺激的情况发生。她虽然有时候是很想理智点,但最后还是无奈地发现。这根本不可能呢,每当大蛋带着男性气息的身体靠近,她都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面对面对大蛋这样的男人,此时没有太疯狂已经很好了,还何来理智可言?

陈露在大蛋温柔的怀抱里,在大蛋强烈的激吻里,她已经迷失了自我,感觉到心跳越来越快,呼吸也已经完全不受控制,陈露已经明白,有种东西已经不可以抗抵。大蛋身上男人的阳刚之气,已经完完全全地将陈露如包围着…

并且陈露感觉得到陈欢浑身上下没有半点赘肉,所有的肌肉都蕴含着难以想象的爆发力。多少年来,还是首次和一个男人如此亲密接触。下意识的,轻轻将滚烫的脸颊靠在了他胸膛之上上,闭着眼睛轻嗅着那阳刚男性气息,内心享受着这中令她心动的安全感。

颤悸的心灵下,竟然隐隐有了些饥渴感,虽然她还是一个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的青春姑娘,可是姑娘也有被YU火点燃的时候,这个大蛋就是点燃她的那根火柴。

陈露理智告诉着自已,现在还不可以,毕竟一会儿还要去面对自己的父母,还有很多细节需要她和大蛋去商量,现在做了,自己估计都要走不了路了…

想法很理智,可是现实很残酷,她发现自已的理智已经死了,无论大蛋做什么,她都没办法反抗得了,浑身软的如一摊肉泥,没有一点阻挡的力气…

大蛋还以为这一吻之后,陈露害羞得站起来,推开自己,正儿八经的和自己讨论她父母的细节,而大蛋也是打算调戏一把,然后陪着陈露做好各种思想准备迎接不可预测的突变。

让他没想到的是,陈露居然服服帖帖地倒在自已胸膛之下,没有半分的挣扎,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大蛋感觉自己的脑子轰的一声,这个丫头是不是在向自己发出一个信号,他可以在这里,对着她,肆无忌惮地做着任何想做的东西。

包括,zuo爱!

本来大蛋对陈露还有所顾虑,经过那么多事情之后,大蛋发现自已渐渐地也喜欢上了陈露,要了她自己就多了一份责任…

当男人的yu火被挑起来的时候,那还有什么理智可言!更何况是如此的强壮大蛋呢?

压抑良久的yu火再也控制不住。反过身来,强健的双臂将柔弱如羔羊般的陈露抱在怀中,嘴唇向那轻轻颤动而娇艳欲滴的檀唇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