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萧舞之佛

小说: 重生之都市狂仙(梦中笔丶) 作者: 梦中笔丶 更新时间:2018-08-05 05:38:18 字数:2409 阅读进度:658/2694

“秦轩哥哥,那个阿姨好像很害怕!”秦灵望着那狼狈而逃的女人,带着一丝迷惑。

她目光落在大白小白身上,似乎明白了一点。

但,大白和小白很温和的啊!

它们可是好熊!

那个阿姨为什么会害怕呢?

秦轩轻笑,没有解释。

不过出龙池山后,熊王母子般有些不适起来,它们毕竟身在极地,如今金陵天气依旧若火炉蒸腾。大阵内,因有灵雾遮天,还尚且感受不到这样的温度。

“回去吧!”秦轩挥了挥手,伴随着这两熊归去,他不由轻轻一笑。

这可是妖丹熊王,那熊崽子如今也足以碾压内劲武者了,才一年而已。

温和?相对而言罢了。

若无秦轩在,这两熊可是会让护国府都棘手的存在。

就在这时,秦轩的眸光微动。

他的目光落在了远处,那一道灰衣娑影。

“堂堂青帝,当世第一,竟也要欺辱凡人么?”

人还未至,声音却已经传来,空灵荡漾。

秦轩怔住,他望着那自路上而来的女子,长发垂落腰间。

那熟悉面容,让秦轩心中却升起涟漪。

“好漂亮的姐姐!”秦灵眨着眼睛,注视着那道身影,纵然是僧衣,却也难掩芳华,颇为出尘,若超凡脱世。

秦轩忽然嘴角弯起,他望着萧舞,轻轻道:“下山了?”

“你已当世第一,我不应拜贺么?”萧舞微笑,一双眸子内尽是那白衣身影。

她走到秦轩三步前,与秦轩对视。

“那你要三拜九叩才行!”一向淡然的秦轩,此刻却开起了一丝玩笑。

“三拜九叩,你以为你是那庄严大佛,当世如来么?”萧舞忍不住唾了一声,“看来,纵然已经是华夏青帝,当世第一,实力如何我不知道,但脸皮确实厚了几分。”

秦轩忍不住笑出声,“敢说我脸皮厚的,在当今世上没有几个人。”

“我也不许么?”

“其中有你一个!”

萧舞忍不住笑容愈加浓郁了,“青帝,小尼还在此处站着,未免有些失礼了吧!”

秦轩笑容渐渐泯去,他望着佛衣佳人,眸光愈加柔和。

“好久不见!”

萧舞轻轻点头,望着已经褪去稚嫩的秦轩,幽幽一叹。

“是啊,好久不见!”

……

乾字别墅内,秦轩与萧舞并肩而立,透窗而望。

“不去看看么?”秦轩问道,他意是龙池山顶。

“不去了,见你便已经足矣!”萧舞轻轻道:“我本是不欲下山的,可这次你做的有些过了,我难掩心忧。”

秦轩一笑,他知道萧舞指的是他在Y国做的事情。

“无需在意,你见我如今可损失半分衣袂?”秦轩淡笑道。

萧舞轻轻点头,“所以啊,我该回去了!”

秦轩闻言也不意外,他轻轻的看了一眼萧舞,“你已经快凝舍利了?”

当初他赠宝经,这才多久,萧舞竟然也凝舍利。

这与她自幼礼佛有关,心境已有,修为不过是水到渠成。

但秦轩还是些许有些意外,毕竟普罗寺灵脉不如龙池,萧舞能有如今进境,相比也是与日月为伴,佛经同身。

这其中刻苦,岂能以言语形容。

“嗯!快了,不过如观经晦涩,舍利难结,或许要需要数年。”萧舞声音渺渺,“这一次下山,我去了一趟萧家祠堂,见你一面,或许再见之后,便是数年之后了。”

“闭关么?”秦轩眸光微微沉了沉,“还不曾放下?”

萧舞笑而不语,她轻轻转身向门口走去。

她要走了,步行数千里,只为了这短短的一面。

秦轩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最后却是幽幽一叹。

直至佳人的身影消失,他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也罢!”

秦轩负手,望着远处龙池,目光悠远深邃。

……

龙池山脚下,萧舞身披佛衣而行。

“出来吧!”

她的脚步顿住,也不曾回头。

山脚处,一道身影徐徐走出,莫清莲望着萧舞。

“就这样不告而别?”莫清莲略有几分责怪,她是认识萧舞的,有些接触,算上是朋友吧。

“为他一人而来,避世之人,何必惹烦丝?”萧舞轻笑着,“我又不会与你争秦轩,莫清莲,连我这样一个避世之人也要忌惮么?”

莫清莲脸色微微变了变,摇头笑道:“是有几丝忌惮,我很清楚,你在秦轩的心里不一样。”

“同样,秦轩在你的心里,同样也不一样!”

莫清莲此刻更像是吃醋的小女子,毫不掩饰心中的念头。

“谁知道你会不会脑子一热,抛下你的佛经,褪去你的佛衣,与我争上一争。”

萧舞不由哑然失笑,她轻轻转身,摇头道:“那你多虑了!我既然决定与古刹为伴便不会再入世俗。”

莫清莲笑着,“我知道!”

“不过还是想要见一见你,我知道你未必放得下秦轩!”

莫清莲脸上带着笑容,心中却是一叹。

哪怕是秦烟儿,君无双,她都不曾有如此危机感,唯有眼前这个出家,避世的女子,却让她如临大敌。

因为莫清莲清楚,萧舞在秦轩的心中占据了很大的位置,甚至,萧舞喜欢秦轩。

萧舞一笑,“或许吧!”

萧舞眸光平静,望着莫清莲数分钟,随后,她轻轻转身,佛衣婆娑。

“莫清莲,你会是一个不错的妻子。秦轩交给你,或许也算是了解我一件心事!”

“尔后数年,我会一直在普罗寺,避世悟佛,你不需要去担心什么。”

“不过,有一点你说的很对。”

萧舞脚下微顿,背影与那繁华的金陵倒影着,却仿佛容不下她一人。

“我萧舞曾礼佛一生,但自劫后,我萧舞的佛便已经成空了。”

“我母亲礼佛一生,却得如此下场,既然如此,我礼佛何用?”

这一刻,萧舞的眼眸不在空灵,她微微垂眉,谁也不知她眼中所含何意。

她声音悠悠,似对莫清莲言,又似对自己语,“佛渡世间苦厄,却不能渡我!”

“自那年薄雨中,我心中佛便已经死了!”

“只有那门前一人,为我却扛下了整片天地!”

“自那之后,我萧舞心中……再无佛!”

“只有一人!”

萧舞踏步,声音在这一刻如印天地。

“秦轩!”

“为我萧舞之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