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认了这个地下女婿

小说: 村官桃运仕途 作者: 东南路断 更新时间:2015-03-03 01:05:05 字数:3355 阅读进度:347/560

开车很快到了黔州区,吴依玫给父亲吴海龙打了电话,就叫她和陈子州俩直接去县委办公室。

秘今日小说小说网记的女儿自然是十分热情,笑眯眯地泡了茶,知道是家事,就急忙退出去,把门带上了。

“吴书记好,”虽然得知吴海龙对自己这个地下女婿承认了,但陈子州还是很恭敬地道。

“子州来了,坐,”吴海龙淡淡地道,看着女儿跟这小子亲密的样子,虽然是地下情人,但很多朋友都心知肚明,不说而已,此时看到他们俩,老脸就有点不好意思地抽了几下。

“爸,我和子州来看看你,”等门关好,吴依玫就一改刚才的严肃表情,笑嘻嘻走大吴海龙身边,帮他捶着背道。

吴海龙呵呵笑道:“得了吧,来看我,没见你多回来几次,是子州有什么事吧?”

“对,吴书记,是有很特别的事想向你汇报,也请你指点一下对策,”陈子州认真地道。

“什么特别的事?你就直说嘛,”吴海龙这话就有一家人的意思。

“哼,还不是那个安华,上次警告了他,现在好像靠向了白家,又开始搞事了,今早上差点就害了子州,”吴依玫说到这事,就气鼓鼓的双眼充满恨意。

哦,吴海龙脸色微微一变,心里十分震惊,便沉着脸问:“具体怎么回事,子州,你说说?”

陈子州就把事情的经过着重说了一遍,最后拿出那颗子弹和手机照片,道:“证据就只有这两样,吴书记,我估计安华不会收手的,还想请你帮我指点一下,我虽然可以随时杀了他,但我是一个国家干部,我还是不能那样做。”

吴海龙脸色铁冷,双目里陡然充满了杀机,很快隐去道:“子州你做的不错,杀人的事还是不能干的,这样吧,你把子弹和照片留给我,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你就不用担心了,只要保护好你自己就行。”

说完这话,吴海龙就看了看陈子州和女儿坐在一起的亲密样,通过这一年多看,陈子州对女儿还是真心的,女儿以前跟安华从没这样快乐过,现在脸上随时都流出幸福的表情。

自己没有儿子,但自己又当了区委副书记这样的大官,如果运作得好,下一届还可能当上区长,有了这样的地位和诠释,吴海龙最遗憾的就是没有接班人。

女儿离婚了,现在又不能明着嫁给陈子州做妻子,吴海龙的心思就活跃了起来,要是女儿跟陈子州有了一个儿子,那让这儿子姓吴,自己不就有了接班人吗?

正是有了这样的想法,吴海龙对于安华搞事才很快就有了决断,要动自己的女婿,那当然不能答应,何况陈子州还是赵泽江培养的,现在更是徐辉的准女婿。

必须尽快把安华拿掉,吴海龙坚定了这样的心思,假如自己帮陈子州一步步走上来,那赵泽江和徐辉肯定支持自己,下一届上位的可能性就特别大。

“是,吴书记,我明白了,保护自己我还是没问题的,但我担心狗急跳墙,对依玫会不会有危险?”陈子州马上就看出吴海龙要动安华的心思,吴海龙在黔州区做了十几年的公安,又掌管了政法委五年,如果连安华黑道起家的材料,手里都没有的话,那他这官也是白当了。

吴海龙皱眉道:“再怎么,安华对依玫应该不会下手吧,再说她也是警察,安华怎么也不敢犯这个险。”

“他敢!”吴依玫也仰起脸愤怒地道,“他要是敢对我动手,我就杀了他!”

陈子州摇摇头道:“我认为还是小心为好。吴书记,事情既然已经说完,谢谢你,那我就先告辞了。”

“子州,你忙什么嘛,爸都还没有请我们吃饭呢?”吴依玫突然一把拉住他,挽着他的胳膊甜甜地笑道,眼睛却看着父亲,好像在秀她的幸福一样。

吴海龙笑笑:“我还有个会,中午饭就不请你们吃了,这样吧,子州,你就跟依玫到家里去坐坐,晚上我们就在家里一起吃个便饭。”

看着女儿高兴,吴海龙就想着今晚把话说明白了好些,如果陈子州不反对孩子姓吴这事,就是最好的事,自己四十五了,这样的事得抓紧时间进行。

“太好啦,子州,我们回家去,”吴依玫见爸这样说了,十分开心地拉着陈子州就走。

吴依玫早就想通了,才不在乎是什么夫妻呢,只要能够幸福,地下夫妻也不错,就想前次跟安华,没有感情,就算结婚也没意义,反而是熬着苦日子,现在跟了自己心爱的男人,虽然有时候不光明正大,优势也照顾不到自己,但两人是那么相爱是那么幸福,这就够了。

走到了街上,两人隔着一些距离,陈子州道:“第一次去,总要带点礼物吧,依玫,你帮我挑挑。”

“要什么礼物,上次你给我的十万块,我都给我妈了,那礼物还不贵重啊,走,买点我爱吃的草莓回家就行了,”吴依玫笑嘻嘻的。

陈子州悄声笑道:“礼物还是要的,第一次见丈母娘,怎么也得要个好印象吧,走,去买件羽绒服吧。”

吴依玫心里其实十分高兴的,陈子州能够这样想着为老妈买礼物,心里对自己就是很看重的。两人去买了衣服,就开车回家了。

“这是?”开门进屋,吴依玫母亲李海萍就很吃惊地看着陈子州。

“李阿姨你好,我是陈子州,”陈子州笑道。

李海萍还惊喜着,吴依玫就撅嘴不高兴地道:“你怎么称呼的,我们的事我爸妈都知道了的,刚才还给你说了的,叫妈,快点重叫。”

反正都是事实了,两个老人都没意见,自己怕啥,陈子州就鼓起勇气尴尬地道:“妈,这是给你买的羽绒服,您看看合不合身?”

一直盼着渐渐陈子州这个女儿痴迷的男人,今天突然见到,杨海萍真的很惊喜,真是一个好小子,还很懂事,听到陈子州的称呼,就满意地笑了:“子州来了,快到沙发上坐,这衣服先放着吧。”

一声称呼就算认了陈子州这个地下女婿,李海萍就去洗了草莓来 ,三人坐在沙发上聊着,李海萍就很关心地问这问那。

陈子州见丈母娘这么和气,原本紧张的心也轻松了,打量着这个颇为简陋的家,问道:“妈,家里这房子怕有十几年了吧,应该买个新的了。”

“买什么新的,你明知道我家里穷,我爸不贪不扣,哪来的钱,要不,你给我买?”吴依玫拿肩膀撞了他一下,娇嗔地道。

“好呀,我手边的钱反正存着的,明天就给你五十万,你自己去挑吧,”陈子州想想也是,一个大官住在这么旧的房子里,还真寒酸。

李海萍瞪了一眼吴依玫道:“你这孩子,子州哪来的钱,上次那十万我都还没敢花呢。”

“没事,妈,他炒股票办公司,有的是钱,再说,你跟爸不是唠叨要个孩子么,正好买个新房子,就算他送给孩子的见面礼,”吴依玫娇甜地笑道,就不由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根本不管母亲在。

李海萍老脸一红,但马上就平静了,女儿流露出这样自然的快乐,当妈的就替她高兴,也就索性说开了:“子州,这事我正要和你说说, 我和你爸都有个想法,我们就依玫一个女儿,现在跟了你很幸福,我们也放心,就是想我们吴家有一个后代,你要没意见的话,我看你们合适的时候就生一个吧。”

“妈,你们说了就是,这事我听你们的,只是有点对不住依玫,”陈子州也放开了,就很心疼的搂了搂吴依玫。

吴依玫倒也娇媚得很,身子一歪就倒在他怀里,撒娇道:“知道对不住我,算你还有良心,有了孩子,以后你不得回家,我也有个伴。”

“既然你们俩都没意见,那依玫过完年就辞职了吧,你爸会尽快给找个姓吴的办个假结婚证,到时候孩子也有一个说法,”李海萍道。

陈子州同意地笑笑,就附耳对吴依玫道:“这样好,为了免得你无聊,我就把炒股的事交给你来做,徐红晴公司的事挺忙的,你就分点忧吧。”

说完,陈子州就起身上厕所去了。

看到跟陈子州把事情说好了,李海萍就很开心,望着女儿笑骂道:“这着孩子,大白天就搂搂抱抱的,还有没有女人的样子!”

“妈,我怎么就不像女人的样子了,你别管了,我跟他好着呢,”吴依玫就骄傲地笑道,粉脸幸福地微笑着。

李海萍沉了脸,严肃地道:“在家里可以,但在外面千万不要这样大意了,你一定要注意,子州还是要前途要发展的,别让外人拿着把柄,明白吗?”

“知道了,”吴依玫想想也是,嘟嘴笑笑,拉着李海萍做饭去了。

陈子州跟她母女俩聊了一会,没事去看了一会电视,很快就到了五点半,吴依玫刚好把饭菜端上桌子,门哐当一声响,吴海龙就走了进来。

“爸,你回来了,”陈子州急忙站起来,就微笑着很恭敬地道。

看着三人其乐融融的样子,又听到这一声称呼,吴海龙老脸一热,也顾不得面子了,就很微笑地道:“子州啊,以后在家里这样称呼也好,来,今晚我们俩好好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