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 河里洗澡

小说: 春野小农民(九月的槐树) 作者: 九月的槐树 更新时间:2018-08-03 22:40:06 字数:2373 阅读进度:73/1060

吃过午饭,秦小川就去了工地。

水渠和池塘的修整已经进入收尾阶段,越是在这个时候,越不能马虎大意,得盯紧了。

不过,没有嫂子林燕在身边,秦小川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傍晚,等师傅们都收功了,工地上空无一人的时候,秦小川在水里释放了一丝灵气,把所有的蔬菜都浇了一遍水之后,趁着月色来到陈婉容家里。

晚饭过后,陈婉容跟秦小川聊了一会儿,就要给儿子虎子洗澡了,虎子却嚷嚷着要秦小川带他去南溪河洗澡。

秦小川不敢轻易答应,等着陈婉容的态度。

去河里洗一回澡,一直是儿子虎子的向往。儿子跟她提过无数次,但家里没有个男人,虎子又少,陈婉容就一直没有答应。

儿子跟着她,连这一点要求她都做不到,陈婉容心里挺心酸的,感觉亏欠儿子的太多。

陈婉容犹豫道:“小川,不会有危险吧?”

秦小川笑道:“危险倒是没有,我对自己的游泳技术还是有信心的,那天我嫂子跳河,还是我救上来的。”

陈婉容毅然点头说:“行,那我就把虎子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安全的把他带回来。”

“陈老师,你要是不放心,就一起去吧,省得你在家里担心。”

秦小川这话完全是一句随口的玩笑话,他根本就没想过陈婉容会去。

哪知道,陈婉容心中一动,目光热切又犹豫的看着秦小川,喃喃道:“这不好吧?要是被人看到了,还不羞死个人啊?”

秦小川明显的怔住了,没想到陈婉容竟然动了去河中洗澡的念头。

其实,他有所不知,陈婉容是大城市里的人,见惯了女人在露天的游泳池游来游去。女人去河里洗澡根本就不算什么事儿。

刚来南溪村时,看到清澈的河水,陈婉容就动过下河洗澡的念头,但南溪村的女人都习惯在家里澡盆子里洗澡,河里是男人的天下,她一个女人就没好意思去。

现在,秦小川一句话又把她隐藏在心里的那股欲念勾动了起来。这么闷热的天气,能在清凉的河水中泡上几十分钟,那是何等的舒畅!

看着陈婉容既向往又胆怯的眼神,秦小川笑嘻嘻的说:“这么晚了,河里已经很少有人洗澡了。而且,我知道个地方,很少人去的。”

“那……那……那……”

陈婉容那了半天,也没那出个所以然来。

秦小川大胆的拽着她的手,笑嘻嘻的说:“陈老师,别这那的了,想去就走点吧,再迟疑就晚了。”

陈婉容扭捏了几下,羞着脸嗔道:“臭小子,你等着,我去拿换洗的衣服。”

“好,我等你。”秦小川按捺着兴奋的情绪,松开那只柔弱无骨的手,假意超然的说。

月明星稀,夜阑人静。

秦小川背着虎子,陈婉容跟在后面,一手提着装了衣服的塑料袋,一手打着手电筒,三个人无比期待的出发了。

有道是山路十八弯,加之秦小川怕碰到其他人,找的地儿就有些偏僻。三个人走了二十几分钟,才到达目的地。

秦小川找的这个地方,像是一个小水潭,左右两面都被高大的岩石围了起来,根本看不见这里,而一颗上百年的老古树遮在后面,简直是个天然的浴池!

陈婉容忐忑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后,才放下心来。她对这个地方甚是满意。

一到河边,从没下过河的虎子兴奋极了,马上从秦小川的背上跳了下来,先把自己脱了个干净,然后催促秦小川快点脱衣服带他下水。

秦小川看了一眼陈婉容,就慢吞吞的脱了衣服,穿着一条裤衩,抱着虎子下了水。

陈婉容犹豫了一下,背着秦小川的方向,缓缓的脱掉了衬衫和短裙,穿着一件内衣和内裤,慢慢走到水边,小心翼翼的碰了碰水,冰凉的感受让她无比享受。

秦小川一边跟虎子说这话,一边用眼神往陈婉容身上瞄

陈婉容脱衣的过程,赏心悦目,如同红绸盖着的艺术品,缓缓的拉下。

白,嫩,柔……还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

“妈妈,小川叔在偷偷的看你。”

童言无忌,秦小川却羞得无地自容,好想把虎子这个小家伙的头摁进水里。

陈婉容抬头,看到秦小川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羞得满脸通红,从岸边捡起一块小石子,投在他身边不远处,嘴里嗔道:“臭小子,眼睛乱看什么,就不怕生鸡眼么?”

水花溅了秦小川一脸,他抹了一把脸,嘿嘿傻笑起来。

陈婉容快速将身躯沉入水中,感受到清凉的河水,紧张的身躯不由得松弛下来。

“小川叔,你怎么流鼻血了。”

“啊?”秦小川一擦鼻子,黏糊糊的。

我擦,看美女看得流鼻血了?

糗大了!

“扑哧!”陈婉容忍不住笑出声来:“小川,老师就这么美,都让你流鼻血了?”

“嘿嘿,天干物燥,勿怪,勿怪。”秦小川打着哈哈说,赶紧洗掉罪证。

“小川叔,你教我游水吧。”虎子扑闪着大眼睛说。

“好,我教你。”

虎子这小子,有时候还是蛮可爱的。

好不容易有个台阶下,秦小川赶紧双手托住虎子的肚皮。

虎子兴奋的划着水,脚丫子不停的溅起水花,玩了足足半个小时才歇气,亲热的搂着秦小川的脖颈,完全把他当作最亲近的人了。

陈婉容还是第一次看到儿子这样欢快的时刻,心里既愧疚又欣慰,忽然产生一个羞人的想法,虎子这孩子从小就缺少父爱,他这是把秦小川当成了父亲?

“小川叔,我们明天还来吗?”

“这要看你妈妈同意不同意了。”秦小川看着陈婉容说道,眼神有些期待。

“妈妈,明天我们还跟小川叔来这里洗澡吧。”虎子可怜巴巴的央求道。

“明天再说吧。”陈婉容心中一暖,竟也有些期待,但出于女人的矜持,模棱两可的答道。

顿了顿,陈婉容慢慢的向秦小川靠过去,那双深沉的大眼睛即纯情又充满诱惑。

不过,在隔着一米的地方,陈婉容忽然停了下来,表情看起来有些怪异。

“陈老师,你怎么啦?”秦小川急忙问道。

陈婉容忽然尖叫一声,猛的跳起来,向秦小川扑过去,莲藕一般的手臂搂住了他的脖子,修长的双腿缠住了他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