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姐弟吻别

小说: 春野小农民(九月的槐树) 作者: 九月的槐树 更新时间:2018-08-04 00:16:40 字数:3455 阅读进度:105/1060

搞定了邓凯,刘永坤回过头来,笑着跟秦小川招呼道:“秦大师,我还有任务在身,就不陪你玩了。改天我做东,给苏局补办一个庆生宴。苏局,一定要给我这个机会。你们慢慢喝,我先走了。”

说完,刘永坤推了邓凯一把,吼道:“老实点,走!”

“慢着!”

这时候,秦小川说话了。

刘永坤急忙停住了脚步,回头道:“秦大师,你还有什么吩咐?”

秦小川冷冷的盯着邓凯,“这畜生欺负了我姐,必须向她道歉!”

邓凯仰着高傲的头,斜睨着他,“我道你麻痹的……”

“啪!”

刘永坤一巴掌打在邓凯的脸上,“道歉!”

邓凯瞪着刘永坤,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冷冷的字来:“我记住你了!”

刘永坤踢了他一脚,“记你麻痹的!快点向苏局道歉!”

看到刘永坤那凶狠的样子,邓凯明白,今晚算是栽在这个小警察的手里了,要是不照他说的来做,自己肯定还会有苦受的。

麻辣隔壁的,好汉不吃眼前亏,等过后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于是,低下头,从嘴里飘出一道蚊蝇般的声音:“对不起。”

“大声点!你他妈今晚没吃饭啊!”

刘永坤瞪了他一眼,抬高了一点音量,“对不起。”

“可以了。”秦小川摆了摆手。

等到刘永坤走后,秦小川也没有喝酒的心情了,拉着一脸懵逼的苏皖出了酒吧。

直到上了车,苏皖才完全清醒过来,一脸困惑的看着秦小川。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刘永坤一看到他出现,就完全变了个人一样,说话做事底气十足,比她县长老公还管用!

难不成这小子隐瞒了自己的身份,也是有背景的人?

秦小川笑嘻嘻的说:“怎么了?苏姐,我脸上有花啊?”

苏皖白了他一眼,嗔道:“你告诉姐,你究竟是什么人?”

秦小川郁闷道:“我就是个小农民,还是个很穷酸的小农民。”

苏皖哪肯信他说的,揪着秦小川的耳朵,嗔道:“不说是吧?姐姐动用家法了哦。”

秦小川急忙道:“苏姐,别呀!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问一问肖老板,他今天不是还去过我家吗?我要是有半句假话,但凭你处置好了。”

苏皖半信半疑,依然揪着他的耳朵,继续逼问道:“那刘永坤为什么肯这么听你的话,还叫你秦大师?”

秦小川苦着脸说:“我哪知道啊?你应该去问他才对啊。”

苏皖娇嗔道:“我就问你了!你说是不说?”

秦小川拿捏道:“呵呵,这事啊。那就说来就话长了。”

苏皖一拧耳朵,大发雌威道:“长话短说!”

秦小川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哀求道:“苏姐,你手下留情,先把我耳朵放了吧,我怕你一不小心,把它给揪下来了。”

“哼!”苏皖嗔怪的瞪了他一眼,不情愿的放了手,“快说!”

看到苏皖轻嗔薄怒的样子,秦小川心中甚是得意,笑着说:“那是因为你弟弟我有点小本事,刘永坤他佩服我啊。”

“是吗?那你有些什么本事?”

秦小川忽悠道:“那可多了去,譬如种菜啦,种地啦,抓蛇啦……”

苏皖忽然又揪住了秦小川耳朵,轻嗔薄怒道:“看来不动用家法,你是不会跟姐说实话的了!”

“啊!痛,痛啊!”秦小川一边求饶,一边赶紧说:“姐,我还没说完呢。他最佩服我的就是驱鬼了。”

苏皖一脸诧异道:“你还会驱鬼?”

秦小川于是就把在看守所驱鬼的那件事简单的说了一下。

最后,哭丧着脸说:“苏姐,我说的可是大实话,没有骗你半点。你快松手啊,我耳朵都快要被你拧下来了。”

苏皖半信半疑的放开了秦小川的耳朵,哼哼道:“我会找刘永坤对证的,你要是骗了我,哼哼,我饶不了你!”

顿了顿,苏皖感叹道:“今晚要没有你,姐肯定要吃哑巴亏了。”

秦小川连忙说:“是我不好,不应该到酒吧来喝酒的。”

“不怪你,我也想喝点酒。”苏皖摇了摇头,然后美眸一眨不眨的看着秦小川,动容的说:“小川,今晚你给挣了面子,谢谢你。”

秦小川笑着说:“你是我姐,你丢面子,也就是我丢面子。我怎么可能自己丢自己的面子?”

“可我们毕竟才认识一天,我也不是你亲姐……”

秦小川用手打断了她的话,把苏皖给他戴上的那块手表伸到她面前,认真的说:“自从你亲手给我戴上这块手表的那一刻起,我就把你当我的亲姐了。”

苏皖感动的差点流出眼泪,把他搂进自己的怀里,哽咽着说:“好弟弟,姐姐喜欢死你了。”

苏皖的怀里柔柔的,软软的,浑身散发着一股女人的味道。

秦小川反抱着苏皖,却没有半点冲动,把头趴在她肩膀上,在她的耳边动情的说:“我从小就失去了爹娘,哥哥前不久也去世了。这世上只有我嫂子跟侄儿小伟是我的亲人。现在又多了你这个姐姐,我好高兴。”

苏皖听到秦小川这么悲惨的经历,把他搂得更紧了,小嘴在他的脸上不断的亲吻着。

秦小川感觉到了,马上就抬起头来,看着她说:“姐,我已经不是小孩了,你怎么还亲我脸啊?”

不知不觉中,秦小川已经将“苏姐”两个字中的“苏”字去掉了。

苏皖似嗔似笑的看着他说:“你是我弟,大了就不能亲脸了吗?”

“姐,要亲你就亲我这里。”秦小川笑嘻嘻的把嘴巴送到苏皖的眼前。

“姐姐的豆腐你都想吃啊?讨打是吧!”苏皖红着脸嗔了他一眼,在他的头上轻轻拍了一下,慌忙转过身子,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启动马达,“好了,不跟你闹了,姐该回家了。你住在哪里?姐送你过去。”

秦小川摇着头说:“不行,太晚了,我不放心,先送姐回去。”

苏皖心里美滋滋的,被人关怀真是一种幸福!

她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男人郑文骁,心里就生出一丝幽怨。郑文骁一心只想着在仕途上走的更远,很少这么关心过她。

今天是我的生日,你工作忙,不能陪我过生日,这我可以理解,但这时候已经是夜深人静,你打一个电话问候一下,说几句情意绵绵的话,难道也没有时间?

“姐,想什么呢?”

“哦。”苏皖惊醒过来,连忙开动了小车。

小车很快就进了一处环境优雅的山庄,停在了一动二层小楼前。

苏皖并没有急着下车,而是拿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铃声响了半天,却没有人接。

苏皖挂断电话,幽幽的叹了口气。

秦小川小心问道:“怎么啦?”

“他还没有回家。”苏皖幽幽的叹息道。

秦小川暗叹口气,心想,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此言真是不假啊,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讪笑着说:“姐夫真是忙啊。”

“不说他了……”

秦小川见她心情不佳,劝她说:“姐,你快回家吧,洗个澡,好好的睡一觉,什么烦恼都没有了。我也要走了。”

苏皖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道:“小川,再陪姐坐一会儿吧。回家一个人,我怕寂寞。”

秦小川摸了摸鼻子,心说你怕寂寞,可我也不能代替姐夫帮你排解呀。

不过,他还是“嗯”的点了点头。

苏皖见秦小川答应了,这才松开了他的手臂。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车内一片寂静。

四周只有远处的一盏路灯,由于距离比较远,光线照过来,勉强可以看到四周的环境。

坐了大约十几二十分钟,秦小川看看时间已经很晚了,就说:“姐,我真的要回去了。”

苏皖忽然想起了什么,忙道:“那你不是要走路回去?姐横竖没事,干脆送你一趟吧。”

秦小川道:“那不行,我怕姐回来一个人,有危险。”

苏皖既开心又感动,喃喃的道:“小川,你真好。”

秦小川笑了笑,刚要跟她道别,却觉右手一热,已经被一只温热的柔荑抓住了,只惊得心头一颤。

苏皖轻轻牵着他的手,也不言语,只是默默看着他,车里缓缓生出了一层暖昧的氛围。

秦小川大着胆子抬头看她,却见她正目光温柔的凝注着自己。二人对视一眼,苏皖樱唇开启,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什么都没说,只是紧紧地抓着他的手。

秦小川心头突突的,强自挤出一丝笑容,讪笑说:“姐,干嘛这样看着我?”

苏皖咬着牙说:“你好没礼貌,不知道跟姐吻别吗?”

“哦。”秦小川暗乐,伸长着脖子,去亲她的脸蛋。

没曾想,苏皖脸蛋轻轻一撇,两个人的嘴就对上了。

秦小川只愣了一下,就张嘴含住了两瓣柔嫩的嘴唇。

苏皖嘤咛一声,主动投入他的怀抱,与他激动的热吻起来。姐弟二人很快在车里掀起了一团烈火。

一会儿,苏皖的手机忽然响了。

苏皖慌忙从秦小川怀里直起身子,拿起手机一看,娇说:“是他的电话。”

秦小川慌了,“可能是姐夫快要回来了。姐,我走了。”

说着,急忙推门下车,一阵风似地消失在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