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为难大姐大

小说: 春野小农民(九月的槐树) 作者: 九月的槐树 更新时间:2018-08-04 05:00:46 字数:3324 阅读进度:205/1060

看到方菲凤如此震惊,秦小川淡然自若的说:“我不仅会看相,还会治你的病。”

好一会儿,方菲凤才清醒过来,难以相信的看着他说:“切!你就吹吧。我这病找过吴神医看过,他都没办法治,你能有什么办法?”

迎着女人惊疑的目光,秦小川徐徐道来:“你这个不是病,是修炼走火入魔导致的,就算是华佗再世,也治不好。”

“所谓‘男主阳,女主阴。’你这种现象,就是阴气明显过盛,对你的修炼是有好处,可以大幅度提升你的修为,可是,对于男人来说,那就是灾难了。”

“女人阴气最盛的地方在哪里?嗯……就是身下那地方了!所以,与凤嫂你相好的男人,如果阳气不足,最容易受到损害的就是那玩意儿了……”

说到这里,秦小川嘿嘿一笑,接着道:“这么说吧,你那里就是一个恐怖的吸阳洞,男人一旦进去了,就要面临被你吸尽阳气的危险。”

“你之前的男人,就是因为被你吸尽了阳气,所以才萎靡不振,以至于把命给丢了……”秦小川摊了摊手,一脸无奈的表情。

方菲凤听罢,不禁又羞又恼,秦小川的解释虽然含糊,但她是过来人,还是大致听明白了。原来是她的阴气过盛,才导致男人把命送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她这辈子都要生活在痛苦的煎熬中?

一想到这,方菲凤沉默了片刻,才又望着秦小川,陡然问道:“那你怎么又说能治好我这病?”

“咳咳……”秦小川尴尬的咳了几声,解释说:“其实,只要把你体内过盛的阴气排泄出来,你这个病就好了,但这需要一个特殊的男人来做引子。”

方菲凤皱眉道:“怎么个特殊法?”

秦小川正色道:“首先,这个男人的修为必须要比你高,才能把握得住火候,以免到时候两人都走火入魔;其次,还必须要阳气充沛,经受得住你恐怖的吸收力。”

方菲凤叹息道:“你说的倒是轻巧,我到哪儿去找这样的男人啊?”

秦小川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笑道:“那个男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你?”方菲凤语气上扬,盯着秦小川,表情十分怀疑,“臭小子,你不是想占老娘我的便宜,才故意这么说的吧?”

“喂喂,你这是什么话啊?”秦小川受不了方菲凤对自己的质疑,顿时哼道:“我还是个黄花郎,给你一个大婶这样治病,我还觉得亏呢。”

方菲凤嗤笑道:“切!你还是个黄花郎?谁信呢!”

“好心当成了驴肝肺。算我自讨没趣。”秦小川瞥了方菲凤一眼,满脸委屈的说道。

方菲凤皱眉道:“那你说说看,你都觉得吃亏了,怎么还想帮我治病?”

秦小川道:“我就是想要知道,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派人去阻挠我肥料厂的施工?”

方菲凤决然道:“不行!我不能出卖我的雇主,这是我做事的原则!”

“好吧,就当我没说吧。”秦小川丧气的摇了摇头,叹息说:“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这件事背后的主使者是谁。”

方菲凤嗤笑道:“既然你都知道是谁了,为什么还要来问我?”

“我只是想向你证实一下心中的猜想而已。现在看来,没这个必要了。”秦小川叹息着摇了摇头,起身往外走去。

“你别走!”

就在他走过方菲凤跟前的时候,方菲凤出声了,并且抓住了他的手。

秦小川转身,看着方菲凤,看着她那无比纠结的表情,就明白了她此刻的心情,欲擒故纵的说:“你想干什么?我可不怕你哦。”

方菲凤生怕秦小川走了似的,拉着他的手不放,犹豫道:“秦小川,你真的能治好我的病?”

秦小川故意气愤的说道:“你还是不信啊?合着我跟你说了大半天,全是废话啊。”

方菲凤咬着嘴唇说:“那行,你就帮我治病吧。”

秦小川冷笑道:“呵呵,我现在改主意了,不想给你治病了。”

方菲凤惊讶道:“你不想知道上午那件事的原因了?”

“没必要了,我直接找那人去。”秦小川摇了摇头,看着方菲凤说:“凤嫂,请你送开我的手,这样子不好,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们俩有什么关系呢。”

方菲凤俏脸微微一红,但抓着他的手依旧不放,脑筋急拐弯片刻,妩媚一笑,涎着脸道:“以我黑龙会的实力,如果我肯出面,可以很轻松的帮你摆平这件事。”

秦小川冷笑道:“你这是在怀疑我的实力了?”

方菲凤见秦小川油盐不进,一副铁了心甩手而去的样子,心里慌了,双手慌忙抱住他的胳膊,嗲声道:“你究竟要我怎么样,才肯帮我治病嘛。”

秦小川心中一乐,他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黑龙会大姐大也有如此小女人的表情,故意调侃她说:“你真想我帮你治病?”

方菲凤翻着白眼说:“人家都这样求你了,你难道还看不出来?”

秦小川故作为难的说:“那行吧,你先把我这件事摆平了再说。”

方菲凤顿时喜笑颜开,松开秦小川的手臂,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杨翔火急火燎的赶到“一品香茶楼”,推开茶室,看到方菲凤跟秦小川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喝着茶时,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方菲凤一改往日的冷淡,笑语盈盈的说:“杨老板,请坐!”

杨翔战战兢兢的走到方菲凤对面坐下,忐忑不安的看着她。

方菲凤美眸瞟了他一眼,嗔道:“杨老板,你差点害死我了。”

杨翔胆战心惊的说:“凤嫂,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害你呀!”

方菲凤道:“那座肥料厂原来是我小川弟弟的,你怎么不把实情告诉我呀?”

杨翔抹了一下额头上刚刚冒出来的冷汗,磕磕巴巴的说:“误会,误会。我不知道秦小川是你弟弟……”

方菲凤见拿捏的差不多了,叹息说:“真是大水冲到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还好没造成多大的损失。我看这样吧,这件事就此算了,以后你们两个人就是朋友了。杨老板。小川,你们有什么意见?”

杨翔忙不迭的点头道:“好,好,好。我没意见,全听凤嫂的。”

方菲凤见秦小川没有说话,问道:“小川,你呢?”

秦小川道:“凤姐姐,我工地上还躺着十几个打伤了的工人,你说怎么办?”

杨翔急忙道:“他们的医药费我来负担。秦老弟,伤者每人五千,你看怎么样?”

秦小川故意拿捏说:“杨老板,那怎么好意思呢,这人毕竟不是你打伤的。”

杨翔心说,人是黑龙会打伤的,难道要凤嫂出医药费吗?打死他都没这个胆儿啊!

他惶然道:“人是我委托凤嫂打伤的,理应由我来出这个医药费。”

“那就这么说吧。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杨老板,你可以走了。我跟小川弟弟还有些话要说。”

方菲凤见事情已经摆平了,就着急的想赶杨翔走了,她还想着秦小川给她治病呢。

“好的,你们谈。”杨翔暗暗舒了口气,边说边退出了茶室。

看到杨翔退出了茶室,方菲凤就急不可耐的说:“好了,事情我已经帮你解决了,你什么时候给我治病?”

秦小川似笑非笑的看着方菲凤,取笑说:“我说凤姐,你就一刻都等不了,这么猴急吗?”

方菲凤嗔道:“臭小子,我在跟你说正经事呢。”

秦小川装出为难的样子,道:“凤姐,我还没想好要不要给你治病。”

方菲凤怒道:“好你个秦小川,你想过河拆桥啊?”

秦小川忙道:“凤姐,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方菲凤气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秦小川郁闷道:“你想啊,我还是个黄花郎,从没做过那种事情,忽然要跟你发生那样的关系,我心里憋屈啊。”

方菲凤怒道:“你憋屈什么?难道姐姐不漂亮?”

秦小川苦着脸说:“我承认你很漂亮,可毕竟是一位大婶啊。”

方菲凤又好笑又好气,怒道:“臭小子,那你想怎么样?”

秦小川一本正经的说:“我发过誓,我的第一次要献给我未来的老婆的。给你治病的事,我看以后再说吧。”

方菲凤懵了,道:“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秦小川讪笑说:“我现在连女朋友都没有,我哪清楚啊?如果你帮我介绍一个女朋友,或许等个一年半载就行了,要不然就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方菲凤哭笑不得,沉吟片刻,毅然说:“行,我把黑龙会所有的女孩子都叫来,让你一个个的选,这总可以了吧。”

秦小川吃了一惊,看来方菲凤是真急了,这样的事也做的出来,连忙摆手道:“凤姐,你行行好吧,我可不喜欢打打杀杀的女孩子。还是我自己慢慢的找吧。”

方菲凤气得说不出话来,恨不得当场掐死秦小川,想了想,咬着牙说:“我有个妹妹,是个读书人,今年二十岁,长得比我还要漂亮,要不我把她介绍给你?”

秦小川也是醉了。

方菲凤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要是再推辞,那方菲凤就知道自己是在故意为难她了,只好硬着头皮说:“是吗?那敢情好啊!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