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佘水秀的猜忌

小说: 春野小农民(九月的槐树) 作者: 九月的槐树 更新时间:2018-09-16 09:07:11 字数:3250 阅读进度:370/1060

秦小川笑着说:“你们是不怕死,可是家里人却担心死了。这就是你姐姐之所以打骂你的原因了。那这样好不好,哥哥我教你练武,但是你要答应哥哥,从此以后听你姐的话。”

秦程看着他,疑惑的说:“你会功夫?”

秦小川对他招了招手,道:“你不信?你就来试试吧。”

秦程顿时兴奋起来,一声招呼也不打,对着秦小川就是一脚飞踹。他长得身材魁梧,尤其是腿部,又粗又长,这一脚踹的又急又猛,颇有些雷鸣之势。

只是很可惜,他的对手是秦小川,在秦小川看来,秦程看似凶猛的一脚,只不过是中看不用的花拳绣腿。

秦程还在沾沾自喜的时候,只见秦小川一脚对踹过来。

“碰!”

秦程感觉自己的腿部遭受到沉痛的一击,紧接着,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跌倒在地上的时候,已经离秦小川五米开外。

多亏秦小川手下留情,他才没有怎么受伤。饶是如此,秦程倒在地上,足足躺了十几秒钟,才慢慢地爬起来。

秦程爬起来后,一瘸一拐的走到秦小川面前,兴奋的叫道:“哥哥,你功夫真厉害啊。我要拜你为师,快教我吧。”

秦小川轻笑道:“想学就要乖乖的听我的话。”

秦程欢天喜地的叫道:“哥哥,我一定听你的话。哈哈,等我学会了你的功夫,全校肯定没一个是我的对手。”

秦小川说:“好,你现在就跟我回去,跟你姐承认错误。而且从此以后,要好好学习,不准对你姐耍横。”

秦程笑道:“没问题,你让我做什么都没问题,只要教我功夫,哈哈,我要打败强哥,做小刀帮的帮主。”

眼看着自己的弟弟老老实实的跟在秦小川身边走回来,秦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令她难以置信的是,秦程走到她面前主动认错,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在惶然之余,感动得稀里哗啦,不知不觉,泪水又流了下来。

秦萍拉着秦小川走到一旁,惊喜不已的问道:“小川,你是怎么让他这么服软的?我还从来没见他服过谁,你给我的惊喜太多了。”

秦小川笑道:“很简单,我抬抬脚就打败了他,他心甘情愿拜我为师了。徒弟还能不听师父的话吗?”

秦萍笑道:“你还会功夫?”

秦小川说:“嗯,略懂一二。”

秦萍皱眉道:“我弟弟本来就天天打架,你还教他功夫,你这不是给我添乱吗?”

秦小川笑道:“他答应我从此好好读书的。”

秦萍嗔道:“他的话你也信?”

秦小川笑道:“他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就揍他,直到他听话。姐,到时候你弟弟要是断腿缺胳膊了,你可不要怪我下手太重哦。”

秦萍幽幽叹了口气,道:“你愿意管他,我欢喜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你?”

秦小川道:“开个玩笑罢了,我会注意分寸的。”

秦萍感激的看着他,半响道:“小川,谢谢你!走,你还没吃饭,我们……”

秦小川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笑着说:“萍姐,晚饭就免了,以后咱们还有的是时间一起吃饭。我忽然想起来,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还没做,我得马上回医院。”

秦萍说:“那好吧,你既然这么说,我也就不勉强你了。你回去吧。”

秦小川说:“我送你们回家吧。”

秦萍嗔了他一眼,笑着说:“你不是说有很重要的事情没做吗?送我们回家不就耽误你了吗?”

“没事,用不了多少时间。”秦小川一把扯住她手臂就走,笑呵呵的道。

在送秦萍姐弟两回家的路上,秦小川跟秦程约定,以后每周末早上六点,在南城公园里教他功夫。

秦程兴奋的答应下来。

秦萍见自己弟弟在秦小川面前毕恭毕敬的,对秦小川又是感激又是喜欢,不禁侧脸盯着他。恰巧秦小川也看向她。

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汇,秦萍害羞的闪躲开去。

把秦萍送到小区门口后,秦萍对他颇有几分依依不舍,下车的时候欲言又止,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默默的下了车。

等到秦小川的车消失后,秦程凑到秦萍的肩头,笑嘻嘻的说:“姐,这是你给我找的姐夫吧。”

秦萍听得心头一热,嗔道:“别胡说,臭小子!你管好自己吧。”

秦程笑着说:“如果你真找他给我当姐夫,我举双手双脚赞成。他长得帅,还会功夫,在警局还有关系,以后就没人敢欺负我啦。姐,听我一句话,这样的人千万不要放过他。”

秦萍听得有些心慌,心底里秦小川的影子却愈加清晰起来,忍不住回头望了望,尽管明知他已经消失了。

秦小川回到钱家别墅的时候,佘水秀和钱小美正坐在客厅里,佘水秀手里拿着一份报纸,两人不知道在讨论这什么。

看到秦小川进屋,钱小美刚才还紧皱的眉头就一下子舒展开来,笑着说道:“小川,你回来了,吃过饭了吗?没吃的话,我去给你热两个菜。”

“吃过了。”秦小川笑着答道,走到钱小美身边坐下。

他跟秦萍去吃大排档,恰巧遇到她弟弟秦程被抓进派出所,等到将秦程带出派出所,秦小川已没有吃饭的心情,所以谢绝了秦萍再去吃饭的好意,回到家里自然也不想吃了,横竖他几天不吃不喝,也不会觉得饿。

“小川,你看这篇新闻。”佘水秀将手中的报纸递给秦小川。

秦小川带着一丝狐疑接过报纸,不知道佘水秀要给自己看什么新闻。

佘水秀把手里的《人民日报》递给秦小川,指着第二版的一则文章,说道:“你看看这篇文章。”

顺着佘水秀手指的方向,秦小川看到一篇描红的文章标题:直挂云帆济沧海——中医学协会专职副会长王自观畅谈中医产业化。

文章的开头,王自观详细的介绍了本次中医学协会年会的情况,然后用了很大的篇幅来介绍中医药产业化的愿景,首次提出了创办“中医名人堂”的概念。

“干妈,怎么了?有什么问题?”秦小川拿着报纸问道。

按照王自观在文章中说的那样,创办“中医名人堂”,汇聚全国知名的中医专家,献计献策,共创中医药美好的明天,这是好事情啊。毕竟,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如果这件事真做成了,那么振兴中医,就不只是一个愿景。

再说,对中医有热爱之心的人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其它人愿意相向而行,秦小川是持欢迎态度的。

“我总觉得这篇文章背后的动机不那么简单。我从政多年,了解中医药产业化并不是一件新鲜事,已经谈论过许多年了,那些夸夸其谈的人,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

“今天突然老话重提,提出打造‘中医名人堂’的概念,无非就是将著名中医专家集中在一起,还不是新瓶装旧酒,我觉得有炒作的嫌疑。”

佘水秀一脸疑惑地说道。

作为党的咽喉之一的《人民日报》,是佘水秀每天必看的报纸之一。今天,她偶然看到这篇文章,想起秦小川现在正致力于振兴中医,就仔细阅读了其中的内容,并敏锐的琢磨出其中的猫腻。为了让秦小川了解此事,下班时,她把报纸带回了家。

佘水秀长期在官场上混,对政策领悟的肯定要深刻。对此,秦小川深信不疑,他皱着眉头说:“干妈,这个王自观是中医学协会的专职副会长,他想炒作什么呢?”

佘水秀沉吟道:“说到底,王自观只是一个半路为官的学者,思想可能单纯了些,难免不会被其他别有用心的小人当枪使,他自己还不知道。”

秦小川还是不明白,问道:“这又能说明什么?”

佘水秀白了他一眼,笑着骂道:“说你笨,你还真是笨啊。假如有人在利用王自观,打着振兴中医的旗号,为自己敛财,那么,如果任由此人胡作非为,振兴中医又成了一句假大空的话。不仅如此,而且很有可能会连累到你。”

秦小川皱着眉头问:“此话又怎么说?”

钱小美点了一下秦小川的额头,嗔道:“亏你自夸智商高,情商怎么就这么低啊?你想想,如果此人就是想借王自观的嘴敛财,到时候中医不仅被外国人嘲讽,就连国人都不再相信,你还能独善其身吗?”

秦小川终于听明白了,沉吟道:“干妈,是不是你想多了?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还有其它像我这样对中医痴情的人呢?”

“唉。但愿是我想多了。咱们中医啊,再也经不起折腾了。要是这个人真能像你一样,脚踏实地的做事,那是中医之福。”佘水秀感叹着说道。

秦小川安慰她说:“干妈,你也不要想多了,如果有机会拜访一下这位王副会长,什么事都明白了。”

钱小美取笑道:“他是中医学协会的副会长,你一个高中生,算老几啊,人家会搭理你吗?”

秦小川故意苦着脸道:“小美姐,你就这么瞧不起我呀。”

佘水秀笑道:“要想人家瞧得起,你就要扎扎实实的干事,一步一个脚印,我想到时候,不用你去拜访,他会亲自登门拜访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