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赤果果的威胁

小说: 春野小农民(九月的槐树) 作者: 九月的槐树 更新时间:2018-10-04 20:30:42 字数:3325 阅读进度:406/1060

这天晚上,秦小川正陪着夏沫璃聊天,沈海媚的家里忽然来了一位气宇轩昂的不速之客,看起来五十几岁的样子,后面跟着两位身材高大的西装男子,一副保镖的模样。

“你们是谁,来这里做什么?”沈海媚警惕的问道。

听到沈海媚说话的声音,秦小川和夏沫璃立即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看到夏沫璃走出来,气宇轩昂的中老年男子立即自我介绍说:“你就是沈小姐吧,我是陈凯的父亲。对于我儿子给你以及你的家人造成的困扰,我深感歉意。”

说着,陈庆龙向夏沫璃微微躬了躬身。

夏沫璃看了秦小川一眼,似乎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秦小川默默地摇了摇头。

“哟,陈秘书长亲自登门道歉,沈某人真不敢当啊。”沈海媚冷笑着揶揄道:“犯法的是你儿子,你来道歉算怎么回事?”

这几天,她已经了解到陈凯的身世,知道陈凯有一个在省政府当秘书长的父亲。

“我是他父亲,俗话说,‘养不教父之过’。陈凯犯了错,我是有责任的。”陈庆龙假惺惺的说道。

沈海媚冷冷的说道:“我不接受你的道歉,请回吧。”

陈庆龙也不生气,从衣兜里摸出一张支票,递到沈海媚面前,微笑着说:“沈总,这里有五十万,就算是给你女儿的精神赔偿费吧,请你收下。陈凯虽然犯了错,但还是个孩子,请你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

沈海媚推开陈庆龙手中的支票,嗤笑道:“改正的机会?陈秘书长,请你明说。”

陈庆龙道:“我希望你能撤诉。”

“撤诉?”沈海媚皱了皱柳眉,断然拒绝道:“你休想!”

陈庆龙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冷笑着说:“沈总,先不要把话说的这么绝。我是什么人,相信你已经知道了吧。”

想拿你的官职来压我?做梦吧!

沈海媚气愤的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要我撤诉,绝对做不到!”

“沈总,你这是何必呢。陈凯也没对你女儿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就算是起诉,也不过是赔偿一点精神损失费。如果你执意不肯接受我的道歉,我想你的公司会有麻烦的。”

这时,秦小川借着陈庆龙没注意到自己的机会,悄悄朝夏沫璃耳语了几句。

夏沫璃点点头,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裤兜,不知在里面做着什么。

“你在威胁我们吗,滚出去,不滚我马上报警。”沈海媚说着,就拿出了手机。

“等等。”秦小川忽然开口了,笑眯眯的看着陈庆龙道:“想要我们撤诉,也不是不可能,但区区五十万的精神补偿费,你当是打发叫花子啊?”

“小川,你……”沈海媚说到这里,就被秦小川给打断了。

“沈姐,这位可是省政府的陈大秘书长,我们得罪不起啊。”秦小川笑着说道。

“小川,沫璃受了这么大的惊吓……”

“哈哈,这位兄弟果然识时务。”陈庆龙看着秦小川,得意地说道:“想要多少,你说个数目吧。”

秦小川笑着朝他伸出一根手指头。

“一百万,好说!”陈庆龙爽快的答应了。

秦小川摇了摇头。

陈庆龙皱眉道:“一千万?”

秦小川还是摇了摇头。

陈庆龙怒道:“你究竟想要多少?”

“一个亿!”秦小川语气坚定的说道:“少一分钱都不行!”

“你……你……”陈庆龙这才明白,原来这小子是在逗自己玩,气得浑身发抖,怒道:“小子,你这是敲诈勒索,信不信我告你?”

秦小川凛然说道:“我要你一个亿的精神损失费,是师出有名,你却觉得我是在敲诈勒索。而你儿子明明犯了法,你却用你的官职强迫我们撤诉,这是赤果果的威胁、恐吓。真是岂有之理!”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就别怪我下狠手了!我告诉你,如果你们不撤诉,我保证你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陈庆龙撕下虚伪的面孔,赤果果的威胁道。

“是吗?”秦小川冷笑一声,毫无畏惧的说道:“那就试试看!”

“你小子有种!”陈庆龙阴沉着脸,大手一挥,“来人,给我教训一下这小子!”

陈庆龙的话音刚落,他身后一名西装男子就冲上前来,对着秦小川的胸口,刺去一个直拳。

秦小川看准来拳,伸手一抓,就抓住了那只拳头,然后用力一握。

“咔咔咔……”

一阵细微的骨骼碎裂的声音传出。

紧接着,那名西装男就发出一道杀猪般痛叫的声音。

秦小川大脚一踹,把那名西装男从开着的大门踹了出去。

看着这一幕,陈庆龙目瞪口呆了。

他这两名保镖,可是从武警部队退役的高手。在他看来,别说以一当十,但对付秦小川这个看似清秀的毛头小子,肯定绰绰有余。

然后,结果却恰恰相反,这名保镖被秦小川一招就打败了,而且败得相当凄惨。

看着目瞪口呆的陈庆龙,秦小川冷笑说:“就这种水平,你还好意思说要我们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信不信我要你今天走不出这个大门?”

“别,别……”看到秦小川一步步向自己走来,陈庆龙吓得背脊直冒冷汗,生怕秦小川将他也踹出去了,急忙门边快速退去,磕磕巴巴的说:“咱们都是斯文人,别动粗……”

秦小川冷笑说:“刚才还说要教训我一下,现在怎么就成斯文人了?这难道就是你为官的态度?”

退到门口的陈庆龙,以为自己已经安全了,又开始嘚瑟起来,放着狠话说:“过几天就要开庭了,你希望你们在开庭之前撤诉。这个世界不是谁的拳头硬,就能赢的。如果你们一意孤行,到时候弄得家破人亡,就不要怪我没提醒过。”

“你又在威胁我们?”秦小川冷冷的说。

“我就是在威胁你们,你们能拿我怎么样?报警抓我?哈哈。”陈庆龙嚣张的笑道:“实话对你们说,就是郝大华来了,也得对我恭恭敬敬的。”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公道……”

“什么是公道?我告诉你,强权就是公道!”陈庆龙不屑的说道,“傻小子,你拿什么跟我斗?醒醒吧……”

“是吗?”夏沫璃突然冷冷一笑,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扬了扬,道:“陈庆龙,你刚才所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录下来了。我明天把这段话交给纪委,你就等着罢官吧。”

“你敢阴我!”陈庆龙大怒。

他总算明白了,这个看似愣头青的小子,假装跟自己讨价还价,原来是有意激怒自己。要是把这段公然威胁、恐吓的话交到纪委,那自己的前途也就完了。

“抢!给老子抢过来,毁了。”陈庆龙对着自己唯一的一名保镖,气急败坏的说道。

那名西装男心有余悸的望了一眼站在夏沫璃身边的秦小川,同伴刚才的下场还昭昭在目,凭自己的三脚猫功夫,下场肯定是一样的。

但主人已经发话了,他这做狗的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往前冲,只是在冲的时候,心里暗暗祈祷,祈祷对方大发慈悲,下脚的时候能轻点,再轻点。

看到西装男还敢朝自己冲来,秦小川咧开嘴一笑,一脚踹出。

“唔!”

西装男闷哼一声,口喷鲜血,身子朝大门倒飞过去。

站在大门口的陈庆龙来不及躲闪,跟倒飞而来的西装男撞在了一起。

秦小川正是看到了陈庆龙站立在大门口,所以下脚极快极狠,故意把西装男往大门口踹。

陈庆龙养尊处优,哪经得住这么一撞,惨叫一声,被西装男撞到了门外几米开外的地方。

秦小川走到大门口,指着陈庆龙怒道:“快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要是再敢来家里威胁和恐吓,下场就不是今晚这么轻松了。”

两名西装男首先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陈庆龙身边,把他搀扶起来,狼狈不堪的走了。

等秦小川关好门进来后,夏沫璃忽然扑进他怀里,撒着娇说:“小川哥,没想到你想出这么一个卑鄙的办法,这下陈庆龙有苦头吃了。”

秦小川摸了摸鼻子,讪笑说:“对付卑鄙之人,就得用点卑鄙的手段。他是当官的,常规手段能行吗?”

夏沫璃娇笑说:“身边有你这么一个卑鄙的小人,那我得小心了。”

秦小川轻轻拧着她小巧的鼻子,笑着说:“放心,我的卑鄙只用在卑鄙小人身上,你这么清纯可爱,我怎么舍得用呢。把手机交给我,我来处理陈庆龙的事情。”

夏沫璃把手机往身后一藏,狡黠一笑说:“我明天再交给你。”

秦小川问道:“为什么?”

夏沫璃噘着嘴道:“笨蛋,这个还想不明白?我要是把手机给你了,你肯定就要走了。今晚你得留下来陪着我。”

能跟这么一个清纯可爱的女孩待在一起,秦小川倒是很乐意,但他不知道沈海媚是否愿意。毕竟,少男少女共处一室,让人不放心啊。

所以,秦小川装出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委屈的望着沈海媚。

看着秦小川一副委屈的样子,沈海媚又好笑又好气,心说这小子也太能装了吧。

为了让他着急一下,沈海媚故意沉着脸不做声。

谁知道,秦小川还没开口,夏沫璃却先急了,恳求道:“妈,你就答应让小川哥今晚陪我吧。”

沈海媚还能说什么呢?只是在心里暗暗叹息:女大不中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