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女人的嫉妒心

小说: 春野小农民(九月的槐树) 作者: 九月的槐树 更新时间:2018-10-24 13:48:14 字数:3264 阅读进度:441/1060

秦小川走到赵海燕和卫璐的身边,分别掐了一下她们的人中穴,她们两才慢悠悠的醒来。

“完事了,你们胆子也太小了吧?这就晕过去了。”秦小川笑着说道。

“鬼呢?在哪里?”肖金雄连忙四处搜寻,赵海燕和卫璐紧张的抓住秦小川的衣角。

秦小川呶了呶嘴,示意在蒋奇信摆弄的坛子里,揶揄道:“你要看看么?”

肖金雄连连摇头,还看?开虾米玩笑,他恨不得马上逃离这里。

“秦大师,真的好了么?”蒋奇信还有点不放心,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不相信我?”秦小川拍了蒋奇信一巴掌,怒道。

这家伙也太没大脑了,是不是看到我轻轻松松就搞定了两只鬼魂,反而觉得我是在骗他?早知道这样,多吓唬他一下就好了。

“相信,相信,绝对相信。”蒋奇信点头哈腰的说道。

蒋奇信还算有点良心,邀请秦小川等人吃了一顿大餐,在酒桌上诚恳的为自己的行为道歉,然后拍着胸脯说:“以后我蒋奇信的命就是你的了,只要用得着我的地方,就算扑汤蹈火,也绝不眨一下眉头。”

一个好汉三个帮,秦小川也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吃完饭,秦小川拍了拍蒋奇信的肩头,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离开了。

第二天,每一位员工都领到了蒋奇信所欠他们的薪水,这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感激之余,唯有兢兢业业的工作,以报答秦小川这份厚礼。

这天左右无事,秦小川想起了沈玉珠的病情,当下便开车来到市刑警队处。

刚走进沈玉珠的办公室,就看到她对面坐着一位穿着一身警服,魂不守舍,年轻帅气的男子。

那个年轻帅气的警察叫邢凯,是刑警队队长。

邢凯从省厅刚调来不久,看到沈玉珠的美色,立即就被她吸引住了,几次三番借工作为由搭讪她。沈玉珠理都没理他。

今天,他习惯的进了沈玉珠的办公室,随意打了个招呼,岂料沈玉珠竟然冲着他笑着点点头。

这让这位年轻的刑警队队长欣喜若狂,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什么时候,这位冰山女神,开始对自己有意思了?

沈玉珠自身非常漂亮,又是市局局长郝大华的女而,所以刚来刑警队的时候也不知道有多少爱慕者,只是她的性子实在是太冷的,神色冷,目光冷,就连气质也是冷的,用一句话,就是大热天的坐在她的身边,甚至都不用开空调的。

而且她似乎有些讨厌男人,平日里不到万不得已她是绝对不会跟男同胞们说一句话的,所以私下里刑警队的人都叫她冰山美人。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冰山开始融化了?这让邢凯魂不守舍,开始酝酿着如何用自己独特的优势将这位美女收为己有。

而此时,坐在她对面的冰山女神突然望向诊室外面,嘴角微微的扬起。

她在笑,她竟然在笑,一瞬间,邢凯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冰山女神竟然笑了,虽然只是嘴角稍稍上扬,但在那一瞬间,却如百花齐放,惊艳四方。

尽管,这笑并不是对着他笑的。

当邢凯把目光看向门口时,却发现对面有一个年轻人面带笑意的走来。

这人,正是秦小川。

“你怎么来了?”沈玉珠声音虽然依然有些冷,但让人听着,却是带着一种别样的亲近。

“今天没事,来看看你怎么样了。”秦小川问道。

“还好吧。”沈玉珠说着站起身,向对面的邢凯说道:“我要出去了,你愿意待着就待着吧。”

说着,也不管邢凯答不答应,便起身离开。

“……”愣了半天,邢凯说不出话来,只是沈玉珠早已与秦小川消失在门口。

“臭娘儿们,我还以为自己快要抱得美人归了……”邢凯朝着门口恨声骂道。

刑警队的人都知道,邢凯只是来镀金的,不超过一两年,他就会调回省厅担任要职。就他这样的身份,沈玉珠对他的示爱却无动于衷。

如果说沈玉珠对其他男人也冷冰冰的,也就罢了,但沈玉珠当着邢凯的面,对另一个男人发出那种令人魂不守舍的笑容,这让邢凯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时,也对沈玉珠耿耿于怀。

出了办公室,秦小川说道:“伸出手来,让我看看你的情况怎么样了。”

沈玉珠犹豫了一下,便把右手伸了出去,那白嫩的手腕如同莲藕一把的嫩滑细润。

秦小川不动声色的伸出两只手,一只手捉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在她的手心轻轻的挠了几下,然后才去为她把脉。

他这样做,并非故意轻薄沈玉珠,只是想试探下这些天针灸的效果怎么样,如果她有抗拒心理,那便是效果不好,如果不反对,那便是起了一定的作用。

沈玉珠只是白了他一眼,并没有过激的反应,秦小川这才放下心来。

他怎么料到,此时沈玉珠虽然表面依然平静,但心中却是羞涩不已,如果是换了别的男人对她这样,只怕是早就一巴掌抽了过去,再朝他“呸”一声。

只是面对秦小川,她非但没有抗拒的心理,反而有一丝小小的期待,自己这是怎么了?

“还好,恢复的不错,还是那句话,保持好心态,切记动怒,再做几次针灸,应该就没事了。”秦小川说道。

“谢谢。”沈玉珠吐出这两个字。

“不用客气,你是我的病人,我应该对你负责。”秦小川微微笑道。

岂料沈玉珠听了他这句话,猛的从他手掌中抽出小手,一种叫心痛的情愫在心间涌动。

“我们只是医生与病人的关系吗?”她冷漠的瞥了秦小川一眼,冷冷的说道。

而此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哟,这不是我们的冰山美女吗,怎么也想男人了?”

转身看时,却见一个同样是警察的女人,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过来,看向沈玉珠的目光中满是潮讽。

女人生得颇有几分姿色,算得上上等,但比起沈玉珠,还差了那么一点点。

“关你什么事?”沈玉珠冷冷的吐出几个字。

“是不关我什么事,但你平时对男人爱理不理的,一副清高的样子,还以为你是个冷血动物,想不到居然也想男人了。”女人嗤笑道。

关姗姗,她父亲是市警局副局长,她也是刑警队副队长。关姗姗现在是倒追邢凯。只是邢凯对她没有一点兴趣,却每天缠着沈玉珠。所以,她对沈玉珠充满了嫉妒和怨恨。

女人的嫉妒心是极强的,所以,一逮到机会,她便极力挖苦沈玉珠。

“你睡过的男人恐怕十个指头都数不过来了吧,我就想一个男人不行吗?”沈玉珠冷漠的说道。

秦小川吃了一惊,没想到冷冰冰的沈玉珠攻击起人来竟然如此犀利。

众所周知,关姗姗生活不检点,跟很多男人都有一腿,但谁也不会当着她的面说,顶多暗地里嘲讽几句。

而沈玉珠却一语惊人,也算是开了先河了。

关姗姗不以为然,嗤声笑道:“我说沈玉珠,你是不是嫉妒姑奶奶我的魅力,看不惯男人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顿了顿,关姗姗接着嘲讽道:“也对,像你都二十六七了,还没有哪个男人要。我理解你的心情。怎么,今天故意找个小屁孩,在姑奶奶我面前显摆来了?”

的确,秦小川看起来就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在关姗姗这种成熟的女人面前,就是个小屁孩。

秦小川摸了摸鼻子,暗道:老子都睡了好几个女人,难道还没长大吗?

两女相斗,不知不觉的吸引了很多人,有警察,还有前来办事的杂人。

她们两人,论家世、相貌都相差无几,又都是副队长,她们两人之间的这场恶斗,简直可以称得上棋逢对手。

而最兴奋的,当属邢凯了。他站在办公室的窗前,双手抱臂,饶有兴趣的看着下面空地上两头母老虎的争斗。

“你看他还是小屁孩吗?不是我打击你,你睡过的那十几个男人跟他比,简直就是狗屎!”

沈玉珠的本意是说,秦小川身边有好几个死心塌地的女人,这样的男人肯定比关姗姗睡过的男人要强上很多倍。

但众人却不这么认为。她这话一出,围观的人群中嘴立时成了大大的O型,纷纷猜测,难道沈玉珠这个冰山美人已经跟这个小屁孩上过床上?

邢凯想死的心都有了,可怜他心中的女神,正在鲜艳盛开的冰玫瑰,已经被人率先摘走了。

秦小川也是一阵汗颜,心说你想夸我,也没必要把自己的清白搭进去啊。

关姗姗满脸怒意,骂道:“整天板着个脸,你还以为你有多清高,谁知道你暗地里勾过多少男人,现在弄了个小屁孩来显摆,这算什么?但我不得不承认,你这招还行,要不然大家都以为你是性冷淡。”

不得不说,关姗姗的一张利嘴也恶毒无比,一语便道中沈玉珠的要害,沈玉珠平时不理男人,这让一些八卦之心太强的人忍不住猜测,沈玉珠是不是性冷淡。

战况越来越激烈了,围观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挤满了整个空地,有的人甚至忍不住掏出手机,将这段精彩的对骂拍摄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