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魔洞之外

小说: 道君 作者: 巨人玄鸟 更新时间:2015-01-06 16:41:36 字数:2521 阅读进度:135/758

“连忌,带路,去地底魔洞,”击退了张灰,打探到了上品灵宝出世的详细情况,许问迫不及待的赶往地底魔洞。

连忌腿一软,咽了口唾沫,颤声道:“地底魔洞,主人我一个散修,去地底魔洞就是找死啊,你还是饶了我吧。”

许问冷冷道:“去还是不去。”

连忌很想脖子一梗,大声说一句,不去,打死也不去,但是,看到许问冷的眼神,想到同为八重境界,许问的法力却高他十倍不止,连忌无可奈何的点点头,“去,不过,主人,如果我半路死了,你就再找别人带路吧。”

叹了口气,连忌低声道:“可惜了那个洞府遗址,最外层就有一件上品法宝,里面还不知道有什么惊人的好东西。”

许问只当没听见,催促一声,连忌带路往沼泽中心地带飞去。

两人一路疾行,“主人,再往前就是地底魔洞的入口,你看我是不是就在这里等你夺宝归来。”

点点头,许问也没有逼迫连忌,反正凭连忌的修为,进了地底魔洞也是累赘。

许问独自向地底魔洞飞去,血月升上头顶,全身笼罩血光,耀武扬威的闯到中心地带,地底魔洞入口。

地底魔洞的入口是一块千年不腐的地刚石,中间是一个中空的大洞,洞的模样,像是被一只巨大的兽爪轰开,呜呜的风声从深处传来,张开的大洞如一只魔兽大张的巨口,要吞噬所有进入地底魔洞的炼气士。

此时,地底魔洞周围已经三三两两围了不少炼气士,都是魔宗弟子,有的乌光罩体,有的邪气绕身,有的拿着一件上品法宝左右顾盼,有的跌坐一旁,闭目修炼,更有的把玩毒虫猛兽,各种奇异生物,狰狞恐怖。

这些魔宗炼气士各自画地为牢,低调的守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警惕着别人的一举一动,看他们的修为无不是法力高强,傲世相同境界的魔宗弟子,他们不时扫视周围炼气士,又低声跟同伴嘀咕几句。

也有孤身前来的魔宗炼气士,阴恻恻,孤零零的站在角落里,全身杀气腾腾,刻意跟所有人保持距离,同样是修为不凡,不怕旁人的偷袭觊觎。

所有炼气士无论在做什么,眼睛始终贪婪的盯着大张的洞口,都知道里面就是上品灵宝出世之地,但是所有人的脸上不约而同的闪过一丝犹豫,地底魔洞凶名太著,小命只有一条,有没有必要为了一件传闻中的灵宝冒险,压上性命,和未来的前程去闯一闯,所有炼气士都在盘算。

已经有不少炼气士因为各种原因进入了地底魔洞,有的修为高出众人,有的修为相差不大。

不久就有人出来,当然不是拿着上品灵宝的胜利者,而是满脸惊恐,伤痕累累,失去了一切家当的失败者,道袍残破,脸色灰败,法宝尽失,惊恐的冲出洞口,还有更多身死道消彻底音信全无的炼气士,只有那些残破的法器,道袍,等等,能够证明他们曾经存在。

这更加使洞外的炼气士犹豫不决,已经有几个真人级的炼气士进了地底魔洞,至今消息全无,出洞的炼气士也没有看见他们,人们相信他们是凶多吉少,而不是得到灵宝悄悄潜伏起来,或是干脆溜之大吉。

越是这样,所有的炼气士越是茫然无措,已经有整整一天的时间,没有任何一个炼气士进入地底魔洞,毕竟没人希望成为别人的踏脚石。

就在此时,血光一闪,许问走近了地底魔洞的入口。

许问出现的瞬间,所有人的眼神齐刷刷盯在他身上,又来了一个不知死活的魔宗炼气士。

血月高悬,血河滚滚,肆无忌惮的闯进所有的人视线,生怕别人不知道是烛阴魔宗的亲传弟子,不惜浪费法力发动血月镇星大阵,太嚣张了,太不要命了,太不把在场的魔宗炼气士放在眼里了。

所有人同时想教训一下这个烛阴魔宗的炼气士,但是,也希望这个嚣张狂妄之极的魔宗炼气士能够进洞,帮他们探路。

血月一振,血河一卷,许问极为嚣张霸道的在几个靠近的魔宗炼气士身上绕了一圈,类似搜身的举动,让这几个炼气士的脸色很难看。

“小子,不要太嚣张,亲传弟子而已,你以为吓的住这里的炼气士。”有炼气士忍不住怒喝道。

血月一转,没有丝毫顾及犹豫,血河卷向说话之人。噼啪一声,血河跟那说话之人的护体法宝撞在一起。

“小子,以为你有个亲传弟子的名号就能纵横无敌了,尝尝我的幽火鬼爪的厉害。”那人同样嚣张的叫道,全身魔气涌动,化作一只魔火汹汹的鬼爪,一把抓向血月。

许问冷哼一声,哗啦,血河中猛然钻出一只巨大的骨爪,一把抓住那炼气士的幽火鬼爪,拖进血河中。

那炼气士脸色难看之极,骨爪散发的魔气汹涌澎湃,让他暗暗心惊,但是他的幽火鬼爪也是一门上品道法。

“哗,哗”

血河翻腾,不时见到骨爪抓住幽火鬼爪在血河中翻腾,幽火鬼爪不停抵抗,幽深的魔火熊熊燃烧,将汹涌的血河震开,血河蜿蜒旋转,围绕幽火鬼爪变成一个巨大的血色漩涡,像磨盘一般,不停消磨幽火鬼爪的力量。

那炼气士的脸色更难看了,他是九重雷劫的魔宗炼气士,刚刚渡过雷劫,正是雄心勃勃的时候,听说一件上品灵宝出世,千里迢迢赶到大沼泽,才知道灵宝出世在地底魔洞,倒吸一口凉气,在地底魔洞徘徊了几天,始终不敢进洞。

尤其是看到往往百人进洞,生离魔洞的只有区区四五人,更是心惊胆颤,早忘了渡过雷劫时的勃勃野心。

等待了这几天,即犹豫,又不甘心,心存某种侥幸,他以一介散修身份,能够修炼到渡过九重雷劫,不能说没有几分气运,机缘,但是,他只是个散修,潜力有限,比不得六大魔宗的弟子,嚣张霸道,气运绵长。

他这般思来想去,心中早憋了一肚子火气,又看见六大魔宗弟子的跋扈态度,偏偏自己还不敢惹,人家可是成群结队,他不想活了才去挑衅,所以更是火上添油。

看见许问是魔宗亲传弟子,还是孤身一人,正是所谓落单的时候,再也忍不住心中火气,才悍然出手,不想不过一招,就被许问的骨爪拖住了自己最得意的道法。

“轰”

血河化作巨浪拍在幽火鬼爪上,那炼气士眼睁睁的看到魔火消散,巨大的骨爪将鬼爪拖进血河之下,咕嘟咕嘟,冒了几个血泡,沉了下去,在无动静。他无论如何运转道法,也操控不了。

许问一招立威,四周炼气士一阵喧哗,他们不少人也认识那出手的散修,知道他是渡过九重雷劫,很有几分实力,轻易不敢招惹,没想到被烛阴魔宗的亲传弟子瞬间镇压,连还手的力量都没有。

所有人无不升起一个念头,这烛阴魔宗的亲传弟子的确有嚣张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