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鱼龙会的报复 2

小说: 大唐名侦探 作者: 水晶猪肘 更新时间:2019-07-10 21:27:31 字数:2067 阅读进度:462/476

“因为郑贤置办的那处宅子不算大,住不了几个人,所以花似霰就带了一个老婆子,两个人一块儿住在宅子中,那个老婆子平日就帮花似霰干一些粗使的活计。鱼龙会的人就弄了些地痞无赖,经常上门去骚扰花似霰,大半夜的还有人会突然往花似霰宅子的院子里扔石块,门口泼粪的事情更是数不胜数。时间一久,那个老婆子就觉得不胜其扰,干脆从花似霰家里走了。其他下人听说花似霰这里摊上了这种事情,竟没有一个愿意上门的,花似霰一个人住在这种宅子里更是心怀惴惴,不得安宁。到后来,她也算下了决心,一咬牙,直接把这处宅子贱价甩卖给了别人,用所得的银子在这穷乡僻壤之地开了这么一间客栈,名字倒是没变,依旧叫虎门客栈。”孙乾将鱼龙会怎么把花似霰从自己家里逼走的经过娓娓道来。

“花似霰总应该知道客栈失火和宅子被人骚扰的原因吧?”房婉婉听了后有些诧异地开口问道:“她怎么不去找官府衙门求助呢?”

“这个她自然是知道的,不过鱼龙会这么做的目的只是把郑贤留给她的东西从她身边重新剥夺掉,至少没有直接要她的性命。若是她真的直接报了官,把这事情摆到台面上,那鱼龙会也就不会跟她客气,搞不好直接要了她的性命。她也是出于这种顾虑,才选择直接从洛阳城里离开。在她想来,离了洛阳这个是非之地,鱼龙会总不会再对她穷追不舍了。其实她的这个判断也没有错,鱼龙会里不乏一些消息灵通的人,自然有人听说花似霰在伏牛山这里开了这么一间虎门客栈,不过却没有人说要对这个丧家之犬穷追猛打——毕竟她也是郑贤的老婆,会里面觉得之前的略施惩戒已经差不多了。”

“孙公子,你应该就是鱼龙会里的人吧。”杜群眯缝起眼睛细细打量了一下孙乾:“你刚刚说鱼龙会觉得略施惩戒就差不多了,可为什么这回跑到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来对花似霰下毒手?”

“杜公子猜得不错,孙某正是鱼龙会里的人,兰馨姑娘也不是我的什么侍女,而是会里面派来给我打下手的帮手。如果从那以后花似霰和我们鱼龙会再没有什么恩怨,那鱼龙会也不会盯着她不放,更不会赶那么远的路到这里来取她的性命。”

“照孙公子这么说,花似霰应该是又做出了什么对不住鱼龙会的事情来了?”

“不错,李捕头还记得前几个月衙门让人四处搜拿可疑人士的事情么?”孙乾望向李高问道。

被孙乾这么一提醒后,李高便一拍脑袋:“听你这么一说我可想起来了,县太爷当时确实让我拿着画影图形四处搜查。最后还是在虎门客栈这里捉到的。其实当时来虎门客栈这里搜查我也只是例行公事而已,根本就没有抱着拿到人的期望,只是想着在这里吃上一碗酒就下山。谁知道在吃酒的时候,和我素日关系不错的花老板就凑到我边上,悄悄告诉我说客栈的客房里有个人形迹可疑,与我手上拿着的画影图形颇有几分神似。我这才和手底下的几个捕快弟兄把逃犯锁回了衙门。为了这桩功劳,县太爷还赏了我们几个一些碎银子。”

“李捕头抓画影图形上的要犯时肯定想不到那个人就是鱼龙会的成员吧?”孙乾微微一笑,“就因为这件事情花似霰又和我们鱼龙会结下了梁子。会里面的大佬们都很激愤,一个个都认为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才派了我和兰馨过来把花似霰解决掉。”

“既然是来杀人的,孙公子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瞎子呢?”房婉婉有些不解地问孙乾道。

孙乾口中呵呵笑了两声:“这位姑娘的问题问得有趣,我总不能直接大踏步地走进虎门客栈,冲到花似霰面前,直接对着她的心口捅上一刀吧?那样的话,客栈里的人谁不知道是我犯下的案子,到时候我还往哪里逃?鱼龙会虽然要把这桩恩怨了结,但也绝对不会让会里的人去冒这种风险直接送死,不管做什么都还是要想个万全之策出来。我装成瞎子出来,边上再配上一个侍女,这样的组合最能掩人耳目。只要兰馨不在我身边,而是出现在其他人视线里的时候,其他人就会认为我这个瞎子一个人困坐在房间当中,根本就没有一个人行动的本事,更不会疑心我会去干杀人的勾当。这样一来,我便能在虎门客栈中悄悄窥伺动手的机会。”

“你窥伺到的第一个机会应该就是在走廊上的白瓷炖盅里下毒吧?”杜群望着孙乾说道。

孙乾点了点头:“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来伏牛山干这件大事之前,我们就好好地了解了一下花似霰,知道她在洛阳城里开客栈的时候就有炖参汤补身子的习惯。其实这个习惯还是郑贤帮她养成的——在遇到郑贤之前,花似霰过的都是苦日子,伤了元气,郑贤为了给花似霰补身子,这才在客栈里弄了一个小火炉和炖盅,专门给花似霰炖参汤。虽然郑贤已经被花似霰弄得命丧黄泉,不过炖参汤给自己补元气的这个习惯她倒是一直保留着。那天晚上,兰馨扶着我跟着孙掌柜上三楼往孙掌柜的房间里去休息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三楼走廊尽头上摆着的那个小火炉,立刻就有了投毒的主意。为了掩人耳目,我趁着客栈当中不少行商都去青牛镇上赶集、店里几个小二都在闲散地玩耍的机会,让兰馨到水井边上去洗衣裳,然后我就从容不迫地把带来的毒药撒入了那个炖盅之中。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花似霰竟然因为体恤孙掌柜,竟然直接把自己一向来喝的参汤给了孙掌柜,以至于我的算计全部落空,实在是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