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还活着?

小说: 大唐名侦探 作者: 水晶猪肘 更新时间:2019-07-12 02:29:17 字数:2110 阅读进度:463/476

“在孙公子的眼里,可能一个掌柜的性命根本算不了什么。我看你对于误杀了孙掌柜,脸上却连一点儿愧疚之心都没有。”杜群见孙乾仍然一副坦然的样子,忍不住开口讥讽他道。

孙乾的嘴角牵动了一下:“杜公子,我倒是觉得这都是命里注定的。而且话说回来,虽然在炖盅里下毒的是我,但是那碗参汤却是花似霰让孙掌柜喝下去的,说来说去,如果不是花似霰,孙掌柜也根本就不会死。”

“荒谬,荒谬!”杜群听了孙乾的无理狡辩禁不住摇了摇头。

“我见死的是孙掌柜,花似霰还是活蹦乱跳的,心里便是一沉。特别是听说你们已经查清楚孙掌柜是喝了炖盅里的参汤而死的以后,我心里就好像灌了铅似的,沉甸甸的。本来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死一个人就是难事,出了这事情以后,花似霰自然知道凶手是冲着她去的,行事就会愈发小心,我能下手的机会就更少了。不过鱼龙会是有规矩的,赏罚分明,我要是到这个节骨眼上打起了退堂鼓,回去交不了差,非被鱼龙会狠狠责罚不可。”

“怪不得孙公子会行险把花盆推下来。”杜群一边说一边忍不住摇了摇头。把花盆从二楼推下来砸人对孙乾来说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毕竟二楼住的客人多,人一多眼就杂,在那里干这种事情容易被人发现。

“我这也是没办法啊,”孙乾的面孔上露出一个苦笑:“我的眼睛毒得很,一看到你身边这位姑娘走路的步子就知道她身上有功夫。有这么一个人寸步不离地陪在花似霰的身边,杜公子你说让我怎么近距离下手?只能远远地用花盆给花似霰来上这么一下。只可惜花似霰这女人的运气实在是好,竟然又被她躲过了这么一劫。”

说到这里,孙乾的眼皮一抬,望向站在那里的李高:“李捕头,我这边能说的都已经说出来了。你就不用再对我和兰馨拷问了,也别把我们关柴房,那里关的人已经不少,再住人恐怕太挤,直接让我们俩个继续待在孙掌柜的房间就行了。把我们绑得严实点,再让杜公子看着就行,保准不会出事。”

“怎么做事还用得着你来教我么?”李高瞪了孙乾一眼说道,“本捕头的话还没问完!除了误杀孙掌柜和企图杀害花似霰外,虎门客栈前面发生的命案和你们两个有没有关系?”

孙乾和兰馨两人闻言都坚定的摇了摇头。

“阿弥陀佛,李捕头,您可不能冤枉好人呐。”孙乾一迭声道:“我们来虎门客栈的目的明确得很,就是为了花似霰才过来的,又不是屠夫,看到人就杀。李捕头,我建议你还是把怀疑的目光投到其他人的身上,再仔细地琢磨琢磨。”

李高虽然刚刚口中说着自己做事情不用孙乾来教,不过他最后还是按照孙乾说得去做了。他和杜群、房婉婉一起,把孙乾和兰馨两个人五花大绑,丢在了孙掌柜的房间当中。不过在李捕头的眼里,杜群终究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将自己佩在腰间的刀子连鞘摘下丢给了杜群,让他拿着防身备用。

为了震慑孙乾和兰馨,李高还当着他们两个的面撂下狠话:“杜公子,这两个人本来就是人犯,若是他们有什么不轨的举动,你都不用犹豫,直接拔出刀子把他们咔擦了,衙门那边自然有本捕头会帮你说话。”

虽说杜群根本就不认为已经被绑得跟粽子差不多的孙乾和兰馨还能做出什么不轨的事情来,不过他心里也知道李高心里头还是为了自己好,所以还是接过了李高丢过来的腰刀,对着他道了声谢。

李高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便匆匆离开了。另外两桩凶杀案到现在还一点儿眉目都没有,他得赶紧去着手调查。

房婉婉在孙掌柜的房间里坐了不到一炷香功夫,杜群就让她去花似霰那边看看。既然花似霰被鱼龙会当成了猎杀的目标,难保说虎门客栈里会不会还有其他鱼龙会布下的暗桩子等着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下毒手。

李高和房婉婉前脚刚离开房间,孙乾的面上就忍不住浮现出笑容来。

杜群在床沿边上坐了下来,看到孙乾脸上露出来的笑容,忍不住道:“孙公子,你这人倒也奇怪。正所谓杀人偿命,你既然下了毒手药死了孙掌柜,日后难免要用自己的性命去抵,眼看着死期将至,竟然还笑得出来。”

“杜公子,我可是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了。”孙乾听了杜群的话之后,脸上的笑意更甚。

杜群闻言心头一开始还略略感到有些奇怪,但随即便释然了。他之前在洛阳城里破了不少怪奇的案子,已经算是个有点名声的人物,就连花似霰这样在伏牛山这种穷乡僻壤的人都听说过他,孙乾在鱼龙会里听说过自己的名字也实属正常。

只是杜群的释然才持续了一瞬间,然后就被孙乾的下一句话给打破了。

“这次和兰馨一起来虎门客栈干刺杀花似霰的勾当前,钱清就跟兰馨和我提过好几次你的名字。钱清知道你和房婉婉两个人带了洛阳城里一群吃饱了撑着没事做的少爷小姐到伏牛山这边来玩,便猜你们一定会住在虎门客栈,十有八九会与兰馨和我碰上。他说若是没碰上就罢了,若是撞上你,我们杀人的伎俩铁定会被你看穿。在出发的时候我还不相信,现在我算是真的相信了。”

待孙乾把话说完,杜群才愣愣地回过神来:“孙公子,你刚刚说钱清?可钱公子是已经死了么?他怎么还能跟你这么千叮咛万嘱咐?”

“咳,杜公子,钱清说他和你可是朋友,你怎么就这么咒他?他现在活蹦乱跳的,比我和孙乾被五花大绑的模样要好上不知多少倍呢。”兰馨忍不住开口抱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