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质问2

小说: 东辰哥,请自重 作者: 丢了线的风筝 更新时间:2019-08-14 01:43:51 字数:4517 阅读进度:241/261

“张婶儿,您之前做过的那些事,真的要我一件一件说出来吗?”苏东辰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耐心了。

张婶儿紧张地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坐在了餐桌旁。

“既然今天少爷非要逼着我说出来,那我这张老脸就不要了,”张婶儿有些难过地说。

看着张婶儿那么难过的样子,苏东辰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但是陆依依的心里已经很难受了。

“张婶儿,您别理他,他就是没事找事。”陆依依觉得苏东辰真的是越来越过分,所以就想立即阻止他。

“依依,我觉得现在如果不把话说清楚的话,以后可能会出现很大的问题。”张婶儿突然变得认真起来。

苏东辰就是一副看戏的样子,他就好像是一个居高临下,站在顶端看着底下的人在表演的掌控者一样。

陆依依十分不喜欢这种被人操控的感觉,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私密空间,她觉得张婶儿一定不是为了某种不可见人的目的才会这样做。

她相信张婶儿是有苦衷的,但是这种苦衷只有她自己愿意说才行,如果别人逼迫她,可能就会违背了她之前自己心中的想法。

“张婶儿,您不用为了别人的看法而委曲求全。”陆依依还是希望自己能够给张婶儿一个台阶下,能够阻止她最好。

“依依,事到如今我觉得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对于陆依依的反应,张婶儿还是打心底感激的。

“我的确是对你说了很多谎话,我女儿的死跟苏家没有任何关系,那是我丈夫的仇人把她给害了,欺骗了苏家这么多年,其实我的心里也很愧疚,要不然我不会想着离开苏家。”张婶儿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都看着陆依依,她不敢看苏东辰。

她知道苏东辰并不知道这些事情,因为这件事情这么多年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并且她谁都没有告诉,就算是去调查也没有任何线索。

因为当年有关这件事的人,除了自己全部都已经去世了。

苏东辰倒是不知道张婶儿说的这件事,虽说他今天是想知道其他的事情,但是这件事似乎跟他想知道的事情有所牵连。

陆依依觉得自己的心现在真的是忽高忽下的,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心脏病。

就在她怀疑张婶儿的时候,她又说了让自己很感动的话,等她已经在心里原谅她的时候,她又会突然说出一些让自己很震惊又生气的话。

“我当时就是为了引起依依同情心才会对她说谎,还有就是当你说一个谎话很多年的时候,有一瞬间你就会觉得最个谎话似乎就是事实。”张婶儿说着还自嘲地笑了笑。

“你当初说谎的目的是什么?”苏东辰并没有觉得很震惊,因为这种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得不去做某些不好的事情的人,他已经见过不少了。

“我想继续留在苏家,并且想要苏家对我很好,所以我就需要一个十分充分理由,那就是你父亲他对我的愧疚。”听到苏东辰对自己的提问,张婶儿扭过头面向他说。

“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做,因为你作为一个保姆,确实尽职尽责,在我们家做得也很好,不会有人赶你走的。”苏东辰觉得张婶儿之前完全没有必要这样想。

当时她失去女儿的事情自己也知道,出了这么让人悲惨的事情,他是不会让张婶儿走,反而会对她更加照顾。

他们苏家又不是什么穷凶恶极的人家。

“拥有一个保障总是好的,我当时孤苦无辜一个人,身边并没有什么人可以依靠,如果真的从苏家离开,我一个人在外面是活不下去的。”张婶儿只是很平淡地为自己解释。

“那你后来为什么要对依依说这么多谎话?”苏东辰希望把话题引导到正确的道路上来。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对于依依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她只是少爷带回家一个普通女人。”说着张婶儿停顿了一下,看了一下陆依依的表情。

她觉得自己这些话自己一旦说出来,依依一定会非常伤心。

但是如果不说的话,似乎就变成了一种把柄,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会更加地残忍,结局将会更加不可收拾。

陆依依自然是觉得很难过,张婶儿以前告诉过自己,自己像她的女儿,她才会觉得自己很亲切,因为这个她还心存感激。

张婶儿觉得既然话已经说开了,那就把话说完比较好。

“后来接触之后,我发现其实她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子,她在充满陷阱和欺骗的输家是说活不下去的,不想眼睁睁地看着她变成你们这种人,所以我就想带她离开。”张婶儿在苏家工作了这么多年,你自己身边发生的一切看得都很透彻,一般情况下她不会说过多的话也不会管谁的闲事。

但是人老了,总要有一个比较好的归宿,张婶儿觉得苏家并不会对老了自己负责,因为自己并不得刘雯的喜欢。

甚至刘雯一直在想办法将自己赶走,因为有时候女人的控制欲就是特别的强,刘雯因为不能生孩子,其实她对于苏越铭十分的担心。

刘雯总是害怕苏越铭因为自己不能生孩子就不要她了,由于以前的种种事情,苏越铭对待张婶儿会比其他的佣人要好一些。

刘雯就觉得这是一件非常让她害怕的事情,我害怕张婶儿有一天居心不良代替了自己的位置。

其实刘雯完全就是庸人自扰,张婶儿对于苏越铭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想法。

“那个时候少爷跟依依之间就已经出现问题了不是吗?”张婶儿觉得有些事情自己做的还是对的。

“所以这就是你跟独孤络合作的理由?”苏东辰有些不满地问张婶儿,他承认很多事情自己都是有责任的,但是如果没有旁人在一旁添油加醋,自己跟依依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其实少爷说心里话,我觉得你跟独孤络才是真正的一对,因为你们两个人是一类人。”张婶儿眼神变得十分的锋利。

“我跟谁是一类人,跟谁才是真正的一对,不是你能说了算的。”苏东辰觉得张婶儿越来越过分。

陆依依倒是觉得张婶儿说的十分的有道理,现在独孤络跟苏东辰马上就要结婚了,张婶儿的话也已经变成了现实。

张婶儿已经明显地感觉到苏东辰在生气,但是自己想说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决定继续说下去。

“后来我就跟依依说了谎,因为我想让她信任我,这样以后我就有了一个依靠。”张婶儿直接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所以我不希望她有任何的问题,一开始我是带着目的接近的依依,但是我并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怪物。”

随着张婶儿说的话越来越多,苏东辰的脸也变得越来越黑。

“依依她对待人真的很真诚,所以的时候我面对她就会觉得心里很愧疚,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也对她好。”张婶儿的表情十分认真,我想要自己面前的两个人相信自己后来说的话也都是真的。

所以张婶儿觉得陆依依如果想要真的幸福,就要离开这里,离开苏东辰。

其实很多事情张婶儿都是知道的,她能够看得出来苏东辰有的时候是在说谎,但是她为了能让陆依依死心,非但没有为苏东辰解释,反而不知道她面前说了很多不好的话。

本来又关于李氏的事情,苏东辰是做了很多努力的,他对于李子浩的帮助也很大,但是张婶儿却对陆依依说,苏东辰做的这一些都是有自己的目的。

李子浩跟苏东辰合作的事情,张婶儿其实在无意中也知道了,但是她并没有告诉陆依依。

还有就是,她只是告诉陆依依苏东辰隐瞒了李子浩母亲去世的真相,并没有告诉她为什么苏东辰要这么做。

所以陆依依离开苏家之后的那段时间,她对于苏东辰的了解,很多时候都是从张婶儿口中知道的。

又因为张婶儿在自己身边说了很多谎话,给她对于苏东辰的误会逐渐加深,所以那一天她才会奋不顾身地冲到那个所谓的秘密基地里去寻找自己的老爸。

以至于陆依依差点就在那里丢掉了性命,原来这一切不只是苏东辰一个人的错。

“在我以为依依死了之后去找过你,我跟你解释过为什么不公布依依死亡的信息,当时是恐怕你心里难受,但是你后来还是对依依说了谎。”苏东辰当着陆依依的面就把这些话说了出来。

“我之前都已经说过那么多谎了,怎么可能当时对依依说实话?”张婶儿觉得苏东辰这句话简直就是等于白说。

要不是因为依依牵挂她的朋友王婷婷,现在她们已经到达国外了,已经远离了这里的是是非非。

对于张婶儿说的这些,苏东辰觉得似乎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发现,说白了张婶儿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想要独占陆依依。

苏东辰一开始还怀疑张婶儿会有什么特殊的身份,看来事情并没有自己想得那么严重。

“不过少爷,你为什么非要逼着我把这些说出来?”张婶儿觉得自己并没有做什么特别过分的事情,起码自己并没有对陆依依带来伤害,相反自己在她最困难最伤心的时候陪在她身边。

一个真正伤害了依依的那个人,现在就像一个正义凛然的使者一样在那里指使着她们。

苏东辰突然被张婶儿给问到了,自己现在看谁都觉得像是一个坏人,要是他身边的叛徒实在是太多了。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手下里边有一些是独孤络派来的人,他并有没有派人去清除这些人,还有一些人是谁派来的他也不清楚,但是他还是觉得应该小心。

“没什么,只是今天无聊,随便问问而已。”苏东辰还是一副十分欠扁的样子。

张婶儿不再理会苏东辰,而是走着一直沉默不语的陆依依。

“依依,真的是很对不起,其实我一直都想跟你说清楚,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张婶儿不知道这一次依依还能不能够理解自己,其实自己还是有很多机会,提前跟她说清楚的。

但是每次她想开口的时候,就觉得如果依依这辈子都不知道的话,她们两个之间的感情会更好。

她现在对待依依所有的都是真的,所以依依知道自己一开始的目的的话,对待她们之间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她虽然觉得苏东辰并不是无聊那么简单,但是今天自己也是被逼无奈才说出了这些话。

“我知道了。”陆依依表情十分木讷地说。

就算是十分脆弱的感情,只要感情双方在没有说破之前,还能勉勉强强地维持下去。

但是突然有一天,有一个人打破了这种沉默,就算是之后其中一个人努力地想要挽回这段感情,也是无济于事的。

陆依依一直都知道自己跟张婶儿是一种相互需要的关系,虽说她们认识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在一起她们能够带给对方温暖。

只是这种关系也是十分脆弱的,尤其是在这种关键时刻。

陆依依对于张婶儿更多的是感激,感激她两次都救了自己的性命,感激她在自己最难过的时候陪伴在自己身边。

但是如果有一天,有人告诉自己,张婶儿曾经对待自己的一切是假的。

她就会觉得自己跟张婶儿构建的那个和谐的世界完全崩塌了。

她现在不知道自己该去责怪谁。

去责怪张婶儿吗?从张婶儿的角度出发,她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过错。

只不过是自己太过于天真,因为自己太需要一个依靠,刚刚在那个时刻有那么一个人出现了,所以自己跟张婶儿又何尝不是一种相互利用的关系呢?

去责怪苏东辰吗?似乎真的要去责怪这个男人,因为他的目的很明显,而且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成功。

他已经成功地将自己身边唯一的一个人给赶走了,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真的十分的聪明。

他只不过是用了短短十分钟的时间,就将本来两个完全互相信任的两个人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似乎也不能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陆依依觉得自己现在谁都不了解,谁都不懂。

他们似乎都感觉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了,弄得陆依依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样的。

这是一个可爱的地方,但是因为某些人而变得十分的可怕。

她每时每刻都想逃离这里,只不过这一刻这种想法十分的强烈,从来都没有如此强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