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二十七章 执念

小说: 巅峰往事凌正道 作者: 凌正道 更新时间:2019-07-12 02:28:36 字数:2742 阅读进度:2116/2662

“如蓝”

凌正道惊呼着去抓喻如蓝的手,饶是他的反应力很不错,可是却还还是慢了一步,尖利的瓷片已经刺破了喻如蓝那如玉般光滑无暇的脖子。

殷红的血水瞬间就染红了喻如蓝的玉颈,就如同用刀在完成的玉璧上划过,又泼上擦不掉污渍般让人惋惜心痛。

如此一幕,更是让周围的人不由惊呼,一个好端端的美女,为什么要对自己如此

凌正道已经夺下了喻如蓝手中的瓷片,那只柔若无骨,同样完美无暇的手掌,也同样留下了几道深深地血口。

最为触目惊心的还是喻如蓝的咽喉处,也不知道喻如蓝刺的有多深,血水止不住地从她的脖子上流淌下来。

即便是凌正道第一时间为喻如蓝捂住了脖子上的伤口,可是血水还是从他指缝中冒了出来,染湿了喻如蓝的衣服。

毫无疑问,喻如蓝是一心求死,这直刺咽喉的一下,也不知道把她伤成了什么样子。

看到这般血流不止的情景,周围的人更是纷纷惊呼起身,唯独被凌正道抱住的喻如蓝满脸平静,甚至她的脸上还带着微笑,“凌总,你懂如蓝的心了吗”

“你不要说话,我们先去医院。”凌正道满脸焦急之色,而后又对四下大声问:“医院在什么地方,最近的医院在什么地方”

半小时后,凌正道才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伤者伤到了脖子处的血管,差一点就刺破气管了。”喻如蓝当时真的是生死一线,如果喻如蓝刺的再偏一点,将血管和气管同时刺破,血流进气管。她真的就没救了。

正是因为如此危险,医生在说情况时显得也是有些心有余悸,“伤者这是一心想要自杀,情绪可能还不稳定,你这家属一定要好好照顾才行。”

凌正道连连点头,他真没有想到喻如蓝竟然会在自己面前选择自杀。她的性子怎么这么烈,这还是那个乖巧体贴的喻如蓝吗

虽然是生死一线之间,不过喻如蓝此时的情况还算好,只是因为失血的缘故,她的脸色很是苍白,连嘴唇也是如此。

“如蓝,你醒了。”看到喻如蓝睁开了眼睛,凌正道连忙问了一句。

“凌总,你为什么要拦着我,如蓝已经没有活着的意义了。”喻如蓝轻轻摇头,她的语气依旧很平静,只是平静的有些可怕。

“你怎么这么傻”

“如蓝不傻,如蓝说过自己是您的人,如果您放弃了,如蓝就没有活着的意义了。”

凌正道不知道该对喻如蓝说些什么,甚至此刻,他完全不了解喻如蓝,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喻如蓝是一个疯狂的女人,她毫不犹豫地在凌正道面前选择自杀,也再次证明她平静外面下的那种疯狂。

是不是真的一心求死也许并不好说,可是喻如蓝此举,却说明了她对凌正道的态度,为了助他成功,她真的什么都不在意。

“你要知道,我是不会为了自己而去放弃我的女人的。”凌正道再次摇头,自我争取的条件他做不到,即便是喻如蓝以死相逼。

“如蓝算不算凌总的女人”喻如蓝轻轻地问了一句。

凌正道无法回答,他并没有将喻如蓝视为自己的女人,一直以来他都把喻如蓝视为合作伙伴,可是她却对自己一片真心。

没有等到凌正道的答案,喻如蓝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失落,“如蓝不在意凌总怎么看待如蓝,如蓝只是想让凌总知道,如蓝现在就是凌总的人。”

喻如蓝的这番话听的凌正道很不是滋味,他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竟让这女人如此的待自己,甚至连性命都交给了自己。

“凌总是情深意重的人,如蓝知道即便是如蓝如果有些危险,凌总也会不顾一切去救如蓝的,所以如蓝不会去让凌总做不想做的事情。”

“你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凌正道摇了摇头,他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何如此放不下执念。

第二天上午,喻如蓝就离开了医院,她的伤只是外伤,也没有必要住院观察的。

只是身上连半处疤痕都没有的喻如蓝,以后却要多几处伤疤了,手面上伤疤还好,可是脖子上的伤疤恐怕会永远都留下痕迹的。

看着喻如蓝那还包扎着的脖子,凌正道心里又是一阵不是滋味,他感觉自己有些亏损了这个女人。毕竟她的那些要求,自己无法去满足。

“你今天就要回燕京吗”得知喻如蓝要匆匆赶回燕京,凌正道对此也很是担心。

“是的凌总,如蓝已经想明白了,以后就在燕京安安静静地生活。”喻如蓝依旧是那么的平静,然而她的内心真的是如此安于现状的吗显然并不是

“其实人活的简单一点,平凡一点也挺好的。”凌正道苦笑了一下,他是真的很希望喻如蓝能够放下执念,可是喻如蓝却是宁愿去死,也不想平凡的人。

“嗯。”喻如蓝轻轻地点了点头,这一次她向凌正道隐藏了自己的内心。“凌总还要继续留在南海市”

“我暂时不想走,”凌正道有些神伤地说。

“那我就先走了,毕竟我还有工作。”

喻如蓝急着返回燕京时,凌正道并没有挽留,他也不知道该去如何挽留这个女人。

因为工作要回燕京,这只是喻如蓝的一个借口。

她并没有因为凌正道的放弃而放弃,哪怕机会已经渺茫的看不见了,她还是会为凌正道全力争取的,这就是她的执念,很疯狂的执念。

连死都不能改变凌正道的决定,还有别的办法吗换作别人肯定会黯然放弃,可是喻如蓝并不是别人。

“凌总,请不要怪如蓝,如蓝不会让你这么倒下去的”

喻如蓝就这么走了,凌正道却再次陷入了恍惚之中,自己到底怎样才能见到周影。

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看到沈慕然的来电,凌正道迟疑了一下便挂断了电话。然后想了想,他把沈慕然的手机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再次拨打凌正道手机的沈慕然,听到这样的提示音,就有一种要摔手机的冲动。“凌正道你个混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躲着我”

沈慕然很希望能够联系到凌正道,让他老老实实地回来虚心配合接受调查,争取得到宽大处理。可是他倒是好,一副犯了错误还有理的的模样。

“看来我要亲自去一趟南海市才行,抓也要把他抓回来”沈慕然握了握拳头,咬牙切齿地说着。

从凌正道出事那一刻起,沈慕然就一心想办法要帮凌正道。可是凌正道那不服不忿的态度,却是着实气坏了她。

就恨不得把他按在地上,狠狠地打他一顿,让你不听话,看我能不能把你打听话

虽然沈慕然这种想法有过很多次,可是每次见到凌正道时,她却总是舍不得下手去打他。

即便是教他学习搏击格斗时,虽然沈慕然总是一副不留情面的样子,可是事实上,每次沈慕然都是很有分寸的。

她对他有着太多太多的不舍。

手机响了大半天,沈慕然才有些恍惚地拿起了手机,“你好,我沈慕然。”

“然然,你大伯给你介绍的那个小伙子,今天要过去和你见个面,你表现的客气点”给沈慕然打来电话的是她的母亲,是因为女儿找对象的事打的电话。

不等母亲把话说完,沈慕然就很烦躁地说:“妈,我这里还有工作,先挂了”

“喂”

不等母亲再次说话沈慕然就挂断了手机,什么小伙子,她现在一点儿兴趣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