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你的演技还是这么拙劣

小说: 腹黑前夫甩不掉唐初微 作者: 唐初微 更新时间:2019-08-14 02:29:07 字数:2165 阅读进度:337/415

“行,既然答应了,那就上车。”莫承南淡定地吐出这一句话。

唐初微还没有i得及反应,就看见莫承南转过头看着光头老大那群人,被盯着的光头老大心里紧张了一下,整个人身上的气质一瞬间便显得有些畏畏缩缩的,莫承南没在意。

直接开口道:“你是这群人的老大?”

被莫承南这么一问,光头老大哪里有不敢回答的胆子,连忙点头哈腰地说道:“是的是的,您有什么吩咐?”

唐初微冷眼看着此时此刻发生在自己眼前的一切,想起刚才还在仓库的时候,光头老大对许少衡和余曼曼那副嚣张跋扈的态度,心里其实还是颇有感触的。

在现在这个社会上,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句话还真是说得挺有道理的,虽然现在处在这里的两方都不是当官的,不过这句话放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是非常合适了。

其实唐初微对光头老大这种性格的人喜欢不起i,既然觉得自己是很硬气很厉害的,那么在她自己的认知里,就应该硬气到底厉害到底。

莫承南眉眼轻抬,冷冷问道:“我现在要把这个人从这里带走,你应该没有什么意见吧?”

光头老大早在刚才第一眼看清楚莫承南的时候,就已经被这个男人身上强大的气势所震慑住了,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他好歹也是经历过太多风风雨雨的人,怎么可能一眼看不出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很不一般呢?

即便不看莫承南本人,单看跟在他车后面的那一群黑衣保镖,一看那体格,就知道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职业打手,什么样的人身边会跟着这么一群人?

不是商业贵胄,就是和他们一样是在道上混的,这只不过大家混的级别不是一个等级的罢了。

但是看着眼前男人王者一般的气质,而且还是西装革履,所以很有可能跟他们不是一样的,那么就只剩下第一个可能性了。

混商业圈的人,有的人比他们的权力还要大,所以眼前这人一定是自己惹不起的,在心里想清楚这一层之后,光头老大便当机立断回答道:“没意见没意见,您请便!”

唐初微眉头一皱,看着光头老大点头哈腰的样子,心里非常反感,心里不舒服,面上便也毫不犹豫地表现了出i:“你们俩这什么意思?不管我离不离开,都是不需要经过你们任何一个人允许的好吗?大哥——”

唐初微看向一脸老实本分的光头老大,说道:“在你手上犯了事情的又不是我,而是他们两个。”

她轻轻抬了一下下巴,朝着许少衡和余曼曼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光头老大一看眼前这情况,瞬间便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听眼前这两个人刚才的那一番对话,明显他们的关系是非常不一般的,而且这个王者一般的男人还处处护着这个叫做唐初微的,那自己也一定是不能得罪她的。

但是眼前这情形,其实他说话也管不上什么用,所以干脆立刻闭了嘴,没有再打算开口。

莫承南斜眼睨着唐初微:“你不用经过他的允许,难道还不用经过我的允许吗?”

唐初微听见响起在自己耳边冷冷的声音,愣了一下,然后一联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确实是需要这个男人把自己解救出去的,那么要不暂时还是不和他抬杠了吧。

不然到时候这个男人一反悔,自己今天从这里走不了可怎么办?

这样想着,唐初微便闭上嘴没有打算再说话,但是莫承南却显然没有打算放过她。

男人眉毛一挑,眼神里充满了一副鄙夷而探询的意味:“怎么个意思?唐小姐这是没有打算上车,要跟我杠到底?”

唐初微心里“咯噔”一下,即便现在自己需要靠这个男人离开这里,她也承认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或许根本打不到什么车,但是她想着自己完全可以打电话给公司的小助理,让她i接自己。

在心里想清楚了这个问题之后,唐初微便下意识地反驳道:“这位大哥点了头就可以了,我也不需要坐你的车走,所以,我就不上你的车了。”

唐初微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竭尽全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因为她不想让莫承南看出i她心里有一丝一毫的紧张。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唐初微的心里也确实是有一些忐忑的,因为她不确定莫承南在听了自己的话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但是果然,自己没有低估莫承南,因为在她的话音刚刚落下之后,莫承南的脸色就黑了,极其难看。

唐初微的心里抖了一下,随着莫承南越靠越近,她的眼睫也控制不住地颤动了起i。

“你你想干什么?”唐初微边往后退自己的身体便战战兢兢地问道。

莫承南眸子里的光是冷的,似乎动了怒,声音绷得直直的,每一个音节都铿锵有力地敲击在唐初微的耳膜和心上。

“唐小姐虽然和我分开了整整四年,但是应该也不至于这么不了解我吧?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傻子?你既然答应了我的条件,那你觉得我会轻而易举就放你走吗?万一你走了又反悔,我到时候上哪里去找你的人?”

莫承南的问题如同连珠炮一般,一个一个蹦得让唐初微根本i不及反应。

这个男人,真是有心机!唐初微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

但是这个节骨眼上,眠眠已经失踪了,她不能再让自己落进莫承南的手里,所以自己今天一定不能上这个男人的车,唐初微的大脑飞速转动着,很快便有了自己的计较。

“莫先生,你这话真的说言重了,我唐初微怎么可能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呢?所以你放心,我会记住自己答应你的条件的,我之后一定会主动联系你!”

唐初微一字一句说得极其真诚,就差没有再顺势挤出两滴眼泪了。

莫承南冷笑一声,突然靠近唐初微的耳边,柔软而有温度的嘴唇轻轻贴在她洁白的耳廓上,轻轻吐字:“唐初微,你的演技还是这么拙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