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0章 算计吴三桂

小说: 扶明录(浪得虚名) 作者: 浪得虚名 更新时间:2019-11-09 08:48:15 字数:2444 阅读进度:991/1000

吴三桂拥兵自重又在关外守国门,朝廷对他的态度向来都是小心谨慎,生怕一个不小心戳到他的敏感部位造成严重后果。

宁远大捷,吴三桂毫无疑问居首功,但一味的给他戴高帽会让其更飘飘然,若敲打下一个不慎敲痛了他又会尥蹶子,这是个难题,而如今崇祯帝想听听小太监的意见。

“赏罚分明,有功赏有过罚”常宇略一沉思道。

“那八国柱要给他一个了么?”崇祯有些纠结。

“给,但不是现在!”常宇微微一笑:“赏罚要分明亦要结合,原本以宁远大捷他本可稳坐国柱之列,但其有失察职责则要其将功赎罪,而后一并再赏!”

“你说的而后是……”崇祯帝已听出常宇话里有话了。

“收复锦州之后!”常宇嘿嘿笑了:“满清此番入关受到重创,多尔衮回到朝中自身都难保无暇与我,却正是咱们收复锦州的好机会,也正好给吴三桂找点活干,否则他名为守国门,实则一天天在宁远城里喝茶晒太阳发霉”。

崇祯帝抚掌:“可不是,天天在那边闲着无事,还要这要那嫌这嫌那的,是该给他找点活干了”。

常宇接着道:“待祖大寿回来之后,便将这收复锦州城的任务交由他舅甥俩,也能趁机分吴三桂的兵权而显得顺其自然,省的他尥蹶子”。

崇祯帝大笑:“可这回头述功不让他位列国柱他会不会尥蹶子”。

“所以要让他有盼头,放出消息收复锦州之后这国柱就十拿九稳的了,有了盼头干活才有劲头,而且皇上不妨多下点本钱,吊着他”。

这下崇祯帝就不明白了:“多下本钱?”

常宇在他耳边低声说几句,崇祯目瞪口呆楞了好半天:“你又开始下饵了!”

常宇叹口气:“形势所迫,这年头要让别人卖力干活就得舍得下本钱”崇祯帝点点头,“你说的没错”随后看着常宇又似笑非笑:“既能吊起吴三桂的胃口又能为你收买人心,你这又是一箭双雕啊!”

常宇赶紧摆手摇头:“是为皇上收买人心!”

“好,只要能将鞑子灭国,家贼消灭,再大的本钱朕也下了,多少人心朕也买了”崇祯帝一时间倒也豪情壮志起来。

“皇上既有这胸怀,那过些日子不若弄个大阅兵好好收买一下人心”常宇突然提议。

“阅兵,朕?”崇祯帝怔住了。

“臣闻皇上今儿召百官早朝狠狠的打了一些人的脸,但臣认为打的不够疼,不若趁此时来一场大阅兵,一来好好抽抽他们的耳光敲山震虎让他们收起那些小私心老老实实的为朝廷效力,,二来巩固皇威稳定民心,再者大战刚去也要论功行赏激励军心了”。

“办!一定要办个大的!”崇祯帝眼里瞬间就冒出了星星,红星星!

“此时京畿又兵马近十万,场面绝对够大,届时皇上可召各国使臣,文武百官京城勋贵豪绅一同出席,并许百姓围观皇上亲自检阅十万大军封赏有功将士!”

“办!”崇祯一拳下去,桌子上碗筷又飞了起来。

兴致被挑起来不撸出去能憋死,崇祯帝拉着小太监就阅兵之事扯个不停,眨眼就到了晌午。

常宇连夜赶路一夜未眠但其精力向来充沛还熬的住,可谁曾想崇祯帝这瘦弱身子竟也熬的住,亢奋的如同打了鸡血只是双眼红丝更多了。

话题从阅兵安排事宜又聊到当前南方战事又突然绕道了刘泽清等人身上,崇祯帝听了小太监将高杰三人从千里之外却扔在通州城外不理不问很是疑惑。

常宇给了详细的解释,调其前来一是以备不时之需,若鞑子不谈和要血拼的话,三人的万余兵马再不扛揍也能在外围给吆喝助威,其次他也是借此机会摸摸三人的底,要知道历史上三人都是敢抗旨的存在皇帝的面子都不给。而常宇就想看看自己的话好不好使。

“至少说明他们现在略显收敛至少不抗旨了”崇祯帝一直对刘泽清抗旨装伤的事耿耿于怀:“但你不打算给朕收拾收拾他们,不敲打一下朕不解气!”

“臣叫他们来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为了给皇上出气”常宇笑了笑。

“如何出气,他们此时兵马不多,若不趁机拔了?”可以看出崇祯想弄刘泽清的心比弄吴三桂还记。

常宇摇头:“有些操之过急,三人身边兵马不多是好事,但也不是什么好事,咱们虽可趁虚动手,但其主力远在千里之外若是闻讯作乱则不可收拾了,况且收拾他们之前臣还打算让他们出出力,以毒攻毒去咬闯贼呢!若用的顺手则多留些时日,毕竟一条好狗也难养不是!”

“不拔了他那你此番打算如何为朕出气”崇祯帝懂常宇的意思,但心下有些不甘。

“就让他们看的到吃不到,最好能再吐出点”常宇笑的有些阴险。

乾清宫里君臣密议,外人不得扰,皇城里太监宫女们已在窃窃私语八卦着他们的偶像小太监回京了,听说昨儿在古北口又和鞑子干了一场呢……

端本宫里,朱慈烺上蹿下跳,盯着门口的玲珑:“还没出来么,还没出来么,进去那么久……哎父皇也是,他连夜回京一宿没睡的呀……”

“太子殿下,您稍安呀,常公公这数月间将鞑子从北追到南又给赶出关,这星星点点的事都得给皇爷详述一遍不是……”玲珑安抚着。

“本宫自是知道,可总得让休息一会不是,哎,你亲自去盯着,常宇出来立刻带他来这里……”朱慈烺急的就差在地上打滚了。

坤宁宫,坤兴公主朱媺娖正在陪周皇后进午膳,轻启玉齿装作漠不经意的样子:“母后,听说常宇回京了?”

周皇后点点头,难掩喜色:“小常宇可真厉害,不光让鞑子把抢走的东西全留下还让鞑子赔了上万头马呢”。

啊!朱媺娖眼里冒了星星:“他可真厉害呀”。

“可不,咱们朱家若非有他,嘿,当真这会儿不知道什么样子呢”说着又一脸喜色:“刚才听东厂的说,昨儿他在古北口外还伏击了鞑子,这孩儿打仗可真会耍心眼,多尔衮怕是怎么也想不到出了关还能被他咬一口!”

朱媺娖掩口轻笑:“常宇就是坏心眼多!”

周皇后也笑了:“他那是对鞑子坏,对咱大明对咱朱家可好的很呢!”

“常宇是坏蛋”年近六岁的昭仁公主嘴里塞着慢慢的食物嘟囔着,周皇后和坤兴公主忍不住大笑起来,旁边宫女也掩口偷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