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怎么不送她一件

小说: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作者: 夏染雪 更新时间:2019-07-10 02:05:26 字数:2524 阅读进度:269/717

小说网..cc,最快更新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最新章节!

所以,赶出去最好,当然也不要指望,她们以后不会再来了。

果真的到了第二天一大早,蓝氏再是带着娄紫茵过来了,真不知道她们这是哪里来的厚脸皮,明胆这里不欢迎她们,可是她们还是过来了。

“清辞,听说你明天要去正国公秦四姑娘的生辰礼,这样吧,你带着你姐姐去,你们也好有个照应是不是?”

“娘,我又不认识正国公夫人,这去了多不好的。”

娄紫茵连忙的拉着蓝氏的袖子,“而且这不是太为难妹妹了,所以我还是不去了,我不想给妹妹添麻烦。”

“胡说什么?”蓝氏训着女儿,“你们是亲姐妹,清辞怎么可能嫌弃你的,而且带你过去,也是相互的有个照应,这不是很好,再说了,你又不是没有参加过,在家中之时,那些贵女诗坐,你不是参加了很多,也是拔了很多的头筹吗?”

”娘,那能一样吗?”

娄紫茵低下头,一张脸羞红无比,就像是抹了胭脂一般的红。

这母女两个人演的双簧,就连站在一边的白梅都是打起了哈欠,想去就去,说这么么多的废话做什么,不过,算是娄紫茵还有些自知之明。

正国公秦家,那可是京中数一数二权人家,普通人怎可能进去,就娄紫茵这么一个商人女,她还想要去正国公府,这天不没有黑呢,就开始做梦了。

“清辞,你明个儿就带着你姐姐过去,有她在,你也能安心一些。”

蓝氏这要多不要脸,才能说出这些话来,而且不是商量,不是请求,只是一句话,明天带着去,就这么如此的打发发沈清辞。

“可以,”沈清辞到答应的痛快,还是答应的很痛快,娄紫茵既是如此的想去,她自然会成全她,反正上辈子她不是成全了很多次了。

而蓝氏和娄紫茵一见沈清辞今天如此好说话,两个人都是难挡心中的欢喜,她们本来以为要费不少的唇舌,可是谁知道,竟然如此简单的,她就同意了。

既是如此,想来,以后当是他们要那样的东西之时,沈清辞应该也是不会反对的。毕竟那本来就是娄家的东西,沈清辞毕竟是姓沈的,虽然说她身上也是流着娄家的血,可是再是如何,她也不可能是姓娄,所以属于娄家的还是娄家的,百年娄家的荣耀,自然的也是娄家的。

蓝氏带着娄紫茵既已是答成了目地,自然的也不会多留,一路上也都是商量着要穿什么去,当然最好就是可以表现一下才艺,这样就能一鸣惊人,而后就能在京中尽快的站稳了脚步,也能为自己找到一个好的夫婿。

第二天一早,沈清还没有睡醒,娄紫茵就已经是到了。

来的还真是早,沈清辞慢条斯理的坐了起来,再是穿着衣服,。

“姑娘换这件吧,”白梅替她拿来了一套水紫色的衣服,虽然颜色很素净,可是配色却是十分的好,是水紫与水蓝相配的,实则是层层轻纱精巧缝制而成,虽然说未绣花,可是层叠起来,却也是有着另一种的灵气。

沈清辞换好了衣服,不得不说,虽然她仍是女童一样的身材,可却却也没有长的多矮,她本就是有些消瘦,再是加之未长成,所以身上虽然没有长开,可是却是自是有着特别的气质,到也只有她这样的平板的身材,才可以意会而成。

而且她的腰肢十分的纤细,几乎就是一折便断一般,与那些贵女相比起来,在身材上面却也是不逊色的。

白梅拿来了一串小铃铛挂在了她的腰间,这可是用纯纯打靠边出来的,走起路来,丁丁当当的到也是好听,这还是大公子亲手给姑娘做出来的,前日才是送给姑娘的礼物,姑娘最是喜欢的,只要出府也是必需的带着。

而且只要有这个在,姑娘走到哪里,她可也都是知道的。

“姑娘,要带什么首饰?”

白梅打开了妆匣,问着沈清辞,这里有成套的大头面,还有不少的珍品也都是在里面,有不少都是姑娘见着喜欢就买回来的,还有俊王妃,小俊王妃,以及三余郡主给姑娘送的。

大多也都是这世上极为少有的奇珍。

“这个吧,”沈清辞指了一下,里面是一串紫色的花串,其实白梅也是不知道这是什么,长的十分像紫藤花,当然这也是姑娘最是喜欢的首饰,当然还有一点。

就是这花串,带在头上十分的轻便,而不是像是其它的首饰,如果带的多了,脑袋都是可以被砸在地上。

白梅也是感觉这个好,到是配了今日的衣服了。

沈清辞拿过了胭脂盒子,给自己的脸上抹了一些透明的水粉,两颊又加一点的胭脂,就显的越是唇红齿白,肤质上等了。

当是她出来之时,娄紫茵等的都是等有些焦急,而她一见沈清辞的装扮,不由的咬了咬牙,也是忍住了眼中的嫉妒与怨恨。

怎么的,她有如此好看的衣服,也是没有想过要给她一件?不是说,那个沈清容就是一个会做衣服的,再是怎么样,沈清容也不可能只做了一套给沈清辞吧,既是有这么多套,难不成,她这个当姐的,还拿不到她的一件衣服了。

她的衣服是多,可是能上了台面的却是没有几件,最后还是高价在成衣里面买了一套的,可是成衣店做出来的衣服,怎么会有精心做出来的好。

不管成色还是样子,或者说布料也都是不能相比的,哪怕她将自己最好的头面带来了,可是却是比不过沈清辞发上的那一串紫藤花,也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只能发现,似都是成串的紫宝石,一看就知道这是价值连城了。

都是没有嫁妆了,可是还可以大笔的花银子,想来那样东西就是在她手中的。

“妹妹这件衣服真好看。”

她忍住自己的嫉妒,也是忍住了自己的脾气,

沈清辞低下头,再是理了理自己的袖子,“我自己的画的样子,让丫头帮我做出来的。”

她闲暇之时,随意的画了两张,这是白梅没事帮她做出来,她这些日子,去的地方到是多,一般的衣服,别人的注意力都会放在她的胸口上,可是自是穿过了她姐姐给她做的那一件衣服之后,她到是有了一些想法,就随意的花了几个样子,她上一世,本就就讲究的女子,讲究吃也是讲究穿,京中那些衣样,她可是日日都在注意,所以现在到是记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