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火烧连营(下)

小说: 汉相 作者: 宛裕子 更新时间:2015-01-21 17:35:33 字数:5018 阅读进度:8/87

()“将军,属下已经查探清楚,黄巾贼营,确实都是青草树枝结成;而且,属下还发现,贼军后半夜守备松懈无比,我们九人在里面没有遇到任何阻拦,几乎如履平地。”回到大营时,天已经亮了,也来不就休息,刘靖就和傅燮一起,感到皇甫嵩哪里汇报情况。

“果真如此?”皇甫嵩看向皇甫真。

皇甫真点点头,道:“回禀将军,确实如此!”

“既然如此,那黄巾贼距离死期不愿矣。”皇甫嵩捋着胡须笑了起来。“来人,将朱将军、孙司马和各军校尉请来,就说我召来议事。”

片刻之后,朱儁就先到了。

“公伟,怎么来的这么快?请你的亲兵可才刚刚出去。”看到朱儁这么快就过来,皇甫嵩有些惊讶,开口询问起来。

“呵呵,我也是刚好过来。”朱儁笑道。

“公伟可是有什么事情?”皇甫嵩听到朱儁这么说,心中明白他一定是有什么事情。

“昨夜将军可是派人出去打探敌情了?”朱儁直接询问到。

“不错。”昨夜的事情,出于保密的原因,虽然知道的很少,但是朱儁想到知道其实也不难,所以皇甫嵩也没有遮掩。“不过,可不是我要派人出去,而是有人自己主动请求的。”

说这话时,皇甫嵩指了指刘靖。

“哦。刘军侯主动提出的?”朱儁见刘靖主动请缨,颇为惊讶。对于刘靖,给他最大的印象莫过于自己溃败之夜以“火马阵”为己方争取时间的事情。

“呵呵,刘军侯不仅自己主动请缨,而且给本将献上一计,可以大破黄巾贼呀。”皇甫嵩将刘靖这两rì前前后后的作为和盘向朱儁拖出,听得朱儁一阵惊奇。

“不曾想刘军侯还有如此奇谋。若是早rì发现刘军侯如此才能,也不至于落得困守于此呀。”朱儁嗟叹连连。

“将军谬赞了!”刘靖脸sè一红,道。

几个人说话间,校尉和司马们陆陆续续都到了皇甫嵩的中军大帐当中。刘靖要告辞,却被皇甫嵩叫住,说是要他一同出谋划策。

……

“刘军侯,你来说说,这个计划,可有什么不妥之处?”等到众人商议完毕时,皇甫嵩突然间询问起刘靖来。

众人看到皇甫嵩向刘靖征询意见,一阵惊讶,纷纷猜测起来。

“你们不必惊讶。我来告诉你们,这火攻之计,就是刘军侯想出来的,而且昨天夜里他还夜探敌营,摸清楚了贼军的情况。”皇甫嵩对于众人的惊讶和毫不在意,解释到。

众人听到这话后,更为惊讶,谁也没想到这一计策出自还未成年的少年军侯之手,而且这少年更是不一般的胆子大,敢闯入敌营且如入无人之境。

“将军,诸位校尉都是军中俊杰,将军和诸位校尉所拟定的计划,并没有什么疏漏。”刘靖冲众人抱拳行礼,随后开口道。“不过,属下想请求将军遴选百名jīng于骑术的战士,由属下带领,装作求援,突围出去。随后就在外面游弋两三rì,等到大军发动之时,和大军里应外合,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好!”皇甫嵩沉思片刻,就答应了刘靖的请求。

——————————————

黄昏时分,伴随着一阵金鸣声,攻城的黄巾军如同cháo水一般退去。

长社城头上,汉军也放下了武器,坐在城墙上休息起来,一些人默默地收集搬运袍泽的遗体,伤员们则静静地等待着军医为自己治疗伤口。

攻守双方,都在细细品味着白天的战争,总结着自己的得与失,在黑暗中慢慢舔着自己的创伤。

夜sè慢慢降临大地。

玉盘半残,苍穹上还漂浮着几朵云朵,时不时与月亮游戏一番,遮住她俊美的容颜。还有几颗星星发着幽暗的光芒。

距离子时还有一刻钟的时候,长社城的西门悄悄打开了。

看着逐渐开启的大门,,伴随着护城河上的吊桥逐渐放下,刘靖深吸一口气,握紧手中的缰绳,猛地一踢马肚子,大喝一声:“出发!”

话音刚落,就如同离弦的箭一般飞逝而出。

在他的身后,一百骑兵也紧紧跟着出了长社西门。

黄巾中军大帐。

波才正在和彭脱还有一干手下商议着军情,思考明rì该如何攻城,突然间大帐外的一阵喧闹将他打断。他十分不快,询问到:“外面何事喧哗?”

“渠帅,是西门外的弟兄们禀报,说是城中的汉军突然间杀出一支骑兵,突破防线,向西冲出去了。”有亲兵进来如是禀报。

“有多少人?向哪个方向去了?”波才皱着眉头问到。

“据防守西门的兄弟们说,冲出去的汉军大致有百人,他们向西逃窜。”亲兵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一股脑全部说了出来。

“向西?皇甫嵩到底想要干什么?”波才忍不住喃喃到他一时间也想不明白皇甫嵩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向西?呵呵,皇甫老贼定然是向朝廷求救去了。从长社到雒阳,只有向西面值最便捷的道路。”一旁的彭脱猜测到。

“也只能这么认为了。”想不明白的波才干脆不再想,不过他随即下了一道命令。“要各个门口的弟兄们加强戒备,一定不能再走脱一个贼军。还有就是,对于已经逃走的汉军,任何人不得追击!”

下完命令,波才继续低下头和彭脱研究起明rì的攻城计划。

冲出黄巾军的包围圈后,刘靖率领着众人西行二十余里。在确定没有人追上来后,随即又折回十余里,在距离长社十余里外的一片树林当中隐身。

————————————————

三rì时间,转眼即逝。

第三rì的黑夜,如期降临。

“将士们!”

长社城,汉军大营,火把冲天,将大营照的如同白昼,所有汉军将士都穿戴整齐,刀不离身,箭不离弦。皇甫嵩站在点将台上,看着整齐站立的汉军将士,做着最后的动员。

“本将知道,你们很勇敢!自退守长社以来,你们打退了黄巾贼一连十余rì的一rì高过一rì的进攻,没有让他们上过一次登过一次城头。所以,本将为你们骄傲!”

“但是,本将却感到非常憋屈!我相信你们也如我一样。世间无人可敌的汉军,竟然被一群手无寸铁的黔首奴隶打的只能龟缩在城中,你们甘心吗?”

“不甘心!不甘心!”

台下,将士们挥舞着火把,大声回答到。

“既然不甘心,那么本将今夜就带领你们,杀出重围,杀他一个片甲不留!让他们真正明白那句话,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跳跃的火光中,汉军的声音响彻苍穹。

“怎么回事?”正在商议军情的波才、彭脱和其他黄巾将领都被汉军响彻苍穹的声音惊动。“来人,速速去打探,到底怎么回事。”

“回禀渠帅,是城中的汉军在大汉,喊什么‘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片刻之后,打探消息的人回来禀报叫。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波才嘴里面反复吟读着这八个字,一阵阵心悸。

遥想汉室四百载,总是不断的向世人诠释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匈奴虽强,当初甚至给大汉留下三大耻、和亲输贡,但是最后怎么样?早已经烟消云散,只有南匈奴在并州苟延残喘。南越王不服王化,弱冠终军一根绳索让南越王乖乖受缚。楼兰王想要挣脱汉朝的手掌,最终成就了傅介子“不破楼兰终不还”的一世英名。王莽篡汉,最终还是被世人抛弃,天下回到汉室手中。班超投笔从戎,三十六骑收复西域……

看着火旺冲天的长社城,心中想着一桩桩往事的波才心中突然间感觉到不妙:“来人,传令所有人立即加强戒备,所有人必须刀不离身!”

“一定要小心城中的汉军!”一旁的彭脱补充到。

波才看了彭脱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忧虑。

突然间,远处长社城的城门处出现了火光,紧接着就变成了火光。

“杀——”

汉军的杀喊声紧接着传入所有黄巾军的耳中。

“传令,多打火把。所有人立即迎战!务必将汉军阻挡在大营百步之外。”波才和彭脱立即让人传令,二人也立即翻身上马,握紧武器,向前线冲去。

“黄天立,黄天立——”

黄巾军也从惊讶中反应过来,立即迎战。

“杀——”

领着汉军鱼贯而出的孙坚如同挣脱了牢笼的猛虎,大喝一声,跃进黄巾军中,挥舞着自己手中的大刀,收割起敌军的xìng命。他身后,黄盖、韩当等人也率领着汉军杀入敌阵中。

双方如同两股大水,撞击在了一起。在碰撞处,一个个战士倒下,一股股鲜血从脖颈处、从胸前喷发而出,如同喷涌的泉水,喷洒在地上,喷洒在刀柄上更多的则是喷在对方的脸上,火光照耀下,分外狰狞。

——————————————

刘靖等百骑藏匿的树林当中。

所有人都在黑夜降临的时候都将一切所有准备妥当,只是等待着出发的时间。

刘靖在心中默算着时间,感觉到了约定的时间后,一挥手:“上马!”

“诸君,长社之围是否能解,就在今晚一战,因此,人衔枚,马衔铃,兵刀裹布,脚蹄轻踮,务必不能发出一点声音。距离敌营一里之时,开始冲刺。冲入敌营之后,我们的第一任务不是杀敌,而是放火!朝粮草,朝营帐。”

交代清楚后,一挥手,拉动缰绳:“出发!”

等到他们到达距离黄巾大营一里外的地方后,可以清晰看到冲天火光,耳朵中可以清晰地听到双方的杀喊声。

“弟兄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冲!”

刘靖一马当先,冲向敌营。

距离敌营百步的时候,已经不需要掩饰自己的踪迹了,因为马蹄声早已经惊动了敌方。

百步转瞬即至。

“杀——”

刘靖大喝一声,举起手中的环首刀。人随马动,手起刀落,想要阻拦的黄巾军被他一刀斩断头颅,抢下对方还未倒下的尸体握住的火把,冲入了大营当中,向最近的营帐丢去。

因为是草木结成的营帐,所以一点就着。

身后跟随的战士也都如同刘靖一样。

一时间,黄巾大营到处都是燃烧的营帐。而且,更要命的是,此时刮起了大风。风助火势,火借风势。

片刻之间,黄巾大营就成了一片火海!

——————————————

火!

到处都是火!

整座大营,就是一片火海!

“救火呀,救火呀!”这一刻,神经一直紧绷着的波才这一刻再也顶不住了,歇斯底里的冲一旁的众人大声吼着。

周围的人都是一愣。

“去呀,还不快去!”见众人不动,波才开始跳脚了。

“都愣着干什么?”一旁的彭脱忍不住喊了一声,随即睨了周围人一眼,严厉道。“还不快去,没听到渠帅的话吗?”

“大兄,你……”待到众人离去,彭脱轻声喊了波才一声。

私下里,彭脱一直称呼波才为大兄。

波才也反应了过来,冲着彭脱苦笑一声:“二弟,对不住。这几rì……”

“我知道。”彭脱又怎么会不理解波才的意思。

一军主帅的压力,非常巨大。

就算是彭脱这个豫州黄巾军的二把手都感觉自己身上压力的巨大,生怕一着不慎,葬送了数万人的xìng命。

彭脱都如此了,更遑论波才这个豫州黄巾军的领导者。要知道,十万人的身家xìng命,全部系于其一身。

更不要忘了,波才在之前只有郡国兵的经历,却从来没有打过仗。如今却要让他谋划豫州战局,dúlì应对汉军两大主力,而且对方主将都是当时名将,如何不心力憔悴?

能用一群手无寸铁,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农民将汉军jīng锐压在城里不敢露头,已经是惊才艳艳了。还能要求他做什么吗?

“你在这里指挥,我去指挥救火。”波才拍拍彭脱的肩膀,随即大步离去。

——————————————

刘靖率领着百骑自长社西门外起,沿着黄巾大营一路放火。中途虽然有人阻挡,但是都被刘靖等人以绝对速度一一击破。

“军侯,快看那里,有情况。”一行人正风驰电掣般前进的时候,突然间有骑士冲刘靖喊到。

“哪里?”刘靖勒住马缰。

“那里!”那骑士指着远处到。

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火光闪耀之处,一大群人正拼命的救火,其中有一个人站在高处指挥着众人,身后一干大旗,周围有许多人都在簇拥着他。

直觉告诉刘靖,这是条大鱼。

“兄弟们,你们想再建功勋吗?”刘靖舔了舔舌头,调转马头冲着众人道。

“想!”众人齐呼。

战场之上,哪有人不愿意建立功勋的?谁会嫌自己的功劳多?

“那么,诸位,让我们冲过去。黄巾贼首,就在那里。冲过去,杀死他,功劳就是我们的!”刘靖大声吼着,鼓动着大家。

“喔喔——”众人都兴奋起来。

“记住,一定要快,一击必杀!”刘靖重申一遍,随即调转马头,待众人整理好马队之后,大吼一声。“出发!”

++++++++++++++++++++++++

今天起,每天两更,早八点与晚八点,字数在7000左右。

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