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血型有问题

小说: 黑道第一宠婚 作者: 黑道第一宠婚 更新时间:2015-01-22 13:47:05 字数:8637 阅读进度:98/186

章节名:第九十八章血型有问题

感觉车停下的时候,她才仔细辨别这里的方位,市妇产医院?这是什么意思?

着她俏脸一派茫然,楚殇扳过她的脸狠狠的亲了一口。.wx.“我预约了主任,我想咱们的孩子了。乖,下车。”

她脑子有些发蒙,再反应过来的时候,楚殇已经站在了外面,开了她这边的车门,胳膊伸进了她的膝盖底下,准备抱她出来。

“别,我自己能走!”莫小北推开他的手,自己迈下了车。她的心里很紧张,自从有了宝宝,她从来都没来医院检查过,其实她是怕的。真的怕孩子有什么畸形,索性就不。楚殇握着她的手,牵着她往里走,他的脸色没有什么异常,但是同样的,他的手心里也冒出了汗水。两个人明明心里都怕的很,但偏偏一个比一个能装。

噗通——噗通——

强烈加速的心跳声不知道是她的还是他的,她这次没有甩开他的手,任凭他领着,心早就瘫痪了,身子像没了骨头,软趴趴的向前走。

感觉走了很长的路,很累很累,终于到了预约的主任的病房门前,她深呼吸的时候,楚殇轻轻的叩响了房门,里面很快回答了两个字,“请进!”

“我,我不想去。”走到了门口,莫小北却突然打了退堂鼓,双脚交替着往后退,身子却被楚殇宽阔健壮的胸膛给挡住了。

“乖啊。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但是生孩子之前必须要经常做检查,你才能知道孩子在你肚子里是什么样子的,他是不是听话?有没有脐绕颈之类的?一直到孩子出生,咱们都能够到孩子在肚子里是怎么生活的,难道你不想么?不好奇么?咱们的孩子?”楚殇将她环在怀中,轻声的安抚着她,她惊恐的大眼睛渐渐的安定了下来。身子也不那么紧绷了。他无声的叹口气,他也是有私心的,他很想知道,他们的孩子是不是正常,若真的是一个不正常的孩子,尽管舍不得,他还是要劝小北尽快拿掉孩子的,不然生下来,对孩子,对小北,对他,都会是一生的痛,一生的遗憾。

一手搂着她的肩膀,一手推开了诊室的门。年龄偏大的女主任从病历本上抬起头来,脸上瞬间就挂上了笑脸,“莫小姐是吧?过来这边坐。”

她抬起头来瞅着楚殇,不敢迈动步子,眼睛里一闪一闪的都是不安,他撩了撩她的长发,冲她会心的微笑,低声说,“去吧,让医生给你检查一下。”

“第一次怀孕吧?没事儿,做检查一点儿都不疼,第一次怀孕一般都有些紧张,过来坐吧。”主任和蔼的声音又传来过来,像是一个幼儿园的阿姨在哄小朋友。莫小北吐了口气,检查检查也好,省得自己天天的胡猜了。

由于她是初次检查,要检查的项目还不少,验血、筛查、血压、血糖,整个检查了个透彻,所有的项目中,她选择最后再做透视。

当小北拿着透视的单子,在一群孕妇的后面排队等候的时候,楚殇忙来忙去的为她去拿刚才做的检查所出的结果。一切都还正常。但是拿着小北验血的单子,他疑惑了。

他的妈妈安芯蕊是a型血,他是o型血。那天瞥了一眼那张亲子鉴定报告上写的莫桑也是o型血。可是,莫小北验血的单子上,明显的印着ab型。照理说,这是不可能的,无论哪种血型的女人和o型血的男人,也不能生出ab型血的孩子。

脚步放慢了,他在思考,到底是谁在中间说了谎话?极有可能,他和小北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想到这里他的心顿时豁然开朗了!可是,当时莫桑和安芯蕊的态度,凭自己人的阅历,他感觉他们没有说谎,也不可能拿了假的亲子鉴定的证给他。目前来,最有可能的就是莫小北不是莫桑的亲生女儿!

这个想法一出来,楚殇自己都吓了一跳,莫桑怎么疼爱这个二女儿他在眼里,哪里就不像对亲生女儿一样了?眉眼一冷,顿住了脚步,定定的着远处紧张的四处溜达的莫小北。除非,莫桑自己都不知情!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过程,现在他们无从考证,他心里隐隐的觉得,他和小北,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走到了她的身边,搂住她的腰,提都没提他自己刚才的疑问。事情还没有完全弄清楚之前,他还是不想说出来的,目前最重要的是让小北开开心心的准备生宝宝,而不是让她跟着猜测、跟着疑惑。他自己现在还弄不算太明白呢,怎么说服别人?

“别紧张,我觉得咱们的宝宝一定很好,很健康,很活泼,像你。”楚殇说着,紧贴着她肚子的身子就感觉到了宝宝的一通猛踹。“到没有?宝宝听得到我说话!”然后他弯腰趴在她的肚皮上,双手合成喇叭状对着她的肚子说,“宝宝是在练武吗?别折腾了,自己养的胖胖的,出来以后咱们再练,你再这样下去会踹疼了妈妈的!”

楚殇突然表现出来的懵态让莫小北头顶冒冷汗,周围的孕妇和家属都向了他们这里,她不好意思的脸红了,冲大家傻笑。.wx.她的双手一齐使劲去推他的头。

“下一个,莫小北!”

“哎!来了!”终于到了她的号了,再不进去她就得羞愤的把她那张沉鱼落雁的俏脸埋进自己的裤裆里去了。

躺在硬邦邦的小床上,她的手紧张的去抓洁白的带有消毒水气味的床单,医生先在她的肚子上涂了一些凉凉的东西,她的大眼睛转啊转的,楚殇抓过她的双手放在他的掌心,她能感觉的出,他有些轻微的颤抖。是激动还是怎地?她也无从知晓,她现在还处在高度的恐慌当中了,哪有心思去猜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呵。哎呀,真不多见!”为莫小北检查的这个年轻的女医生,拍了拍旁边一个医生的肩膀,让她电脑显示屏幕。

“怎么了?”她一句不多见,吓坏了楚殇和莫小北,两人难得默契的异口同声的问。

医生笑着指着电脑屏幕,扭过头来对莫小北说,“恭喜你啊,双胞胎!”

“孩子,有什么问题吗?胳膊腿儿什么的都还正常吗?”她躺在那里和楚殇一起瞪着电脑屏幕,问出了自己一直都很关心的问题,对于她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她怀了几个宝宝,而是宝宝是不是健康!跟着医生在屏幕前晃动的手才懂了显示屏上的两个小家伙,两个宝宝紧紧的挨在一起,这是她第一次到自己肚里的孩子,心在狂跳,她总算是充分理解了当初莫离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将孩子生下来的心理。

真的,母爱,太特别了,不管一个女人,她是什么样的人,是什么性格,狠辣也好,贤淑也好,对待自己的孩子,永远都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一个好妈妈!

“两个孩子都很好,发育都很正常。行了,没什么问题。”医生收起了手中的仪器,笑嘻嘻的说,“可以起来了。”

楚殇帮着小北擦去肚子上的液体残留物,整理好了她的衣服扶她下床,着她还有些惊魂未定的脸轻柔了说了一句,“没事儿了,以后别担心了。咱们的宝宝很好。”

小嘴蠕动了蠕动,然后紧抿着,眼中闪烁着欣喜的情绪,走出医院大门坐上车的过程她都不知道是怎么完成的。

“宝贝儿,都过去了,以后咱们好好的在一起,一起等着孩子的出生,你什么都不要想,你的任务就是吃好休息好,其他的全部交给我。”楚殇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轻拍她的大腿,她将迷离的视线收回来,望着他刀削般棱角分明的侧脸,心又沉了沉,她也好想像他说的那样,什么都不去想,就安心的与他在一起。但是,她做不到。

她不说话,楚殇拍了拍她的腿,又拧了拧她撅着嘴巴的脸蛋儿,车子平稳快速的朝着他们的四合院驶去。一路上,莫小北的心就像坐着过山车,她摸着自己的肚子闭上眼睛休息,一想到肚子里居然是双胞胎,而且还都是健康的,她就雀跃不已,紧接着,想到自己过了三个月,现在又与楚殇混在了一起,这架势,他是不打算放了她的了,心里又感概。眉心拧成了疙瘩。

坐在车上想睡又睡不着。索性睁开了眼睛,犹豫了半天,眼睛在楚殇的脸上和身上瞟来瞟去,除了瘦了,倒是没有出来那里不得劲,“你,这次去日本怎么样?有没有受伤什么的?”

楚殇了她,一只手过来包裹住了她的一只小手,裹在手心里揉啊揉,小北听他嗤笑了一声,像是无奈又好像在自嘲。等了半天,他也没能说出什么话来。本以为他又是不说了,悻悻的扭过头去,他却忽然开口了。

“小北,老公这次栽了。”

嗯?莫小北转过来他,他的脸色起来平静,她却仿佛的出来,平静的底下隐忍的,是多么的惊涛骇浪!“没受伤吗?”栽不栽的,她不关心,她第一个反应就是他有没有受伤?

沉默了几秒钟,他淡淡的开口,“没有。”他不想告诉她,他此去差点儿丢了命。那晚他们十人空降到渊本四郎内院的时候,院内漆黑寂静,寂静的不同寻常,当即楚殇就觉得上当了,凭渊本四郎的细心,这院子里,不可能没有一个值勤的人员。他立即命令取消原计划。

果然,周围很快就响起了整齐的脚步声,正是从四面八方朝着这里靠拢。楚殇他们趁着对方还没有完全的涌过来将他们围个水泄不通的时候,朝着一个方向猛扎出去。

刚走到一处屋舍的门口,屋门就开了,一个中年女人穿着白色的里衣探出头来,好像是正在睡梦中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惊得醒了过来,起来究竟。(百度搜索.wx.更新最快最稳定,)楚殇上前捂住她的嘴巴将她推进了屋里。女人惊恐的瞪着眼睛着进来的这十来个男人,不认识,个个脸色凶恶,吓得她直打哆嗦身子站不稳,直往下堆。肖哲去关了这屋子的灯,灯光熄灭的瞬间,楚殇眼尖的到了墙上挂着的照片。漂亮的眸子眯了眯,心里已有了计议。

“说,这院子怎么能出去?”楚殇卡住了女人的脖子,几乎是将她给拎了起来,那女人的双腿儿悬空着,不安分的摆动。除了对莫小北,他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对女人温和一点儿。

“咳,求你……住手,我,喘不上气来……”

楚殇布满血丝的眼睛更加红了,今儿他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这儿,搁以前无所谓,就出去与他们拼个你死我活,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心里有了牵挂,为了再见到她,为了见到他的孩子,他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必须要出去!

手中捏着的女人挣扎的越来越无力,他松了手,她顺着墙壁瘫在了地上。

“咳咳……你们是我丈夫的敌人,我不会说的……”她揉着自己的脖子,一说话,嗓子就撕裂般的疼。

“呵,这个老娘们!老子踹死她!”二流子提起一脚就瞄准了那女人的心窝子。吓得那女人牙齿打颤,嘴唇哆嗦,却就是倔强的不肯说出一个字。那一脚踹下去的话,估计这半老徐娘的小命儿就不保了,楚殇及时推开了二流子,那女人闭着眼睛等待着那致命的一脚,但是却没有等到,她睁开眼睛到楚殇精美的脸庞,在这夜色中,妖娆又冷酷,他不像人,像鬼魅,像手握镰刀的死神!

她咬着自己的嘴唇,咬的渗出了血迹,口中充斥着一股腥甜的味道。

这女人这是宁可死也不说出这院子的出处了?肖哲急的没法,再这么耗下去,渊本四郎的人迟早会找到这里来。

“老大,不如干掉这个女人,咱们赶紧走,没时间了。”肖哲摸了摸腰中的炸药,够把这地儿夷为平地的了,大不了今儿就谁也别走了。临死前捎上渊本四郎那只老狐狸也不冤枉。

“咳咳——”听到了肖哲的话,那女人更加瘫软的像一滩烂泥巴。浑身抖如筛糠。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可以不说,但是我劝你想想你的女儿。她现在正在我的家里做客,只要是我一个电话,她马上就能陪你一起归西。”楚殇嫌恶的了地上的女人一眼,手中的消声手枪对准了她的头。

那女人一听有她女儿的消息,顿时改变了态度,“你说真的吗?藤子在你那里?你,你要把她怎么样?”本来不大的一双眼睛,此刻瞪了起来,也还算不小。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在了楚殇的脚下。“求求你放过我的女儿!”

“带我们出去,不会有人知道是你放了我们,我们就当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丈夫不会拿你怎么样,并且,我会保证你女儿的安全。”藤子?楚殇咀嚼着这个名字,这事儿越来越有趣,要不是无意中到那张照片,连他都要被瞒天过海了呢!?哼,有心机的女人,可惜她选错了捉弄的对象,他楚殇也是她想骗就能骗的?

“你能保证你说的就是真的吗?如果我放了你,你还是不放过我的女儿呢?”

“只要她不招惹我,我自然不会去招惹她。目前她能不能够安全,就你的了。”

她居然是渊本四郎的女儿!?楚殇自然没有好心到要放过渊本四郎一家子,当初父亲被追杀时浑身是血的惨状还历历在目,他的崛起,就是为了替父报仇。只不过目前他还真的不能动了她,也许以后她就会是他用来对付渊本四郎的一个致命的武器。

垂着眼想了想,她缓缓起身,用颤抖的声音说,“走吧,我带你们出去。”

出了门,东拐西拐的来到了这院子的一面墙附近。前面这时候已经一片通明,嘈杂声阵阵传来。他们正纳闷为何找不到人了?瑞安握着枪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他断定楚殇他们会来的,根据刚才的红外感应器,他肯定他们是进入了这个院子,但是为什么不见了踪影?

她扳着一棵树的枝桠用力一拧,树枝转了个圈儿,墙壁开了一条缝。外面恰好就是他们停放直升机的后面那块平地。要不是这样,谁会想象的出来这个似非常寻常的大树会是假的?

楚殇转身就走,秋痕扣动扳机,那女人睁眼不甘的眼睛,还没来得及吭上一声,就软软的倒地了,血顺着太阳穴流了一地,染红了这片绿草地。

二流子拍了拍秋痕的肩膀,“喂,哥哥,老大已经说了放过这女人了……”

“老大是说了,他也做到了,枪又不是他开的?!”走过二流子身边,着他挠头冥想的呆样儿,他又忍不住说,“二流子,这就是你永远得不到老大重用的原因,因为你根本猜不透老大的真正心思!渊本四郎家的一条狗,都别想存活!血账就得血偿!老大不削下手的,就由咱们来办!不留野草根,不让它有春风吹又生的希望!”

挠挠头皮,着前面秋痕的秃头一晃一晃的走在前面,他回头瞥了一眼倒在地上头部还往外流血的女人,她那双眼睛里的不甘心太过明显,他上去,心里都发麻了。撒丫子就朝着秋痕追过去。

虽然不可能有绝对的常胜将军,可这次楚殇的失利也让他心头别扭。还好先头呼吸道中毒的那批人抢救及时,倒是没有什么大碍,最多声带游戏受损,说话声音有些变样,不过其他的都没有什么影响。

他让肖哲的养父肖正北老先生从他的古文化公司里挑选一些珍贵的文物送到各大博物馆供人们继续参观,并让肖哲为博物馆重新设定了一套防盗系统。肖老不单单对作画有研究,对古代文物的研究也达到了很深的造诣,所以他和楚殇总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楚殇请他出来帮忙打理公司,他竟然出乎意料的答应了。

目前,楚殇心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陪着他的女人,一起度过这她人生中最需要人陪的几个月,一起手牵手等着宝宝的降临。都说女人怀孕的时候是需要比平时更多的关心和爱护的,因为大肚便便的她们不能穿漂亮的衣服,不能化妆,不能穿高跟鞋,可谓是最没有自信的时候,这个时候,如果哪个男人再和她说,“你真美!”那这个男人就是真的爱她。

“小北。”

“嗯?”

“你真美。”

“……丫儿有病?”

楚殇耸耸肩,这女人果真不合常理,这个时候,听见男人这么说,她不是应该抿嘴偷着笑,或者高兴的跳起来亲他一口才正常么?她愣了一愣,竟然随即说他有病?他哪里像有病的了?不过话说回来了,他的小北本来就不喜欢化妆和穿高跟鞋。现在胖了一点儿,反倒真的比从前还有风韵了。

薄薄的嘴唇弯了弯,右手覆在他的肚子上,“小北,想想给宝宝起什么名字呢?你说他们是男孩还是女孩?或者是龙凤胎?”

她现在也不是怎么了,一听到有关孩子的事情,心里就暖呼呼的,性格都跟着变得柔和了。刚才还一副怪物的表情瞪着楚殇的她,顿时眼波里都是柔情,她拽着楚殇的手在她的肚子上游走,俏脸因为快乐而微红,“楚楚,你摸到了吗?又踢我呢!”

好久没有听她这么喊他了,真的好怀念。他搂过她的肩膀,让她躺在他的身上,大手在她的肩上摸摸捏捏。“小北。”

“嗯?”她这次没有挣扎,他的胸膛和怀抱,永远让她贪恋着,现在她居然真的有种冲动,近亲又怎样?楚殇可以不在乎世人的眼光,她又有什么不可以?从小她怕过什么?为什么现在要因为别人的几句闲言碎语而放弃自己心中难以割舍的爱?头在他的脖颈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点儿的位置不动了。双手环住了他的腰。“楚楚,你瘦了。”

几个湿热的吻落在了她的额头,楚殇的臂弯搂的她紧紧的,亦如他的心,紧紧的和她在一起。

到了四合院的时候,他坚持要抱着她走进去。知道他俩这件事情的人不多,只有那几个,楚殇的众多弟兄们还都不知道。所以在这个只属于楚殇一个人,安芯蕊不会找来,莫桑更不会找来的四合院里,莫小北真的就觉得楚殇是她的了。

他想抱着,就由着他抱着,莲藕般白嫩的手臂勾着他的脖颈。脸蛋儿埋在他的肩膀上,鼻子里呼出的热气,一下一下撩拨着他的神经。他的身体在澎湃,他的内心也没闲着。心里既然已经有了疑问,就想要马上解开这个疑问!

他俩刚进屋,就有人来敲门,莫小北搂着楚殇的手臂紧了紧,大眼睛有些紧张的瞟着他。

“别担心,这里不会出现你不想见到的人!是蒋伟。我让他过来一趟。”莫小北那小猫儿一样的眼神儿让他心疼。他搂了搂她就钻进了浴室。出来的时候手中攥着两个牙刷,打开门,果然是蒋伟站在门口,他将东西递给他,语气很平淡,“拿走吧。”但是莫小北又感觉这事儿怪怪的,牙刷?拿那个给蒋伟做什么?还是以前他俩用过的旧牙刷?就算是牙刷该换了,凭他俩的身份,这种事情也轮不到他俩来做吧?还神秘兮兮的。不知道的以为两人对视的那眼神儿像是同性恋的接头暗号呢。

“哎。”蒋伟拿过楚殇递给他的牙刷就走了。

“来,让我好好的你!”蒋伟一走,楚殇马上就化身为狼,将她直接扑倒在床上,只不过,现在他都会托着她的腰,躲着她的肚子,不让自己压了她。

“不行。”捂住了自己的衣领,拧着眉头,撅起嘴巴,坚决捍卫自己的领土。“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

他眯着眼睛舔了舔唇,表情迷死人不偿命。莫小北吧唧吧唧嘴吧恨不得将他吃掉,一定很美味啊。攥着衣领的手,不知什么时候被他拉开了。身体感觉一凉,上身已经没有了衣物。死男人,居然色诱她!

由于怀孕而更加丰满嫩白的身子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当中,不顾她的惊声低呼,他的头已经埋进了她的胸前婉转流连的吻。吻到她凸起的小腹时,他的吻更加的轻柔。身下的莫小北身体在轻颤,隐忍的低声呢喃就停留在喉咙之中,她不敢张口,怕一张口不和谐的声音就会随之溢出。

“不行!”她紧闭着双腿,迷离的双眼终于有了一丝清明。

“乖,你已经有了反应。”他磨蹭着她,亲吻着她,她感觉自己就要融化在他的身下了。

愣神的时候,她感觉一阵胀满感,她只好沉下脸来冷声说,“你出去。”

“凭什么?!你是我媳妇!”楚殇撑起自己的上身,然后俯身含住了她敏感的耳垂。

“唔——”一声娇呼还是没有抑制住跑出了口腔。

“咝——宝贝儿放松点儿!”

“我是孕妇,不能做这个!”她气鼓鼓的推着他的身体,想要让他起来,但是身体却不受支配的紧紧的将他裹住,他好笑的盯着她红红的脸,她又羞又怒,想骂人。

“怀孕前三个月和后两个月不宜行房事,现在吗。刚刚好。”

为了不挤到她的肚子,也为了确保不会用力过猛影响到胎儿,他扳过她的身体,让她侧着身子躺好,他双手双腿整个儿将她包了起来。

沉重的呼吸声,啪啪的声音,搞得莫小北耳根子通红,她恨极了现在的自己,明明想要,却假装推开。她扭过脸,凑到楚殇的嘴边印上一个轻吻。刚想躲开,却就被他的唇给捉住,一吻便缠绵不休。他将她所有的声音,都吞噬的干干净净。

他折腾的舒服了。她也累了。毕竟现在的身体状态不能和从前比。她闭着眼睛依偎在他怀里,搂着令她夜夜怀念的身体,叹了口气,“怎么办呢?我还是离不开你。”

楚殇轻轻的揉着她的头,他喜欢这样揉着她,每次她都会舒服的闭上眼睛,又卷又翘的浓密的睫毛轻微的抖动。的他心里痒痒的。“傻丫头。你不会离开我的。我不准你离开我!”又将她的身子往怀里捞了捞,紧紧的挨在一起了,这才安心。

长长的睫毛像蒲扇,唰的掀了起来,露出了一直被它遮盖着的璀璨的双眼。

这巴掌大的小脸儿上,数不尽的风华。大眼睛转了转,小手儿在他的身上这摸摸那儿捏捏。这男人健壮的光剩下肌肉了,一路抚摸下去,都咯手。他抓住她正在行凶的小手放在嘴边亲了又亲,声音沙哑但依然动听,“小色魔,还没够吗?”

“切~以后这就是咱们俩的关系了吗?做不成夫妻,就来偷偷摸摸的?”刚刚有了些神采的眼睛又黯淡了。楚殇不想小北这个样子。捏了捏她的鼻子,差点将他让蒋伟拿了牙刷去做他俩亲子鉴定的事情说了出来。想了想又咽了回去。在事情没有出结果之前,还是不要给她希望,万一他猜的错误了呢?岂不是让小北空欢喜一场?

莫小北见楚殇不说话,心里的愁闷更多了,不过她不想表现在脸上,吸了吸鼻子,假装无所谓的笑了笑,俏脸虽然笑着,但在楚殇眼里却那么凄楚,那么惹人怜爱,好想将她揣在怀里不让她难过,略有些伤感的声音飘进了他的耳朵里,“楚楚,我想了,如果你真的离开我了,我一定会受不了的。”

听了这句,楚殇笑了,拍了拍她的背,欣慰了。他就知道他的小北和他一样,只要是两个人能在一起,别的什么都不去计较和在意。

“楚楚,我决定了,将来你结婚了我也不会离开你。我会要求你戴套子的。一个不行就戴两个。反正我不能允许你上完了别的女人,又来找我。多戴几个套子的话,那样我还不感觉膈应的难以接受。”

“莫小北!”楚殇刚刚被她捧得上了云霄,这一下子又被她给打入了地狱!他怒视着她。恨不得将她的脑子暂时拆下来,省得她整日胡思乱想!

额~偶来了~!群么么一圈儿~走人~

--over-->(黑道第一宠婚../11/11678/)-- ( 黑道第一宠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