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对她有感觉了

小说: 黑道第一宠婚 作者: 黑道第一宠婚 更新时间:2015-01-22 13:47:12 字数:6447 阅读进度:109/186

章节名:第一百零九章对她有感觉了

“以后,就和张妈做个伴吧,想说说话的时候,就和她讲讲,张妈是个靠得住的人。”楚殇双手插在兜里,向安芯蕊的眼神里有那么一些怜悯和疼惜。

“小殇,你还要走?”安芯蕊一听楚殇的话,刚才黯淡下去的眸子又亮了,她走过来扯着他的衣袖,抓住就不想再放开了。人一老,就盼着热闹。以前是她四处游走,现在她回来了,想要陪着儿子安稳的过日子,但是儿子好像并不需要她了,甚至,她感觉儿子有些躲着她。她这么一回来,他连这个家都不回了。明明知道也许不可能,但还是软下来求他,“小殇,别走了吧?这房子这么大,你走了,我多孤单?”

听了安芯蕊的话,楚殇的嘴角浸染着一层冷笑,孤单?当初她将十来岁的他独自留在这里的时候,她有没有想过他会孤单?拧着眉了一眼腕上的名表,他已经进来半个多小时了,再不走,外面那小女人是不是要急疯了?

推下安芯蕊放在他手臂上的手,他的脚步开始往门口的方向移动,安芯蕊紧跟着追了出来,楚殇用他的冷漠做出了选择。

车里的莫小北等的烦躁,到楚殇从屋里出来刚想推门迎上去,手已经扣动了门锁,但是一下秒,她就到了楚殇身后跟着的安芯蕊。翘起来的屁股又乖乖的坐实了。安芯蕊追着楚殇在极力的说服着什么,说这什么呢?她听不到,不过可以到她的表情,嗯,伤心又绝望。是呢,自己那么喜欢的干女儿却是条冷血的毒蛇,自己的亲生儿子又和她如同陌路,搁谁谁好受?

车门开了又关,车子已经开始移动了,安芯蕊追了几步,最终放弃了,目光呆滞的着车子慢慢的消失。

“宝贝儿想去哪儿?嗯?接下来的日子我什么都不做,所有的时间都陪你。”楚殇没有和她说关于安芯蕊的话,他知道她也不爱听,两人默契的回避着关于她的话题。

小北揉着头想了一会儿,去哪儿?还真没想过!这种事情貌似以前都不是她做决定。现在什么事情的主动权都交给了她,她倒是犯难了。去国外?不行不行,马上就要生了,人生地不熟的,再说了,作为z国人,就要让孩子诞生在祖国的怀抱里。

她睁着一双秋水般的美目望着他,试探性的问,“要不然去有海的城市?找一处离着海边近的地方?每天早上被海浪拍击海面的声音叫起来,然后咱俩就手牵手去海边……”

“不行,人多,危险。”男人冷着一张脸,没等她畅想完,就甩了一句话直接否定了。

“那要不去咱们上次去练飞刀的小木屋子?那里环境清新,心情也好了……”

“不行,离着市区太远,到时候快生的时候万一有个什么情况,怕不能第一时间去医院。”

“那要不去……”

“就去四合院吧!离着妇产医院不远,那儿也安全。”

“……”莫小北瞅了他好半天,噎的她愣是说不出话来。枉她刚才还一直感动呢?让她选地儿?弄了半天还不是他提前就想好了的?!罢了罢了,去四合院也好,院子多,里面也不乏花园亭榭什么的,没事儿的时候散散步走走,心情也是不错的。

无论她撅嘴、瞪眼、磨牙,他都置若罔闻,来是做好了一切准备,恨恨的呼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自己安慰自己,孕妇需要平和的心态,需要快乐。头一斜,枕上了他的肩膀,他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脸上摩挲,小北躁动的心,被他一下一下的抚摸弄得安静了,脸色也渐渐的平和安宁了,他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温暖的笑容,搂着她的手更紧了。

车子渐渐驶离了s市,离这里的喧嚣越来越远。北方的天气正是大风常伴的时候,楚殇倒是觉得,莫小北这样的女子更适合生长在北方,高远的天空,狂肆的风正好适合她的豪爽性格。

s市,莫离正颓然的放下了电话,自从上次给小北打电话通了但没有人接之后,她就再也联系不上她,心里隐隐有些担心。小四月已经可以扶着床边站上一会儿了,肥肥的脸蛋儿,肉肉的小腿儿,整个儿就是一个小肉球儿,他拽着莫离的手,冲着她哈哈的傻笑。

莫离欣喜,儿子这是在逗着她开心呢!她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更是非常庆幸当初自己做的这个决定,留下了这个小家伙。无论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只要是见了这个小家伙的小脸儿,就什么都暂且放下了。

夜色逐渐深了,喂饱了小四月的肚子就抱着他去了浴室,小四月爱洗澡,将他放在他的小澡盆里,他就自己玩儿水,每次抱他出来的时候都还不尽兴。莫离眼睛含着笑意,口中说着话逗弄着小盆里的小四月,她自己站在花洒下面快速的冲了个澡,替小四月洗好之后娘俩围上了浴巾就去了卧室。

卧室里亮着橘红色的小夜灯,怀里的宝宝活动着腿脚儿,欢快的在她的怀中扑腾。

“好啦,小四月,老实一点儿!咱们躺下,妈妈给你讲故事了!”

“从前,有一位漂亮的公主,她的名字叫白雪……”

刚才还一片欢腾景象的小四月,一听妈妈讲故事,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漂亮的眼睛盯着莫离的嘴巴,好像在认真的揣摩耳朵听到的每一个字是妈妈用什么样的口型发出来的。听着听着,他的眼皮渐渐沉重了,最后索性睁不开,呼吸也均匀流畅了。

莫离眼中含着宠爱的光泽亲了亲他的额头,为他盖好了被子,合上了本。站起身准备去换睡衣,站起来的瞬间腰上徒然一紧,想喊,嘴巴却被人捂住。她瞪着眼睛惊慌的蹬着已经悬起来的双腿,思绪纷乱。她不经意间瞥见了梳妆镜,抓着她的人是……瑞安。

她不动了,不挣扎了,这个男人好像是她这一世的劫。本以为与他再无瓜葛,没想到,自从有了小四月,他时不时的就会出现在他们母子的身边。所以从镜子中到了他,她反而平静了。瑞安来小四月,从来都是来无影,有的时候半夜里她一觉醒来,就会到瑞安抽着烟盯着她们的身影。还好,他只是来孩子,他们很少说话,他偶尔会问一些关于孩子的问题,她也就简单的回答,两人之间有一个无形的鸿沟,唯一的话题就是小四月。

因恐惧而狂跳的心,慢慢的平静了,她没了所有的挣扎,因为她料定他很快就会放开她。瑞安感觉怀里的女人刚才紧绷绷的身子到他以后突然就软了,脸上露出一股奇怪的表情,他没有忘记她回国后一开始见到他的时候是多么惊恐的眼神,现在呢?淡漠?路人?他觉得心里有点儿烦躁。这女人已经不怕他了?这代表什么?不在乎他了?

瑞安放开了她,莫离安静的走到一边,拿了一杯白开水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眼睛瞄了眼墙壁上的时钟,刚好午夜十二点,欣长的手指交叉的握住水杯,眼睛淡淡的低垂着,似乎在等,等着瑞安完孩子然后走人。

微弱的灯光下,莫离落寞的身影被照在整个墙壁上,纤瘦又优美。洛雨从结婚之后就没有回过这个家,瑞安不是不知道,他也不是傻子,自然猜到,也许莫离和洛雨其实根本就没有感情。(百度搜索.wx.更新最快最稳定,)或者,根本就不是真的夫妻。想到这里,他仔细的着坐在那里的莫离,现在的她,还保有着那份柔美之外,同时又增加了一种冰凉的气质。淡淡的,让人上一眼觉得清爽又不忍心去亵渎。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喜欢莫离,她的忧伤,她的浅笑,总是会经常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今日的她身上还围着洁白的浴巾,刚出浴的身体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她精美的锁骨随着呼吸而轻微的抖动,锁骨往下,露出一道深深的沟痕,让人忍不住对浴巾下面的身体幻想连篇。但是瑞安不需要幻想,他稍微一闭上眼睛就能回想的出来她**的身体。

无疑,莫离是美丽的,浴巾底下的身材也是极好的,瑞安此时很想冲过去扒掉她单薄的浴巾将她按在那里大干一场。但是,他能么?此时的莫离已经和从前不同了,以前她是一个只知道爱他的傻女人,但是现在呢?她对他的疏离,和见他时候脸上的淡然,说明她已经不爱他了!是的,不爱,甚至是恨透了他!瑞安袖子底下的手攥的紧紧的,她真的就不爱他了吗?

端着水杯的莫离突然感觉头顶的光线被遮住了,她抬起头,小白兔一般纯洁惹人怜爱的眼神落入了瑞安的视线,他眼底的笑意更浓了。莫离低下头不去他的眼睛,当初就是被这双眼睛迷惑的失去了自我,这种错误,这种伤害,一次就够了。她可不希望自己会重蹈覆辙。小北说过,瑞安就是笑面虎,他那种人,永远让别人猜不透他心中所想。她既然无法抗拒他的眼睛,那么只好不去。

一双手来回揉搓着手中的透明杯子,眼神向里面清澈的纯净水,“你完孩子了?”

“一起。”

莫离没有来得及做任何的反应,身体已经被他拽了起来,踉跄的几步就走到了床边。她有些慌,今儿的瑞安好像和往常不一样。

“小四月还是像我的地方比较多,你呢?”瑞安拉着她的手,那表情,那语气,真的好像是非常和谐的小两口在一起端详熟睡中的孩子。

“是吗?呵呵。”

“不是吗?”

“是吧。”

着莫离有些涨红的脸,瑞安的心得到了一丝满足,他感受的到,莫离不是完全的不爱他了。她低着头使劲的想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手心里抽出来,但是他完全不给她机会,他攥的更紧了。

“还是放开吧?这样不好。”莫离终于开了口,脸蛋红红的,咬着嘴唇,不肯去直视他的眼睛。

“好。”

手上一松,莫离也跟着松了口气,气儿还没喘匀乎儿,身上徒然一凉让她不禁“呀”的一声轻呼。站在面前的瑞安手中拿着一条洁白的浴巾,莫离低头,果然到自己的身子正光着,瑞安那家伙,拽下了她身上的浴巾。

她本能的伸手去抢,心里又气又怒,她觉得瑞安也太过分了,玩弄了她的感情也就算了,她就当那是成长所必须经历的痛苦和烦恼,但是这又是做什么?继续拿她逗着玩儿吗?

一个身材姣好,面容美丽的女人光着身子在身前晃来晃去会是什么滋味?尤其是身上那对蜜桃因为她来回的运动够抢瑞安举起来的浴巾而颤动。有的时候还会蹭到他的身上。瑞安眼里的笑意越来越淡,最后只剩下一片火热。他猛地扔掉了手中的浴巾,拦腰将她抱起放到了沙发上。

紧跟着整个人直接压下。他身体的兽欲变化让莫离感到羞愤,她的头左右晃动着躲避着他雨点般落下的吻。瑞安的双手搂住了她的头,拧着眉她,声音里带着呼呼的喘息,“怎么了?你不是很喜欢我吻你?”

“呸!畜生!”

瑞安用衣袖擦了把脸,冷笑一声,“怎么?对我还用反抗吗?你要是一开始就对我反抗,也不可能有了小四月啊?”

莫离最怕提曾经的事情,她觉得以前的自己太傻。但是现在,她绝对不容许她再次的受到他的侵害!她像只疯了的小狗,对他又是踢又是咬,瑞安强压着她乱动的身体,去吻她粉嫩的唇。他的大手在她的身上揉来捏去,莫离的身体越来越潮红,开始不受控制的扭动起来。

这吻,越发的猛烈和深沉。莫离险些迷惑的闭上了眼睛。就在千钧一发的瞬间,她惊醒了。

“嗷”的一声低吼从瑞安的口中传出,他不相信她能在这个时候咬了他!但是口中的腥甜味道证实了她的行为。她一用力,将毫无防备的瑞安推到了地上。瑞安坐起身子,莫离已经惊慌的跑进了浴室中将自己反锁了起来。

在浴室的柜子里拿了一件浴袍套在身上,镜子中的自己此时有些凌乱,眼神、头发、心情,通通的凌乱。脸上还火烧一般的红着,她的双手捂在自己浴袍外露着的若隐若现的乳沟上,她不敢再出去,又担心小四月。将孩子和他一个人放在一个房间里,她心里怎么也不踏实。他要是一气之下将孩子带走了可怎么办?

母爱是伟大的,为了孩子,什么都是浮云。她定了定心神,喘息了一阵子,不管了,就算外面是头吃人不吐骨头的猛虎,今儿她也要出去!

“喂!你干什么呢!滚开!”莫离一开门,就到瑞安在小四月的跟前俯下身子,他背对着她,虽然不真切他具体在干什么,但是他离小四月这么近,她就是心里不安。几步就跑到了他的跟前,发现他是在吻他胖乎乎的小脸儿。刚才的气势汹汹顿时委顿了。她转身想走,与他保持一个安全距离,但是手却再次被他抓到了。

“女人,何时变得这么猛烈了?”瑞安的嘴角还有丝丝的血迹,莫离了一眼赶紧低下头去。笑着的瑞安,嘴角噙着血,好像个俊美的吸血魔鬼!有那么一时的冲动,她恨不得伸出自己的脖子,将鲜美的自己心甘情愿的奉献给他当做佳肴。

“请你放开我,孩子你也见了,你可以走了。还请你以后再孩子的时候,对我放尊重,我们……不是很熟。”软绵绵的声音,说出来的话却是这么绝情。瑞安的眼神冷了几度,攥着她的手却渐渐松开了。

整理自己衣服的时候,他的眼神始终盯着莫离的脸,她站的远远的,那种恨不得他赶紧走的眼神儿被他撞见了。愣了愣,他大步朝她走去。莫离紧张的四处,估摸着是想朝哪儿去躲,但是这么个屋子能有哪里可以躲呢?

她的下巴被他捏住,睫毛不安的抖动着,但是她就是死咬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不卑不亢的女人是最不能激起男人的兴致的吧?她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不管他怎样对她,她都是一脸的淡然。

“莫离,不要和洛雨在一起。等着我。”

莫离低垂的睫毛下,一双眼睛在转动,她在想这男人这话中到底是什么意思?唇上印下一个吻,她蓦地睁开眼睛,正撞见他她的那双眼睛,此时他的眼里是什么?柔情蜜意?她不会是花了眼吧?他轻轻一吻就抬开了,摸了摸她的头,说了句,“早点儿休息吧。”就一跃从窗户上走了。

她摸着被他吻过的唇,走到窗边下面,安全的跳下去的瑞安正好转身她,他冲她摆摆手,然后很快就不见了身影。莫离突然间像是没有了力气,关好了窗户,拖着无力的双腿依偎在了小四月的身边。刚才瑞安的眼神好像与从前不一样?瑞安在变,难道是因为小四月?怀里的小四月翻了个身,莫离轻轻的拍打着他的小屁股,不管是因为什么,瑞安这个人,是她一辈子都不想与之有任何交集的了。

b市,四合院里,慕容凝雪坐在自制的秋千架上荡着秋千,“嗨,小北,我荡的高不高?我都能到前面院子里的情况呢!”

莫小北双手扶着腰部,羡慕兮兮的着凝雪,“都到什么了?”

“我到秋痕了哦~”

“有什么稀奇的!我天天都得到他。”莫小北翻了个白眼儿,准备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休息。这个身子,越来越笨重了,走几步都会觉得想找个地儿坐下来歇歇。

凝雪欢快的声音马上又传了过来,“哈哈,他正在院子里撒尿呢!浇灌着那棵可怜的万年青。”

“真的?怎么样?秋痕的老二雄伟不?哎呀你也没见过,也不会对比雄伟不雄伟,快点儿下来,让我荡上去!”刚撅着屁股找座儿的莫小北来了精神,两步跑到了凝雪的身边朝她招手,“快点儿下来!一会儿他提裤子走了!”

“你行么你?怀着个大肚子都不安生!”凝雪慢慢的停下了。有些焦虑的着莫小北腹部的小锅儿,心里总是不放心,抓着秋千不肯让她上。

“别的事儿不行,这个没问题!我不帮你你怎么知道你到的是大是小?也和自己将来的老公有个比较啊!鸟儿太小的,咱不要!”莫小北说着些不着边际的话。大肚子随便一挤就将凝雪挤到了一边。刚坐上秋千,还没荡呢,就见身旁多了一个高大的影子。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彻骨的冷风。莫小北一凛,赶紧笑道,“呵,凝雪,你你非得让我坐上来试试,我还是不能玩儿,我不能拿孩子的小命儿开玩笑啊!还是你自己来玩儿吧,等回头我生完了,再来和你一块儿玩这秋千。”凝雪无辜的冲着楚殇摊摊手。楚殇的脸色黢黑,冷着脸盯着小北的后背。

慢吞吞的下了秋千,心里头有点儿小小的遗憾,这爷来的也忒不是时候,她想偷偷的别的鸟儿都没成。转身的时候见到站在身后的楚殇,她成功的装作吓了一跳的状态,大眼睛顿时雾气蒙蒙,小手狠劲儿的拍自己的胸口,“哎呦,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喊我啊?”

“哼,喊你?喊你还怎么听见你说那些雷人的话?”

莫小北微垂着头,大眼睛迅速转了几圈儿,这男人这是在她身后听了多久了?亲娘祖***,不会是听了一整套的吧?

“跟我回去。”

“唉。”

楚殇扭头走了,那背影,除了依旧那么帅之外,好像还多了些怒气,凝雪戳了戳她的肩膀,冲着楚殇的方向努努嘴,“去吧,接受惩罚去吧?”

哎呀,突然之间走不动啊!怎么没了刚才来秋痕时的那股子劲头了?脚底下的双腿画着圈儿,一步一摇的跟着楚殇回了房。

我们的小北就要被楚爷拉出去责罚了,啊呀~月底了,喊一嗓子,有月票的投出来吧,不然作废了呀~

--over-->(黑道第一宠婚../11/11678/)-- ( 黑道第一宠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