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楚爷求婚了!

小说: 黑道第一宠婚 作者: 黑道第一宠婚 更新时间:2015-01-22 13:47:35 字数:5409 阅读进度:130/186

章节名:第一百三十章楚爷求婚了!

他的手心似火,一寸一寸的在她的身上游移,小北眼里含着泪花儿,执拗的推开他的手,下一秒,他又覆了上来。.wx.身体,在他百折不挠的抚摸下变得越来越燥热。

她本就柔韧的身体,渐渐如蔓藤般缠绕着他,且越缠越紧。楚殇吻着她眼角低落的泪珠儿,心尖都跟着灼痛。她在他的身下静静的附和着他。两人做到眼神迷离,做到大汗淋漓,做到全世界只剩下了彼此,他疯狂的要,她无尽的给,安静的房间只有两个人身体的碰撞声和交融的水声。

这是两人第一次无声的纠缠,此时无声胜有声,真就是这种心情。完事后,她搂着他结实的腰,轻柔的问,“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回来?”

楚殇的鼻息还喘着粗重的气,他的胸口高低起伏着,他身体的各个器官都在积极的描述着刚才他的动作有多么狂野,身体有多么卖力。刚才那架势,他大有死也死在她身上的架势。

沉吟了一会儿,感觉呼吸基本平稳了,他才吻着她的额头说,“等你过完生日就走。”

“那,什么时候回来呢?”

“尽快。”

“你要去哪儿?去干什么?”

“……嗯,都是一些道上的小事。”

小北不问了,只是搂着他的小手搂的更紧了,她低低的一声叹息,听得楚殇心中极为不舍,但是冤有头债有主,尤其是他们道上的人,有仇必报那是铁打的规矩,不去灭敌人,就等着被敌人灭吧!

只是怀里的这个小女人,怕是知道了又要追去了吧?他还是不说的好。免得她带着孩子还要分心。

“过完生日,是不是你正要去机要处报到?”楚殇轻拍着她的后背,揉捏着她如缎般光滑的肌肤,贪婪的一遍一遍的摸遍她的全身。将她整个轮廓一丝不苟的印在自己的脑子里。

对啊,她过完生日正好到了去部队上报到的日子。她曾经待过的特战总部,那个她从小就热爱的地方。小嘴撅起来使劲儿的吐了几口气,咬上了他的前胸,直到口中感觉到丝丝的腥甜,她才松口。她嘴角一歪,着楚殇胸口处带着血丝儿的齿痕,又想哭又想笑,嘴角往上扯了扯又向下沉去。

深吸气,吐出,再深吸,再吐出,来来回回做了几次,胸口不是那么闷的厉害了,白皙的小手覆上他刚刚被她咬的那个齿痕,柔柔的说,“疼不?丑话说在前头,此去你必须早去早回,不准耽搁,更不准在外面拈花惹草!不然我就直接咬破了你的胸口,将你的心脏拽出来吃掉!”

呲着白森森的小牙儿,说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话,别人要是见了她这个模样会不会将她当成疯子了?但是楚殇却懂她,知道她这过激的举动和言语,都只不过是她爱情的特殊的表达方式。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有的时候不是单单靠甜言蜜语才能表达的生动、感动,像楚殇和小北,他俩都不甚善于说一些个海誓山盟,但是他们却能从对方的谩骂乃至拳脚当中体会对方的真心,找寻他们的幸福。.wx.

“嗯。乖乖的在家等我,照顾好自己和咱们的宝宝。”

“你也要照顾好自己,不然你要是不回来了,我就带着两个大宝贝儿转嫁给别人。”

男人一听,噌的坐了起来,恶狠狠的瞪着她的俏脸,“休想!我不给你这个机会!”

小北嘴角一扯,终于被他的表情给逗笑了,她抱着他的大腿狠吧的往里钻,她到楚殇被她气歪了的嘴巴心里就雀跃,这说明什么?说明她男人忒在乎她了!她就不相信,她用这个作为要挟,他办完事儿不会早早的往回赶?

这两天,楚殇哪儿也没去,就留在城堡里和小北腻乎,偶尔会去躲在房里开个视频会议,其他的时间,他都陪在小北和孩子的身边。莫小北在享受这难得的团聚的同时,也在为即将而来的离别而伤感。一旦她稍微愣神,他就会出现在她的身边,轻吻她愣在那里不知向何处的眼睛。

“想什么呢?孩子们冲你笑呢!你还不赶紧换换衣服?咱们该出发了!”

正神游的莫小北收回了心思,见楚殇正一手一个抱着两个宝宝站在自己的面前,两孩子见到妈妈都挣着冲她笑,好像在比谁笑得好,两个孩子的懵态让小北扑哧笑出了声。

“这俩熊孩子的傻样儿,都随你!”

楚殇嘴角的笑容僵了僵,最后无奈的说,“好吧,好的地儿都随你,不好的地儿都随我!”

“那是自然!”

得,臭丫头又得瑟起来了。楚殇摇摇头,笑着不说话,她高兴怎么说就怎么说好了,他就是要将自己的女人宠到天上去,让别的男人见了都头疼,都受不了她被他宠出来的坏脾气。那样他就放心了,他的女人也就不会再被别的男人惦记着了。

男人亲了亲怀里的俩宝贝儿,抬眼就到差点儿令他鼻血直流的场景,那个小女人穿了一件几乎露了半个后背的连衣裙,正在镜子前照来照去。

不得不说,女人的身材就是好,再配上这飘逸的裙子,走在外面,绝对的回头率百分百。

“换掉!”男人沉闷薄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莫小北兀自欣赏着镜子中的自己,听见他的声音,从镜子里同时到了他那张黑了的俊脸。

她走到他的面前双手逮着裙摆转了个圈儿,大大的黑眼珠儿瞅着他的脸,“你觉得很难么?”

“是,换一件。”

楚殇有些艰难的移开自己的眼睛,这件衣服其实穿在她的身上很合体,既妩媚又清雅,只不过背部露的有点儿多了!

小北眨巴眨巴眼睛,心想莫非男人和女人的审美观念不同?她怎么就觉得这件衣服挺好的?又瞅了瞅男人那张紧盯着她的脸,小心的询问,“你确定我穿这件衣服不好?”

“换!”男人咬牙切齿,死女人还不想换?就像露着这么多的肉肉出去?如果可以的话,他都希望她能够出门的时候戴上口罩、面具之类的东西,她身体的全部他都不希望被别人了去。(百度搜索.wx.更新最快最稳定,)

丫头的眉毛一挑,大眼睛一转,当着他的面就脱掉了身上的裙子,换就换呗!楚殇嘴角抽搐,要不是手里抱着两个孩子,他真得上去大干一番,这女人胸前的圆润总是在他的眼前抖动,刺激的他的眼睛都发干。

换了一件又一件,楚殇沉着脸就是摇头,小北的身上都有了细汗,折腾的都累了。那家伙还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摇头。

衣架上的最后一件了……

白色的长款连衣裙,很传统的样式,除了手臂是露在外面的,几乎包裹在人身上整个严严实实的。当她面无表情的穿上,着镜子中的自己撇嘴的时候,身后的男人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点儿表情。

“就是它吧!”

丫儿的!莫小北小手紧攥,她真想揍他!到了最后她才弄明白楚殇刚才为什么一直都摇头不同意,刚才试的那些个衣服,不是裙摆太短就是上面太低。而这件衣服上去相当的保守,小北自然是不喜欢,因为她本身就是个火辣的性格,可是楚殇却说就穿这件,摆明了的,不想让她露肉!

她呲着牙扭头瞪他,要不是在他抱着孩子的份儿上,她这双粉拳怎么还受得住!现在么,为了两个孩子的心灵健康着想,她还是痛快痛快嘴巴得了!

双手一叉腰,扯开嗓子就吼,“丫儿的楚殇!你特么是个没有嘴巴的闷葫芦吗?你一开始不如直接说让我穿件保守的!害的我把衣架上的衣服都试了个遍,这大热天儿的,你耍猴的呢?”

“这件衣服你穿很好。”

“我呸!姑奶奶我穿哪件都好!”

“……”

好吧,一不小心,她又成他姑奶奶了!莫小北吼了一阵子,见他又使出了他的杀手锏(面无表情),一派闷葫芦任你说的臭模样一摆,她自己都觉得骂的没劲了。

“行了走吧,一会儿凌露又该说我磨叽了。”莫小北无奈的揉了揉眉心,抬脚就走。楚殇抱着孩子跟在她的身后,在一楼等着他们的凌露见他们终于下来了,刚想调侃小北几句,再她那表情,还是懂事的住了嘴。

又一次来到星湖餐厅,给人的视觉感受还是那么的强烈。凌露是第一次来,对这里好奇的很,今儿有楚殇全程着孩子,凌露倒是轻松了,等着上菜的间隙,她便跑到了人造的星湖边上伸手感受着湖面上的袅袅雾气。站在这里,她的眼眶不受控制的就开始湿润。她好像透过了这个星湖到了几年前,她将初夜交给他的那晚。

那年他们读高三,下了晚自习一起骑单车回家的路上,都会路过一个小小的池塘。那晚的夜色很迷人,难得见到满天的星斗,他们忍不住在小池塘的边上停下,俩人肩并肩坐在池塘的边上瞅着池塘里倒影着的星空。

她说,“今晚夜色真美。”

他说,“你更美。”

结果她红着脸就被他搂在了怀里,青涩的吻,伴随着青春的懵懂,让两人的荷尔蒙在那个时刻急速的膨胀。

当他急急的喘着粗气,压到她身上的时候,她已经浑身绵软无力,红红的脸蛋更加的娇艳动人。

“露露,我想要你,给我好吗?我一定会对你负责,我将来一定会娶你……”

凌露的小心脏凌乱了,恋爱中的女人,尤其是已经被他吻得浑身像棉花糖一般的女人,除了点头哪里还有力气和勇气将他推开?她搂紧他的背,他捏着她的臀部。猛地没入的时候,她疼得额头上瞬间都是汗珠儿。

就在那一刻,她望着天空深蓝色的夜幕中那闪闪发光的星星,在心里默默的叨念,“从这一刻起,她凌露就是贾宁的人了!”

时间在毫不停留的往前走,一切的一切都在变化着色彩,但是他们的感情却始终都没有变,在这个纷乱又诱惑的社会上,他们仍保留着当初对彼此的那份情。

凌露闭了闭眼睛,终究,还是她辜负了他。她不起自己,为什么当初自己不能够为感情多坚持一点儿?为什么自己就没有信心能够博得贾宁他们家的青睐?如果她不是选择匆匆嫁人,而是去争取让贾宁的父母喜欢她,是不是结果又会不同了?

世上没有后悔药,错走了一步,整个人生就转变了原本的方向。现在的她,只是希望贾宁能够忘了她,找一个爱他的女人幸福的生活。

“喜欢么?”

生后突然的声音吓得凌露身子僵硬。她不敢相信的缓缓扭头,身后站着的可不就是贾宁!

“你也忘不了那一夜对吗?我也是,你知道我那晚偷偷的在心里祈祷什么吗?”贾宁到凌露转过身的瞬间,他心里狠狠的疼了一下,她脸上挂着的泪珠儿,证明她并不像她所说的那样,她并没有忘记他,其实她的心里和他一样,始终对彼此念念不忘。

“贾宁。其实你大可不必怀念那些个往事,你应该再找一个女孩,你那么懂得浪漫,肯定会制造出比那天浪漫千百倍的……”

唔……

凌露的嘴巴被堵住了,也堵住了她接下来想说的那一套违心的话。他的唇凉凉的,亦如这些年等她的心情。当她的舌尖与他伸过来的舌相触的瞬间,她的心里一阵百感交集。愣神之间,她的舌头,已经被他给紧紧的缠了去。

旷世奇吻也不过如此了,两人吻得天昏地暗,眼中倒影的都是对方的影子,他们仿佛又回到了十九岁那年的池塘边。

“这就是你吵着要来这里的目的?”楚殇将两个孩子放进了餐厅的婴儿座椅,眼睛瞥着不远处拥吻在一起的一对佳人,嘴角弯起了浅淡的弧度。

“是呀,不好么?”小北扭头瞅瞅,一双秋水美目弯的俏皮动人,她回过头来将筷子凑近楚殇的嘴边,“亲爱的吃一口!”

楚殇听话的张开了嘴巴,淡淡的菠菜,吃到嘴里都变成了美味。

也许是围观叫好的越来越多,也许是两人吻着吻着来了激情,干菜烈火什么的,遇到一起不烧才怪了。莫小北再次抬头的时候,发现凌露和贾宁已经不见了。她上次来的时候就认出了贾宁,这个男人,有着和其他人不同的坚韧今儿,这也就是他能爱一个人,等一个人,这么多年不变心的原因。所以,莫小北虽然只在望远镜里过他一次,但是他身上的那种气质,还是让她一眼就认出了他。

“宝贝儿,生日快乐。”

钢琴声、小提琴声,和他磁性十足的声音同时响起,莫小北迷迷糊糊的抬头,眼前是一片什么景象?

他、他、他居然会拉小提琴?

他精美的下巴顶着曲线优美的小提琴,洁白的一尘不染的衬衫随着右手的动作而微微颤抖,他那张令女人疯狂让男人嫉妒的俊脸正眼神炽热的着她,他的眼中,他的心中,只有面前坐着的这个小女人。

今儿这小小的星湖餐厅轰动了全城,刚才是凌露和贾宁的激吻,现在是小北和楚殇的脉脉传情,一张张深情流露的照片早就通过微信传播的老远。这个星湖餐厅的名气,是越来越大,这是后话。

当前,楚殇一曲旋律优美的曲子拉完,身后的小舞台上,给他伴奏和声的钢琴曲风一变,顿时温婉无限。一个服务员小伙子上前拿走了楚殇的钢琴,接下来,他居然做了一个平常人来很普通,但是对于莫小北来说,很不可思议的动作。

他单膝跪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钻戒,一只手伸向她,眼睛满含深情的着她。

“小北,一直没有一个正规的求婚,嫁给我好吗?等我回来,我会为咱们补办一个盛大的婚礼。”

从他跪地的那一刻起,整个餐厅顿时安静了,唯有幽静的钢琴曲在整个餐厅里回转。大家都站了起来,或是羡慕,或是嫉妒的瞅着这里。

莫小北眨眨眼,慢慢的缓过劲儿来。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顿时雾气腾腾。她甚至已经不清楚脚边半跪着的楚殇的脸。

“说愿意啊!”

“答应他啊!”

“快说啊!”

她的声音哽住了,身后热闹的人们都忍不住开口说话了。虽然他们他俩带着孩子,估摸着是奉子成婚,但是这个年代,奉子成婚也不是什么难堪的事情,只要是双方感情好,愿意一辈子厮守在一起,奉子成婚又怎么了?

莫小北捂着嘴巴又哭又笑,今儿本来是想着凌露的戏的,没想到一个不小心,自己也成了主角,貌似他俩这动静,比刚才凌露和贾宁都轰动吧?

半跪着的楚殇身形依然挺立如标杆,他不急,他知道她的小女人肯定会同意的。他只是不想让她享受不到其他女孩子都享受过的求婚仪式。他的女人,只能比别的女人更加幸福!

--over-->(黑道第一宠婚../11/11678/)-- ( 黑道第一宠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