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 事态很严重

小说: 横明 作者: 临波倚浪 更新时间:2019-11-09 05:35:08 字数:2362 阅读进度:399/415

骆养性刚走没多久,孙传庭便火急火燎的赶过来。

“书安,怎得?晌午有些急事,脱不开身。”

方书安刚将书生安排好,便把下午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孙传庭并不着急说话。

见他如此,方书安心里突然有些不祥预感,问道,“怎么得,有何不妥?”

“骆养性有没有说,他去的目的是什么?”

“说是去看看,当地的锦衣卫是不是已经废弛。”方书安说到。

“废弛?倒是个理由,不过有没有想过,还有其他的可能?”

“其他的可能?”方书安皱着眉,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或许,他是怀疑那书生,有可能说的是假话,又或者,没准是一个阴谋。”

见他说的严重,方书安思考一番,“你是说,书生有问题?”

“有没有问题,现在说了也不算。得要他们查探一番,才能清楚。”

孙传庭明显要更加谨慎一些。

“对了,你那个小娘子,怎样了?”

方书安突然想起来那会非要跟着他的徐鱼儿,遂问道。

“唉,还不是那样,不过么,她现在与贱内走的甚近,两人都快一个鼻孔出气。”

对于徐鱼儿的套路,孙传庭不知道还说什么是好。

“两人能说到一起还不好,总好过勾心斗角,一人主内,一人主外,你就踏实做好自己即可。”

如果两人能够分工协作,那对于孙传庭绝对是好消息,有了徐鱼儿帮助,家里收入就不是问题。

孙传庭也能安心做个纯臣,而不是有其他的心思。

“象生的官做的如何?”方书安问道。

“并不顺利,新君继位,事情很多,再加此前有大量积压之事,象生又是刚上任,事情繁杂之极。若不是我来的早一些,只怕也会如此。”孙传庭叹气说着。

“忙着好,熟悉以后,就能有大用,若只是闲着,那人多半是废了。”

说着此事,方书安想起前世自己部分同学。

毕业当时,去的都是铁杆企业,好处是稳定,轻易不会有大变动。

缺点就是太稳定,根本就看不见自己未来,似乎以后的几十年都会是那样。

或许,对于有些人来说,是不错的职业。

但大多时候,人们并不想能一眼就看到的未来,他们渴望有更多的可能。

“竟说我们,你呢?听闻熊大姐突然离开,是有什么事情?”

孙传庭也难免开始八卦,说到底,谁都有一颗八卦之心。

“说是家里老屋年久失修,回去修建老屋。”

嗯???

这话你说是糊弄别人,就是孙传庭都觉得有些假。

“修建老屋,为何要她亲自去,不会是,有什么不能见人的事情吧。你是不是……”

孙传庭玩味的看着方书安,好像他做了什么一样。

方书安什么人,怎么能让老孙这样胡诌。

“你可别胡说八道,我们可没有…”话未说完,方书安稍微一滞。

“怎么,难道有事情?”

孙传庭问道。

“有没有还真不清楚,不过,那天喝了很多酒,醒来以后,我就在家了。”

“你还能让人喝醉?还是个女子?”

对于方书安的话,孙传庭实在不敢相信,他从未见这厮喝醉过。

“你是在说梦话?还有人能将你喝到?”

“我也不曾想过,但事实如此。”方书安无奈的摊手。

“有没有可能,你的酒里,有什么东西?”

有什么东西?听他这样说,方书安心里一凛。

可不是么,此前没有想到过,经他一提醒,或许还真在里边下药说不定。

反正方书安搞了不少东西,总有一些能起上作用。

“难道说,她给我下了药?然后再?”

方书安分析一波。

“经过你如此一说,或许还真有可能!熊家大姐回家,说不定就是不想人们看见她的变化。”

她的变化?

方书安心里突然一动。

“不会吧,按照你这么说,那?”他不敢向下想了,那样的话,岂不是意味着,熊大姐真的发生过什么,而且竟然珠胎暗结?

“老孙,东西能乱吃,话可不好乱说,谁知道是其他用途的呢?”

“好吧。你不愿说,不说就是,但是还是好好想想。”

两人说完,时间就不早了,孙传庭明日依然有许多事情处理,只好早点回去。

等他走了一会儿,青儿回来添加灯油。

“说说吧,你到底想听到什么?”方书安叫住青儿。

被他这么一说,青儿突然顿住。

“没有,什么都没有,您想多了。”

方书安叹口气,“你呀,也是越来越坏了。以为少爷我看不出来?你好好想想,从老孙进屋子开始,进来几次?此前,你可是没有如此高频率!”

原来是被注意到了!

青儿无奈的叹气。

“奴只是听听,没有其他意思。”

“没有?不见得吧,是否月华给你许了什么?”

方书安还以为,会是月华做的小局面。

原来是以为林家小姐,青儿的思绪少爷不是那么紧张了?

“林小姐并没有什么要求,您不要胡思乱想了?”

说完,青儿飞一般的逃了。

林小姐不过是他拿出来随口说而已。

至于青儿来的原因,无非也想知道,熊芷晴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方书安能看的出来,这一年以来,青儿态度的变化。以前是不喜欢他甚至有些讨厌。

现在呢,完全是两种风格!

似乎是看见就要过来,问问是不是需要帮忙之类!

事情的转变,在方书安眼里,还是十分明显。

骆养性去得快,回来的快。

他直奔方书安的书房,焦急的等待着。

方书安简单归置一番,看他如此,心里突然有些紧张。

“怎么,事情很严重?”

“可以说,严重!”骆养性神态颇为严肃。

“怎么的,是什么事,能让你如此下去?”

“这么说吧,知县确实有想法,并且还和上级有很深的联系!”

“那……”方书安稍微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还不是全部,另外一件,比此事还早可怕!”

还有更可怕的事情?

骆养性嗯一句话,让方书安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