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僧人陆竹

小说: 恒行诸天 作者: 惠鹏鹏 更新时间:2018-10-11 09:49:56 字数:2502 阅读进度:107/284

连出三记七伤拳,陆恒的内脏剧烈震荡,面色稍显苍白,但他的气势却异常旺盛,眼见壮硕女人奔逃,他目绽杀意,一脚踢起憨厚男跌落的镰刀,灌注内力,一把掷向壮硕女人,与此同时,他大步迈开,迅速向此女追了过去。

邱莫言此时半个身子已被鲜血染红,然而她仍咬牙站起来,脚下一蹬,也飞速向壮硕女人飞掠过去,竟是后发而先至,超过陆恒,手中长剑一剑刺向女人后心。

壮硕女人先是身子猛地向前一扑倒,躲过陆恒的飞镰,继而手中短刃向前一挡,与邱莫言手中长剑相磕,她手腕一转,手中短刃顺着邱莫言的长剑前滑,与此同时身子猛地一侧,手臂舒展,短刃恶狠狠刺向邱莫言的喉咙。

当当当当!

眨眼间,两人已过了十余招。

陆恒此时已奔至此处,不过没有贸然加入战团,而是不动声色封住壮硕女人退路,在一旁为邱莫言掠阵。

壮硕女心中一沉,焦急异常,不由加快攻势,想迅速摆脱邱莫言的缠斗。

她突然身子一低翻滚至邱莫言身前三尺之内,手中短刃“刷刷刷”飞速挥舞,接连招呼邱莫言下盘。

邱莫言一边后退一边飞速格挡,突然身子腾空跃起,整个人于半空倒了过来,长剑冲壮硕女当头刺下。

壮硕女只来得及身子一偏,长剑瞬间从她的左肩刺入,深入半尺!

“啊——”她发出痛苦无比地凄厉惨叫,一把攥住剑刃,短刃反手向上撩去。

哪知邱莫言居然弃了长剑,整个人反转落地,手中竟不知何时多了一柄短剑,短剑径直从壮硕女人的后心刺入,刀尖从其胸前冒出。

壮硕女人浑身一僵,不可思议地低头。

“子母剑……”她艰难说出三个字,口中鲜血汩汩涌出,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等所有杀手伏诛,邱莫言身子一个踉跄,挥手封住了自己左肩几个穴道,对陆恒勉强笑笑道:“嗣危,这次承蒙你相救了。”

“你的伤势……”

“不打紧,”邱莫言黯然摇摇头,向被误杀的男孩走去。

两人打斗期间,周小璇一直安静地留在马上,未曾动过。

苦难果然是最好的成长,经历了这么多,周小璇变得愈发沉稳起来。

“阿弥陀佛!”

就在此时,一声长吟突然由远及近传来。头一个字还回响在山林深处,最后一个字却已响在陆恒耳边。

陆恒心中顿时凛然,回头望去,就见一个短发僧人,竟不知何时已蹲在了小孩身边,为他把脉。

正向那边而去的邱莫言瞬间止住脚步,浑身紧绷。

“还好,来得不算太晚。”僧人面露欣慰之色,双手在孩子身上连连点出,最后扶起小孩,一只手贴在他的后背上,源源不绝为其输送内力。

一边这么做,他一边抬头看看陆恒和邱莫言:“两位要上山?”

“不错。”陆恒已猜出他是谁,向前边走边答话。

“所为何事?”僧人问道。

“找一个人。”陆恒和邱莫言同排站定。

“谁?”

“陆竹。”

僧人沉默片刻,才道:“我就是陆竹。”

此言一出,邱莫言和周小璇都诧异看向他,唯有陆恒早有预料,并未惊讶。

陆竹看看陆恒,又看看周小璇,道:“恐怕贫僧只能让施主失望了。”

显然,他猜出了陆恒的来意。

邱莫言虽然之前从未听说过陆竹其人,但单凭刚才陆竹所露出的武功,她就知道这个僧人深不可测,自己和陆恒万万不是其对手。

这僧人不惜耗费辛辛苦苦修来的内力,为一个素未蒙面的孩子疗伤,显然是位心地善良的得道高僧。由他来教导周小璇,再合适不过。

如果这位高僧的佛法和他的武功同样精湛,那么也未必不能彻底化解小璇心中的仇恨和戾气。

想到这里,邱莫言顿时明白了陆恒的良苦用心,对自己这位师弟更多了几分敬佩。

只是,让一个和尚做小璇的师父,邱莫言怎么都觉得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大师为何下山?”虽然还未正式开口就被陆竹拒绝,但陆恒没有半分气馁,而是微笑开口问道。

陆竹稍稍沉默,道:“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近日心血来潮,得知山下有我的缘法,故不得不下山。了却因果。”

果然,细雨出走黑石,陆竹下山劝诫,看似合情合理,但其实内中必有深意。

和尚虽一向以渡人为己任,但也不是什么事都管,什么人都渡。毕竟渡人只是手段,成佛才是目的。

佛家最重因果,有经云:菩萨畏因,众生畏果。越是佛法高深之人,越是不愿轻易和人结下因果。

在原版剧情中有介绍,陆竹六岁时就能听讲金刚经,十岁时投住少林,带发修佛习武,一住二十七年,被推许为“四十年来佛法武功第一”。

这样一个佛门天才,怎么会无缘无故和一位盗取了摩罗遗体的女杀手纠缠不休?

虽不知道陆竹到底是怎么和细雨结下“因”的,但陆恒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对于说服陆竹的把我更大了几分。

他进一步试探道:“大师佛法精湛,可知此行吉凶?”

内家拳修成了化劲,都有心血来潮趋吉避凶的说法,何况是传承千年的佛法?

陆恒有理由相信,陆竹是知道他此行有舍身危险的。

陆竹诧异看着陆恒,道:“和尚不问吉凶,只斩尘世。施主能出此言,看来也是极具慧根之人,为何却看不透这世间虚妄,委身红尘呢?”

陆恒笑了,虽然陆竹没有正面回答,但他却已经知道了答案。

“大师,请借一步说话。”陆恒做出请的姿势。

陆竹看着陆恒沉吟片刻,缓缓点头。

两人一同进入密林中,详谈良久。

半个时辰后,四人一同上山,前往云和寺。

等到傍晚时分再下山时,就只剩陆恒和邱莫言二人了。

有陆竹亲自配的金疮药,再加上邱莫言本身就内力雄厚,之前她受的那点伤,此时已无大碍了。

行至半路,邱莫言终于按捺不住内心好奇,问道:“嗣危,你是怎么说服陆竹大师收留小璇三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