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太上皇有旨

小说: 皇上本宫来了 作者: 喵七七 更新时间:2019-09-11 05:44:19 字数:2326 阅读进度:212/212

第212章 太上皇有旨

东方宏泽冷眼看着苏夫人被押上来跪下,声音凉凉问押她过来的典型司酷吏:“她可招了?”

这位酷吏恭敬答道:“回皇上的话,她已经招了。这是她的认罪状。”

边说边双手举起一张纸。

东方宏泽身边大官赶紧下去拿了,毕恭毕敬呈给东方宏泽。

“原来如此。镇安侯,你后宅不宁啊!”东方宏泽看完后,眸色阴晴不定,又把这罪状让人递给苏成明。

苏成明心中七上八下,接过罪状看清后大大松了口气,但心中又升起另一股火。这个贱人!

原来这罪状并未提及他与“叛逆勾结”,她承认的是她与她表兄之间奸情!

大意是,她与表兄从小青梅竹马,后来嫁给苏成明后仍是与他有来往;与她表兄来往苏成明不知情,这次礼物是他悄悄送给苏夫人,而不是送给苏成明。

且她此生最爱是她表史,此时表兄已死,她也不愿意“再做苏家人,要随表兄一起去。”

总之,她把罪过都揽在身上,苏成明成了一个“被戴了绿帽”的可怜人。

“老臣教妻无方,老臣无颜啊!”苏成明刚才生出的反心减了很多,现在反了他的胜算不大。

还是先忍一忍,等一切都准备好再说。

“但成氏是你夫人,她做的事你会不知?镇安侯,你一句话就想抹去你的罪吗?”定国公却不依不饶。

东方宏泽轻咳一声,对定公国道:“定国公,此事朕自有定论。”

定公国抿抿唇,退到一边躬着身体不说话了。

东方宏泽声音稍缓,“既然这是镇安侯家事,与镇安侯无关,那就把苏成氏交由镇安侯处置。”

苏成明心中大松,看到披头散发的夫人,念头顿起:“启禀皇上,这个贱人已不是我苏家人!既然她与那叛逆同生共死,就请皇上赐她凌迟!”

有人倒抽了口凉气,这苏成明还真狠!不过想想,任何男人都不能容忍头上发绿。

一直只低头哭的苏夫人却突然抬头,惨然对着苏成明道:“很好,我早就不想做什么苏夫人了,我只要求,把我表兄给我的东西还给我!他送我的十八家金铺,你要还给我!还有我的那些陪嫁,全是表兄送给我的!”

苏成明现在恨不得让她死,恶狠狠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一直你都说那是你的嫁妆,原来是叛逆所送!哼,苏家也不差这点东西!”

一直站在一边没开口的苏成志开口——自儒夫子说了送礼后,他就没再开过口,不管是定国公逼苏成明,还是其他苏家人站出来说话,他都只是个旁观者。

“大哥,既然是这样,那就把那逆贼送的金铺及东西交与国库。”

苏成志一句话,把苏成明给气得鼻子快冒烟,但只能硬着头皮附合说“苏大人说得有理”。

苏夫人却不理论,等他说完大哭两声道:“绾儿!我的绾儿!你的父亲已经去了,以后娘也去了,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只可惜娘不能帮你除去抢你情郎的人,这是娘最大的遗憾!”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哗然。

一直和苏成志一样在一旁默不作声的苏绾儿这才惊惧交加,瞪大眼睛看着苏夫人——此女不知心肠是用什么做的,之前都快闹得天翻地覆,她只是面无表情站在原位置,就像一根没有感情的木头。

东方宏泽亦是吃惊,怎么,苏绾儿不是苏成明亲女?

苏绾儿被点到名,粉脸半点血色也无踉踉跄跄走到苏夫人面前,声音颤抖却是无比坚定:“你胡说!我是爹的亲女!你不要脸,不要祸害我们苏家人!从现在开始,我与你再无一点关系!”

苏夫人惨笑着看着苏绾儿,那眼神犹如被被深深伤害的母狼一般,“好,真是好!娘对不起你,让你这些年都过得痛苦。不过你放心,抢你情郎的人她以后也不好过!”

苏绾儿更急了,泪如雨下拼命与苏夫人撇清关系,不让苏夫人开口。

苏成明更是大声请罪,东方宏泽只听得大皱眉头。

“我的儿!你自己保重!娘先走了!”

苏夫人突然大叫一声,猛然冲向殿中铜柱,竟是无人来得及阻拦,只听“砰”一声闷响,苏夫人已是头破流血倒在地上。

“贱人,死有余辜!”苏成明根本就无半点同情之心,只觉这贱人死得好。

“哼,这妇人竟敢殿前自尽,冲撞皇上皇后,镇安侯真是教导有方!”定国公见人已经死了,仍还不肯放过苏成明。

这“教导”二字虽此时用得不妥,却也点明苏成明也有同罪。

苏成明只能咬牙再请罪。

一番闹腾之后,最后苏夫人被拖出去丢到乱葬岗,苏成明因“教妻无方”自请降爵,从镇安侯降为镇安伯,罚两年年俸,苏夫人的陪嫁包括那十八家金铺全部充公。

苏绾儿因是罪妇之女,被罚到静月庵出家三年,以赎其母罪过。

原本好好宫宴闹成这样,众人都以为罚过苏成明就散了,哪知东方宏泽却令宫宴继续。

只是苏成明刚被降了爵,变了位置从右首第一变成右边第四。

各人各怀心思继续宴会,都揣测不出东方宏泽意思,见皇上怒气渐渐消散,只得跟着附合说着好听的话儿,慢慢气氛又热起来,仿佛刚才那些事儿不曾发生过一般。

那送礼来的儒夫子,东方宏泽特赐荣恩让他坐在定国公之上,这次儒夫子倒没推辞,与定公国相谈甚欢。

“若儿你真棒,一会可得告诉我你是怎么安排的。”

东方宏泽敬了苏婉若一杯,眸里尽是惊喜。

他知道苏婉若的安排,但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苏婉若抿了一口,这才轻轻笑道:“这些后宅之事不算什么,比起你来我差得远了。”

东方宏泽星眸尽是宠溺,正要和她多说两句,却听一个颇为尖锐的声音从正殿门传进来:“太上皇有旨!”

声音刚落,就见一直侍候太上皇的张议明带着两个小宦官,手捧着明黄圣旨进来。

东方宏泽与苏婉若对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里疑惑。